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聚会和女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九章 聚会和女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被抢怪了。

    ——4e,201年,炉火之月,10日,18:12——

    【想到拯救他们的办法了吗?】

    ‘不,完全想不到。’

    时值黄昏,我已经用贞德马甲带着伊莉雅和西塞罗找到了“亡者之厅尸体破坏事件”主谋的老巢,不出所料的是,那个脑袋不好,居然找兄弟会刺杀自己姐姐的暮蕊自然轻易地就被躲藏在亡者之厅里的艾欧拉(eola)忽悠了。

    在艾欧拉离开之后,暮蕊通过激将和利诱的方式让亡者之厅的守卫维鲁鲁斯跟她离开马卡斯城前去“消灭尸体破坏事件的犯人”。

    这个食人任务是上古卷轴5公认最令人厌恶的三大任务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剧情杀自己一个跟班的波耶西亚任务和细思恐极的桑吉恩(Sanguine)醉酒任务。

    不过以“乌鸦鬼婆”现在的外表来看,桑吉恩那个任务大概也没法被称为恶心。

    娜米拉(namira)掌管的领域是“阴暗”,和诺克图娜尔以及阿祖拉那种由光线引起的“黑暗”不同,祂致力于引起人类的负面情绪,因此神职和丑陋诡异的昆虫、腐化物、以及症状恶心的的疾病有关。

    ‘这些神职……如果没去FZ转一圈大概就归我了。’

    【在FZ你第一个接触的可是虫爷,该掌管什么领域还不清楚么?】

    ‘欠揍是吧!’

    我这边把蠢系统强制禁言,而那边暮蕊和维鲁鲁斯也互相配合着清理洞窟中的尸鬼,我开始思考过一会之后该怎么做。

    虽然这个支线任务看起来只是一个低配女版汉尼拔的故事,但实际上却在某种程度上涉及了因果律逆反,因为它首次在剧情中提及了“主角”的过去。

    在其他任务中,玩家控制的“龙裔”可以守序善良,也可以混乱邪恶,时而重视荣誉胜于生命,时而为了金钱不择手段,但那些行为影响的全都是未来,只有在魔神娜米拉的这个任务中,最终选择会造成“过去”的改变。

    即,这名“龙裔”在被捉到海尔根之前,究竟有没有当过汉尼拔。

    纵观整个任务流程,如果“主角”没有吃过人的话,是绝对不可能非常自然地杀害维鲁鲁斯吃掉然后去拿娜米拉之戒的,没有玩家的上帝视角,谁知道会得到魔神器奖励和一个跟班?

    假装配合,在仪式进行到最后阶段时不去杀害维鲁鲁斯而是暴起杀掉艾欧拉以及其他参与者,就是没有那么做过的主角最擦边的结局,只要维鲁鲁斯一死,世界线就会直接切换到“主角是个曾经的汉尼拔,但已经忘掉了”的分支上。

    嗯……命运石之门的抉择。

    当然,那是原版游戏中的情况,在有我存在的这个世界,过去并非一片空白的亚瑟即使真的触发了这个任务,也不会对他清清楚楚的过去造成什么影响,更何况他不久前还在北边的雪原上揍老杜呢。

    至于已经明显走在要拿娜米拉之戒路线上的暮蕊·碎盾……我只能再说一遍,不愧是蠢到雇佣兄弟会去刺杀自己姐姐的人。

    ——18:36——

    “做的很好,我的姐妹。”

    无名的洞窟深处,暮蕊·碎盾配合维鲁鲁斯成功击败盘踞此地的尸鬼霸主,紧接着,艾欧拉从角落里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如果在城市的街道上看到她,几乎不会有人太过注意,因为她外表看上去只是个非常普通的冒险者而已,但静静地躲在幽深的洞穴,并忽然出现讲话的时候就吓人多了。

    “你已经将女主人的圣地清理完毕,而且也带来了新鲜的食物,看来有足够的资格参与这次聚餐。”她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些尸鬼——还有聚餐?不,我要立刻离开。”维鲁鲁斯似乎察觉到气氛的诡异,后退几步之后转身就跑。

    “‘主菜’可不能擅自离开呢。”艾欧拉从背后取出一支法杖指向维鲁鲁斯,几乎没有吟唱,一道闪电般的白光便从杖头飞出,准确地从背后命中了他。

    “啊……我这是……”维鲁鲁斯眼神呆滞地转过身。

    “跟我来。”艾欧拉朝他勾勾手指。

    “哦……”这位阿凯的祭司摇摇晃晃地跟了过去。

    暮蕊看了看他,似乎有些于心不忍,但最终仍然保持了沉默。

    “那是使敌人停止战斗的‘平静术’?但效果似乎不对?”隐身中的伊莉雅疑惑地问道。

    “嘿嘿嘿~(黑桃)涉及到魔神或圣灵的话,魔法效果就不能以常理判断了哟~(红桃)”西塞罗接话。

    “嗯,”之前强行把辅助潜行用的轻声术变成了不让谈话声音传出施展范围的静音术,我对此深以为然:“跟上吧。”

    这个事件里其实还有一点私人恩怨:阿凯作为掌管死亡的圣灵,对亵渎死亡的魔神娜米拉完全没有好感,互相之间有着持续数千年的矛盾又谁也奈何不了谁,最终造成的结果是,如果娜米拉有什么行动,受害者一般都是阿凯的祭司,而如果有娜米拉的信徒被揪出来,一定会有阿凯从中出力。

    喀喀喀——

    艾欧拉启动了洞窟尽头的某个机关,一道伪装成岩壁的暗门向侧面滑开,显出其后一间规模不小的洞窟,紧接着便带着暮蕊和失了智的维鲁鲁斯向内走入。

    由于暗门没有自行关闭,我们悄悄地跟了进去。

    这座洞窟内部的装潢近似于某个圣灵的神庙,众多被固定在地面的长条石凳环绕着一座铁质祭坛,那如同长桌般宽大的祭坛上立着一尊造型奇特的雕像,看上去就像一头扭曲的六爪巨虫正在探出它的口器。

    “躺上去。”艾欧拉走到祭坛前向维鲁鲁斯下令。

    “哦……”维鲁鲁斯在进入密室后心智变得更加混乱,摇摇晃晃地爬上祭坛,刚好躺在那“口器”的正下方。

    “唔~(梅花)”西塞罗摸着下巴看向那雕塑:“如果那东西一口咬下来的话?(梅花)”

    “请不要说了——”伊莉雅在进入密室后就一直躲在我的背后,不得不说,这确实是最安全的地方。

    “宴席已经摆好,现在需要招待客人~”艾欧拉发出一阵轻笑,上前在祭坛上操作了些什么,于是这座洞窟另外的一侧的岩壁上分别打开了两扇暗门。

    紧接着,数名似乎早就等在那里的人陆续走入。

    我盯着那些人头顶的名字一一确认,霍尼·红臂、班宁、尼姆菲拉斯、桑岩、加卢斯、利斯贝特。

    全都是没法拯救的……等等?

    “真的是这里吗?我觉得怪怪的。”“相信我,朋友,是你这一生从未吃过的美味。”

    加卢斯和弃誓者打扮的桑岩互相进行着明显把对方当傻子的对话。

    ‘喂,蠢系统?’

    【桑岩是加卢斯救出的弃誓者之一,他以“介绍弃誓者传统美食”为借口把他骗了过来,另外我不蠢。】

    “各位,”艾欧拉站在祭坛前大声说道:“让我们欢迎我们的新朋友,她为我们带来了一顿大餐~”

    “哦哦!”“是个祭司?不错不错。”无名大众脸十分捧场。

    “所以大餐在哪里?”“别急,我的朋友,马上就能看到了,这只是餐前表演。”加卢斯和桑岩还在互相飙戏。

    “现在,杀了他。”艾欧拉对暮蕊下令,语气冷漠。

    “我……我可以的……”暮蕊抄起了她随身的匕首,略带颤抖着向祭坛上走去。

    “喂喂,那边是要杀人了?”“假的,我的朋友,是表演。”

    “【阻止暮蕊对维鲁鲁斯的谋杀】。”我用夜母频道向西塞罗发出指示,接着开始准备一个大型群体恐惧法术,要知道这群人里既有法师又有弓箭手,万一波及到躺在祭坛上的阿凯祭司可就麻烦了。

    西塞罗嘿嘿了一声,保持着潜行向祭坛上摸去,他周围代表隐身状态的蓝色虚影在星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等等,星光?

    我仰头看去,明明身处山洞中,却看到了天空,外界应该是黄昏时分,此刻看到的却是漫天繁星,而且,其中一颗巨大的金色星球正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这谁家的圣灵啊!有没有把我阿卡托什放在眼里?

    【那个……严格来说你现在仅仅是阿卡托什曾经的圣女而已,祂们是完全不可能看穿马甲身份的。】

    【提示:艺术与美的圣灵,战争和爱情的女神,迪贝拉。】

    这神职明显有问题吧!

    “【震撼山脉明星之薪(Angalta Kigalse)!】”

    庞大而密集的金色光矛从天而降,直到它们穿过虚幻的天空出现在洞窟内部时,钢铁祭坛上的巨虫雕塑才刚刚发现并抬起口器,但是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那从天而降后缩水了不少,已经变成“光雨”的密集攻击给穿成了筛子。

    正牌的“神仙打架”啊。

    【醒醒,你也是‘神仙’】

    ‘闭嘴看戏!’

    被光雨刺穿后,那具金属巨虫身上浮现出一个影影绰绰的女性虚影,她只出现了一瞬间,没我等看清具体容貌和装束就直接消失不见。

    【提示,娜米拉战败】

    【提示:获得末日元素:腐朽】

    【提示:获得神职:‘疾病’‘遗憾’‘忽视’】

    这包我可以不舔吗?“丢弃”选项在哪里?

    “【真可怜啊,娜米拉,你哪来的自信在我的神庙旁边搞小动作呢?这下就算是阿卡托什大人也不会对我的行动有意见的~】”光雨重新汇聚起来,紧接着,一个感觉有些莫名熟悉的声音响起。

    不,我其实相当有意见,但现在对“美神”外表的兴趣压倒了其他情绪,于是像在场的其他人一样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位置。

    不出所料,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身材极好,但衣料同样极少的年轻女性,黑色长发,猩红眼眸,头上戴着镶有巨大红宝石的金冠,身上覆盖面积被压到最低限度的衣料则由金边和黑底组成,她身边还悬浮着一把足有两个她那么大,用许多金色星星装饰的巨型碧蓝双弦弓。

    ……嗯,不得不说,神庙里的雕像完全不像。

    “【呵呵~我是美神迪贝拉~为我着迷吧,信仰我吧,崇拜我吧~】”她一边说一边朝我抛了个媚眼。

    ‘……说起来要是揍扁一个圣灵能不能抢到她的神职?’

    【冷静点,她看的是伊莉雅。】

    “爸爸!”伊莉雅完全无视了迪贝拉,直接朝那边已经倒下的加卢斯冲了过去。

    嗯?说好的无爱诅咒呢?

    【提示:迪贝拉将神力以诅咒的形式附着在加卢斯身上,经过‘阿莱克斯塔萨’的吐息治疗后可以借此现界一次,但会完全消耗掉诅咒。】

    怪我喽?

    吐槽的同时,我注意到迪贝拉盯着伊莉雅看了一会,然后打了个哈欠消失在原地,直到这时,那些被镇住的人们才缓过神。

    “来~笑一个~(红桃)”西塞罗手上捏着魔法扑克嚓地划向艾欧拉的咽喉。

    我想好了!

    在那扑克距离艾欧拉的喉咙只有零点零一公分时,地底猛然冒出大量漆黑的长矛把所有低配汉尼拔一起刺穿。

    在西塞罗哀怨的目光中,我缓缓收剑入鞘。

    【全都送到阿塔尤母?那里的禁魔监狱还没满?】

    ‘谁知道呢,让伊赛克教团去操心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