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六十章 封印与魔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章 封印与魔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给斯格拉默醒酒。

    ——4e,201年,炉火之月,11日,00:09——

    午夜时分,冬堡西北方临海的雪原上腾起了浓雾。

    虽然它属于很正常的自然现象,但正在守夜的亚瑟还是提高了警惕。

    照理来说,和一头鬼龙大战一场之后他不应该负责守夜,但考虑到法卡斯三兄弟先是在某个锻莫遗迹里和茫茫多的雪精灵与矮人机械连续作战,然后又被神秘人坑得掉进地下河,好不容易爬出来生火烤干衣甲,紧接着就被那头莫名出现的鬼龙追杀了小半天……

    嗯……还是让他们在莱迪雅的“阵地”中好好休息吧,亚瑟看向不远处被斜倚在山壁上的巨型乌木盾,莱迪雅正抱着膝盖坐在它旁边,似乎已经睡着了,而巴巴斯则趴在她的脚边。

    此时战友团成员们所在的位置仅仅是雪山脚下一处普通凹地,但无论是被风刮起的雪片还是逐渐弥散的浓雾都无法接近以莱迪雅的盾为中心的一个圆形范围。

    造成这种结果的,是莱迪雅那面巨盾“脆弱的雪花之壁”所激发的魔法效果,不过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除了雪花外什么也挡不住,基本只能用来在天气还算不错的晚上建立临时宿营地。

    根据亚瑟的记忆,在某个已经不存在的事件中,她甚至举着这面盾抵挡住了魔神海尔辛真身的直接攻击,那可不是什么“雪花之壁”能做到的。

    每次莱迪雅表现出不同的特质,都让他感觉到——巴尔古夫领主的人情欠大了。

    “你在看什么?”艾拉忽然出现在亚瑟面前,挡住了他看向巨盾,以及莱迪雅的目光。

    “我在想,得替她父亲好好照顾她才行。”亚瑟下意识地脱口说道:“啊,不,我的意思是……”

    “咦,你也是这么想的?”原本有些迷糊的艾拉瞬间清醒:“我跟你说啊,我可见过巴尔古夫领主的妻子,是个非常温柔美丽的夫人,跟现在整天在龙霄宫里乱跑的那几个熊孩子一点都不像,倒是和莱迪雅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我猜她一定是领主大人年轻时犯下的错误,还有那个伊莱瑞斯——”

    糟糕,亚瑟扶额,他怎么就和艾拉谈起八卦了呢?继续下去的话也不用换班,直接守一晚上夜得了。

    亚瑟打起精神听艾拉编排领主的罗曼史,同时努力注意“阵地”之外的动静。

    ——00:27——

    啪嚓,啪嚓。

    “嘘!有敌人接近!”

    在艾拉推断到巴尔古夫和野鹰提尔玛也认识,说不定和克拉科之间还有些恩怨的时候,亚瑟终于听到了踩着雪的细微脚步声,于是飞快地打断艾拉的八卦并抄起武器。

    “嗯哼。”艾拉不满地哼了一声,朝亚瑟展示一下手背上探出的利爪,接着矮身悄然绕向声音传来方向的侧面。

    不管是雪豹还是雪熊,赶在这个时间出现就自认倒霉吧。

    “唔……”一个高瘦的身影从浓雾中逐渐出现,在“阵地”范围外,停下了脚步,略微沙哑的苍老男声响起:“‘高等结界术’?那么可能有高等精灵在,是的,可能。”

    “等等,艾拉!那是人类!”亚瑟连忙出声提醒已经潜行到那人背后的艾拉,让她别下杀手。

    “我看到了!”女猎手扑出时,手上的利爪已经收起,并指成刀似乎打算将那人击昏。

    毕竟是在半夜出现在冒险者宿营地附近,即使是人类,必要的警惕也是——

    咣!

    艾拉的拳头和什么东西相撞产生的巨响和气浪瞬间吹散了附近的雾气,显露出来访者的样子——那是一名身穿漆黑法师袍,头发花白,眼神有些空洞,留着一蓬蓝胡子的瘦高老人。

    ……蓝胡子?

    “敌袭!”如果这么大动静还能睡下去,他们就不是圆环了,从艾拉发动攻击到雾气散开这段时间内,法卡斯三兄弟已经跳起来四面包围住那老人,而莱迪雅也拎起盾牌站到亚瑟身侧,巴巴斯……还在睡。

    同伴们总是保护实力最强的自己,亚瑟也感到十分无奈。

    “是‘乌木甲术’!”攻击直接被弹开的艾拉大声提醒道。

    “啧。”亚瑟听到威尔卡斯砸了咂嘴。

    变化系魔法中的护甲术在低级别几乎没有作用,“木甲术”和“石甲术”基本就是层羊皮纸,一捅就破,普遍被法师们使用的是更高级的“铁甲术”,它会令施法者获得就像额外穿着一件铁甲一般的防御力,至于变化系大师才能施放的“乌木甲术”,从未听说它在持续时间结束前被人打破过。

    所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并至少在变化系魔法上达到了大师级别,想武力制服对方基本不可能。

    “大师,请问您来这里有什么事?”见同伴们似乎有些拉不下面子,没有取出武器,还有交涉余地的亚瑟上前两步主动搭话,“之前把您当成了怪物,十分抱歉。”

    他不久前在法师学院和同样是变化系大师的托夫迪尔交谈过,那位大师虽然有些神经质,但基本还是可以交流的……吧。

    目前来看,如果这位蓝胡子法师真的怀有恶意,恐怕他们就不得不挑战一下硬拆“乌木甲术”了。

    “我在找‘精灵’,”蓝胡子法师没什么神采的目光扫过面前的战友团成员:“一个魔神的封印需要用精灵的血液打开,各种。”

    感觉他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不得了的话,魔神的封印?

    “那您找到了几种?”亚瑟硬着头皮继续搭话。

    “只有从地底下跑出来的雪精灵,和迷路的弃精灵,”老者撇了一眼终于被惊醒,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巴巴斯,然后说道:“但很难遇到高精灵、木精灵和变精灵,这里太过,偏僻。”

    “弃精灵?”“变精灵?”法卡斯和威尔斯疑惑地问道。

    “用诺德人的语言来说,是兽人和黑暗精灵。”威尔卡斯向他的两个兄弟解释。

    “诺德人和狗,无用。”蓝胡子有些失望地转身打算离开,看来虽然他脑袋有些问题,但至少没打算和他们为敌——如果这次的队伍里有精灵就不一定了。

    “请等一下!您是不是塞普汀默示·西格里斯大师?”亚瑟忽然出声叫住老魔法师。

    虽然只是猜测,但由于和杜耐维尔大战了一场,以及风雪交加的缘故并不能确定此时所处的地点是什么位置,如果不小心接近了那位法师的“前进基地”也是可能的。

    “没错,但只是‘学者’而非‘大师’。”蓝胡子老人看了看亚瑟:“有什么事,龙裔?”

    果然被看出来了,似乎厉害的人都能直接看出血脉?

    “我希望……能看看那个‘封印’,说不定我们有办法解开它,”亚瑟飞快地想出借口:“即使不行,也可以帮您搜集血液。”

    需要精灵血液才能解开的封印,毫无疑问是由于魔神的恶趣味,或许祂极其厌恶精灵?

    如果在塞普汀默示先生专注于这件事的时候提出让他帮忙寻找上古卷轴,毫无疑问会被拒绝,而且此时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重铸巫斯拉德。

    既然两地相隔不远,那么可以考虑先帮老人解决这件事,然后请他协助对付银手,最后再寻找上古卷轴,仅仅从刚才之持续了一两个回合的遭遇战来看,这支队伍没有魔法手段的缺点已经很明显了。

    “可以,”塞普汀默示看着亚瑟,思考了片刻,“我还没有试过龙裔的血液,毕竟他们很难抓到,帝国的,王室。”

    这算不算挖坑把自己埋了?不过您老人家可千万别去抓帝国王室,如今的天际省已经够乱了。

    ——01:42——

    经过近一小时的跋涉,深夜的浓雾稍稍散去了不少,在蓝胡子老人说出“到了”时,一座庞大的冰山便突兀地出现在战友团成员们的面前。

    借助雪地隐约的反光可以看到,那冰山内部镶嵌着一只足有整个母马横幅那么大的金属球体,其古怪的黄铜外壳和机关证明了它矮人造物的身份。

    “雪原上为什么会出现一座冰山?”艾拉瞪大了眼睛,看向北方还有一段距离的海岸线。

    “它原本漂浮在海面上,我为了方便研究将它拖上来了,”老人顿了顿:“用魔法。”

    怎么想也不可能是人力好吗!

    “这东西似乎……”亚瑟仰头看了一会,皱起眉头。

    这个正圆形的矮人造物完全没有和外界连接的接口,与其说是某个遗迹的一部分,不如说是被封印后刻意抛弃的,那么里面到底封印了什么东西?

    “跟我来。”塞普汀默示带领亚瑟他们绕向冰山后方,那里是一条在冰山上凿出,直通球体内部的阶梯,以及为了方便研究,向道路侧面开凿而成的几间居住用冰屋,当然,家具摆设极其简陋。

    巨型金属球体上方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入口,四周还有某种古代文字的圆形机关,它正对着冰屋的“客厅”,可以看出蓝胡子没少研究它,但不得其门而入。

    “那些文字的大意是:有个愚蠢的锻莫在翻看了‘魔典’之后,用其中的内容去询问阿祖拉,阿祖拉答不上来,于是怒而将锻莫灭族,并将魔典完全封印,请任何发现它的人不要打开并阅读‘魔典’。”塞普汀默示说道。

    “那你还要打开?”法卡斯愣头愣脑地问道。

    “既然锻莫被灭族了,那么这段文字是谁写的?魔神?”艾拉横了他一眼。

    “其他目击者……呃?”法卡斯愣住。

    “汪!有【赫麦尤斯·莫拉】的臭味!”巴巴斯围着那个“入口”狂吠起来。

    “这倒说得通了。”塞普汀默示对于狗会说话没什么反应,径自陷入思索:“那么那个魔典应该就是……”

    “总之,试试看吧。”亚瑟用剑刃割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入那圆形的机关旁边明显起盛放液体作用的装置中。

    轰隆隆——

    巨大的球体发出仿佛内部有东西在转动的轰鸣,并时不时传出某些机关互相契合的咣当和咔嚓声,最终,面前的圆形机关缓缓后退,并向旁边转动着挪开,露出一条不算太长,直达球体中心部位的金属隧道。

    从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到,隧道尽头是一个空荡荡的密封金属空间,里面唯一存在的东西,便是摆放着一本墨绿封皮巨书的方形祭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