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斥候与夜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六章 斥候与夜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你们夜莺真会玩。

    ——4e,201年,炉火之月,12日,6:12——

    黎明时分,天际大部分的居民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对于原本阴沉的天空骤然放晴的事不会有太多关注,只有因为劳作或者旅行而提前醒来、并在恰当的时间向西北方的天空仰望的人才能看到那一道短暂但明亮,冲天而起的笔直光柱。

    而在更早些时候,因为制造出了类似的光柱而陷入梭莫士兵包围的亚瑟和他的同伴们已经趁机从斯格拉默之墓冲杀了出来,但大部分士兵只是象征性了追了一段距离,在他们逃远之后就放弃了抓捕,返回并继续包围斯格拉默之慕。

    “很显然,”威尔卡斯说道:“他们的目的是不让‘巫斯拉德’被重铸,至少不要被带出墓穴,而明显没有携带那把‘巨型双手斧’的我们并没有什么追捕的价值。”

    斯格拉默流传下来的塑像和壁画全都明确地展示了“巫斯拉德”的外形——那是一柄长度相当于普通人身高的巨大方形双面斧,如果不是斯格拉默本人同样远超常人的体型,还真不一定能耍起来。

    由于这位人类之祖的影响,大部分诺德战士在能够灵活使用剑类武器之前,都会选择仅凭蛮力挥舞就能有不错战果的双手或单手斧,因此被南方着甲佩剑的战士称为野蛮人也无可奈何。

    “‘巫斯拉德’被重铸成‘誓约与胜利之剑’时爆发的光芒完全没有刚才西方那道光柱强烈,他们的指挥者很可能是怀疑持有‘巫斯拉德’的人已经从密道逃走,于是带着一半的人手前往调查,这才给了我们可趁之机。”亚瑟边赶路边回应。

    “那道光实际上距离极远,只是由于本身规模庞大才会让那些精灵产生‘就在山那边’的错觉。”塞普汀默示给自己加持了一些强化法术,在雪地中奔跑的速度完全不逊于战友团成员们:“那些蠢货只会白跑一趟,完全,扑空。”

    “所以那道光到底是什么?神器诞生?圣灵降临?”法卡斯带着点期望看向西方的天空,不过那道光柱早已没有了痕迹。

    “怎么看都是帝国控制区的腹地,别想了。”威尔斯主动泼弟弟的冷水。

    “汪!”巴巴斯一路小跑地跟着:“你们闲聊之前,能不能想办法摆脱或收拾掉后面的追踪者?”

    “没有办法,昨天刚下过一场雪,现在天气还算不错,我们根本没办法消除在雪地经过后的痕迹,而且那个追踪者离我们非常远,一旦我们露出对他不利的打算,肯定会提前转身逃走。”亚瑟向身后看了看,然后回应道。

    在突围离开斯格拉默之墓后,梭莫士兵仍然有少数几名斥候远远跟着他们,但随着时间推移,感觉战友团成员们确实没有携带“巫斯拉德”,斥候的人数也逐渐减少,到现在已经仅剩一人还在锲而不舍地追踪。

    “不如干脆把那斥候一起带去‘漂移阴影庇护所’,那些吸血鬼可不会管她离得有多远,我们只要放过去一两个就足够给她个深刻的教训。”艾拉哼了一声说道。

    “她?”亚瑟疑惑地问,他即使仔细向后看,也只能看到雪地上的一个黄色小点。

    “作为一个弓箭手,你的视力完全不合格,亚瑟,”艾拉莫名地得意起来:“我不但看出那是位女性,还能确定她就是之前尝试潜行进入墓穴对我们放冷箭的那个弓箭手。”

    “我会随时为你抵挡背后的冷箭,男爵。”莱迪雅忽然插话,让还想吹两句的艾拉生生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

    “不,我们不能让她跟到‘银手’的总部,”亚瑟摇摇头:“在至少两名大君和数量众多的吸血鬼造成的压力下,我们不可能束手束脚的战斗,如果她把发现在情况告知梭莫高层,战友团和雪漫都会有很大的麻烦。”

    战友团都是狼人?雪漫新男爵是条龙?这种消息即使很难证实,也足够让受梭莫影响很大的帝**团做出出兵的决定了。

    “这样的话,”塞普汀默示点着头:“莱迪雅女士,在经过前方的拐角时,请展开你的‘宿营结界’,我会施法隐藏它,之后,我们可以躲在里面等待那位斥候小姐,接近,制服。”

    莱迪雅看向亚瑟,见他点头同意后才回答:“好的”。

    ——6:36——

    较为平坦的雪原上自然没有什么由山岩构成的“转角”,塞普汀默示挑选的位置是一处由于高低起伏而形成的缓坡背后,以宿营避风的标准来看还差得远,但暂时遮挡一下视线还是可以的。

    在莱迪雅展开“阵地”后,蓝胡子法师用魔法毫无痕迹地汇集了附近的积雪让它们遮蔽了阵地,令其外观看起来就像是那缓坡的一部分,并伪造了一行人路过时在雪中留下的脚印,由于魔法的影响,身处阵地中的战友团成员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并且意外地没有感到寒冷。

    “你以为我常年在冰山中居住的经验是假的?”在被询问时,塞普汀默示如此回答。

    不久之后,那名身穿精灵甲的高等精灵斥候循着脚印慢慢接近,果然如艾拉所说是位女性,她虽然样貌普通,但身手十分矫健,而且从她一刻不停地观察周围的举动来看,也足够警惕。

    但既然已经踏入陷阱,警惕也是没有用的。

    法卡斯和威尔斯猛然从那斥候认为是雪坡而没有警惕的“地下”扑出,她虽然及时进行了后跳,并在尽全力空中扭身躲过了艾拉的箭矢,最终仍然在失去一切闪躲机会的情况下被等在她落点的莱迪雅一盾拍倒,继而被塞普汀默示用“控绳术”给牢牢绑了起来。

    “我输了,墨瑟·弗雷,你还不卸下伪装吗?”精灵弓箭手被捉到之后没有大声斥责或者询问关于“巫斯拉德”的事情,反而瞪着眼睛环视战友团的成员。

    “墨瑟·弗雷?谁?”亚瑟朝同伴们摊手,大家面面相觑,显然谁也不认识这个人。

    “怎么?你又一次欺骗你的同伴和梭莫作对,终于成功捉到了我,在动手杀我之前不先炫耀一番你的骗术有多高明?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精灵斥候还在说着,同时逐一盯着战友团成员的脸。

    “我们好像闹了个乌龙?”艾拉原本警惕地指向她的箭矢都略微垂了下来:“莫非她追捕我们的理由不是‘巫斯拉德’?”

    “别装蒜了,墨瑟·弗雷,即使你害怕遭到‘同伴’的围攻而继续隐藏身份,我也会戳穿你的——”精灵朝战友团成员们大声说着:“是不是有人告诉你们他有办法可以打开诺德古墓的大门带你们进去?而他只是对考古感兴趣而不会拿一个金币的财宝?是不是原本不可能打开的门被他随便捣鼓了几下就开了?”

    “呃……”亚瑟看了看表情同样奇怪的同伴们,然后望向天空。

    由于认出了他们是战友团成员,斯格拉默之墓沿途的各种机关完全没有启动,而各种大门乃至诺德谜语门都是一碰就开——原来斯格拉默有个名字叫墨瑟·弗雷吗?

    “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塞普汀默示开口,然后直接抬手,一道深红色的魔法准确命中了那名精灵斥候:“魔法,解除。”

    “原来是你——咦?”斥候喊到一半忽然愣住,然后抬起自己的双手发呆。

    “大变活人,活精灵啊。”法卡斯赞叹道。

    “毁容术?”艾拉哈了一声。

    原本金发碧眼,皮肤洁白的高等精灵在塞普汀默示的魔法命中之后就完全变了样,黝黑的皮肤、血红的眼睛,深褐色的短发,只从外观看,根本就是一名黑暗精灵,如果抛开皮肤颜色单论五官组合的话,是个略带野性,十分漂亮的女性。

    “看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亚瑟一边感叹魔法真好用一边向这位黑暗精灵伸出手:“这位女士,怎么称呼?”

    “我叫卡利亚,是一名‘夜莺’。”她搭上亚瑟的手站了起来:“正在追踪一个可以任意改变外貌,而且能打开任何锁的家伙。”

    原本捆着她的绳索失去了控制纷纷跌落,看来之前那番表演根本是为了揭穿那个“墨瑟·弗雷”,而她本人随时都有办法逃生。

    “我们是战友团的人,来此确实是为了重铸‘巫斯拉德’,斯格拉默之墓自然不会把我们拒之门外,”亚瑟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那里是誓约与胜利之剑的剑柄:“你呢,为何会追踪到这里?”

    既然对方是黑暗精灵,那么当然不可能隶属于梭莫,所以适当暴露身份也没什么问题。

    “那家伙,墨瑟·弗雷盗取了‘夜之女士’的骷髅钥匙,引起女士震怒,把我们三名‘夜莺’全都进行了放逐,但却没有收回‘夜莺之力’,我猜测女士是希望我们能击败墨瑟·弗雷并找回骷髅钥匙,因此我在四处寻找‘不可能被打开的门或锁被打开了’这种传闻,虽然数年间遇到过他几次,但都没有成功。”卡利亚简短地解释道。

    “嗯……基本明白了,”亚瑟点点头:“那么,你刚才的外形?”

    “那是属于我的夜莺之力,能够‘变形他人’,因此可以混迹在某些互相之间联系不紧密,不会对每个人严格安置的组织中,墨瑟·弗雷的则是‘变形自己’,几乎无法用常规手段找到,而能轻易发现我们俩的另一名‘夜莺’加卢斯则在一开始就被他杀害了。”卡利亚的声音低沉了下去。

    “嗯……总之,误会解除就好,这里当然不会有那个人在,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尽快回去归队吧。”亚瑟对卡利亚说道。

    “我要参与你们这次的行动,虽然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但队伍中没有盗贼,我一定能帮得上忙,”卡利亚眨眨眼:“而且,万一你们队伍中的某人就是墨瑟弗雷,但他并不愿意付出身份被揭穿的代价来杀我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