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四十七章 黎明与黄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七章 黎明与黄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最近gn总是失败。

    ——4,201年,炉火之月,7日,00:18——

    “啊啊——我现在十分理解金凯瑞的苦恼了——”

    上帝不好当?

    “是没法控制自由意志!”

    我花了很长时间同时盯着调查珠宝失窃案的艾米尔和整顿风暴斗篷的老乌,时不时弄出各种小意外以确保两人不会在某个时刻互相看到。

    这位“艾米莉亚公主”,现在有机会,有理由也有能力去杀掉乌弗瑞克风暴斗篷,但我不能让她那么做。

    游戏中的文档、np对话等等可以被玩家接触的内容都对他进行各种抹黑,说他其实是梭莫安插的间谍,掀起内乱只是为了让梭莫更好的插手天际省事物等等。

    如果玩家因此被影响而走了帝**团线,把老乌打死在风盔城,那么他就会在抵达松嘉德后,面对奥杜因之前,在英灵殿中看到乌弗瑞克风暴斗篷。

    他在只有真正的诺德英雄才能进入的,金碧辉煌的英灵殿主殿中,和斯格拉默、独眼奥拉夫等著名的上古诺德英雄并肩而立。

    不知道有多少玩家在这里被制作组的恶意糊了一脸。

    抛开老乌的功过不谈,现在我的问题在于,根本不知道艾米尔会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去杀他,我能卡着其他不幸发生的节点去救人或者釜底抽薪,是因为提前了解剧情,就算有偏差,大方向上不会太远,但亚瑟和艾米尔这两个根本没有剧情可言的“主角”会做出什么来是完全无法预知的。

    其实西塞罗会做什么你也不清楚吧?小黑龙插嘴。

    “就你话多!”我顺手把蠢系统拍走,继续关注他们俩。

    亚瑟现在要去冬堡找上古卷轴的线索,而战友团任务线的最终战也在那附近,虽然原本没有一个切实领袖的“银手”被哈孔大君的铁匠给接管了有点奇怪,但也在情理之中。

    由于没法掌控自由意志,所以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只看她一直以来的做法,就算是我也不清楚赫斯特拉究竟是黑化了还是可以洗白,只能等待被亚瑟杀到面前时她的自白了。

    此时艾米尔正在调查的“披肩金发珠宝失窃案”终于告一段落,揪出几个内鬼之后,小烦决定前去风盔城北方的阿祖拉祭坛询问有关阿祖拉之星的问题,毕竟普通的盗贼好处理,但万一对方是受魔神所托去带走魔神器的话,就不能轻易出手了。

    虽然夏暮阴影的头头也并非什么普通人,不过目前来说关系不大。

    魔神阿祖拉[zr],是一个双手分别举着星星和月亮的女性形象,它们分别代表黎明与黄昏,祂本人则有月影女士,玫瑰之母,夜空女王等称号,同时也是黑暗精灵的创造者和矮人的毁灭者,掌管的神职则是“命运”和“境界”。

    虽然同样是“命运”,但和莫拉那倾向于见证过去、预知未来的“观测”不同,阿祖拉的神职影响的是未来的“发展”,即让还未发生的事情按照自己的预想来进行。

    配合祂干涉“境界”的神职,那两个种族倒霉得十分自然,锅还扣给了掌管“毁灭”和“野心”的大衮。

    不过,好笑的地方在于,虽然祂把一群高等精灵诅咒成了黑暗精灵,但这些精灵仍然奉祂为主神,祂的湮灭领域月影[nw],以及其首都银之城[ty&nbp;f&nbp;vr]中,大部分居民都是黑暗精灵,地下还居住着当初被祂一怒干掉的矮人们,当然,这种事凡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所以说,比起这些被魔神拿走的重要神职,八圣灵掌管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啊,也就阿卡托什的‘时间’和迪贝拉的‘美’还比较重要。”

    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

    接下来就是关于阿祖拉之星,虽然小烦要一副郑重其事对待的样子,但那玩意对阿祖拉来说只是随手制造的一块灵魂石而已。

    它可以容纳任何大小的非人类灵魂,并且不会随着使用其中的灵魂而枯竭消失,落在附魔师的手中才会发挥出最大的价值,如果有谁单纯地把阿祖拉之星当做宝石来对待,则会在阿祖拉对它的状况产生不满后直接回收。

    如果有人祈祷讨要,阿祖拉判断它会被好好使用的话,甚至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直接赐予。

    也正是因为它完全不被重视,和阿祖拉的牵扯也很少,所以想凭借它反向追捕阿祖拉完全办不到——更何况那还是个破损的。

    ——00:54——

    “欢迎,艾米尔,还有威克斯蕾特,阿祖拉女士早已预言了你们的到来。”阿祖拉祭坛之前,一名身穿暗色长袍,头戴兜帽的女性黑暗精灵转过身向艾米尔和小烦问好。

    这座阿祖拉祭坛位于风盔城和冬堡之间的高耸雪山之巅,和其他魔神祭坛一样,有着一尊完全不可能是人力建造的庞大雕像,雕像手中的晨星会在早晨第一缕阳光照到时不停闪烁,而另一只手的新月则会在日落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仍然散发出莹莹幽光。

    这种神迹在近百年的时间内吸引了众多的信徒前来朝圣,但由于阿祖拉从不向任何信徒回应,既不赐福也不惩罚,最终那些信徒纷纷离去,留在这里照顾祭坛的只剩下了最为虔诚的一个。

    “啊,你好,”小烦显然被这个开场白吓到了:“这么说女士也知道我们的来意?”

    “女士无所不知,但却不会任何事都做出解释,”那名黑暗精灵对她们点头:“我是阿兰尼亚伊恩丽丝,女士的仆人,请告诉我你们的来意。”

    “是这样,关于阿祖拉之星”小烦开始解释。

    ‘怎么样?找到阿祖拉没?’我盯着眼前的屏幕,寻找阿祖拉的蛛丝马迹。

    那些行事冒失以及很容易露出马脚的魔神基本都被我打败或者同盟了,剩下的都是些神龙见首不见尾或者老谋深算的角色,哦,还有一个竟然完全不顾面子地变成土狗,也是醉了。

    不行,阿祖拉只在她脑袋里说话,完全没有神力外露,看来那些魔神基本都清楚你无法干涉凡人意志的事了。

    ‘不是不能干涉,但干涉的结果就是对方脑袋爆掉,除非是我自己的化身,但那样的话他们的自我意识就没了。’

    说起来觉醒自我意识还真是个神技呐。

    阿祖拉因为有着“命运”神职,应该和你一样能直接看到凡人的真名,但艾米尔本来就是艾米尔,艾米莉亚塞普汀对她来说反而是个假名,阴差阳错地过关了耶。

    “你们所说的情报,女士已经清楚了,”阿兰尼亚听完小烦的问题后,微微点头:“阿祖拉之星和约蒂酷海完全没有关系,她只是受托将其带回来而已,作为一个商人,举手之劳就能获得一大笔收入,这样的条件无论是谁都很难拒绝。”

    “那么,关于盗走它的‘夏暮阴影’?”小烦迟疑着又追问了一句。

    “凡人之间的冲突,女士不会干涉,即使其中涉及到阿祖拉之星,也是命运的安排而已。”阿兰尼斯回答。

    “明白了,我们会在夺回阿祖拉之星后,依照约定将它带来这里的。”小烦点头。

    “那只是命运的一条分支。”阿兰尼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高深莫测。

    是啊,还可以带去冬堡交给内拉卡变成黑暗之星,但那样的话出手阻止的就是我了。

    如果说阿祖拉之星是个无限的灵魂石,那么“黑暗之星”就是无限的黑色灵魂石,内拉卡那个家伙正是因为使用人类灵魂附魔才被阿甘从学院赶出去的,改造破损的“阿祖拉之星”恐怕也只是图方便而没有多想,但那玩意会让任何持有它的人受到所有圣灵以及大部分魔神的追杀——虽然原因各不相同。

    游戏中的龙裔主角能够拿着它四处招摇,是因为阿祖拉有意庇护的缘故——反正那东西早晚会回到祂的湮灭领域被“重置”,看看它在这个形态下会有怎样的命运也是种乐趣。

    “女士让我转告你们,如果有空的话,去佛克瑞斯附近的‘依琳塔娜塔楼’看一看,当初向女士索求阿祖拉之星的‘马林瓦拉’怎么样了,那人似乎用某种方式屏蔽了女士的注视。”阿兰尼斯在两名盗贼公会大师离开前,最后向她们说道。

    依琳塔娜塔楼?怕是正在变成依琳塔娜深渊呢。

    我站在横穿依琳塔娜湖的小船上,刻意让雇来划船的渔夫看到正逐渐沉入湖底的那座湖心岛,它连同它上面的塔楼如同有一层透明的防护般完全没有被水淹没:“看到没,那里只是个邪恶魔法师的聚集地,不是什么闹鬼的塔楼,也没有宝物等人去捡,谁敢接近只会变成他们的试验品而已。”

    “原来还好”渔夫脸色惨白,喃喃自语。

    现在只是被吓到而已,总比冒险跑去探查然后变成一具骷髅被立在门口吓别人好,我转过身,看向佛克瑞斯的方向。

    嗯,终于可以动手殴打那个说话带符号的小丑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