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 421.舍不得爸爸的傅小少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21.舍不得爸爸的傅小少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bp;&bp;&bp;&bp;因为安安年纪小,所以沈清澜就只带着他玩了旋转木马,之后就跟裴一宁一起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沿途安安一直盯着彩色气球不放,裴一宁就买了一个,安安的手里拿着气球,眼睛就直勾勾地看着气球,一个人玩的倒也开心。

    &bp;&bp;&bp;&bp;昊昊已经玩疯了,由傅衡逸带着去玩那些男孩子爱玩的项目,裴一宁远远地看着玩得开心的儿子,嘴角笑意温柔,“昊昊很喜欢衡逸。”

    &bp;&bp;&bp;&bp;沈清澜闻言,眼睛微闪,“表姐,你真的不打算给昊昊找个爸爸吗?这家里有爸爸和没有爸爸,对孩子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就不如昊昊,他这么喜欢傅衡逸和江晨希,也跟自己从小就没有爸爸有关系。

    &bp;&bp;&bp;&bp;沈清澜很清楚地记得昊昊曾经无意识地跟她说过,跟妈妈来游乐园不好玩,因为妈妈胆子小,不会陪他玩游戏。

    &bp;&bp;&bp;&bp;裴一宁闻言,沉默了一下,笑着说道,“其实现在这样也很好,转眼昊昊就会长大了,我也就老了,找不找的也就不重要了。”

    &bp;&bp;&bp;&bp;沈清澜倒是不这样认为,“表姐,不管是出于你的角度还是昊昊的角度,我都认为你应该找一个,你的人生还有很长,等昊昊长大,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会围着你转,他也不再需要你围着他转,这时候你就需要自己的生活,哪怕是现在,一个人独自支撑一个家和有人帮你分担,这是不一样的。而且昊昊是个男孩子,成长过程中要是少了父亲的陪伴,对于他的人生来说也是一种缺憾。”

    &bp;&bp;&bp;&bp;裴一宁苦笑,“清澜,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带着一个孩子,有哪个男人肯娶我?就算是娶了我,又能真的做到将昊昊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疼爱吗?”

    &bp;&bp;&bp;&bp;“表姐,你为什么不愿意考虑晨希?”明明她的这两个要求江晨希都达到了,“晨希很优秀,足以匹配你。”

    &bp;&bp;&bp;&bp;裴一宁眼底的苦涩更浓,“就是因为他优秀,我才更不愿意拖累他。”

    &bp;&bp;&bp;&bp;“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是拖累啊。”沈清澜其实有些不明白裴一宁到底在顾忌着些什么,“难道你还在等昊昊的生父?”

    &bp;&bp;&bp;&bp;裴一宁摇头,“没有,我从来没有等过那个男人,或许刚刚知道怀了昊昊的时候心中还有一丝期待,但是那些期待在我决定回京城之后就消耗干净了。清澜,你要是问我对晨希的感觉,我可以很诚实地告诉你,我喜欢他,要是没有昊昊,我肯定义无反顾地跟他在一起。可是清澜,正是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不得不为他考虑,他能将昊昊当成自己的亲生骨肉,但是他的父母呢?他们家的规矩一向严,哪里能接受我这样未婚先孕的女人做儿媳妇,即便我的出身好也没有用。”

    &bp;&bp;&bp;&bp;这次轮到沈清澜沉默了,从方彤的身上,她就知道,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婚姻不是,你嫁给一个男人,不止是嫁给他,还有他的家人,沈清澜是很反对那种为了爱情就抛弃亲情的做法的,比如她的二叔。

    &bp;&bp;&bp;&bp;要是江晨希的父母真的不同意,那确实是个问题。

    &bp;&bp;&bp;&bp;“是晨希告诉你他父母不同意你们的事情的?”

    &bp;&bp;&bp;&bp;裴一宁摇头,“不是。”她其实能够猜到他父母的想法。

    &bp;&bp;&bp;&bp;“表姐,我觉得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你以为的,事实到底如何其实你并不清楚,我能看得出来晨希也是喜欢你的,你不妨找个时间跟晨希谈谈,要是他的父母真的反对你们在一起,那再另外想办法。”

    &bp;&bp;&bp;&bp;沈清澜不想劝裴一宁放弃,人的一生能够遇见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已经很不容易,要是连努力都没有尝试过,将来的悔恨与遗憾又该由谁来埋单?

    &bp;&bp;&bp;&bp;裴一宁低着头不说话,沈清澜也不去打扰她,有些事情还是要她自己想通了才行。

    &bp;&bp;&bp;&bp;“妈妈,姨姨。”昊昊从远处跑过来,玩的满头大汗,小脸蛋红扑扑的,裴一宁回神,给儿子擦汗,“怎么玩得这么疯?”

    &bp;&bp;&bp;&bp;昊昊满脸的笑意,“妈妈,刚刚姨夫带我去玩了,好好玩,姨夫好厉害的,比江叔叔还厉害。”

    &bp;&bp;&bp;&bp;“难道比妈妈还厉害?”裴一宁笑着问儿子。

    &bp;&bp;&bp;&bp;昊昊摇头,“这个不能比的,你们是女生,姨夫是男生,这些游戏妈妈不会玩,以前我就想玩了,可是妈妈你不会,我就没玩,今天姨夫带我玩了,真的很好玩。”

    &bp;&bp;&bp;&bp;昊昊说完,一脸期待地看向傅衡逸,“姨夫,你下次带弟弟来的玩的时候可以带上我吗?”

    &bp;&bp;&bp;&bp;裴一宁看着儿子眼神晶亮,小心请求傅衡逸的样子,鼻子猛地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她急忙转过头,不去看儿子。

    &bp;&bp;&bp;&bp;傅衡逸淡淡勾唇,“当然可以,下次我们来之前给你打电话。”

    &bp;&bp;&bp;&bp;“好耶。那下次我叫上江叔叔可以吗?”

    &bp;&bp;&bp;&bp;“可以,你可以和江叔叔组队,我们玩对抗赛。”

    &bp;&bp;&bp;&bp;昊昊眼睛亮亮的,“太好了,不过我不想跟江叔叔一组,我要跟姨夫一组,姨夫比江叔叔厉害,姨夫,刚才那最后一枪你是怎么射的,好帅气。”

    &bp;&bp;&bp;&bp;昊昊拉着傅衡逸讨论刚才玩的游戏,裴一宁在一旁看着,这是她头一次见到玩的这么开心、这么满足的儿子,以往她带昊昊来游乐园,他虽然也开心,但是却没有这么尽兴,难道这就是有父爱跟没有父爱的差别吗?自己以前的坚持是不是错了?她总以为只要自己可以给昊昊更多的爱,就能弥补他没有父亲的缺憾,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bp;&bp;&bp;&bp;沈清澜一直留意着裴一宁,自然看到了她刚才的神情变化,嘴角轻勾。

    &bp;&bp;&bp;&bp;回去的路上,昊昊想吃冰激凌,傅衡逸就给他买了一个,安安的视线就从气球上移到了昊昊的手上,眼巴巴地看着他手里的冰激凌。

    &bp;&bp;&bp;&bp;注意到安安的视线,昊昊看向沈清澜,“姨姨,弟弟想吃冰激凌,我可以给他吃吗?”

    &bp;&bp;&bp;&bp;“弟弟太小了,还不能吃冰激凌,昊昊自己吃吧。”沈清澜笑着说道。

    &bp;&bp;&bp;&bp;昊昊神情遗憾,看着安安,“弟弟,不是哥哥不给你吃,是你太小了不能吃,等你长大了哥哥给你买好不好?”

    &bp;&bp;&bp;&bp;安安不明白他的话,就眼巴巴地看着他手上的冰激凌,昊昊一脸的为难,“姨姨,就一口可以吗?就给弟弟尝一口。”

    &bp;&bp;&bp;&bp;“不行,弟弟吃了这样要生病的。”裴一宁插话,“你总不希望弟弟生病吧。”

    &bp;&bp;&bp;&bp;“那就没办法了,弟弟,你现在不能吃。”昊昊说的很认真。

    &bp;&bp;&bp;&bp;大概是担心自己吃冰激凌会让安安眼馋,还特意还转过来身,不给安安看到。

    &bp;&bp;&bp;&bp;安安盯着昊昊的背影看了几眼,注意力很快就被傅衡逸手上的风车吸引了,也记不得惦记昊昊手里的冰激凌了,眼睛盯着风车,眨也不眨。

    &bp;&bp;&bp;&bp;因为中午吃完饭就出来了,安安并没有午睡,所以回去的路上小家伙立刻就睡着了,昊昊今天疯玩了大半天,也累了,靠在儿童座椅里睡得香甜。

    &bp;&bp;&bp;&bp;裴一宁从后视镜里看着儿子,眼底闪过一抹坚定。

    &bp;&bp;&bp;&bp;沈清澜和傅衡逸此时也在讨论着裴一宁和江晨希的事情。

    &bp;&bp;&bp;&bp;“傅衡逸,你和江晨希认识了这么多年,知道他的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沈清澜开口,压低了声音,尽量不吵醒安安。

    &bp;&bp;&bp;&bp;“晨希的父亲是个教授,还是知名经济学家,为人虽然亲和但是很古板,性格固执,脾气硬,他母亲相对来说没有他父亲那么刻板,但是也是个传统的女人,你表姐要是想嫁给晨希很简单,但是想要获得他父母的同意,基本上不可能。”

    &bp;&bp;&bp;&bp;“真的没有一点可能性?”

    &bp;&bp;&bp;&bp;正好是红灯,傅衡逸停车,“这么说吧,他父亲要是知道晨希要跟你表姐结婚,只会将晨希赶出家门,一辈子就当是没生过这个儿子,而不是过几年就会妥协。”

    &bp;&bp;&bp;&bp;没想到老爷子竟然这么固执,这简直比她爷爷还难搞定,沈清澜现在有些不确定让裴一宁坚持是对还是错了。将自己跟裴一宁的话说给傅衡逸听,

    &bp;&bp;&bp;&bp;傅衡逸听完之后,安慰她,“这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他们都是成年人了,心中会有自己的判断,不用担心。”

    &bp;&bp;&bp;&bp;沈清澜点点头,也知道这件事自己帮不上任何的忙,也就只能先放在一边。

    &bp;&bp;&bp;&bp;晚上临睡前,沈清澜正在收拾行李,傅衡逸将儿子给哄睡了,走了进来,看见沈清澜将安安的东西也给放了进去,开口说道,“清澜,这次我先过去,等我那边事情的忙完了再接你和安安过去。”

    &bp;&bp;&bp;&bp;沈清澜手上的动作一顿,看向傅衡逸,眼神不解,“怎么了,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

    &bp;&bp;&bp;&bp;“现在那边的事情肯定很多,我担心你一个人忙不过来,还是我先过去吧,等我将事情处理一下,空下来了就将你接过去。而且突然留爷爷一个人在家,我也担心他一下子不适应。”

    &bp;&bp;&bp;&bp;提到了傅老爷子,沈清澜也不能不放在心上,傅老爷子对她这么好,可以说就是比起沈老爷子也是不差的,自己和傅衡逸走了,老爷子肯定会不习惯。

    &bp;&bp;&bp;&bp;“行,等周末了我和安安一起去看你。”

    &bp;&bp;&bp;&bp;“好。”

    &bp;&bp;&bp;&bp;沈清澜又将自己和安安的东西拿出来,将傅衡逸的东西放整齐。

    &bp;&bp;&bp;&bp;傅衡逸进去洗澡,顺便将儿子换下来的尿布给洗了。

    &bp;&bp;&bp;&bp;等傅衡逸从浴室里出来,沈清澜已经换好了衣服,是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这样明晃晃的邀请傅衡逸只要不傻都能看懂,眼神一下就变得幽深。

    &bp;&bp;&bp;&bp;走到床边,一下子将沈清澜给抱了起来,“我们去浴室。”

    &bp;&bp;&bp;&bp;沈清澜的手揽着傅衡逸的脖子,脸颊微红,不由地想起了上次在浴室里的旖旎。

    &bp;&bp;&bp;&bp;很快,浴室里就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沈清澜被傅衡逸禁锢着腰,看着镜子中媚眼如丝的自己,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shen yin",“傅衡逸。”

    &bp;&bp;&bp;&bp;声音婉转,千丝百媚。

    &bp;&bp;&bp;&bp;傅衡逸手上的力气加大了一分,整个身体都兴奋起来了。

    &bp;&bp;&bp;&bp;沈清澜是被傅衡逸从浴室里抱出来的,她的身上已经提不起丝毫的力气了,她疲惫地靠在傅衡逸的怀里,很快就沉沉睡去。

    &bp;&bp;&bp;&bp;半夜,安安被饿醒了,刚刚开口嚎了一声,傅衡逸就睁开了眼睛,迅速下床将安安从小床上抱起来,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沈清澜,实在不忍心将她叫起来,于是就抱着儿子去了楼下。

    &bp;&bp;&bp;&bp;安安不喜欢奶粉的味道,不太想喝,傅衡逸将奶瓶子放在他的嘴边,等了几分钟,大概是真的饿了,安安抱着奶瓶子选择了先填饱自己的肚子。

    &bp;&bp;&bp;&bp;吃饱了之后,安安没有睡觉,而是抱着自己的脚丫子玩的很高兴,无论傅衡逸怎么哄就是不睡,傅衡逸只好坐在沙发上陪着他。

    &bp;&bp;&bp;&bp;本来就睡得晚,又折腾了大半夜,现在还要起来伺候儿子,绕是傅衡逸身体好,此刻也有些撑不住了,打着哈欠。

    &bp;&bp;&bp;&bp;一直到凌晨四点,安安才睡了过去,傅衡逸将孩子抱回房间,躺在床上,抱着沈清澜继续睡觉。

    &bp;&bp;&bp;&bp;早上,沈清澜醒来的时候看见傅衡逸竟然还在床上,还惊讶了一下。

    &bp;&bp;&bp;&bp;她刚想起床,傅衡逸就睁开了眼睛,“去哪里?”

    &bp;&bp;&bp;&bp;“起床,你是现在起床还是再睡一会儿?”

    &bp;&bp;&bp;&bp;“我再躺一会儿。”昨晚睡的时间实在太少,他今天起不来了。

    &bp;&bp;&bp;&bp;沈清澜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就知道在自己睡着之后他肯定又是起来带孩子了,有些心疼,低下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老公辛苦了。”

    &bp;&bp;&bp;&bp;傅衡逸眼睛微眯,倒是想化身为狼跟老婆大人发生点什么,但奈何实在太累,闭上眼睛又重新睡着了。

    &bp;&bp;&bp;&bp;沈清澜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到楼下跑了一圈步回来,父子两个还在睡觉呢。

    &bp;&bp;&bp;&bp;“今天衡逸怎么还没起床?”迟迟没有见到孙子,傅老爷子也有些奇怪了。

    &bp;&bp;&bp;&bp;沈清澜正陪着老爷子吃早饭,闻言,解释,“昨晚安安醒了,他给孩子喂奶,折腾得有些迟。”

    &bp;&bp;&bp;&bp;“你们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傅老爷子又问道。

    &bp;&bp;&bp;&bp;“这次就衡逸一个人去,他刚刚调回京城军区,很多事情需要忙,等他忙过了这段时间我和安安再过去。”

    &bp;&bp;&bp;&bp;“之前不是好一起去的吗?”傅老爷子奇怪,“清澜丫头,你们不会是为了我吧?要是为了我就不用了,我一个人在家已经习惯了,挺好。”

    &bp;&bp;&bp;&bp;沈清澜微笑,“爷爷,也不全是为了您,主要现在安安还太小,傅衡逸又要照顾我和安安,又要兼顾工作,担心一下子忙不过来了,所以还是想等他工作稳定了之后再说。”

    &bp;&bp;&bp;&bp;老爷子想了想,点头,“也是,那就等以后再过去吧。”

    &bp;&bp;&bp;&bp;两个人正在聊天呢,就看见傅衡逸抱着孩子下来了。

    &bp;&bp;&bp;&bp;沈清澜已经吃好了,将孩子接过来,让傅衡逸吃饭。

    &bp;&bp;&bp;&bp;来接傅衡逸的车子已经来了,傅衡逸快速地吃完了饭,沈清澜已经让人将他的行李放在了车上。这半年傅衡逸一直在家中,沈清澜都已经习惯了,现在看到他忽然要走,心中升起了一股不舍,只是她的情绪向来隐忍,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

    &bp;&bp;&bp;&bp;“我马上要走了,你在家里要好好照顾自己,晚上刘姨会帮你一起带孩子”傅衡逸絮絮叨叨地说道。

    &bp;&bp;&bp;&bp;沈清澜认真地听着,神情没有一丝不耐烦,倒是安安,见爸爸一直在说话,小眉头皱了起来,傅衡逸看到了,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没良心的小子,我马上要走了,也不说给我个笑脸送送我。”

    &bp;&bp;&bp;&bp;安安摇着脑袋,仿佛是想把爸爸的手从自己的头上拿开,傅衡逸笑笑,转身就上了车,沈清澜抱着孩子站在原地,目送他远去,等到车子马上就要看不见了,安安忽然大哭起来,伸着手,仿佛是想要傅衡逸回来。

    &bp;&bp;&bp;&bp;沈清澜连忙抱着儿子走了进去,“刚刚爸爸在的时候怎么没有舍不得爸爸呢。”她笑着说了一句。

    &bp;&bp;&bp;&bp;傅老爷子听见安安的哭声,开口问是怎么回事,沈清澜无语地说道,“舍不得爸爸哭了。”

    &bp;&bp;&bp;&bp;傅老爷子闻言也笑了,沈清澜抱着儿子哄了一会儿,安安的哭声就渐渐止住了。

    &bp;&bp;&bp;&bp;到了晚上,安安迟迟不睡觉,一直在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什么人,沈清澜知道他是在找傅衡逸鼻子微酸,她也开始想念傅衡逸了。

    &bp;&bp;&bp;&bp;正想着呢,傅衡逸的电话就进来了,沈清澜急忙接起来。

    &bp;&bp;&bp;&bp;“清澜睡了吗?”

    &bp;&bp;&bp;&bp;沈清澜听到熟悉的声音,嘴角轻勾,“没有,今天第一天去军区,还适应吗?”

    &bp;&bp;&bp;&bp;“还行,要交接的事情比较多,这边的人员基本状况也需要了解清楚,估计要忙几天,安安呢?睡了吗?”傅衡逸没见到儿子,有些不放心。

    &bp;&bp;&bp;&bp;沈清澜看了某个异常兴奋,不肯睡觉的小家伙,说道,“还没呢,大概是没见到你有些不适应,不肯睡觉。”这几个月,傅衡逸带孩子的时间比她还长,安安对傅衡逸的依赖并不比对她的少。

    &bp;&bp;&bp;&bp;“我们视频吧。”沈清澜提议,傅衡逸也想看儿子了,自然同意。

    &bp;&bp;&bp;&bp;安安看着手机里的爸爸,大眼睛眨巴眨巴,满脸的疑惑,似乎是不理解高大威武的父亲怎么变成这么小的一只了,伸着手想拿过沈清澜手里的手机。

    &bp;&bp;&bp;&bp;沈清澜没有递给他,将手机放在他够不到的位置。

    &bp;&bp;&bp;&bp;“安安,想爸爸了吗?”傅衡逸柔声问儿子。

    &bp;&bp;&bp;&bp;安安听到爸爸的声音,咧开嘴笑了,挥舞着小手,很是兴奋,傅衡逸眼神越发温柔。

    &bp;&bp;&bp;&bp;聊了半个小时,见安安开始打哈欠了,沈清澜就结束了通话,这次安安很快就睡着了,可沈清澜却有些辗转难眠,她摸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无声地叹息一声,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bp;&bp;&bp;&bp;睡到半夜,沈清澜起来看了一次儿子,见安安睡得香甜,一点也没有醒来的迹象,沈清澜就又睡了过去,一直到第二天天亮,安安才睡醒。

    &bp;&bp;&bp;&bp;沈清澜一边给儿子换尿布,一边笑着说道,“你说你以前是不是故意折腾爸爸呢?爸爸一走你就乖了。”以前最多的时候,傅衡逸起来了三四次,不是给儿子换尿布,就是给儿子喂奶。

    &bp;&bp;&bp;&bp;安安啊了一声,似乎是在回应沈清澜的话,沈清澜宠溺一笑,“难怪爸爸要说你小没良心。”

    &bp;&bp;&bp;&bp;沈清澜吃完早饭之后就带着安安去了沈家,然后就在沈家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沈君泽。

    &bp;&bp;&bp;&bp;沈君泽看见沈清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姐。”

    &bp;&bp;&bp;&bp;沈清澜点头,“什么时候回来的?”

    &bp;&bp;&bp;&bp;“昨天晚上,大哥将我调回总公司了,明天去公司报道,所以我今天过来看看爷爷。”沈君泽解释道。

    &bp;&bp;&bp;&bp;沈清澜挑眉,“在国的学业完成了?”

    &bp;&bp;&bp;&bp;当初沈君煜说过,沈君泽只有拿到了ba的证书并且在分公司表现优异,才能回到总公司锻炼,沈清澜原本以为沈君泽至少要花费三年时间才能达到目标,现在这是提前完成了?

    &bp;&bp;&bp;&bp;沈君泽点头,“已经完成了。”他说着,从一旁的几个袋子中拿出两个,递给沈清澜,“姐,这是我给你和安安带的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bp;&bp;&bp;&bp;沈清澜接过来,放在一边,“你有心了,谢谢。这次既然回来了,就现在公司里好好做事,有些事情总该要一步步慢慢来,不能急功近利。”

    &bp;&bp;&bp;&bp;“我明白,这次回到总公司,大哥也是安排我从底层做起,让我多积累一些工作经验。”沈君泽说起这些时候,神情很是平静,看来这将近一年的锻炼确实让他成长了不少。

    &bp;&bp;&bp;&bp;沈老爷子之前虽然恨这个孙子不争气,现在看着他懂事了,心中的怒气自然也就消散了,“这次回来准备住在哪里?”

    &bp;&bp;&bp;&bp;“我自己租了一个房子,距离公司很近,上下班都很方便。”

    &bp;&bp;&bp;&bp;“不跟你妈一起住?”

    &bp;&bp;&bp;&bp;沈君泽摇头,“不了,我妈那里太远了,我每天上班花费的时间太多,我想趁着年轻多学一些东西。”

    &bp;&bp;&bp;&bp;沈老爷子很满意,“嗯,这样的想法很好,技多不压身,多学一些总是好的,没事的话就到家里来陪我吃个饭。”

    &bp;&bp;&bp;&bp;沈君泽眼睛一亮,点点头,“好。”

    &bp;&bp;&bp;&bp;沈君泽一直到吃了午饭才离开沈家,沈清澜趁着安安熟睡的时候,陪老爷子说话。

    &bp;&bp;&bp;&bp;“爷爷,现在你该放心了。”沈清澜笑着说道。

    &bp;&bp;&bp;&bp;沈老爷子看着沈清澜,一脸的慈爱,“澜澜,爷爷要谢谢你。”

    &bp;&bp;&bp;&bp;沈清澜笑,“爷爷,你跟我说谢谢,是不是太生分了?君泽是二叔唯一的孩子,当初二叔走的时候,我也答应了二叔要照顾他一二。”

    &bp;&bp;&bp;&bp;沈老爷子何尝不明白,当初沈让走的时候,沈清澜之所以会答应,也是为了他,这个孙女总是懂事得让他心疼。

    &bp;&bp;&bp;&bp;沈老爷子笑笑,“好,爷爷不跟你客气,谁让你是爷爷的孙女呢。衡逸去部队了,一个人带孩子是不是很辛苦?”

    &bp;&bp;&bp;&bp;“那倒是没有,安安这两天很乖,很好带,而且家里也有阿姨帮忙带。”沈清澜现在是越来越觉得安安小家之前是故意折腾傅衡逸了,傅衡逸一走,现在那叫一个听话,除了晚上不喜欢早睡之外,就没有让人特别操心的地方。

    &bp;&bp;&bp;&bp;“衡逸要是听到这话该伤心了。”沈老爷子有些幸灾乐祸。

    &bp;&bp;&bp;&bp;沈清澜跟着笑,祖孙两一边下棋,一边聊天倒也是惬意。

    &bp;&bp;&bp;&bp;另一边,沈君泽回到家中,卢雅琴正在帮他收拾房间呢,见到他回来,笑着问道,“去看过你爷爷了?”

    &bp;&bp;&bp;&bp;沈君泽点头,见卢雅琴要将他的被子拿出去晒,开口说道,“妈,不用收拾了,我今晚就搬出去住了。”

    &bp;&bp;&bp;&bp;卢雅琴的动作一僵,看向沈君泽,“搬出去?为什么?”

    &bp;&bp;&bp;&bp;“我回来之前就已经托朋友在公司附近帮我租了房子,那里离公司更近,我上下班方便。”沈君泽解释。

    &bp;&bp;&bp;&bp;卢雅琴停下手中的动作,“君泽,住在家里也可以啊,你不是有车吗,开车上下班也很方便。”她不想儿子搬出去。

    &bp;&bp;&bp;&bp;想起车库中那些名贵的跑车,沈君泽笑了笑,以前他不知道赚钱的辛苦,每天想的都是吃喝玩乐,家里的跑车买了一辆又一辆,车库都要装不下了,现在这些跑车也该处理了。

    &bp;&bp;&bp;&bp;“妈,我在公司里就是个普通的员工,你让我开跑车去上班?”

    &bp;&bp;&bp;&bp;“你要是觉得跑车太招摇,那妈妈让你舅舅给你买一辆普通的代步车。”卢雅琴下意识地说道。

    &bp;&bp;&bp;&bp;沈君泽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不要跟我提那个人。”

    &bp;&bp;&bp;&bp;卢雅琴闻言,有些不自在,“那个君泽,妈妈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呢,你舅舅知道你回来了,已经给妈妈打过电话,让你回公司上班,做副总,这总比你去君澜集团做什么普通的销售员好吧。”

    &bp;&bp;&bp;&bp;“我说了不要跟我提他。”沈君泽忽然暴怒,“我就是去君澜集团做一个扫地的,都不会去沈氏给他做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bp;&bp;&bp;&bp;卢雅琴被他忽然的怒气吓到了,“君泽,你别生气,妈妈就是随口一说,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了。”

    &bp;&bp;&bp;&bp;沈君泽缓和了神色,“妈,这件事你不要再说了,你以后也不要再跟他们家有联系,至于沈氏,那是爸爸留给我的公司,我迟早是要拿回来的,现在不过是让卢进才帮我保管而已。”

    &bp;&bp;&bp;&bp;“君泽,你舅舅说了,他不是想要霸占你爸爸的公司,只是你现在还年轻,压不住公司里的人,所以才替你管理几年,等你有能力接管公司了,就会将公司还给你的。”

    &bp;&bp;&bp;&bp;沈君泽的脸沉了下来,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卢雅琴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君君泽,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妈妈?”

    &bp;&bp;&bp;&bp;“妈,以后你要是再跟卢进才有什么瓜葛,你就不要再认我这个儿子了,这个家里,有我没他,你自己选吧。”

    &bp;&bp;&bp;&bp;卢雅琴不可置信地看着儿子,“君泽,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那是你舅舅,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的唯一的亲人了。”

    &bp;&bp;&bp;&bp;“你当他是亲人,他当我们是亲人了吗?妈,你难道还没看明白吗?他早就不是当初的舅舅了,现在的他就是个野心勃勃的小人,惦记着爸爸的财产,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初他是怎么联合公司里高层排挤我,将我赶出了公司?我去求他,可是他做了什么?他甚至连家门都不让我进,这些你都忘记了是吗?我告诉你,这辈子我都忘不了。”

    &bp;&bp;&bp;&bp;卢雅琴怔怔,小声地辩解,“你舅舅他不是这个意思”

    &bp;&bp;&bp;&bp;“那他是什么意思?”沈君泽反问,看着卢雅琴的眼神微冷。

    &bp;&bp;&bp;&bp;卢雅琴喏喏,“你舅舅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他知道你对他有误解,你不在家的时候,他就经常过来看妈妈,还有你舅妈,也带着孩子过来陪妈妈。”

    &bp;&bp;&bp;&bp;“呵呵。”沈君泽冷笑,“我看你是被他们一家人洗脑了。”

    &bp;&bp;&bp;&bp;“君泽,你才是被沈家一家人给洗脑了。”见儿子怎么也说不通,卢雅琴也有些恼了,“当初沈家就不让我进门,我跟你爸不得已选择了私奔,可是你爸回来的时候,身体都那个样子了,沈家还是不愿意承认我,也不认你这个孙子,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bp;&bp;&bp;&bp;说起沈家,别看卢雅琴表面上唯唯诺诺的,但是心里对沈家不是没有怒气,没有怨恨的,她为了沈让离开了自己的家人,就连自己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沈让离世,沈家表面上答应会照顾他们母子,可实际上呢,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说一套做一套,简直就是虚伪至极。

    &bp;&bp;&bp;&bp;沈君泽看着卢雅琴,眼神幽幽,良久,才缓缓开口,“妈,其实你心里对爷爷一直是怨恨的吧?你恨沈家不承认你这个儿媳妇,不愿意承认我这个孙子,你恨沈家在爸爸走了以后对我们不管不顾,在卢进才欺负我们的时候没有伸手。”

    &bp;&bp;&bp;&bp;“难道不是吗?说起来你的身上可是流着沈家的血液,你是沈家堂堂正正的孙子,但是你看看整个京城里,谁知道沈家还有你这个孙子,前几天沈清澜的孩子百日,有让你去参加吗?那么多人都去了,独独忘记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bp;&bp;&bp;&bp;说起这件事,卢雅琴的怒气就更大了,她也不是不想跟沈家修复关系,知道沈清澜的儿子满百日,她还特意给孩子准备了礼物,可是人家根本就没有邀请她的意思。

    &bp;&bp;&bp;&bp;“爷爷让我回家了,是我自己不愿意去的。”沈君泽说道,那次不止是沈清澜孩子的百日,还是傅家老爷子的九十大寿。当年自己的爸爸妈妈那样伤害傅家的姑娘,傅家人根本不待见他们,他们又何必在这样的大喜之日让老爷子不痛快呢?

    &bp;&bp;&bp;&bp;卢雅琴一愣,“你说什么?沈家邀请你了?”

    &bp;&bp;&bp;&bp;“是,爷爷早早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回来参加宴会了,是我自己不愿意回来,而且我当时也需要将工作完全交接清楚,也没有那个时间。妈,沈家不接受我,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儿子,而是因为我自己混蛋,不争气,怨不得别人。”

    &bp;&bp;&bp;&bp;“你说沈家对我们不管不顾,但是我知道,我能有今天的改变都是因为沈清澜和沈君煜,是他们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让我认识到自力更生的重要性,也让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担当。”

    &bp;&bp;&bp;&bp;沈君泽缓了缓语气,继续说道,“妈,我知道卢进才是你仅剩的亲人,可是他真的是个狼子野心之人,不管他对你说了什么,都是假的,什么帮我管理公司,以后还我,这些统统都是假的,吃到嘴里的肉,你以为他会愿意吐出来?”

    &bp;&bp;&bp;&bp;“可是君泽,你舅舅他真的说了以后会将公司还你,他还立字据了。”卢雅琴说着,转身出了沈君泽的房间,去自己的房间拿了一份文件出来,“你看看,这就是你舅舅立的字据,三年,三年后他就会将公司还给你。”

    &bp;&bp;&bp;&bp;沈君泽翻了翻文件,神情不变,“妈,这就是一份没有任何法律效应的空头支票,拿来骗骗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法盲而已。”

    &bp;&bp;&bp;&bp;而且就算是真的文件,那又能证明什么?三年后,卢进才将公司的钱财一卷,拍拍屁股走人,留给他一个空壳公司,或许还是一个欠债累累的烂摊子,也算是履行了文件上的承诺。而自己呢,却要给他擦屁股,卢进才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bp;&bp;&bp;&bp;想清楚了这些,沈君泽的神情更冷了,将文件随手放在一边,“妈,这件事你就听我的,跟卢进才他们划清界限,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儿子的话。”

    &bp;&bp;&bp;&bp;“君泽,非要这样吗?”

    &bp;&bp;&bp;&bp;“是,必须这样不可。”

    &bp;&bp;&bp;&bp;卢雅琴捂着脸,“明明是亲人,以前关系也那么好,怎么就闹到了现在这样子?”

    &bp;&bp;&bp;&bp;沈君泽看着母亲伤心的样子,却没有去安慰她,有些事情看清楚了之后,心就变硬了,他也能理解了为何沈老爷子不喜欢自己的母亲,或许并不仅仅是因为母亲的出身。

    &bp;&bp;&bp;&bp;“妈,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等周末我再来看你。”沈君泽毫不留恋地离开了,留下卢雅琴一人站在原地,伤心不已。

    &bp;&bp;&bp;&bp;------题外话------

    &bp;&bp;&bp;&bp;好吧,傅爷又要回军区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