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潜行与召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八章 潜行与召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还有这种操作?

    ——4,201年,炉火之月,7日,9:04——

    风盔城所在的封地名为“东境[tr]”,由于和晨风省接壤而被称为四大“古关”之一,其拥有的宽阔出海口是被南方奔流而来的黑水河、白河以及东边山地发源的优格瑞姆河[rvr&nbp;ygr]冲刷而成。

    这些河流在周围的山地间穿过时,令那些有名或无名的山脉中产生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山洞、溶洞和甬道,由于数量太多,分布太广,风盔城的市政厅官员们根本连为它们起名的想法都不会有,结果这些山洞的命名权被交给了盘踞其中的强盗——如果有小股部队或者冒险者出于各种目的清除了占据那里的强盗或邪恶巫师,那么这座山洞在市政厅的记录上就会采用他们盘踞时的古怪自称。

    而风盔城西南方的“发声山丘洞穴”就是这么一座据点。

    和其他强盗据点仅仅是借着原本的地形胡乱拼凑一些木门和木质墙壁来分割空间的做法不同,这座“发声山丘洞穴”中的各种建筑完全由石材搭建而成,旗帜、火把、机关铁门、陷阱、居所、会议厅、餐厅、牢房一应俱全,其复杂程度仿佛让人身处某座堡垒要塞的内部。

    “林维先生,”一名身穿风暴斗篷深蓝色斥候皮甲的男子正站在会议厅中,对面前没什么坐相的强盗头目不亢不卑地说着:“领主大人对‘夏暮阴影’最近的行动十分不满,请你做出解释。”

    如果有任何对风暴斗篷宣传的“诺德至上,反击梭莫”理念深信不疑的诺德人出现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感觉到自己世界观的崩塌,因为那位被质询的强盗头目,是耳朵尖尖的精灵,一个金发碧眼,容貌俊美的男性高等精灵。

    虽然可以坐实“夏暮阴影”确实是梭莫的阴谋,但从这名斥候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乌弗瑞克和他们有某种合作关系。

    “解释?”那名被称为林维的高等精灵正盯着自己手上的指甲:“不是他自己让我们给‘披肩金发’找麻烦的?”

    “如果不削弱那群女人的话语权,领主大人就无法起兵攻打雪漫城,”斥候说道:“但你们这次的行为却惹到了魔神,领主大人希望你能尽快归还阿——”

    “闭嘴!你这蠢货!”林维忽然打断斥候的话语:“不要妄呼魔神之名!如果引起了祂的注意,我第一个就宰掉你!”

    “哼,”斥候停了一会,才不甘示弱地反驳:“拿到‘那东西’之后,‘那位’的注意恐怕就没有离开过,所以你最好想办法解决这件事,领主大人不希望被你的愚蠢举动所波及。”

    “呵呵,你以为魔神是什么?全知全能?”林维咧开嘴角:“如果祂们敢放开手脚窥探和干涉奈恩世界,早就被某位圣灵给灭了,即使是自己的魔神器,祂也只敢确认一下是否被使用而已,如果不直呼其名被精准定位的话,想找到这里根本是大海捞针。”

    “请对领主的质疑做出回应。”斥候不打算谈论圣灵与魔神这种危险的话题,转回正题道:“‘金发披肩’的人正在请冒险者调查此事,还不清楚她们已经进行到了什么地步。”

    “我和乌弗瑞克达成的协议,不是你能理解的,你回去告诉他:‘星星’是把锁,而我拥有‘钥匙’。”这句话说完,林维不知从哪摸出一柄匕首开始把玩,再也不看斥候一眼。

    “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斥候看到对方已经放弃了交流,于是留下一句话之后转身离去。

    会议室内安静了下来,只剩墙壁上挂着的帝国与梭莫的纹章旗帜随风微动。

    “不用找了,那东西在我身上。”林维忽然开口:“我特意把手下都遣散,放那个自称斥候的领主护卫进来,你还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虽然有想过被发现这种可能,但我更愿意相信梭莫都是一群傻瓜。”空气波动了几下,身着盗贼公会大师护甲的小烦在林维面前不远的一张椅子上现身。

    “显然,你们低估了我的智慧——”林维忽然把手中的匕首上撩,叮的一声直接拦住了一柄朝他咽喉划过去的利刃:“——和力量。”

    “厉害。”刺杀失败直接现身的艾米尔借力后跳,一边警惕地看着对方手里的匕首一边快步回到小烦身边。

    “我们受阿祖拉女士之托,来寻回祂的阿祖拉之星,如果你不想和阿祖拉女士为敌,最好把它交出来。”小烦眼睛转了转,忽然说道。

    “呵呵看来你们来得还挺早,但是很遗憾,我说要宰掉那家伙只是为了避免波及他的主人,至于我本人,惹到的魔神可不止一位了。”林维说完,从口袋里取出了两样东西。

    其一,是晶莹剔透,造型如一颗正在放光的星星般的宝石,只不过色泽有些暗淡,其二,则是一柄比普通人拳头还要大的古怪钥匙,它前端不是钥匙齿,而是一颗光滑的金属骷髅。

    “那莫非是诺克图娜尔的骷髅钥匙!?”小烦即使在震惊之下,还不忘给对方挖坑。

    “呵呵,是啊,‘锁’着一个灵魂空间的魔神器与另一个可以打开任何形式‘锁’的魔神器相遇的话,会发生什么呢?”林维说着,猛然把骷髅钥匙和阿祖拉之星按在一起。

    咔嚓嚓——空中传来了某种东西破碎的声音,而后,一道散发着晶莹剔透蓝光的裂缝出现,直接把林维吞没,会议室中还回响着他最后留下的话:“记住我的名字吧,女孩们,我不是‘林维’,而是‘墨瑟弗雷’!”

    “这是产生了空间隧道吗但他明明在获得阿祖拉之星后就可以这么做,为什么要刻意等我们来?”小烦皱着眉头看向墨瑟弗雷消失的地方。

    “炫耀?”艾米尔偏头。

    ——9:35——

    伊琳塔娜湖在很久以前曾经是个沼泽,是当时的统治者为了监视从那里溜过去的敌人或野兽而修建的一座哨塔,在其他沼泽已经变成湖泊的如今,这座湖心的哨塔已经失去原本的作用,更是时不时传出闹鬼的传闻,让附近的渔民们不敢接近。

    此刻,带着整座湖心岛降到湖面以下的“依琳塔娜哨塔”或许很快就会被附近的居民和冒险者改称为“依琳塔娜深渊”。

    “我得说,这是你这段日子以来最棒的失误。”被沉入湖底的依琳塔娜哨塔中,一名身穿淡黄法师袍,身边趴着一头雪熊的棕发女子正大力拍她身边另一名男法师的肩膀。

    “那个我真的只是想布置一个遮蔽结界,谁知道,它怎么,嗯就变成了防水结界还把岛给沉了。”正在被拍肩的法师金发灿烂,容貌俊美,普通的法师袍穿在他身上也显得风度翩翩,如果不是他此刻的笑容有些勉强,说话也吞吞吐吐的话,走出去大概能引起不少女性的惊呼。

    只不过周围三三两两,各自带着些召唤动物,对哨塔环境品头论足的女性法师们似乎都对他视而不见。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两人身旁的地上,是被捆起来的一名中年法师,面目透着阴狠和凶戾:“我的学徒们呢?我们召唤失败是不是你们造成的?”

    “你的学徒?难道不是备用试验品?”女法师回身踹了他一脚:“要不是你的一个学徒发现不对,偷了阿祖拉之星逃出去求救,走火入魔的你是不是要把他们全都杀掉?话说那个学徒叫什么来着?”

    “叫哈尔隆,召唤者[n]。”英俊法师连忙答道。

    “你叫我什么?!想死吗?奥图恩!”女法师瞪着他,又踹了被捆的法师一脚。

    “小,小夏!刚才是口误,”奥图恩连连躬身:“苏茉奈特弗瑞弗莱[rngtfrfy],我亲爱的老婆大人,绝对不会忘的。”

    “哼,这个姓氏拿到高岩省能吓死一群人,怎么就被天际省的蛮子们给传成‘召唤者’。”苏茉转头盯着被捆的法师:“‘马林瓦拉’是吧,你因为盗窃佛克瑞斯大墓地的尸骨练习召唤术而被逮捕了。”

    “呵呵呵,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如此伟大的法术”马林喃喃自语,眼中不时闪过凶光。

    “我们早来了一步,你还没开始用活人做实验,因此罪不至死,不过我们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再也无法使用法术,”苏茉手中冒出蓝光,形成了一只虚幻的大手,单手提起马林向塔楼深处走去:“按照冒险者的规矩,这地方属于我们了。”

    “关于其他人逃散的学徒和那个哈尔隆?”奥图恩像个跟班似的跟在后面。

    “如果他们中有人愿意学习动物召唤术,我们可以接纳,”苏茉头也不回的答道:“那个哈尔隆几天前不是和风盔城的商队搭上了关系?不用管他,应该早就走远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