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故事与旅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一章 故事与旅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正进行双核运算。

    ——4e,201年,炉火之月,4日,23:32——

    “哦~真可怜,她就算睡着了也没有安全感~(黑桃)”

    “拜托,巴贝特,就算伊莉雅醒着的时候不愿意见我,睡着之后总能让我这个当父亲的陪她一会吧。”

    “呵呵,这里最不安全的就是你,”小姑娘形态的巴贝特堵着她房间的大门,先横了一眼西塞罗,然后转向加卢斯:“而你,暂时还没资格自称父亲。”

    “我……哎……”加卢斯深深叹气,但是却不肯从房门前走开。

    “母亲说了~(黑桃)你【活该】~”西塞罗依靠着墙壁摆弄他召唤出来的“扑克”。

    真是够了,我明明只说过那么一次,结果这家伙拿鸡毛当令箭使劲重复,搞得仿佛我一直在关注他一样。

    【但你确实在关注?】蠢系统拆台道。

    ‘我只是在关心伊莉雅和这件马甲的同步率……算了,跟你解释个什么劲。’

    要说Fate世界和上古卷轴世界之间能扯上的关系,除了功能类似的“英灵殿”之外,就只有这位同样叫做伊莉雅的女孩了,具体拼法和那边那位的名字缩写一模一样。

    按照原本的设定,这位“伊莉雅”的母亲西尔维娅和她的同伴们掌握了一种邪恶仪式,她们通过支付大笔酬金的方式来诱骗无辜路人参与一个“魔法实验”,而实验的后果就是参与者为主持者提供大量魔法力量之后完全化为灰烬。

    她不愿意做这种事,也不想看着其他人继续谋杀行径,因此在龙裔主角路过的时候请其假装配合实验,并在仪式进行的关键时刻用匕首从背后刺死了西尔维娅。

    嗯……这个即视感……

    【时臣发来贺电】

    贺电你妹啊!那位优雅侠现在是他自己世界的阿赖耶了好不?谁能捅他?

    总之,我思考过要怎么阻止这件“不幸”的发生,初步结论是先把之前的受害者替换成假人,在事件发生时去顶替西尔维娅挨上这么一刀——但这个计划在西尔维娅遇到加卢斯之后完全被打乱了。

    当时,墨瑟·弗雷盗走夜之女士诺克图娜尔的“骷髅钥匙”后,打算偷袭杀掉其他两名夜莺,原本来说加卢斯应该会死掉并被诺克图娜尔收走灵魂,而逃走的卡莉亚则锲而不舍地寻找扳倒墨瑟的办法。

    但由于夜之女士好像发现了我在守株待兔,全程没有现身,就算我把加卢斯救下之后丢去她的老巢“黄昏坟墓”也没有任何反应。

    这番动作的后果就是,加卢斯凭借他海量的知识储备,利落的身手以及丰富的阅历,成功加入了因为帝国和梭莫大战而产生了一段权力真空期的黑暗兄弟会,并成为元老之一。

    之后他数次前往裂谷城侦查,确认卡莉亚和墨瑟都不曾回去之后也没有现身,安心在黑暗兄弟会中潜伏等待机会,在此期间,他于任务的过程中认识了一名女巫,伊莉雅的母亲西尔维娅。

    嗯……007和邦女郎……

    接下来的发展,怎么说呢,正应了那句话:“男人无所谓忠诚,只是诱/惑不够。”,虽然他还惦记着卡莉亚,但也没有拒绝西尔维娅。

    在伊莉雅出生不久,西尔维娅正式找他提出“双方都放弃自己超凡身份好好过日子”时,加卢斯可耻的怂了,把积攒的财富全都留给西尔维娅,连夜莺之力也转让给女儿,然后直接溜走。

    对他这种反应也有预案的西尔维娅并没有上演什么千里寻夫,她安静地开始独自抚养女儿,并用加卢斯留下的财富收养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被遗弃的女孩子,如果有魔法资质就留在身边,普通人的话就给她们提供一个正常的人生,最终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女巫组织。

    在伊莉雅觉醒魔法力量后,她自身的魔力和加卢斯的夜莺之力发生冲突并产生了异变,西尔维娅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解决方法,最终只能选择去和鹰身女巫交易。

    此时的即时画面上,由于巴贝特坚决不准加卢斯去见伊莉雅,他最终留下一句“我希望能尽力补偿她”,叹着气走了。

    ‘那些所谓的补偿完全不能掩盖他渣男的本质。’

    【显然某位四百九十五岁的吸血鬼也这么认为】

    ‘总觉得话里有话,回去再找你算账。’

    ——23:34——

    在观看黑暗兄弟会圣所的现场直播时,我本人,或者说套着“让娜·达尔克”马甲的泽拉·佩什正在赶路,而且阿斯垂德还在一旁跟踪评估,不然的话我早就去揍蠢系统一顿了。

    原本来说,玩过一次大变活人,并且潇洒留下兄弟会地址和进门口令的A姐应该骑着影魇赶回圣所,聚集起所有的成员给我个下马威——但是那匹坐骑被艾米尔夺走了。

    她的另一个选择是新购买一匹马,但这个选项被我先一步排除——我买下了附近马厩中跑的最快的那匹马,然后直接掉头向佛克瑞斯方向出发,摆出一副迫不及待要加入的样子。

    如果她骑马从后面追来,双方见面之后……只是假设都无比尴尬。

    最终她做出的选择是,步行跟踪并进行初步评估,即使我不需要休息,马也需要,她只要在抵达圣所的前一天晚上提前离开就好。

    而评估内容,无非是行动中是否足够警惕,以及能否发现被追踪。

    所以我首先得在已经发现跟踪的情况下装作没发现跟踪,然后让她发现我已经发现了跟踪但装作没发现跟踪,而她所发现的内容必须是我想要让她发现的而不是她本意要发现的内容,也就是我装出来的“已经发现有人跟踪但没有发现是她”这样的发现内容。

    【我不认识‘发现’两个字了哎……】

    ‘少装蒜,那是人脑产生的错觉,你没那功能。’

    一路跟A姐互飚演技,同时还得应付西塞罗莫名其妙的祈祷,终于在午夜之前赶到了位于霍斯加高峰山脚下的伊瓦斯泰德,至少在旅店相对封闭的房间内,我可以悄悄去做些私活。

    “欢迎,达尔克小姐。”旅店老板威尔海姆声音僵硬,一脸看到鬼的表情。

    很显然,这个手腕灵活的家伙调查过之前被寄给我的黑手印信,那种信代表的含义是“我们(黑暗兄弟会)盯上你了”,而接到信还活着的人,不是被吸纳进兄弟会,就是成功逃脱或反杀,接下来很可能会遭到持续追杀,不管哪种都相当麻烦。

    咣!我一拳砸在他面前的柜台上:“从我离开后,是不是有穿白袍戴白色兜帽的女人路过伊瓦斯泰德?还找你打听过我?”

    “不,完全没有,最近找过你的只有那天你看到的信使。”威尔海姆举着双手后退,似乎生怕我给他一拳。

    当然没有,A姐现在正潜伏在旅店二楼暗中观察,很可能打算等我休息之后就提前出发。

    “嗯……莫非她有什么速度很快的坐骑?无论如何,路过雪漫的话总会被看见的。”我用刚好能被阿斯垂德听见,但仍然属于自言自语性质的声音说道,然后丢给威尔海姆10枚金币:“租间房,不要打扰我。”

    【啊,真的走了。】

    从蠢系统在我眼前打出的光屏上可以看到,在我走进旅店房间并关上门之后,阿斯垂德从房顶跳下,直奔西南方向而去。

    “不奇怪,黑暗兄弟会执行任务自然不可能像普通冒险者那样在旅店、营地,以及军事堡垒住宿,留下山一样多的线索,”我在蠢系统提供的地图上找了找:“附近被黑暗兄弟会当做临时住所的地方不少,A姐的话……嗯,‘炼金师的小屋’,应该是这里没错。”

    正常旅行的话,此时应该从伊瓦斯泰德向北绕行,穿过雪漫领地抵达佛克瑞斯附近的黑暗兄弟会圣所,如果从南方走比较崎岖的山路,这个路程会被缩短一半,虽然沿途可能会有巨魔、雪熊、剑齿虎等怪物跳出来拦路,但对A姐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阿斯垂德已经离开,黑暗兄弟会圣所的事情也告一段落,接下来要看哪里?】蠢系统在我眼前展开其他几个有事件发生的监控画面。

    嗯……灵魂石冢那条幽灵龙的实力一般,掀不起什么大风浪,而约蒂那个傻瓜虽然弄丢了阿祖拉之星,但那东西本来就经常被弄丢,想必阿祖拉已经习以为常。

    现在比较重要的问题是,在海尔根事件发生后已经过了半个月,帝**团和风暴斗篷的部队正在陆陆续续地重新集结,双方的最高统帅也各自回归,他们双方再次打起来的话,亚瑟作为有官身的人,可没办法继续这么悠哉,如果帝**团和风暴斗篷同时向雪漫施加压力,他毫无疑问会被巴尔古夫叫回去驻防,哪怕他本身的战力不算什么(?),其龙裔、战友团圆环的身份也得让人顾忌一二。

    另外就是,艾米尔她身为帝国公主,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到裂谷加入盗贼公会就算了,现在还跑去了风暴斗篷的老巢风盔城,莫非她想行刺老乌不成?

    ……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