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庶子为王 > 68.第68章 定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68.第68章 定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飞一身铠甲,腰带佩剑,身后还跟着十几位小兵,押着几个人,往大殿走来,脸带着兴奋之色,走得是精神抖擞龙行虎步。

    唐万里一看押进来的几人,脸色大变,抬头看向东方鸿运,他不懂,明明是他参了欧阳苍海一本,为什么最后的发展是这种形势,不应该是把欧阳苍海拿下问罪吗?

    欧阳傲枫看着进来的几人,一个也不认识,瞅了一眼,左右看看,也不知道他应该站在哪儿,最后把眼神落在欧阳苍海身,迈着小碎步,跟个螃蟹似的,移到了欧阳苍海身边。

    东方鸿运眼角瞅到欧阳傲枫的小动作,嘴角抽了几下,没有出声,把眼神落在了王飞身。

    王飞来到大殿央,跪倒在地,三呼万岁,这才说道:“臣王飞交旨,不辱使命。”

    交旨?交的是什么旨?众大臣纷纷交头接耳,相互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可惜昨天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居然没有人知道,有人眼尖,看到了王飞的战袍居然染了血,顿时脸色急变。

    示意自己交好的朋友看向王飞的战袍,然后闭了嘴巴,低下脑袋,决定装聋作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备出头,一个大将身染血,定然跟杀人有关,只有那不长眼的才往刀口撞呢。

    欧阳傲枫站在欧阳苍海身侧,落后半步,一对大眼睛好的转悠着,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大殿内的压抑气氛,看到自己的父亲居然低头耷耳,更是好的弯下身子侧目打量欧阳苍海的表情。

    把面高坐的东方鸿运差点逗乐了,这小子还真是无知者无畏,他难道没有看出来自己现在正在火头吗?轻咳一声,东方鸿运的声音在大殿响起。

    “爱卿平身,这几人所犯何罪?”

    王飞起身,拱手道:“回皇,这几人是皇城富商,他们与唐大人相互勾结,欺行霸世已久,并且存在严重的偷税行为,臣不敢私下处理,特把他们带到大殿,请皇定夺。”

    说着,王飞从袖子里摸出一本奏折,双手奉。

    小太监立刻下来取走奏折,转给了老太监,老太监再转给东方鸿运,东方鸿运这才接过打开细看,脸的表情相当精彩,而跪在下面的这些商人却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哆嗦。

    欧阳傲枫把眼神投向崔连山,发现那老小子不知道何时居然吓晕过去了,这胆子,啧啧,欧阳傲枫心里一阵感叹,这心理素质也太差了点。

    看过后,东方鸿运手一抖,把奏折扔到了欧阳苍海的脚前,欧阳苍海吓了一跳,立刻跪下,捡起奏折打开细看,欧阳傲枫站在欧阳苍海身后,掂着脚尖往前看,想看看王飞写了什么东西,居然把皇气成这样。

    或许是感觉到了身侧的眼神,欧阳苍海咳了一声,从地起身,送给欧阳傲枫一个背影,有些东西欧阳傲枫这年纪还是不要接触的好,他哪里知道这场大戏欧阳傲枫可是起到了关键作用。

    欧阳苍海看完后,把奏折转给右相,然后一个一个往下传,欧阳傲枫看得眼睛都直了,这么断案子,这得何年何月才能断清啊。

    很显然,欧阳傲枫多操心了,这年头断案可欧阳傲枫的前世爽快多了,如果是欧阳傲枫的前世,那一个案子从立案到法院宣判,没有一年半载很难完成。

    但是这个时代断案,那是一句话的事,过程快得让欧阳傲枫傻眼,终于知道什么叫光速断案,从昨天皇接到神秘包裹到今天早朝,间并没有多少时间。

    但是案子却已经断好了,而欧阳傲枫这些人都是看客,法官是皇,金口玉言,直接给定了罪,东方鸿运看了老太监一眼,老太监立刻前一步,打开圣旨宣判了。

    大殿内如同一道惊雷凭空诈响,昨天还高居庙堂之的唐大人变成了死刑犯,唐万里自然不认罪,高呼冤枉,可是接下来展示的证据让唐万里傻眼了。

    那信在密室之内,皇是怎么拿到手的,最关键的是机关并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唐家也没有发现有人闯入,那这证据是谁呈的?

    欧阳傲枫挠挠头,一阵感叹,这皇的手段真狠啊,根本不去证明这信是真是假,居然直接定案,果然,当皇的是疑心重,只要有一点火苗,他都可能下杀手。

    而在高堂之的众大臣,无非是他的玩具,好玩的时候玩,不好玩的时候杀,一点心软的意思都没有。

    这些与唐万里勾结的商人自然也没落得好,抄家发配,唐家更是被判灭九族,圣旨宣完,众大臣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人敢前求情。

    在这时,唐贵妃得了信儿,前来求情,直接被拒在大殿之外,东方鸿运更是气到当场宣布把唐贵妃打入冷宫,七皇子囚禁府内,终生不得迈出府门半步。

    不知道何时崔连山幽幽转醒,崔连山并没有听到圣旨判罚的内容,却看到了唐万里被摘去了顶戴花伶,崔连山的耳边响起了欧阳傲枫的声音,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有些怀疑,欧阳傲枫何来的能量发起如此凶狠的攻击。

    难道是欧阳苍海,可是不像啊,欧阳苍海此时乖得跟个孙子似的站在那儿,如果是欧阳苍海策划,那他此时应该是春风得意才是。

    察觉到崔连山的眼神,欧阳傲枫冲他做了一个鬼脸,抄手偷笑,跟自己斗,嘿嘿,别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年头再大树的都倒的一天,还是自己的实力最重要啊。

    想到这,欧阳傲枫的眸闪过精光,看来组建自己的势力已经事在必行了,想要在这个时代立于不败之地,得有自保之力,而这股力量只能属于自己,守护自己。

    至于忠于皇室,呵呵,对不起,欧阳傲枫没有那个觉悟,也不认为忠于皇室有好下场,当然不忠于皇室也不见得有不好的下场,看自己怎么操作。

    嘴角微微翘起,欧阳傲枫把眼神投向东方鸿运,发现这老家伙居然也在暗自打量自己,他什么意思呢?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