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网游四大贱捕之少年兽血 > 第346章 谁是庄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46章 谁是庄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三百四十六章谁是庄家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风帮主呢?”金媚娘娇笑的说完,转身对三狗故意生气道:“你个死鬼,藏我手机害得我怕风帮主误会,好在风帮主大人大量还不谢谢人家?”

    三狗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很顺从的向大侠风清扬道谢,道谢的态度诚惶诚恐,这让大侠风清扬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

    大侠风清扬离开妹香谷,回头看了看大门前依然毕恭毕敬金媚娘和三狗,回身扬起骄傲的头,阔步向前。

    金媚娘和三狗回到妹香谷议事厅,这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人,三狗道:“他相信你了吗?”

    金媚娘皱起眉头道:“应该相信了吧?”

    “他还会命令我们个金衣卫敌对吗?”三狗问。

    “不杀你,就有变化,等着吧!”金媚娘无力的道。

    “这种任人鱼肉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三狗抱怨道。

    金媚娘感伤的叹气:“哎……”

    三狗,就是原来的啸天三犬,现在改名妹老三。

    =

    大侠风清扬回到追风会,坐在空荡荡的的议事厅里,发觉自己身边没有几个信得过的亲信。两位副帮主他一直防着他们上位,超过自己,所以一直打压他们。大侠风清扬一直把追风会当成跳板,他自己只是这里的过客,早晚都是要离开去总部的。没想到,只是来这里暂时顶替一下,却被攻下风来庄的任务耽搁到现在。

    “啪!”

    大侠风清扬重重的拍在桌面上,清脆的声响在宽阔的议事厅中回荡,他的身影更加孤单。

    =

    三国曹操通完话,笑着对三国贾诩道:“风清扬果然没有杀死老三,看来他要利用老三拉?”

    三国贾诩微笑着,他每次微笑都会不自觉的眯起眼睛,配上他消瘦的三角脸型,总给人一种老狐狸的感觉。即使再真诚的语言,从他口中说出,一边的不太真实,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你怎么看?”

    面对三国曹操的提问,三国贾诩笑了一声,才道:“金媚娘是因为知道金衣卫的实力深不可测,大侠风清扬要让他们妹香谷做炮灰,她又认定大侠风清扬的人品不值得相信,才想着离开风清镇,投靠我们凤鸣镇的。

    哪吗!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如何带着她们妹香谷的全部财产,跑到我们这里来。现在帮主您给她出了这个注意,她当然愿意搏一把了!

    已就是说,金媚娘来了,不是忠诚,而是迫不得已。所以,我们要用他们的话,只要不伤筋动骨,他们会很听话的。”

    “要是我也让他们对付金衣卫呢?”三国曹操威严的问道。

    “呵……他们投靠金衣卫?”三国贾诩顿了一下,看到三国曹操脸色不悦,小心的道:“也有可能。”

    “金衣卫!金衣卫!可恶的金衣卫!”三国曹操烦躁的发火。他之所以发火,是因为他的竞技场最近生意越来越不好,下场比赛的全都是他们自己人,其它的都跑去了风来庄。

    “帮主要是真的想对付金衣卫的话,可要想好了?”三国贾诩狡黠眸子闪闪发光,“他们金衣卫会越来越强大,再等?可就不是想打不想打的问题了,而是怎么合作,或者怎么防范了啊?”

    三国曹操陷入沉思,好久之后,才淡淡道:“金衣卫只是影响了我们的竞技场的生意,追风会的下一个目标一定是我们!庄家不是我曹操,我们有选择的去权力吗?”

    看到三国曹操意志消沉,三国贾诩安慰道:“这局,可是帮主您!才是庄家啊?”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三国曹操大笑。

    “嘿嘿嘿嘿嘿嘿……”三国贾诩碰陪衬着笑。

    =

    艳老板和陈浩南两人走进幽灵骑兵在风来庄的秘密据点,金一把他们让进议事厅,说是议事厅,其实更像作战室。中间一张长桌上是沙盘,附近三城的地形清晰可见。正堂墙上是一张全郡地图,上面还贴了许多各色小旗子,围着桌子距离两米是一圈椅子,椅子中间适时安插茶几,正堂位置和其他议事厅一样,两陈浩南张太师椅中间摆放拉一张八仙桌。金一不会寒暄,进门后直接做到左手太师椅上,艳老板和陈浩南坐在他左侧下首位置,两人中间隔着一个茶几。

    三人做好后,金一问道:“让我们做什么,说吧?”

    知道幽灵骑兵直接,没想到如此直接,陈浩南好笑的道:“我们来只是和01商量一下现在的情形,不是来下命令的。”

    金一淡淡道:“零号说过,我们是刀,只管锋利,不参与勾心斗角。你们想好怎么用刀之后,告诉我们就行了。”说完,起身离开。

    “喂!喂!喂!……”陈浩南连续几声,金一理都不理的走出大门。

    “什么啊这是?”陈浩南指着门口向艳老板抱怨。

    “心里不舒服了?”艳老板笑着问。

    “要点。他……他……”陈浩南细细一想,没有发觉金一做错了什么,只好说:“冷冰冰的,就不能注意点啊?”

    “他们都这样!”艳老板说着,想起的孟前进,也是这副德行,经常气的她们姐妹心痛。

    “那艳姐带我来这里干什么?”陈浩南不解道。

    “这里清静,说话没人打扰。”

    艳老板让陈浩南更是迷惑,细细想来,最近确实经常被人闯入议事厅打断,都是些来回报和请示的帮众。没什么不对的啊?还是不明白的他,于是问道:“艳姐!您有话就说吧?”

    艳老板看着陈浩南的眼神不是鄙视,而是姐姐教导弟弟,微笑的表情,语句温暖:“你没发现,最近经常有人擅自硬闯议事厅吗?”

    “他们都是急事等着办呢?不能怪他们!”陈浩南解释道。

    “你没发现不对吗?”艳老板问。

    “没有啊?理由都很充足,没有无事生非的啊?”陈浩南道。

    “你呀!就是太容易信任人!”艳老板恨铁不成钢的道。

    “艳姐?”陈浩南发现艳老板话里有话,从新思考了一边最近闯入的几人,他们的理由真的没问题,没有发现的他向艳老板求告。

    “闯进来的人为什么都是最后一批招进来的呢?”艳老板提醒道。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