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小丑与夜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八章 小丑与夜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没有你这样的圣徒!把苹果拿走!

    ——4e,201年,炉火之月,4日,10:43——

    “可爱的小苹果~{红桃}”

    佛克瑞斯附近的黑暗兄弟会圣所,公共大厅中,西塞罗正扭着腰朝巴贝特走去,如果在城市里,一个身穿古怪小丑装的怪异男人这么靠近一个小女孩,就算她不吓得逃走,守卫也会立刻赶来进行干涉。

    “如果你敢接近我一米范围之内,身上所有的血就会直接消失。”巴贝特瞪着西塞罗,不过软绵绵的童音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

    “哦——{方块},你说什么~{黑桃}”西塞罗在距离巴贝特两米的位置上和她擦肩而过,然后做出一副非常诧异的表情回头。

    “哼,这个方向可没有其他人,你就算装傻也没有用。”小姑娘朝西塞罗咧开嘴,露出一对尖尖的小虎牙。

    “不不不~你看不到并不代表没有~{红桃}”西塞罗冲巴贝特摇摇手指,然后转过身抬手按向他面前的虚空:“小苹果,你好啊~{黑桃}”

    “哎……我还以为我是隐形的。”小丑按住的位置出现了一个人形的轮廓,而后这个轮廓飞快地开始填充内容,最终变成一名穿着暗色皮甲的男性亚龙人。

    从他翠绿色的皮肤来看,勉强可以称为“苹果”。

    “好吧,我感知不到冷血动物。”巴贝特偏过脑袋。

    “呵呵,他就是把阿斯垂德他们吓跑的新人?看起来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疯子而已,一定是你潜行的技术退步了,萨维拉。”随着略显尖利的女声响起,公共大厅二层出现了一名身穿白色大氅的女性,只不过由于她居高临下的关系,兜帽完全没有遮住脸,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有一张典型的黑暗精灵面孔。

    “嗯……领袖他们是有任务在身。”被称为萨维拉的蜥蜴人看起来不善言辞,解释了半句之后就闭口放弃了。

    “没错~我是疯子~{方块}还有医生开的证明~{红桃}”下一刻,西塞罗忽然原地消失并出现在那名黑暗精灵面前,向她脸前展开一张略显发黄的纸:“你要看吗?{黑桃}”

    “走开!”黑暗精灵手上瞬间弹出一对袖剑,朝面前的小丑划出数道寒芒。

    “哦!别伤害它~它陪我很久了~{方块}”西塞罗保护着那张纸,动作夸张地闪躲了几下,然后“一不小心”从二层摔了下来。

    “哎……如果他真的只是个普通的疯子,怎么可能还留在这里?”萨维拉叹着气坐到餐桌旁开始给自己倒果酒。

    “谢谢~{红桃}谢谢大家~{红桃}”西塞罗一个空翻落地,然后连连向周围的“观众”鞠躬。

    “就算你很有实力,也必须照我们的规矩来。”黑暗精灵看来对于自己攻击落空有些惊讶,呆滞了一下之后才收起武器看向楼下的小丑。

    西塞罗朝楼下的“观众”行礼完毕后,忽然转头向黑暗精灵也鞠了一躬,然后说道:“why so serious?”

    “轰隆!”下个瞬间,一场爆炸在黑暗精灵脚下发生,虽然威力不算大,但却把她给炸黑了——嗯,炸的更黑了。

    “你这家伙!我要杀了你!”黑暗精灵重新弹出袖剑就要朝正对她做鬼脸的西塞罗冲过去。

    “停下吧,加布里拉,”一只稳定但有力的手按住了黑暗精灵的肩膀,同时浑厚的男声响起:“你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

    “你先被吓到而主动发动攻击,而他只是回敬了一个火焰符文,这仍然在‘戒律’允许的范围内,但如果现在你仍然要发动攻击,他将有权利直接杀死你。”

    声音的主人显出了身形,他看起来超过了四十,有着一张典型诺德面孔,深褐头发,翠绿眼睛,上唇还留着一撮小胡子,虽然他的存在感很强烈,但移开目光后会发现,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描述的特征,一不留神就要从印象中消失。

    “加卢斯大师。”“哟~小加加你终于肯出来了?”萨维拉和巴贝特向男子招呼,但称呼有些微妙的不同。

    “哦?嘿嘿嘿~{方块}”西塞罗盯着那名中年男子,发出低低的怪笑。

    “你好,西塞罗先生。”被称为加卢斯的男子身影消失了一瞬间,然后如同西塞罗不久之前做的那样出现在他面前,不过保持了一个适合交谈的距离,这个行为让西塞罗一直挂在脸上的古怪笑容都浅了一些。

    “我个人非常欢迎你和夜母的到来,”加卢斯继续说道:“你们的到来意味着传统的复苏,同时我们也不必继续通过传闻去和举行黑暗仪式的雇主接洽。”

    “哦~你真是个友善的人~母亲一定很喜欢你~{红桃}”西塞罗的回应仍然十分夸张。

    “所以说,你的行为并非出于夜母的授意,而仅仅是因为你个人对我们不满而已。”加卢斯断言道。

    “什么?你敢——”加布里拉瞪大了眼睛。

    “西塞罗先生早就抵达了天际省,但是却莫名其妙地带着夜母的棺木在各地巡游,从目前的情报来看,他至少去过雪漫和晨星两座城市。”纳兹尔从二楼的情报室探出头,为加卢斯的话进行补充。

    “很显然,西塞罗先生经过对黑暗兄弟会在天际省的行为调查,做出了‘这些人根本不会重视夜母’的结论,而从昨晚抵达圣所后装疯卖傻气走兄弟会实际领导人的行为来看,你是故意不想让我们询问夜母的神谕,”加卢斯摸了摸他的小胡子,嘴角露出微笑:“让我猜猜,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嘿嘿嘿~有不听母亲教诲的,一律大刑伺候~{方块}”西塞罗答非所问。

    “原因就是,【夜母】不会因为我们之前对她的态度而有所改变,任何询问都会获得真实可靠的回答,这从你行事颠三倒四,她却完全不嫌弃地告诉你黑门密码就能看出来。”加卢斯脸上的自信越发明显:“现在,请告诉我,夜母对我这番话的评价吧,夜母的圣徒,‘聆听者’西塞罗先生。”

    “哼,呃?{黑桃}你真的要听?{方块}”西塞罗晃着脑袋看向加卢斯。

    “当然。”中年男子毫不犹豫地点头:“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不会允许自己歪曲夜母的神谕。”

    “母亲说~”西塞罗咧了咧嘴:“你是个【胆小鬼】【负心汉】【公会的耻辱】【女性的天敌】。”

    “……”在场的黑暗兄弟会成员全体静默。

    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让大家确认了夜母神谕的真实性,结果却是自曝吗?

    巴贝特朝加卢斯投去鄙视的目光,而刚刚被他救下的加布里拉也悄悄挪远了两步。

    “呃,这个……”加卢斯似乎打算辩解一二。

    “母亲说了哟~{红心}”西塞罗一副要找回场子的模样:“【你要是想抵赖,我就杀了你】。”

    “……”加卢斯脑门冒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哎……我有点明白他为什么会发疯了。”萨维斯一边叹气一边喝果酒。

    “嘿嘿嘿~{红心}”西塞罗转向蜥蜴人,等了片刻似乎没有收到神谕,又转了回去。

    “我的事等等再说,我不会抵赖的,现在的问题是——”加卢斯想要转移话题。

    “母亲说~”西塞罗瞪他:“【不准转移话题!西塞罗你不准狐假虎威!】,哦……后一句是对我说的。”

    “好吧,遵从您的圣谕……”加卢斯继续擦汗。

    “【现在打开我的棺材】?”西塞罗转头看向被安置在地下水潭旁边的夜母铁棺:“您确定吗?哦,好吧好吧,我不废话~{红桃}”

    于是因为各种原因而无话可说的兄弟会成员们看着西塞罗晃晃悠悠地走过去,发力打开了夜母的铁棺。

    在他们以为会看到一具干瘪的老太太尸体时,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如同白色巨茧般的东西,以及——一个昏迷不醒正朝前倒下的少女。

    “哦?母亲您打算亲身降临教训那个负心汉吗?{方块}”西塞罗试图去接她:“我——”

    “西尔维娅!?”加卢斯用和刚才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段出现在西塞罗身边,直接把他推开一旁,自己接住了那名少女:“不,不对,她应该是……但怎么会……”

    “母亲说~【你以为‘夜莺’的力量是可以随便转移的?】”西塞罗退后几步,开始做传声筒:“【她因为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以及不想让母亲继续担心,举行黑暗仪式想要让兄弟会杀掉她自己。】”

    “伊莉雅……”加卢斯拨开少女面前的发丝,看着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声音颤抖着抬头看向铁棺中的巨茧:“请救救她……”

    “母亲说……呃……不用说?好吧~{红桃}”西塞罗耸耸肩走到一边。

    呋——呼——

    有风刮起,风来的方向却是那具铁棺,加卢斯惊讶地看着“巨茧”逐渐散开,那些他以为是裹尸布的“布带”开始绽放出明亮但不刺眼的白光,如同有自我意识般探了过来,从加卢斯手中接过了那名少女。

    “布带”将少女松松地缠绕起来,而由于它们的散开,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夜母”的精致容貌和同样缠绕着布带的蓝色身躯,完全不像什么干瘪的老太太。

    刷——

    被布带缠绕的少女猛然发出白光,在大家下意识地闭眼转头之后,飘飞的“布带”、“夜母”都已经消失不见,那具铁棺也已经自行合拢。

    唯一不同的是,倒在加卢斯怀中的少女已经停下了痛苦的喘息,她原本只有些发灰的金色发丝却变得完全雪白。

    缠斗了一下之后,少女缓缓睁开血红的双眸,面前看向一脸担心的加卢斯:

    “爸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