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庶子为王 > 19.第19章 二一添作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9.第19章 二一添作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欧阳傲枫没有踩在雀儿在背,而是看着雀儿认真的说道:“雀儿,你是我的僮,不是我的马凳,以后这种事情不用做了,少爷还没弱到自己跳不马的地步。……”

    “喏。”雀儿拱手应下,眼底闪过感激之色,这种事情他们做下人的常做,也四少爷仁善,才会不舍。

    欧阳傲枫微一点头,翻身马,动作利落,身手敏捷。得马后,欧阳傲枫挑衅般瞅了欧阳傲月一眼,嘴角微勾,剑眉一挑,那意思是你看到了,本少爷是这么强。

    欧阳傲月感觉心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堵得他难受,看看自己的枣红马,马高五尺,自己还高一个脑袋,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能跳去吗?

    欧阳傲风此时也收拾好走了出来,脸的怒色还未消散,看向欧阳傲枫的眼神带着杀气,怒吼一声:“走。”

    带头大步走向自己那匹赤兔马,斜了欧阳傲枫一眼,眼底一片杀气,欧阳傲枫淡淡一笑,挥挥自己的小拳头,嘴角勾起讥笑。

    林氏瞪了一眼低头看地的朱姨娘与柳姨娘一眼,怒道:“你们来此做什么?”

    朱姨娘与柳姨娘暗自对视一眼,知道自己成了出气筒,可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们只能忍下,冲林氏施一礼,才道:“妾身是送傲霜傲雨前来参加才子宴。”

    哼,林氏哼了一声,瞪了二人一眼,眼神落在傲霜与傲雨身,眼底闪过不喜,再看看他们的打扮,又哼了一声,衣着虽然还算华丽,不过到底没敢迈过傲花与傲雪,还算识相。

    想到这,林氏的目光又落在欧阳傲枫的身,那个贱人生的贱种,一点教养都没有,早晚弄死他。

    欧阳家的队伍总算是起步了,马儿迈着优雅的步伐向前行进。

    皇宫前的广场停满了马车,都是来此参加才子宴的各府马车,还有一些年轻男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而女人则是聚到了另一边,双方隔着几十米。

    欧阳傲枫下了马,雀儿牵着马,小声说道:“少爷,小的会在那边的马棚候着,您一人进去小心点,别着了他们的道。”

    说着,雀儿看了风月二人一眼,那二人可不是只吃亏的主,说不定在憋什么坏呢。

    “放心,你家少爷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在去马棚前,你先去对面的酒馆买点牛肉打二两酒,等到饿的时候吃。”欧阳傲枫从怀里摸出一两碎银子扔给了雀儿。

    “谢谢少爷。”雀儿接过银子,欢天喜地的走了。

    摇着象牙扇,迈着悠闲的老爷步,眼神不时打量四周,准备找个地方等候进宫,在这时,欧阳傲枫的耳朵里传来叫声。

    “喂,傲枫,你过来,咱们走一块。”

    声音很大,嗓门很细,一听知道还没变声呢,听到声音欧阳傲枫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此人是前主的好朋友,好兄弟,刘尚家的三儿子刘清。

    同为官之子,同样不爱章爱胡闹,二人可谓是臭气相投,在学堂可以把夫子气得胡子直翘,一天三次挨板子,可是算如此,也没能让他们静下心来学习。

    “清,你这么早来了?”欧阳傲枫看着一脸是汗的刘清,满心同情,这一身肉算不走动,也能自动产生热量,虽然已经是深秋,可是这大太阳底下,也是够刘清喝一壶了。

    “唉,别提了,我娘申时未到张罗着出门了,说是皇家盛宴,来玩了不好,会落人口舌,而且来得早了,也可以暗观察一下各家公子小姐的性。”

    “我真是搞不懂,这有什么可观察的,不都长那样吗?”刘清一提到这个一肚子气,感觉不是观察别人,是来折磨自己呢。

    “怎么个观察法啊?”欧阳傲枫来了兴致。

    “我娘说一个人再能伪装,可是小细节却是装不了,所以她要来得早早的,看看这些个公子小姐在此等候时的小表情,通过细节观全面,她老人家要睁大眼睛帮我大哥二哥选老婆,还要给大姐选夫婿。”

    刘清把脑袋凑到欧阳傲枫耳边说道,眼神还四下打量,生怕有人偷听他们二人谈话似的。

    “这事啊?”欧阳傲枫略一思索,眼前一亮,觉得慧仁公主真是个聪明人,太牛了,谁能想到堂堂公主不先进宫,反而躲在这儿观察候在这儿的才子佳人。。

    突然,欧阳傲枫眼珠子一转,眼底闪过一道算计的精光,刘清的身份可是很高贵滴,不仅是尚之子,还是皇帝的外甥,这么个牛叉的身份不利用一下真是浪费啊。

    立刻抓住刘清开始咬耳朵,听得刘清双眼放光,频频点头,偶尔抬头看向欧阳傲枫,眼底闪过疑惑之色,什么时候傲枫喜欢了做生意?他怎么不知道呢?

    “如果你同意,官面的交道交给你了,到时候赚了钱咱们二一添作五,平分。”欧阳傲枫用力拍拍刘清的肩膀笑道。

    “行啊,不过官面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出面啊,你爹可是左相,权力我爹还大呢。”刘清不解。

    “废话,我开铺子的事情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你懂得,以后需要出面的事情都得你顶着,我躲在后面出点子,不过你可以放心,哥的点子可多着呢,保证让你数钱数到手抽筋。”

    欧阳傲枫眨眨眼睛,给刘清画了一个大饼,听得刘清双眼放光,数钱数到手抽筋那是一种什么体验啊?他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呢。

    每次跟家里要钱,跟要命似的,扣扣索索,罗里八索一点都不痛快,想到以后自己也能挣钱,想怎么花怎么花,刘清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用胳膊捅了欧阳傲枫一下,低声道:“好兄弟,哥也不占你便宜,本钱咱们平分,虽然大钱没有,可是这小钱哥还是能凑出来的。”

    “去,你跟谁称哥呢,我才是你哥。”欧阳傲枫推了刘清一下,推了二手油,不满道:“你该减胖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