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塔楼与女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七章 塔楼与女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一定是我冒充魔神的姿势不对。

    ——4e,201年,炉火之月,4日,9:33——

    同其他诺德遗迹一样,“黑光塔楼”是一座建立于数百甚至上千年之前的石质建筑,它由许多整块的巨石搭建而成,因此主体部分仍然十分完好,但由于时代以及地貌的变迁,其“扼守要道”的作用已经完全消失,目前来说只是一座位于裂谷城西南,霍利奇湖南岸,依山而建的普通遗迹而已,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占据它的并非强盗或者野兽,而是一群女巫。

    女巫这个称呼,虽然可以用来称呼女魔法师,但其最早的含义是能够自行觉醒魔法能力的女性,其原因据说和某位以女性外表出现的圣灵有关,而只能通过辛苦锻炼来提升的男魔法师对此表示十分的羡慕嫉妒。

    “【海尔辛——我们崇拜你——请赐予我们野兽的血脉与力量——】”

    黑光塔楼的顶端,是一处由于其依山而建所形成的宽阔平台,而平台正中则是一座祭坛,上面摆满了各种禽类的羽毛、利爪和喙,一名被堵住嘴的男子被结结实实地捆在祭坛前面的高脚椅上,而围着高脚椅和祭坛的,是一群身披深蓝色兜帽长袍,正在齐声祷告的女性。

    “【海尔辛——我们崇拜你——】”

    随着女巫们的祈祷,那座古怪的祭坛开始发出光芒,于是她们的情绪开始变得热切,声音也逐渐变大,同时一个个的都摆出准备作战的架势。

    嘭——

    一阵烟雾腾起,祭坛的光芒消失,高脚椅上同时变得空无一物……不,并非空无一物。

    “看起来再次失败了,”离高脚椅最近的女巫走过去,探手从椅子上捉下一只正在发呆的公鸡向同伴们展示:“这次还好,只是鸡,而不是什么会无差别攻击的怪物。”

    听到这句话之后,备战状态的女巫们纷纷停下了戒备动作,向祭坛围了过来。

    “仪式本身应该没什么问题,”队伍前列的一名女巫扯下兜帽,那是一名有着褐色眼睛和齐耳金发的中年女性,虽然有些上了年纪,但仍然不失为一位美人,她紧盯着那只鸡若有所思:“海尔辛的仪式都不复杂,只是把狼类材料全部换成禽类而已,照理来说不该失效的,除非——”

    “我保证自己没有记错,西尔维娅大人,”中年女子身后的一名女巫连声辩解:“和那个鹰身女巫交易时还有好几个人在场的!仪式内容和步骤以及祷词我们都确认无误了。”

    “这我当然知道,如果这些东西都没有出错的话,唯一的问题只可能是‘转化者’了,”被称为西尔维娅的中年女巫捏了捏公鸡的鸡冠:“很可能‘鹰身人’这个我们从未听说过的兽化人种族中根本没有男性。”

    “没有男性?那要怎么繁衍?”

    “该不会是出去捉……”

    “噫!你真污!”

    女巫们窃窃私语起来。

    “所以——”西尔维娅放大了音量压下那些悄悄话:“我们需要用‘女性’来试验。”

    咔,原本正在围观那只大公鸡的女巫们齐齐后退一步。

    “哼,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羡慕那些鹰身女巫漂亮和强大的,”西尔维娅用锐利的目光扫视过去时,女巫们窃笑着纷纷低头:“放心好了,没有成功的例子前我不会让你们直接去试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和以前一样,想办法去捉落单的强盗、商人和冒险者带回来,只不过这次的目标限定为女性——出发吧!”

    西尔维娅接过那只鸡,随手从塔楼上丢了下去。

    “另外,这不是鸡,是人,谁都不准吃!”

    ——10:19——

    “母亲她怎么能这样……”

    塔楼二层的一个房间内,有个没带兜帽的年轻女巫正在注视窗外展翅滑翔,越飞越远的公鸡,她的容貌和楼顶的西尔维娅十分相似,只不过金发略微发白,而且也更长一些,眼睛的颜色也要比棕色更深,深到似乎微微发红。

    “就算是强盗,他也是人类啊,”年轻女巫看着那只鸡喃喃自语:“变成鸡之后,说不定就会被野兽甚至人类吃掉,那可——唔呃!”

    似乎被自己的想象恶心到,她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嘴。

    “咳咳咳——”年轻女巫强行压下了恶心的感觉,却开始剧烈的咳嗽,在她松开手时,手心里已经满是淋漓的鲜血。

    “什么啊,抓女性来试验?女强盗和女商人根本是稀有品种好吗?”

    “女冒险者倒是常见,那个‘雌狮’穆月尔不就经常在附近晃?”

    “算了吧,把她骗来容易,我们可就死定了。”

    “如果够胆也可以去裂谷城抓个女贼,那个没隐患。”

    从顶楼下来的女巫们议论纷纷,而听到这些话的年轻女巫已经震惊到几乎站不稳了。

    “不,不行,”她倚在墙上休息了一会,摇摇晃晃地走向房屋一角:“虽然母亲是打算想办法救我,但这么继续下去她和外面那些女巫姐妹都会被杀掉的,不是冒险者就是赏金猎人……”

    “只剩……最后几笔了,”年轻女巫掀开房间角落里的一张地毯,那下面是一个造型怪异的暗红色魔法阵,明显是由血液画成的,但似乎还有一个角没有完成,她一边伸出自己沾着血的手指去勾画缺失的地方一边喃喃自语:“黑暗兄弟会……委托人要杀自己的话,他们不会不接吧?”

    听说黑暗兄弟会把这些暗杀委托称为“黑暗契约”,在行动前会事先收取全额的报酬,刺杀成功就会直接销声匿迹,而失败的话将向委托人退还一半的金额,如果仍然坚持要进行对目标刺杀,则需要再次签订契约。

    年轻女巫稍稍休息了一下,把目光转向自己床头的柜子,报酬的话,自然不用担心,因为她几乎没有什么花钱的途径,西尔维娅这些年给她的珠宝和金币等财物几乎没有动过,想必足够让他们履行“刺杀一名全力防御状态下的魔法师”这样的契约了。

    对于普通的魔法师而言,魔力总量自然是越多越好,可以凭借它们使用更多更强的魔法,但这句话对她而言完全不适用,她拥有的魔力总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其身体能承受的极限,结果非但无法使用魔法,连日常生活都很难自理——自从觉醒魔法能力之后,她随时随地都承受着仿佛要被从内向外炸开一样的痛苦,并且会时不时地咯血。

    她的母亲西尔维娅只是个普通的魔法师,从母亲只是默默寻找解决办法而没有问过任何“为什么”的态度来看,想必问题出在她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父亲身上。

    一般来说,想要杀死自己是件非常容易的事,但这个常识在她那满溢的魔力面前变得毫无意义,虽然无法使用魔法,但充斥着她身体的那些魔力会自行阻止任何会对她造成伤害的外在因素,比如从塔楼坠下会自行缓落,入水自动水下呼吸,就算她狠心去撞利器,自动生成的厚实护甲术也会先一步把那东西崩开,另外,目前为止最高纪录是一个月没吃东西也不感到饥饿,如果不是因为时刻要受到魔力满溢而产生的剧烈痛苦以及完全没有征兆的咯血,她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什么被魔法之神选中的魔法天才。

    这些尝试除了让她对自己身上魔力的功能有了概念之外,还让西尔维娅抱着她哭了很久,她不得不向母亲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同时心中暗暗补了一句“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

    “作为历史悠久的刺客组织,他们一定有应对这种状态的办法——咳咳!”年轻女巫最终将那个魔法阵,或者说,召唤黑暗兄弟会的黑暗仪式法阵绘制完毕,擦擦手站了起来。

    “还有……咒语。”她回忆了一下,开始念道:“闭合吧闭合吧闭合吧……”

    这些咒语和魔法阵,是西尔维娅带着自己四处寻找解决办法时意外记录下来的,而母亲最终选择的解决办法,是把她的身体进化成能够容纳那些魔力的形态,比如说在女巫界十分有名,“格林茉莉女巫别墅”里的那些被海尔辛赐福的鹰身人。

    但既然牵扯到魔神,想要实施自然困难重重,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举行了数次从鹰身人那里交易来的仪式,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她不由得怀疑那几个出面去交易的女巫是不是因为对交易细节研究不仔细而被骗了。

    “我是履行世间一切善行之人,我是,咳咳,消灭世间一切,咳咳咳!恶行之人……”由于要念的咒语太长,她最终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正准备休息片刻继续念诵时,房门忽然被猛然推开,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巫冲了进来。

    “伊莉雅{illia}!有冒险者过来了!似乎是裂谷城的新男爵!快来装病弱少女——”

    这瞬间,那个歪歪扭扭而且画得不怎么标准的魔法阵猛然绽放出耀眼的白光,将那名立在魔法阵旁边的少女完全吞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