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传说与突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三章 传说与突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仿佛听到有人说我帅?

    ——4e,201年,炉火之月,11日,17:29——

    “那些士兵还没有撤走,而且正相反,他们对这里的封锁变得更加严密了汪。”

    巴巴斯跑进斯格拉默之墓的门厅,抖了抖毛之后对在这里等待的战友团成员说道。

    “难道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吗?虽然携带的有睡袋和引火物,但……”法卡斯紧紧地皱眉。

    即使主人是斯格拉默,但这里终究是座墓穴,哪怕是入口处也有十多具石棺停放着。

    “这也没办法,我们原本‘突袭进入,重铸武器后悄悄离开’的计划在那道光柱出现后就完全失败了,”亚瑟拍拍他背后的黄金之剑:“我还是头一次知道重铸传奇武器会出现那种效果。”

    那是一道无比耀眼的巨大光柱,完全无视墓穴在地底这一事实,金色的光芒直直冲向天空,将雪停后仍然迟迟没有散去的阴云一扫而光,这下就算外面那群梭莫全都是傻瓜也能猜到他们严防死守的【巫斯拉德】已经重铸成功了。

    即使他们不敢突入斯格拉默之墓,但将这里围个水泄不通,拦截携带巫斯拉德的某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这么一来,就算去解释重铸那传奇武器不是要对付他们也没用了,对方根本就不会相信,毕竟绝大部分诺德人都对梭莫禁止他们信仰塔洛斯而非常有意见。

    “那不是传奇武器,”一直书不离手的塞普汀默示抬头说道:“是‘神器’。”

    “神器?斯格拉默可不是圣灵吧?而且这把剑……”艾拉看着亚瑟背上的【誓约与胜利之剑】,到底没敢去碰一下。

    “松嘉德可是【舒尔】的领域,作为能轻易地从那里跳下来,然后又跳回去的存在,你觉得他是什么?”塞普汀默示嘴角微翘,带上了讽刺的意味:“幽灵?鬼魂?”

    “唔……”回忆起不久前斯格拉默那闪闪发亮的登场,战友团众人陷入沉默。

    “就算还不是圣灵,但也不会差的太远,他作为将诺德人带到塔玛瑞尔的【人类始祖】,本身就有资格成为圣灵,区别只在于‘想不想’而已。”塞普汀默示继续说着:“相比泰伯·塞普汀……啊,刚才应该问问他有没有看到过那个【最古之王】的。”

    他似乎对塔洛斯有意见?战友团成员们面面相觑。

    “从这段时间的言行来看,您似乎对泰伯·塞普汀有所不满?”莱迪雅开口问道:“另外关于您的名字……”

    “呵呵,你们应该知道,圣灵可不是什么祭坛上面的雕塑或者玻璃上的彩画,祂们的领域受到冒犯时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圣灵与魔神,魔神与魔神之间的战斗仅仅有案可查的记录就不下千次,”塞普汀默示冷笑一声:“然而,在二百年前魔神‘梅鲁涅斯·大衮’掀起的湮灭危机中,塞普汀王室作为直接受害者,却根本没有获得过‘塔洛斯’一丝一毫的帮助,最后还是极少出手的‘时间龙神’【阿卡托什】现身才挽救了帝国最后的血脉。”

    不,也许祂出手过很多次,只不过强行把自己行动的痕迹给抹去了而已,亚瑟想起海尔辛真身降结果被阿卡托什的仆从直接灭掉时的情景——虽然那个事件“从未发生过”。

    “你们以为帝国为什么会同意禁止信仰塔洛斯?”塞普汀默示顿了顿:“除了这个所谓的‘圣灵’本身就是帝国人自己吹出来的之外,他在帝国和梭莫的大战中从未现身过也是重要原因,如果继续承认一个完全不庇护自己子民的初代皇帝是圣灵,不但会令信仰他的人产生疑惑,也会对其他一直尽力庇护奈恩不落入魔神魔爪的真正圣灵们造成伤害——虽然祂们可能根本不在意这个。”

    “至于这个名字,‘塞普汀默示’,是我自己改的,”老法师呵了一声:“我希望能通过魔神以及圣灵遗留下来的资料来确认,泰伯·塞普汀究竟是个什么状态。”

    “那么,您研究出什么了吗?”威尔卡斯指指蓝胡子法师手上的“魔典”。

    虽然由于战友团高层普遍是狼人的缘故,比起塔洛斯更信仰海尔辛一些,但这事总不好直接提出来,尤其这里还是初代战友团首领的墓穴。

    “关于这个,我得感谢你,龙裔,”蓝胡子对亚瑟点点头:“如果不是你用自己的血强行解开了魔神的封印,一旦我收集到各种精灵的血液按‘正确的办法’打开它的话,在接触到这本书的同时就会消失,只留,灰烬”

    “咦!”法卡斯连忙后退两步,然后遭到了所有同伴一致的鄙视。

    “汪!不对吧,老头,别以为我们都不识货,”巴巴斯插嘴:“那明明是【赫麦尤斯·莫拉】的‘黑暗魔经’,只会探出触手把阅读者的灵魂抓进祂的湮灭领域‘异典’里进行交易而已,什么时候变得能杀人了?”

    “你明明只是条狗而已,为什么会说话?”塞普汀默示居高临下地瞥了它一眼:“你可以猜猜看,如果我在这个与松嘉德的‘距离’很近的地方杀掉你的身体,你会怎么样?湮灭?消失?”

    “请务必不要那么做!汪汪!”巴巴斯开始摇尾巴。

    它是什么——威尔斯朝亚瑟做口型。

    魔神——亚瑟无声地回复,然后换来敬佩与震惊的眼神三对。

    “这么说,您的身体是因为有灵魂在维持才一直能存在下去,一旦分离身体就会直接崩溃,而灵魂也会因为失去归宿而坠入湮灭……”莱迪雅略微思索了一下:“冒昧地问一句,二百年前马丁·塞普汀召唤【阿卡托什】拯救湮灭危机时,您是否在场?”

    “啊,那真是个辉煌、壮丽的身影,耀眼的金色和那种发自心底的敬畏即使直到现在也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老法师忽然用咏叹调般的语气说道:“【龙】就该是那个样子,最近开始复活出现的所谓‘巨龙’,呵,只能称之为会飞的大蜥蜴。”

    大蜥蜴……亚瑟再次感受到同伴们的目光,这次是同情。

    总之,这里有变成了狗的魔神,能变成龙的龙裔,从上个纪元活下来的魔法师,以及一群战友团狼人,唯一的正常人只剩男爵护卫莱迪雅了……吧。

    “男爵小心!”莱迪雅原本正在和战友们一起看塞普汀默示抒情,忽然神色一紧猛然跳向巴巴斯跑进来的方向并将盾牌立起。

    叮!嘣!

    两支材质和那些精灵甲差不多的箭矢如闪电般飞了进来,正中莱迪雅支起的盾牌,其力道之大甚至让她连连后退了数步。

    “死吧!精灵!”十多名呈蓝色透明灵体模样的战友团幽魂从四周的石棺中出现,各自挥舞着他们的武器杀了出去。

    “所以……他们刚才一直在很开心地听着我们编排泰伯·塞普汀?”威尔斯嘴角微抽。

    “不奇怪,普通人一般不会关心和他们无关的事情,”威尔卡斯沉声说着:“比起到处有塑像和祭坛的‘塔洛斯’,会对斯格拉默十分在意的就只有精灵和我们了,这些幽魂会有所不满也是理所当然的。”

    “呃,”一具主人明明已经冲出去的石棺上再次浮现出一名幽魂,但它似乎受到了重创而近乎消失:“门口来了个玩潜行的弓箭手,兄弟们被一箭一个……”

    “呜……”“喝啊!”

    之前冲出去的幽魂纷纷从它们的石棺或尸体上出现,姿势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颜色都淡到几乎消失。

    “要怎么帮你们?”亚瑟自认是因为他重铸了“巫斯拉德”才招来的精灵,无法轻松置身事外。

    “不必,如果在斯格拉默大人的家门口还要让一群后辈出手,我们也不用在这里守护了,趁早去松嘉德喝酒更好。”说话的幽魂身体开始闪烁:“你们退到墓穴深处,我们拼着沉睡几个月也不会让那家伙进来的。”

    “敌人是……”嗖——嘭!

    亚瑟还待继续询问,入口处再次有箭矢飞入,但这次没等莱迪雅拦阻,飞箭就在半路被另一只箭矢凌空拦截,发出沉闷的响声后双双落地。

    “我们撤去深处!”艾拉放下弓,提高声音朝同伴们说道:“留在此处也只是给这些前辈添乱。”

    确实如此,亚瑟想着,其他人出于礼貌不能在斯格拉默之墓中变身成狼人,而亚瑟本人由于点亮了“超度亡灵”的星辰,在墓穴使用誓约与胜利之剑完全是杀敌八百自损三千,至于塞普汀默示的魔法……嗯,算了吧。

    轰轰——战友团成员们向墓穴深处撤退的过程中,原本敞开的各处大门开始纷纷闭合,如果此行是在探索未知墓葬的话,看起来还是略有些吓人的。

    “你们可以在这座大厅中休息到天亮,大人说【破晓之时】你们就能安全离开了。”一名古代战友团幽魂在穿墙赶往战场时对他们说道。

    “好的,谢谢。”亚瑟一边道谢一边观察四周,这是一处通往斯格拉默主墓穴的通道大厅,除了壁画之外并没有棺木摆放,此时应该在英灵殿中喝得烂醉的斯格拉默应该没这个细心,多半是他某个幕僚的主意。

    说起来,亚瑟看着开始扎营生火的同伴们陷入回想,发生战斗时,他似乎听到外面传来一句“卡利亚,不要冲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