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雪漫与暗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二章 雪漫与暗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雪漫现在萝卜开会……我是说群英荟萃。

    ——4e,201年,炉火之月,11日,11:18——

    艾斯盖尔·雪蹄认为自己已经变得聪明了不少。

    否则的话,他怎么有本事找到一直令领主头痛不已的盗贼工会老巢?

    具体的行动十分简单,第一步,随便从哪个下水道入口进入“鼠道”,第二步,随便选一个方向前进,遇到门和墙一律砸开,第三步,行动时大声呼喊“艾米尔,快出来,不然我就把这里全部毁掉——”

    揍翻大批闻讯赶来的鼠道居民、好几队试图阻止他的裂谷城卫兵、外加一支梭莫精灵的秘密部队「?」后,艾斯盖尔终于见到了盗贼工会的会长蓝宝石。

    虽然她也是个漂亮姑娘,但有些高,有些老,手脚过长,发型和眼睛的颜色不太好看,总是就是比不过艾米尔。

    “你……”“艾米尔在哪里?”

    “我——”“我要娶她!”

    “她……”“当老婆!”

    当时的蓝宝石很明显被他十分有魄力的连续追问镇住,所以飞快地交代出了“她来自西方、可能是雪漫或者更西方城市中某位贵族家的小姐。”这样的关键情报.

    基本上,和艾斯盖尔根据分析得出的结论差不多:作为一个能被雪蹄家族次子所看重的女孩,艾米尔自然会有一个相匹配的家族背景,做盗贼只是出于兴趣而已,是的,就是这样。

    接着,对于自己要前往提亲的计划,父亲和兄长分别以喷出蜜酒和撞上墙壁的举动表达了不满,只有莉莉丝姐姐为他整理行囊并大力支持。

    “你找到艾米尔的家人后就回来告诉我们,不要随便动手,想想看,如果想要追求我的人打了小安,你会原谅他吗?”

    “当然不会。”他会拍手叫好。

    但果然还是姐姐的话浅显易懂,父亲和兄长所说,关于“阵营平衡”“激化矛盾”“巨龙复苏”“龙裔崛起”之类的奇怪话语全都非常难以理解。

    虽然听他们的意思自己这次的行程会遭遇非常多的困难,但既然现在已经顺利抵达了雪漫,那自然是个好的开始。

    艾斯盖尔观察着平原区的市场,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个斜靠在房屋柱子上,身形还算壮实的皮甲男子,这种衣着和造型的人一般来说都是消息很灵通而且比较有手段的家伙,裂谷城那个滑不留手的摩尔就是这种人。

    他大踏步走过去一把按住想要溜走的男子:“我请你喝酒!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

    ——11:43——

    “啊,倒霉的乔·战狂。”

    正趴在“阿卡迪亚的大锅”药剂店屋顶的苏菲看着那个笑得比哭还难看的男子,向身旁的里亚说道。

    在萨蒂亚强势崛起之前,“战狂家族的乔”在雪漫就是消息灵通者的代名词,他只需靠在酒馆前的墙壁上,对旅人和冒险者说些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话,就能获得大笔塞普汀的报酬,但那种好日子在某酒馆侍女开始做情报生意之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即使他在那里站上一整天,也只能偶尔遇到一些漏网之鱼而已——今天这条还是头好大的鱼,虎纹鲨鱼。

    相比之下,经历了一系列冒险之后,由于变得更加能说会道,苏菲和里亚的“导游”生意越发好了,但问题在于,那些原本只会在城里跑来跑去给大人惹麻烦的小鬼们也学会了这招。

    连布莱斯遇到大人之后的口头禅“看什么看,我可不怕你”也硬生生被她改成了“我,导游,给钱”,嗯……有时候竟然意外地受欢迎?

    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有挑选旅客的余地,稍微慢上一步就会被其他小孩子抢走,但苏菲有个最大的缺点——她不能接前往市场西侧“屠龙纪念碑”的导游生意,因为那里有具完整的巨龙尸骨。

    值得庆幸的是,米尔墨尼尔是头火龙,相对比较狰狞,小孩子会害怕一点也不奇怪,而洛里斯泰德的那条冰龙纳格雷「nahagliiv」的骨架线条就非常柔和,纪念碑如同艺术品一般根本吓不到人,当时如果苏菲没有被吓得飞走,她对那座纪念碑的惊恐之色一定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而且,除了导游的“生意”之外,以后跟随亚瑟爸爸战斗时一定会不止一次地看到他把巨龙吸成骨架的情景,如果次次都拖后腿的话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所以,苏菲正在锻炼自己看龙骨。

    “阿卡迪亚大锅”的屋顶正好挡在纪念碑之前,看到或看不到只是抬头与低头的关系而已,而乔·战狂被黑大个旅人抓走的动静正好让她抬起头,因此只要稍稍转过视线……

    “啊呀!”苏菲紧紧闭上眼抱住了里亚。

    看来这个训练想出成果还早啊,里亚抱着颤抖不已的苏菲,一边听母马横幅旅店里传出的“艾米尔世界第一可爱!”这样的叫嚷一边想道。

    ——11:52——

    “哦……你们找我这个老太太有什么事吗?想要我用水晶球为你们占卜一下?”

    “虚弱”奥拉瓦是一个头发和眉毛都完全雪白,身形佝偻的老太太,似乎没有丈夫和儿女,平时都呆在母马横幅和自己的家里,偶尔会出现在市场中和一些同样上了年纪的老人聊天。

    虽然她宣称自己是一个“占星师”和“预言家”,但某些人出于好奇而让她尝试占卜或预言过的事情完全没有一次说中过,于是久而久之就被人视为一个脑袋不大清楚的普通老太太了。

    此时奥拉瓦正在市场一处偏僻的角落和一男一女交谈,他们大约三四十岁,穿着普通的粗布衣服,看起来像是农夫或者雇工,容貌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注意的话转眼就会忘掉。。

    “不用水晶球,用宝石如何?”其中的女性开口说道,然后摊开手,向老太太递过去一块紫色宝石,它虽然晶莹剔透十分美丽,但价值却被拙劣的切割工艺给毁了,不但边缘十分粗糙,整体更是呈一种毫无美感的歪曲菱形。

    “哦……”奥拉瓦接过那块宝石摩挲了一下,点点头,“你们想知道什么?”

    “关于最近黑暗兄弟会任务莫名其妙的失败,我们想知道是否有人刻意针对。”那女子说道。

    “不,黑暗兄弟会的任务并没有失败,至少我没有看到。”奥拉瓦语气毫无波动地回答。

    “但是,我们的任务已经多次没有成功过了。”另一人是个身材较为高大,声音略显沙哑的男子,他不满地说道:“如果没有人在暗中阻挠,难道我们被魔神或圣灵盯上了?”

    “‘你们’真的是‘黑暗兄弟会’吗?”奥拉瓦微微抬眼,锐利的视线足以让所有看到它的胆小者颤栗,这瞬间,她不再是“虚弱奥拉瓦”,而是黑暗兄弟会的——

    “你是什么意思?‘占星师’?”女子冷哼了一声回答道。

    “无论是魔神还是圣灵,都是不会关注一个小小的暗杀组织的,‘奈恩’除了‘泥土’的之外,还有‘竞技场’的含义,”奥拉瓦指了指天空:“在分出胜负之前,谁主动下场就是破坏规则,会被直接‘淘汰’。”

    “夜母……”女子沉吟着。

    “当我还是一个真正的‘占星师’、‘预言者’的时候,所有的‘黑暗仪式’都在‘夜母’的掌握之下,我能感觉到祂强大的控制欲,任何举行过黑暗仪式的契约都无法被祂不认可的人完成。”奥拉瓦手掌一翻,将那颗紫水晶收起,然后再次变回了普通的老太太,她不再和两人搭话,转身默默地离开。

    “所以,我们必须于潜在的契约者举行黑暗仪式之前找到他们,这怎么可能?”男子有些焦虑。

    “不,只是让纳兹尔搜集情报时将‘可能举行过黑暗仪式’换成‘可能想举行黑暗仪式’而已,”女子说着:“在获得马卡斯城进一步的情报之前,我们可以暂且在雪漫停留一段时间。”

    ——12:10——

    云顶区,龙霄宫背后的陡峭悬崖上,正有两人腰间缠着绳子垂降。

    “为什么不让我给那个随意呼唤公主小名的家伙一个教训?”半身乌木甲的戴尔芬向身侧一起下降的同伴抱怨道。

    “‘艾米尔’这个名字并不少见,”这名同伴是一个身材瘦削但动作十分利落的老人:“如果你动手教训了他,岂不是正好证明他要寻找的人身份比较重要?”

    “难道就让他这么一路叫嚷到独孤城去?”雪漫的后山虽然陡峭,但并不算太高,戴尔芬翻身落地,一抖手收回了绳子。

    “当然不可能,锐眼鹰又不全都是傻瓜。”老人紧跟着落地,收起绳子后呵呵一笑。

    “最傻的就是你,伊思本,”戴尔芬横了老人一眼:“梭莫向皇帝提出裁撤‘刀锋战士’后,你根本不等皇帝做出具体决定就直接藏了起来,要不是那个雪蹄家的傻瓜误打误撞地赶走了那批搜寻你的梭莫,你现在就在被押送的路上了。”

    “呵呵,这件事反而证明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否则那些梭莫根本不会来阻止我。”老人收起绳索后摸向腰间忽然一愣:“啊,我的乌木剑。”

    “别管那把剑了,你又不会用。”戴尔芬没好气地回应着:“放着正门不走翻山出雪漫,我一定是傻了才会听你的。”

    “这叫谨慎,你怎么知道梭莫没有在雪漫安插探子?”

    “是是是……”

    在山下两名“刀锋战士”走远后,一把被遗落在龙霄宫附近水池里的弧形乌木剑忽然颤动了一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