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美神和窃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七章 美神和窃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迪贝拉。

    ——4e,201年,炉火之月,10日,10:25——

    “波耶西亚,【诺克图娜尔】,嘿嘿嘿~≮黑桃≯”

    解决了魔神祭坛之后,提兰努斯垂头丧气地拎着锤子离开了,看样子似乎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但西塞罗却怪笑着盯住贞德和伊莉雅瞧,摆出一副要为黑暗兄弟会清理门户的模样。

    “嗯,据说,【诺克图娜尔】女士有三只夜莺作为宠物,或许加——我父亲的‘夜莺之力’就来自于它们。”伊莉雅试着解释。

    “啊,”贞德用剑柄敲了敲自己的盔甲,用十分嫌弃的态度开口:“我宰掉了波耶西亚,的一个圣徒,这把‘献祭之刃’和‘乌木链甲’都是从那家伙手里抢来的。”

    不,把人杀掉之后就不能称为抢了吧?伊莉雅偏头看去。

    “嗯~呼呼~是吗?≮方块≯”西塞罗似乎仍然很怀疑,但看上去暂时接受了这个解释。

    “总之,继续让伊莉雅自行调查,”贞德摆摆手,率先隐去了身形:“目前看来效果不错。”

    哪里不错啦,魔神都冒出来了,虽然只是个化身而已。

    “嘿嘿嘿~≮红桃≯”西塞罗也跟着消失不见。

    这个城市真危险,随便一间废屋里都能遇到魔神,伊莉雅一边想着一边推开铜门走出去,该不会出门再走几步就能遇到圣灵吧。

    “你好,小姑娘,”门外并没有圣灵,站在那里的是一位大约三十多岁的诺德女性,她身穿能够勾勒出曲线的贴身长袍,虽然眼角已经有细微的皱纹,但整体看来仍然十分明艳动人:“我是哈玛尔,奉‘艺术与美丽之神’【迪贝拉】≮ibella≯的神谕,来迎接你前往神庙。”

    谁来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10:42——

    迪贝拉的神庙位于马卡斯城的最顶端,实际位置甚至比领主办公和居住的“石下要塞”还要高一些,它的正下方原本是塔洛斯神庙,但由于城市如今处于帝国控制下,所以按照梭莫的要求将其关闭。

    相比其他城市,马卡斯城几乎没什么人怀念塔洛斯的信仰,因为单单那些弃誓者就足够他们头疼了,所以领主对于梭莫特使多次提出的“抓捕私自信仰塔洛斯者”这样的行动也兴趣缺缺。

    “贞德姐姐!贞德姐姐!”被带进迪贝拉神庙之后,伊莉雅就不知道该看哪里了,连连呼唤家长≮?≯。

    “冷静点,你也是女孩子,而那只是雕像而已,”贞德的声音听起来完全不在意:“相比之下,西塞罗就看得很开心。”

    “嘿嘿嘿~”

    才不是“只是雕像”那么回事!伊莉雅在心中呐喊着,妈妈严格禁止黑光塔楼的女巫姐姐和阿姨们信仰迪贝拉不是没有道理的!这种身上除了长发之外什么也没有的外形,其他圣灵看了就不会感到尴尬吗!尤其是这种雕像神庙里到处都是啊!

    进入神庙后,哈玛尔便招呼伊莉雅坐下,然后让其他普通祭司端上一些食物和饮料,理所当然的,那些祭司全都是年轻貌美的女性。

    看着脸颊绯红,低头使劲盯着地面的少女,微微一笑:“那么,我们来谈谈关于你父亲盗走迪贝拉雕像的事吧。”

    “哦……哎?”伊莉雅惊讶地抬头,瞪圆了眼睛:“我父亲来过这里?而你知道我们的关系?”

    “不必太惊讶,圣灵无所不知。”哈玛尔点头:“神谕中说,他叫加卢斯,而你是她的女儿伊莉雅,没错吧?”

    “啊,嗯。”伊莉雅稍稍冷静了下来:“不过我也正在找他,如果您想询问他的下落的话,我并不能……”

    而且圣灵不是无所不知吗?

    “不,当然不是,女神是不会为了一尊失窃的雕像而发出神谕的,”哈玛尔看着伊莉雅:“迪贝拉女士想让你成为她的‘预言者’。”

    “……”伊莉雅花时间理解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那个称号似乎是迪贝拉的圣女专属,如果答应的话,她将成为迪贝拉在人间的代言人,可以和圣灵直接对话,并最大限度的借用迪贝拉的力量,在紧急情况下甚至可以呼唤这位圣灵直接降临,而代价是无条件的信仰以及对神谕毫不犹豫地执行——

    “不,不行!”伊莉雅连连摇头,她才不要整天面对这些令人害羞的雕像。

    “迪贝拉女士禁止我们对你使用暴力手段和谎言,但我想有些事你得清楚,”哈玛尔没有因为被拒绝而生气,她撩了下头发,继续说道:“加卢斯盗走雕像的同时,就已经受到了女士的【无爱诅咒】——他将永远无法见到自己所爱。”

    “啊……?”伊莉雅再次瞪大了眼睛。

    “虽然只要他还回雕像,诅咒就会自行解除,但——”哈玛尔姿态优美地耸耸肩:“他大醉盗走雕像离开后,立刻就在下面不远处的塔洛斯祭坛那里因为攻击守卫而被关进了监狱,之后更是带领被关押在监狱中的弃誓者们掀起一场小小的叛乱逃离了马卡斯,此时那雕像大概已经不知道遗失在什么地方了。”

    “怎么会?”少女因为她父亲的夸张举动而陷入呆滞,“这样的话……”

    “是的,就算他没有把雕像遗失,也愿意还回来,但做出这种事之后,他一旦在城内现身恐怕就会被守卫抓住。”哈玛尔抬起手点了点伊莉雅,“另外,这个‘所爱’也包括亲子之爱,所以如果你不愿意成为‘预言者’,由于诅咒的关系也是找不到他的。”

    “我……再想想。”伊莉雅小声说道。

    “当然可以,我们并不急,迪贝拉女士的意思是,你可以任何时候做出决定,神庙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哈玛尔点点头,站起身招呼周围的几名祭司一起走进神殿内室。

    “我猜她知道我们的存在,只不过实力不够无法发现而已,”随着话音,贞德出现在哈玛尔之前坐着的椅子上,面带冷笑,单手托腮,双腿交叠,看起来十分有气场,她用空着的手取了个水果品尝起来:“你其实可以考虑答应她,迪贝拉并不会强迫信徒呆在神庙里,至于行事作风——你总有足够的自控才对。”

    “可是……”伊莉雅仍然在犹豫,毕竟如果悄无声息地成为圣灵的圣女还好,如果像领主封男爵那样大肆宣扬的话,迟早会传到黑光塔楼去的:“妈妈会生气。”

    “嘿嘿嘿~≮方块≯”西塞罗在不远处现身,但没有就此发表什么评论。

    “如果诅咒是落在你身上,我们多的是办法解除它,但现在倒霉的是加卢斯,嗯……”贞德看了看天花板:“让他孤单一辈子也挺好的。”

    “不行!妈妈还在等他。”伊莉雅毫不犹豫地反驳。

    “真是小孩子的叫法~≮黑桃≯,”西塞罗凑了过来:“跟我学:母亲~≮红桃≯”

    唰——啪!龙纹黑旗展开,直接把西塞罗打到一边。

    “哦~≮黑桃≯,母亲~我可以报复她吗?不行?好吧~≮方块≯”西塞罗喃喃自语。

    “以见到他为目的而刻意寻找是找不到的,互相会因为各种意外而越离越远,那就是圣灵的力量,”贞德故作无事地收起黑旗:“但我们可以从兄弟会的任务着手,制造双方都感到意外的见面,他来这里是要找谁来着?暮蕊·碎盾?”

    “嗯,父亲说那孩子让他想起了我,打算说服她放弃委托。”伊莉雅回忆着慢慢说道。

    “一个因为父母不重视自己而想要杀死姐姐的蠢女孩,和你连一个塞普汀的相像都没有。”贞德把果核丢回桌上,站起身向外走:“正好我们来之前也顺便查过她的资料,现在就去找她吧。”

    唔……这样为了制造“意外”而做出的行动,究竟算不算“刻意”呢?

    ——11:13——

    “什么?为什么亡者之厅关闭了?”

    “很抱歉,女士,最近那里似乎有野兽出没,领主大人下令在找出它们进入的通道并封闭之前暂时不再开放,”

    “那你告诉我‘倒吊苔’‘幽灵菇’以及‘娜米拉的腐坏物’要去哪里采?”

    “呃……那本来就不该在墓地里面采吧?”

    石下要塞附近,是马卡斯城用于安置亡者遗体的“亡者之厅”,和其他建筑一样都是矮人风格,此刻它的正门前,一名阿凯的祭司正和一名炼金师打扮的女子争执。

    “那是亡者之厅的看守者维鲁鲁斯,而那个炼金师就是暮蕊·碎盾。”隐形中的贞德对伊莉雅说道。

    “嘿嘿嘿~≮红桃≯出身于战士家族却要做炼金师,会受重视才奇怪~≮黑桃≯”西塞罗插话。

    “你竟然知道?”“可笑~≮黑桃≯,西塞罗是疯子又不是傻子~≮方块≯”

    “原来你们今天跟着我的时候是这个状态呀。”伊莉雅关心的显然是别的,十分好奇地看着周围。

    由于这次是跟踪而非获取情报,贞德用自己的隐身魔法将伊莉雅也遮蔽了起来。

    此时在伊莉雅的眼中,整个世界都暗了不少,想看清远处的两人有些费力,但附近的贞德和西塞罗却比较清晰,身上还泛着一圈淡淡的蓝光轮廓。

    “如果真的遇到尸鬼或野兽算我倒霉,但如果你不让我进去,这些药剂店急需的材料你替我掏钱买?”

    “哼,如果你坚持的话,领主让我阻止居民进入只是出于安全考虑,可没让我拦着别人送死。”

    “那你开门啊?”

    三两句话的功夫,那边的两人已经谈崩,维鲁鲁斯赌气般打开大门,而暮蕊冷哼一声直接走进亡者之厅。

    不过这位祭司到底还有些放心不下,在暮蕊入内后一直敞开着门,似乎准备一听到呼救或者其他异常的响动便直接冲入救人。

    这样的行为倒是方便了那边的三名兄弟会成员,贞德和西塞罗带着还不习惯在隐形状态下行走的伊莉雅顺利地跟了进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