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游戏竞技 > 网游四大贱捕之少年兽血 > 第207章 梅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7章 梅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百零七章梅园

    “皓儿!醒醒皓儿!”离山夜焦急的呼叫昏迷不醒儿子,看到儿子流泪伤心,听着儿子口中哀求哭喊:“不要啊!回来!回来!……”

    离山夜焦急的向坟墓磕头,“碰碰”直响,额头见红,口中念叨:“姐夫!姐夫!放皓儿出来吧?放皓儿出来吧?”

    “回来……!”

    离水皓一声长长的大喊,昏了过去,一语不发。

    “谢谢姐夫!”离山夜又磕了一个头,抱起儿子匆匆离开。

    离山夜刚走,一个金衣人从一座10米假山上摔了下来,“哦”了一声睁开眼睛,艰难的慢慢爬起来,一刻不停的离开。

    =

    “什么?他们去了大伯的坟前?”朱永江大惊的问。

    跪在他面前的蓝衣人回答:“是的!金使大人让我来通知您,还有5个银衣还在那里,生死不知,金使大人请您去处理一下。”

    “我知道了,你去吧!”朱永江冷冷说道。

    “属下告退!”蓝衣人说完离开。

    “他们还不死心啊?”蓝衣人刚走,男青年就冲了出来问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认为自己升了金衣就了不起了,也不看看那是什么地方?朱家祖坟?大伯梅山修士的坟墓?我们朱家人都不敢轻易靠近,他?找死!”朱永江气恼无比。

    “呵呵……”年轻人冷笑了两声,说道:“梅山的梅花这两天要败了,这个金使大人可真是勇敢呢?”

    “呵!”朱永江冷笑一声,似是请求道:“十九弟,陪我去看看吧?”

    年轻人面露难色,道:“现在是梅山落花的时节,我……”

    “我必须去,你来吗?”朱永江认真的看向年轻人。

    年轻人回避朱永江的眼神,凝眉苦思,他在做一个纠结的选择,一边是投入了许多,一边是关乎生命的延续。

    朱永江很有耐心的等着,他的耐心来自于他的自信,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会放弃自己的自信。

    年轻人终于没有让他失望,同意了:“好吧!”

    ……

    两个人走进朱家陵园,在一座座坟丘中穿行,当他们找到5个银衣人的时候,银衣人已经死了,死的并不幸福,嘴角带着痛苦的惋惜。

    “怎么回事?不是死在梅园里的都很幸福吗?”男青年惊奇的问。

    “撇废话,干活了!”朱永江催促。

    俩个人扛起五具尸体,走了。

    =

    在朱家为来参加婚礼的客人,准备的客房区,离家家主的卧室,离水皓伤心的躺在父亲的床上,泪水不停。

    离山夜看着儿子的样子,无声的守护在床边,不时为儿子擦一下泪水,然后一个人看着儿子发呆。

    时间过去的很快,夜晚变成了清晨,离水皓终于在一声痛苦大喊中醒来,猛的坐直了身子。

    离山夜立刻抱住儿子呼唤:“皓儿!皓儿!……”

    “父亲?”离水皓奇怪的看向离山夜,又惊奇的看向四周,发现这是父亲的房间,父亲就在身边抱着自己。

    他立刻醒悟,兴奋的对父亲讲:“我看到梅园了!我看到梅园了!”

    “傻孩子!如果你真的看到了梅园,你已经死了,而不是还能和我说话?”离山夜嗔怪。

    “那不是梅园?”离水皓不能相信。

    离山夜知道儿子对梅园的迷恋,解释道:“梅园不是一团被风吹起的花瓣,你看到的只是梅园的墙外。”

    离水皓吃惊的看着父亲,问:“您也看到了?”

    离山夜道:“看到了。”

    离水皓问:“您没有……没有……”

    离山夜在儿子搜寻词汇描述的时候,c话:“我曾经跟着你姑父游历蜀郡,所以我知道怎么离开梅园的墙边,忍住自己的本心,不向里面望那一眼。”

    离水皓听不太懂,但是他知道自己差一点死了,于是奇怪的问:“姑父已经去世哪吗久了,他的坟前怎么还会有梅园的出现啊?”

    “是有人要伤害你我父子二人,你姑父是在帮我们。”离山夜似是猜测,也像是感恩的说道。

    “是一直跟着我们的神殿的人?”离水皓惊讶的问。

    “以后,很长时间,我们父子可以安稳的睡了。”说完,离山夜起身,离开了卧室,出去了。

    离水皓看着父亲的背影,若有所思,又没有明白,嘴里喃喃:“神殿的人一直邀求父亲,同意有离家人加入神殿,父亲没有同意,他们一直跟随到这里,父亲烦不胜烦,还不能和神殿真的对立,然后去祭奠姑父?……然后我看到梅园墙边?……”

    离水皓一直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直到离山夜带着饭菜回来,他才忘记思考吃饭了,因为,他真的饿了。

    =

    在一个幽黑的山D里,蜡烛发着微弱的亮光,金衣人跌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嘴里含糊的念叨着:“梅园……梅园……”

    一名金衣为他疗伤,其他几名金衣整齐的站立,一位紫红色衣服的蒙面人,坐在烛光旁边。

    疗伤的金衣回报:“大人!他要修养半年,这次任务他参加不了了。”

    “知道了,带他下去!”紫衣人淡淡的吩咐道。

    这名金衣答应一声,扛起嘟囔不停的金衣人走了。

    “你们都看到了?”紫衣人问。

    “是!”众人回答。

    “行动时,尽量不要靠近朱家陵园,可明白?”紫衣人又问。

    “属下明白!”众人回答。

    “下去吧!”

    紫衣人一声令下,这个空间只剩下他一个。

    又一个紫衣人从烛光的暗影里站了起来,初站起时,他的身体就像黑色的剪纸,慢慢的才膨胀出人形。

    “你怎么看?”

    新来的紫衣人被问,回答:“我有一个担心……”说了一半没有说下去。

    “你的担心,我也担心。”原来的紫衣人道。

    两位紫衣人对望,眼神对着眼神,仿佛是在交流,又仿佛是相互鼓励……

    很久之后新紫衣人说道:“我走了。”

    紫衣人抱拳道:“珍重。”

    新紫衣人身体慢慢乌黑,变成剪纸一样的影子,消失在黑暗里。

    =

    “这就是梅山?”

    朱大昌看着面前这座高耸入云的高山,惊讶道。

    梅山是一座群山环绕的孤峰,山势陡峭。

    看着山间时隐时现的梅花,一直联通道云层之上,房舍夹杂其间,山脚是一层层梯田,梯田里可以看到农夫驱使耕牛劳作的身影。

    “好美啊!”

    朱大昌禁不住真心的夸奖。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