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庶子为王 > 22.第22章 比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2.第22章 比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欧阳傲枫想起了前世的一首打油诗,捂嘴低声道:“天星多月亮少,地穷多富的少。穷的自有穷的乐,富的也有富的恼。”

    闻人英一听乐了,这诗好啊,简单易懂,还朗朗口,他只听一遍记下了,大声道:“天星多月亮少,地穷多富的少。穷的自有穷的乐,富的也有富的恼。”

    噗嗤一下,对面的才子们都笑了,可是笑着笑着,闹着闹着,却是把这首诗一个字不差的记在了脑子里,还有人暗自嘀咕,尽说什么大实话呢。

    “皇,我觉得我孙子闻人英真是一位大才子,你看他的诗作的多好啊,尽说大实话呢,可不天星多月亮少,地穷多富的少,说得真准。”

    闻人狂战是个武夫,一辈子被人背后嘲笑是个大老粗,今天孙子可算是给他长脸了,高兴的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嗯,确实写的不错,虽然不像正规诗作,却也是难得了,此局闻人英胜。”皇很给面子,看着闻人狂战眼底闪过笑意,他喜欢闻人家的武夫。

    懂事还知趣,别看闻人家在外面坐将军的有不少,可是这兵权他们却一个也没拿在手里,每次只有边关打仗才会领走兵符,战事结束,立刻回京归还兵符,都不用他暗示,特别配合。

    如果燕国的将军个个如闻人家,那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因为闻人家识相,所以皇也特别给闻人狂战面子,连问下别人的意见都省了,直接定下闻人英胜。

    可把闻人英乐坏了,也不管对面杀人一般的眼神,坐在那儿倒起一杯酒,高兴的跟欧阳傲枫碰了一下,一仰头喝了下去,那叫一个爽快啊。

    “兄弟,你行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招,平时也没你我读多,怎么我不会呢?”刘清碰了欧阳傲枫一下,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啊,他到现在一首也没憋出来。

    “得了,这都是逗乐子的,等下哥让你看看什么叫诗人,看哥怎么横扫他们,这千两黄金哥要定了。”欧阳傲枫一口一个哥的自称,刘清居然也觉得没毛病。

    闻人英一听不乐意了,推了欧阳傲枫一把,不爽道:“欧阳傲枫你不地道啊,还有更好的诗,那你怎么不让我说啊。”

    “切,我让你说,你说出来有人信吗?你丫一武夫别在这儿凑热闹了。”欧阳傲枫摆摆手,像是赶苍蝇似的。

    “是,你走开,这可是一千两黄金,你要是敢争,我跟你急啊。”刘清不乐意了,他正跟欧阳傲枫准备开店呢,最缺的是资金,如果有这笔钱,他可以少偷几件家里的古董了。

    “去去,我为什么不能争啊,那可是一千两黄金,说不定我的那两首诗无人能及,头彩还落在我头了。”闻人英很臭屁,自动占有了那两首诗的版权。

    欧阳傲枫斜了他一眼,摇摇头,回头看了闻人梦香一眼,小声道:“你能把这个丢脸的大家伙赶走吗?”

    “哪丢脸了?我哥很棒啊。”闻人梦香小脑袋一抬,反而以闻人英自豪,搞得欧阳傲枫无语了,有句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是真兄妹啊。

    一句话把欧阳傲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哼唧一声,转过头不看闻人英,这家伙脸皮太厚,跟他说不清,刘清有些同情的碰了欧阳傲枫一下,问道:“你怎么招惹到她的?”

    “我没招惹她,自己贴来的,唉,不说了,兄弟心里苦啊。”欧阳傲枫作怪的叫了一声,举杯喝了一口,把杯子往桌一扔,大声道:“我来一首。”

    这一嗓子顿时把众人的目光成功吸引过来,而场那位才说到一半的才子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到嘴的诗词居然卡在那儿,后面的愣是一个字没想起来,只能恨恨的瞪向欧阳傲枫。

    “哟,你还没说完呢?那你继续。”欧阳傲枫后知后觉,站起来才发现场还站着一人,急忙请对方继续。

    金士杰直勾勾盯着欧阳傲枫,如果现场杀人不犯法,他真想把欧阳傲枫杀了,这小子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士杰,你回来,先让这位小公子说完,你再继续。”常林不愧是老江湖,一眼看出情况不对,给金士杰送了一把梯子过去。

    “嘿嘿,谢谢常院主,不过不用了,还是让士杰兄继续,我可以等,嘿嘿。”欧阳傲枫咧着小嘴笑得跟偷腥的猫似的。

    欧阳苍海看向儿子,一脸骄傲,这一幕落在风月兄弟二人眼,一阵羡慕嫉妒恨,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父亲从小到大宠这小子,他是学习自己好还是长得自己好?二人真的想不通啊。

    “不,不用了,你是师弟,为兄让你理所应当,你请。”金士杰不傻,他脑子卡壳了,得回去看一眼,还好刚刚写下来了,要不然今天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嘿嘿,既然如此,那我先谢谢了。”欧阳傲枫拱拱手,清清嗓子,大声道:“床前明月光。”

    噗,有人忍不住喷了,后面不用欧阳傲枫开口,他们都会说了,不是地鞋两,床狗男女,其有人。多简单啊。

    看到众人笑喷,欧阳傲枫也不急,扬头继续道:“疑是地霜。”

    哎?怎么不一样啊?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里露出不解,这首诗还有这种说法吗?

    听到欧阳傲枫接着说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话音落下,现场一片安静,顿时感觉到这首诗的高尚大,跟之前那首意境截然不同,一个天,一下地下,真的没有可性,一下子把诗意升华了。

    常林低头沉吟,床前明月光,疑是地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好诗啊,真是好诗,虽然只有二十个字,可是这二十个字,字字珠玑。

    连高坐的皇都忍不住沉吟,看向欧阳傲枫的眼神带着怪异,之前那两诗似是而非的诗也是出自此人之手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