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誓约与胜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一章 誓约与胜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啊,斯格拉默跳下去了,哦,又跳回来了。

    4,201年,炉火之月,11日,832

    破晓时分,海面的雾气已经完全散去,战友团一行人正在从海边重新深入内陆。

    “斯格拉默,是第一批在塔玛瑞尔登陆的人类首领,在那之前,这片大陆是完全由精灵统治的,诸如虎人、亚龙人等种族还是精灵的奴隶,名字里也没有人这个字眼,是的,奴隶。”塞普汀默示西格诺斯讲解着历史,但完全没有耽误他一边赶路一边翻看那本“魔典”。

    从那锻莫金属球中取出魔典之后,塞普汀默示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自己的基地,对于亚瑟的邀请也是一口答应,在大致了解他们要做的事后,更是直接指出目的地的位置。

    这样的话,就算听他讲讲远古历史也没什么,亚瑟一边当先开路一边想道。

    “他在登陆点南方建立了诺德人的第一个城市,萨塔尔,并带领着手下五百英豪将天际省的精灵全部消灭,因此他的战斧被称为精灵杀手,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感觉到自己即将死亡时,斯格拉默返回他一开始在塔玛瑞尔大陆的登陆点,修建起自己的坟墓,”老法师说着:“而泰伯塞普汀在斯格拉默死后很久才出生,虽然他统一塔玛瑞尔大陆后建立起了持续到现在的庞大帝国,甚至还升格为第九圣灵塔洛斯,但他仍然没有资格和斯格拉默相提并论,懂吗?”

    “呃……懂了。”之前不小心问出“泰伯塞普汀和斯格拉默谁更伟大”问题的法卡斯怔怔地回答。

    这种主观性很强的问题是不会有标准答案的,不过这位法师对战友团的历史似乎很了解,也有些推崇斯格拉默,看来接下来的相处会比较愉快,亚瑟想道。

    至于那本“魔典”,蓝胡子倒并没有完全据为己有的意思,可其他人仅仅是翻开那本书就感到强烈的不适和眩晕,事后都说自己看到了一些造型异常古怪,排列组合毫无意义的文字,一旦试图理解它们,就好像脑袋被“鞭子”狠狠抽到一样不得不放弃。

    不过亚瑟对它却全完全没有反应,在他看来,那本大书一个字也没有,自然也无所谓什么反应,塞普汀默示检查了一番无果,最后只能归结为他的龙裔血脉比较特殊。

    “所以,那面记载的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一个锻莫跑去询问魔神,继而被答不来的魔神恼羞成怒地灭族?”艾拉有些好奇地询问唯一能阅读那本“魔典”的老法师。

    “根据这本魔典的备注,阿祖拉答来了,但那名锻莫耍了个花招,联合众多锻莫学者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并系统地,有条理地证明了黎明与黄昏之魔神的答案是错误的,”塞普汀默示浑不在意地念诵魔神之名:“如果是少数个体试图欺骗魔神,祂们一般不会计较,但如果一个种族集合全族智者的力量试图证明一位原本正确的魔神是错误的,被灭掉也是理所当然。”

    “尤其是那个答案还是阿祖拉费了老大劲算出来的,汪!”巴巴斯接话。

    “嗯……从那些遗迹的风格也能看出来,那些矮人虽然是精灵的变种,但他们追求的不是魔法,而是机械和蒸汽的力量,”威尔卡斯摇头:“将一切都纳入掌控是个不错的想法,但前提是不要去招惹那些随时可能掀桌不玩的存在。”

    854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由于不小心把话题引到了历史和哲学的领域,外加对这个小团体实力的自信,几乎没有人刻意去进行侦查,造成的结果就是他们在即将抵达斯格拉默之墓时,被一群梭莫士兵给包围了。

    原来梭莫的制式服装是这个模样?亚瑟环视着那些士兵。

    “精灵甲”是种包裹全身的轻型护甲,它的材料由半透明的暗金色胶质物组成,或许由于梭莫精灵们都来自于南方温暖的夏暮岛而十分畏寒,护甲穿戴完毕后只有脸部露在外面,但为了美观,这些护甲在肩膀、腰部,脚部等位置刻意进行了加厚和美化。

    嗯,仍然不怎么好看。

    “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天际省著名佣兵团圆桌骑士,我是团长阿尔托利亚,”亚瑟观察之余也没忘记飞快地回话:“受雇护送学者梅林调查各地的诺德遗迹倒是你们,在伟大的诺德英雄,斯格拉默的坟墓前想要做什么?精灵?”

    这番话在气势完全不落下风,甚至可以称为锋芒毕露,说到最后亚瑟甚至把手握了背后巨剑的剑柄。

    “唔……”拦路的精灵士兵一时语塞。

    很明显,虽然梭莫在和帝国的战争中获得了胜利,签订下白金协定后更是凭借其中“禁止信仰塔洛斯”的条款把手伸进天际省,但这些士兵仍然不敢直接说出“斯格拉默之墓被我们封锁了,闲人免进”这样的话。

    禁止信仰塔洛斯,帝国本身并不介意,反对的只是脑袋顽固的诺德人而已,但如果涉及到斯格拉默,塔玛瑞尔的人类之祖……真以为他拿不动巫斯拉德了?英灵的武器可不会因为其本体破碎而消失的。

    “我们接到情报,某个组织正在试图收集巫斯拉德的碎片以重铸它,”这批拦路士兵中有个看起来地位稍高,脑袋也相对灵活的精灵回答道:“梭莫对斯格拉默并无不敬之意,但如果有人想借助那把武器来对付我们,我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那批吸血鬼看起来挺精明,竟然学会了驱虎吞狼,亚瑟微微皱眉,如果对他们说重铸这把以“精灵杀手”为名的传奇武器仅仅为了攻击吸血鬼根本不用说就知道结果。

    “所以,只要让我们检查一下携带的行李,确保没有携带那把武器的碎片,就可以让你们过去,”精灵头目继续说道:“职责所在,还望理解。”

    “梅林大师,您怎么看?”亚瑟飞快地思索对策,转身向蓝胡子法师问道。

    虽然以这位老法师深居简出的个性,即使报真名大概也没什么问题,但他叫“塞普汀默示”,本身又对帝国非常有意见,说不定就在梭莫内部的某些特殊名单。

    “我看……”老法师十分不满地合那本魔典,然后微微抬手:“白狼那家伙的后辈越来越不像话了,人型,定身。”

    白狼?克拉科还有这种绰号吗?

    “什”对面的精灵士兵仅仅因为塞普汀默示抬手的动作便大惊失色,而战友团一行人直到老法师的手开始下落后才察觉到那是一次施法。

    倒是巴巴斯先一步跑远了。

    轰隆!!

    随着蓝胡子法师把手放下的动作,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对峙双方之间出现了一团碧绿色的巨大旋风,它在出现的同时便直接四面炸开,被波及到的战友团成员毫无影响,但面前十多名精灵士兵身却闪烁起了绿光,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们得尽快进入墓穴,虽然刚才的巨响并不是真正发生的,但对魔法感知敏锐的其他精灵士兵一定已经注意到了。”亚瑟一边说一遍当先快步冲向不远处的巨型石造墓穴入口。

    “魔法真方便。”艾拉赞叹了一句。

    “其实杀光他们也不费什么事。”法卡斯嘀咕着,然后被自己的兄弟敲了一盾牌。

    917

    提到天际省的墓穴,自然便会随之想到盘踞其中的尸鬼,那些远古诺德勇士的尸体会在被冒险者打扰、遭遇邪恶魔法、乃至一次地震的影响下重新爬起来,毫无理智地攻击视野中的任何活物。

    但,这种事在斯格拉默之墓中绝对不可能发生,塔玛瑞尔大陆人类最早的祖先还躺在那里,谁敢擅自起来?

    因此,那些有幸和斯格拉默埋在同一个墓穴的远古诺德勇士们全都变成了幽魂。

    “想觐见斯格拉默大人?就让我来测试一下你们有没有资格吧!”这些勇士如同生前一样顶盔掼甲,披挂整齐,就连思维也十分清醒,如果不是他们那半透明的外表,以及被击败后化为轻烟的消失方式,完全可以看成是普通的诺德战士。

    在进入墓穴之后,塞普汀默示就不再出手了,而战友团的成员们为了向先祖证明的自己的武勇,也没有变身成狼人,仅凭本身的战斗技巧一路杀了进去。

    当然,这也是考虑到狼人血脉是某代战友团领袖背叛斯格拉默的结果,要是变身的话说不定会被老祖宗直接丢出去。

    由于斯格拉默本人并没有积攒太多财富,而当时还没有盗墓贼这种职业的存在,所以抵达他的墓室大厅完全没有难度沿路直线前行即可,一路的战斗更像是对这位诺德之祖展示武勇。

    至于此行的目标,“巫斯拉德”的握柄,就被安静地供奉在斯格拉默那异常巨大的石棺之前。

    “啊!!”巨大的惨叫响起,让原本战斗正酣的人与幽灵都停下了动作,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斯格拉默面前发出这种丢脸的声音。

    “不,我还不想”发出叫喊的人是亚瑟刚刚击败的幽魂对手,他没有像他的其他同袍一样化为轻烟并在棺木中重新出现,而是直直地朝墓穴的天花板升去。

    不过,喜闻乐见的“撞到天花板”并没有发生,他在接近天花板之前就被一道光柱所笼罩,下个瞬间直接以升的姿态消失。

    “呃,好吧。”亚瑟看了看自己“双手剑”星座亮起的第八颗星辰,默默地收起了剑。

    超度亡灵,在其他情况下还不错,但把这些数千年来一直守护着斯格拉默墓穴的勇士送走就……

    “哈哈哈!别沮丧,英灵殿的生活还算不错嗝儿!”一个亚瑟曾经在加入圆环的仪式听过的豪迈声音响起:“你们也一起来啊,谁想来出个声?”

    一众幽魂紧闭着嘴巴连连摇头。

    “你们不来,那只能我下去啦……我没醉!别再给我醒酒汤了!嗝儿!”和斯格拉默声音同时传来的,还有隐约能听到的觥筹交错和喧闹声。

    在战友团成员面面相觑时,幽魂们纷纷四散消失。

    呼唰咚!

    一颗带着金色闪电的耀眼流星完全无视了墓穴洞顶,从天而降直直落在斯格拉默的巨大石棺之前,其冲击力甚至在地面造成了蛛网状的裂纹……幻象。

    随着“流星”的光芒消失,一名全身由金光构成的诺德大汉缓缓站了起来,他的面貌和身材与流传下来的斯格拉默雕塑一模一样,正是诺德传统的金发碧眼,虎背熊腰,只不过和那些雕塑和画像中的严肃凶恶不同,“金色斯格拉默”看起来十分具有亲和力。

    “很不错,我的后辈们,”他说道:“你们集齐了巫斯拉德的碎片,战胜了古代战友团的勇士,成功证明自己拥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而且也发现了自己的不足。”

    负责弥补“不足”的塞普汀默示继续翻着他的魔典,一言不发。

    这么说,在面对精灵大军压境的时候,提拉格根本不该去寻找鹰身女巫获取狼人的力量,他只需要去请个魔法师来帮忙就好了,然而战友团数千年来以自身力量决定一切的惯性思维让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您”亚瑟想说什么,但被斯格拉默抬手阻止。

    “你们的来意我很清楚,巫斯拉德是时候重生了,但我想你们并非都喜欢斧头,”斯格拉默金色的双眼扫过战友团成员携带的武器:“所以我会给它一个新的外形,而名字则交由你们来决定。”

    斯格拉默伸出手,战友团携带包裹中的碎片、亚瑟行囊中的宝珠以及石棺前摆放的握柄纷纷汇聚在他的面前。

    一片片陈旧的碎片互相重组,而宝珠则直接镶嵌在握柄后端。

    最终在众人面前形成的,是一柄剑身宽阔,剑刃两侧由蓝色珐琅装饰,剑背绘有一排精灵文字的巨大双手剑。

    “继续前进吧,我的后辈们,我十分期待在英灵殿见到你们,但那个时间越晚越好,哈哈哈”斯格拉默大笑着消失在一片金色光芒中,而那柄剑仍然在半空中浮浮沉沉。

    “虽然口口声声说让你们自己起名字,但竟然在剑身用精灵语刻下了精灵杀手啊……”巴巴斯吐着舌头:“感觉如果用它去砍精灵会特别有效汪。”

    “现在的问题是好吧,当我没问。”亚瑟关于谁去使用“巫斯拉德”的问题还没出口,就看到同伴们齐刷刷地抬手指向他。

    “你的名字是,”亚瑟走近那把黄金之剑,伸手握住它的剑柄:“誓约与胜利之剑xcalibur。”

    下一刻,耀眼的金光照亮了整座墓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