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回城与故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回城与故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拦了下快要捉到辛丁的A姐老公。

    ——4e,201年,炉火之月,6日,17:34——

    转过白河谷口之后,广阔的雪漫平原、高耸的雪漫城及其周围的农场出现在亚瑟面前,熟悉的环境令他稍稍松了口气。

    原本还愿意说话的艾拉在越接近雪漫时就越沉默寡言,显然不久前魔神透露的那个名字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压力,而亚瑟从霍斯加高峰的巨龙口中得知了更加震撼的消息,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话题,莱迪雅本身不是话多的人,只是安静地履行她“保护男爵”的职责,而苏菲和里亚即使时不时说些悄悄话也顾忌着大人的态度而压低了声音,因此这支队伍一路上都比较安静——除了那条时不时汪汪两声的土狗。

    “凯尤斯队长?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首先打破寂静的是莱迪雅,在沿途前往雪漫城,路过“蜂蜜酒地”时,雪漫城的守卫队长凯尤斯刚好带着两名守卫押送酒地的所有者走出来。

    “哦,是莱迪雅和男爵啊,这家伙偷偷和风暴斗篷有来往,领主下令把他带回龙霄宫调查。”凯尤斯回答道。

    “岂有此理,这是诬陷!”酒地主人撒布乔恩虽然被捆着双手,但显然不服:“雪漫领地内才能卖多少酒?难道领主还要禁止商人和其他领地做生意?”

    “呵呵,你敢说你从未借生意之便给双方提供一些‘帮助’?”半秃的守卫队长冷笑起来。

    撒布乔恩转过脸拒绝回答。

    “你这次的行为明显越界了,领主虽然不可能处置你,但一定得做出一个态度让那些家伙消停些,你的损失顶多是这几天的收入而已。”凯尤斯推了撒布乔恩一下示意他快走。

    “啧。”酒地主人一边走一边转着眼睛,看起来正在思考到底是哪件事出了问题。

    由于带着孩子和狗,亚瑟他们行走的速度远比那些卫兵要慢,凯尤斯带着撒布乔恩走进雪漫城大门时,这支小队伍才刚刚接近护城河。

    “帝**团和风暴斗篷之间的冲突越发激烈,巴尔古夫领主要维持雪漫的中立也越来越难,如果不尽快处理我们和银手之间的问题,很可能会成为城防上的某种漏洞。”似乎被守卫队长的行为影响,艾拉终于迟疑着开口了。

    “领主会封一名和战友团关系紧密的冒险者为男爵,应该也有类似的考量。”莱迪雅点头表示赞同。

    “趁事态还没有变的严重,我们尽快解决它就好,你不是已经得知银手领导人的名字了?”亚瑟也安慰道。

    实际上,在天际省两大势力持续冲突的背景下,还有一个名为“世界吞噬者”的存在正在暗中虎视眈眈,由于几乎所有人都被前者吸引了注意力,那些复生的巨龙被当成一种威胁不太大的问题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这个问题即使拿到桌面上来说,也没有可以切实阻止的办法,毕竟谁也无法去追踪那些在天上飞的巨龙,上古龙帕图纳克斯虽然知道些什么,但不愿意深谈,唯一给出的线索就是去寻找一份“上古卷轴”,可具体去哪里找它也语焉不详。

    “唔……这件事有点复杂,见过克拉科之后和圆环们一起讨论比较好。”艾拉摇摇头。

    “苏菲你看那个,是不是……”“好像真的是哎。”

    在艾拉做出回答之后,先一步反应的却是两个女孩,她们对进出城门的人群指指点点。

    “怎么了?”既然艾拉不愿意先透露一些,亚瑟也不好勉强,于是转而去问两个女孩。

    “我们看到了一个以前曾经请我们带路当导游的叔叔,当时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姐姐。”苏菲指向刚刚走出雪漫城的一男一女。

    “叔叔还是那个叔叔,但身上穿的衣服更好了,带着的姐姐也换了一个。”里亚补充。

    虽然小姑娘们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但几个大人瞬间就得出了结论。

    “呵,男人。”艾拉冷笑了一声。

    莱迪雅没有说话,但却转头认真地看了看亚瑟。

    对此完全没有发言权的亚瑟只好装傻。

    ——18:19——

    自从上次受到银手突袭之后,战友团就加强了防御,此时留在月瓦斯卡保护克拉科的是威尔斯和思科月,而威尔卡斯和法卡斯则在不久前外出执行任务。

    “嗯……赫斯特拉?艾拉你应该很清楚她的事才对。”克拉科抱了抱扑到他怀里的苏菲的里亚,然后奇怪地看向艾拉。

    “但那是一次重大失误,如果让我来说,一定会不由自主地替自己说好话,所以我希望亚瑟能从您这里听到真相。”艾拉的声音有些低沉。

    “重大失误?”亚瑟看向艾拉:“我以为她是你的熟人才不方便说。”

    “确实是熟人,”克拉科开口解释:“赫斯特拉原本是艾拉推荐加入战友团的,经过多方考验后,距离加入‘圆环’只有一步之遥。”

    “那是怎么……”亚瑟见艾拉似乎打定主意不开口,只好转头回应克拉科老人。

    “我想你应该见过常年在‘母马横幅’等待雇佣或者悬赏任务的‘不屈者’乌斯盖德,”克拉科如同普通老人回忆往昔时常做的那样岔开了话题:“她曾经也是战友团的成员,但最终被劝退,能猜到原因吗?”

    “嗯……下手不知轻重?”亚瑟回忆起和她交手的经过,明明只是普通的酒馆斗殴,却动辄朝致命的地方招呼。

    “应该说,是一个天生的战斗狂,即使明确要求她不能下重手,但只要进入战斗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如果将这种人转化成狼人的话,后果是显而易见的。”克拉科摇着头。

    血洗半个雪漫之后被守卫击毙吧……

    “而赫斯特拉则正好相反,她极端冷静与自控,任何行动,无论多么简单,都会制定出多种行动计划,能考虑到几乎所有的可能性,那段时间她和威尔卡斯作为战友团的智囊极其有名。”克拉科说道。

    只从战友团习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情况来看也知道这种成员多么宝贵了,不过话说她现在成了敌人?还是银手的领导人?

    “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问起她,但大概能猜到,”克拉科看着面前几人的表情,捋了捋胡子,继续说道:“那么她过往的战绩就不提了,单单说说她失踪之前的情况吧。”

    “在那个时间段,吸血鬼还没有销声匿迹,而我们在各种任务中时常会遇到它们,不过由于狼人血脉免疫任何疾病,其中当然也包括会让人逐步转化为吸血鬼的‘嗜血症’,”克拉科看了一眼思科月:“由于我们的许多成员热衷于战斗,没怎么注意同伴的细微变化,所以在赫斯特拉发现自己的变化之后,已经超过了可以用一瓶药剂就能轻易治愈的阶段。”

    “当时如果去找任何一个神殿的祭司,也是能解决的,但——”思科月摊摊手:“我可劝不住她。”

    “她在仔细研究了关于吸血鬼转化过程中各阶段的特点后,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克拉科叹了口气:“那就是借对方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情报这一点优势,伪装成吸血鬼前去敌方阵营卧底。”

    “平时都是我们在冲锋陷阵,一直在后方指挥的她会被感染也只是个意外。”威尔斯补充道。

    “当时我们正在和一个远古吸血鬼‘哈孔’的眷属作战,而且处于明显的劣势,虽然和圣灵斯丹达尔的‘警戒者’有着共同的目标,他们却完全不肯合作,赫斯特拉借此机会决定从内部获得吸血鬼的行动情报,那样即使警戒者不肯合作,但也不可能会放着证据确凿的吸血鬼行动计划不管。”艾拉用一种平铺直叙的口气说道:“而我同意了这个计划。”

    “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吧?即使她最终变不回来,但狼人血脉也可以把吸血鬼血统强行压制——呃,大概。”亚瑟说到一半想起自己的龙裔血脉,当时可是完全没压住。

    艾拉低垂着目光没有回答。

    “现在普遍的观点中,狼人被视为野兽,而吸血鬼却被当做死人,并非是没有原因的,”克拉科摇头:“战友团确实有过把感染嗜血症前期和中期的战友团成员转化为狼人血脉,因此完全驱除它的记载,但最终成为吸血鬼后的转化记录则完全没有。”

    “莫非……”亚瑟想到了某个不好的可能。

    “在最终转化阶段过后,感染者的身份便从‘患病的人类’变成了‘正常的吸血鬼’,而一个‘亡灵’是没有什么‘血脉’可言的。”克拉科点头肯定了亚瑟的猜测:“即使他们仍然保持着作为人类时的思想,也早晚会由于自己‘异类’的身份而产生转变。”

    所以说,那些人不是不接受自己的身份要求战友把自己杀死,就是最终决定以吸血鬼的身份生活下去,无论哪种都不可能再以战友团成员的身份被记录。

    “很遗憾,虽然赫斯特拉带回了不少关于吸血鬼的情报让我们在战斗中占据了上风,但她却没能在转化之前的最后关头赶回来,她被哈孔要求强制参加了对警戒者之厅的围攻,”克拉科闭了闭眼睛:“那一战过后,吸血鬼在天际省完全销声匿迹,而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应该拒绝她的计划。”艾拉低声说道。

    “所以现在有两个可能,”亚瑟思考了一下,抬手拍拍艾拉的肩膀:“赫斯特拉非常憎恨你们,打算借用银手的力量彻底摧毁战友团,或者,她打算把目前藏匿起来的吸血鬼借战友团的力量一网打尽。”

    “你选哪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