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午夜和公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午夜和公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终于见到a姐啦。

    ——4e,201年,炉火之月,3日,22:17——

    “嗯……”

    我睁开眼,呆滞地盯了一会破旧的天花板,然后坐起身打量周围。

    这里不是耐基树林温暖的旅店客房,而是一间四处漏风的破旧木屋,显然刚刚是被冻醒的。

    床铺上垫的是各种兽皮拼接而成的毛皮床单,被子也是同样材质,床边的低矮柜子上摆放着我的行李,柜子旁的人形盔甲架上则穿戴着我那身造型帅气的乌木甲。

    除此之外,小屋中同样有着不少陈旧而干净的家具和摆设,火塘很小,但它散发出的热量勉强能使比较耐寒或者已经习惯这种温度的人在屋内入睡。

    而小屋中和床相对的另一侧墙壁前,有一个带着黑色头罩的人正被捆在椅子上,从她老气而打了不少补丁的灰布裙来看,应该是个上了年纪而且手头拮据的女士。

    小屋外面时不时传来河流的浪花声以及一些猛兽的吼叫,听起来这里是一处靠近河流而且远离城镇的房屋。

    环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之后,我飞快地跳下床去穿戴那身盔甲,毕竟只穿着睡裙很冷不说还没有什么安全感。

    在这个过程中,那位被绑住的女士似乎听到了动静而开始挣扎,并不断呼喊“有人吗?”“我没有钱,你们绑错人了!”。

    “真是有趣的反应,看来你们‘希诺学者’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在我刚刚穿戴好盔甲时,一个低沉而柔和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什么人?”我拔剑转身朝向声音传来的位置,那里是一只结实的衣柜,而一个身披白色大氅,头戴白色兜帽的女子身影正立在其上方。

    “没有去确认自己的包裹,说明你不在乎财物,而没有去确认被绑者是怎么回事,代表你不会进行不必要的同情,”这位女性继续说着:“而看到我之后没有贸然发动攻击,证明了你有足够的智慧,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去杀死桂罗的?”

    “嗯……为了正义?”我盯着那身白色罩衣下看不清脸的女性回答。

    “我们都知道这句话毫无意义,”女性的语气毫无波澜:“这世间只存在善良与邪恶、秩序与混乱,而正义?谁的正义?风暴斗篷的正义是恢复塔洛斯的荣光,而帝国军团的正义则是平息天际的叛乱,做出这种回答的你,认为他们哪方才是正义?”

    “我加入哪方,哪方就是正义。”我回答道。

    “很好,‘我即是正义’,看来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了,”白袍女性从衣柜顶端跃下,滑翔般轻飘飘地落在那名被绑女士的身边:“你杀死了我们原本的目标,慈祥桂罗,所以你得替我们完成另一项任务才行,不过为了方便起见,目标已经被带到了你面前,而你需要做的,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处置她而已。”

    原本还在挣扎呼喊的“目标”在白衣女性接近后立刻变得安静,甚至能看出她在微微颤抖,很明显她知道这个人是完全无法与之抗衡的。

    “阿里·奎因图斯,诺德人,”白衣女性仅仅是点出姓名的话就让那个“目标”颤抖了一下:“风盔城居住的一名裁缝,因为她的小儿子和一名黑暗精灵结婚而与之断绝了关系,但之后却从其家中将两人的半精灵孩子偷走,之后更是动用人脉将夫妻俩赶出了风盔城,刺杀她的契约便是由那名女性黑暗精灵提供的。”

    “那个碧池……”被绑住的女人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

    “真的是按我的想法处置吗?你特意说出这番话之后,如果她活着回去,那两人不就死定了?”我收起剑看向白袍女性。

    “我们的目标中,和桂罗各方面都很像的只有她一个,做出选择吧。”白袍女性避而不答。

    “我猜委托人只需要让她消失就够了,并没有要见到尸体的意思。”我走过去抬手按在“目标”的肩膀上,一道空间裂隙随即在她身后出现,裁缝只吐出一个“不”字,就被瞬间吸了进去,裂缝随之闭合。

    “那是通向【阿塔尤姆】的传送门,没有魔法才能的人无法离开,”我看向白袍女性,“这种办法和直接杀死没有区别吧?”

    “至少对委托人来说是这样,”白袍女性不置可否,走到木屋门口开锁并推门而出:“我叫阿斯垂德,你已经获得了加入我们的资格,决定之后就到佛克瑞斯附近的圣所来找我吧,暗号是‘寂静’——你会知道它有什么用的。”

    阿斯垂德离开一段时间之后,我才拿起包裹推门离开赶回耐基树林的旅店。

    ——22:53——

    【演的真好~啪啪啪~】蠢系统浮夸地说着。

    ‘我不准你出声就是因为这个,如果不小心漏出想揍某人一顿的表情,会让她对我的评估产生错误。’我把行李包裹丢回旅店床上:‘话说她应该查不到让娜·达尔克和泽拉·佩什的关系吧?毕竟这种传送术实在太像了。’

    【你不是设定好了吗?‘希诺学者’也是从‘阿塔尤姆’的教团那里学来的的传送法术,不过只能单向传送,除非那几个被你带着传送的人里面有兄弟会成员,否则的话就不会被发现,法师学院虽然大不如前,但也不是随便就能被探子潜入的。】

    ‘唔……法师马甲虽然还可以随便浪,但这个就不行了,从此之后就只能按正常的旅行速度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不过好处是想要救下黑暗兄弟会的目标会非常容易。’

    【说起来,亚瑟可以飞,你又能传送,只剩艾米尔比较惨还得坐马车或者徒步——】

    【提示:艾米莉亚·塞普汀开始夺取“午夜”的控制权。】

    等等?!

    提示姐姐上次这么突兀提示的,还是亚瑟变成龙的消息,什么野兽形态进化为巨龙形态,这次究竟是——

    蠢系统在我眼前打开的屏幕上,正显示着耐基树林旅店马厩中,艾米尔正垫着脚去摸一匹黑马的脑袋。

    “嘿,这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要尽快赶去风盔城,我以为你记得。”小烦压低着声音说道。

    “……就一会。”艾米尔揉着大黑马的脑袋,而对方也没什么想要踢人的意思。

    而以我这边的视角来看,那匹马正以不算太慢的速度转变所有权。

    ‘她们两个怎么在这?还有那匹马……哦,对,西塞罗去了’

    【阿斯垂德因为被西塞罗烦得不行,干脆骑着那匹影魇来找你。】

    ‘我哪知道会变成这样?听不到夜母声音的西塞罗是个古怪的小丑,但听到夜母声音的西塞罗却是个疯狂的小丑,任何人跟他聊上几句之后就会无比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做出和他交谈的决定。’

    【你自己呢?夜母殿下?】

    ‘我还好……习惯了。’

    【至于艾米尔和小烦,大概是被艾斯盖尔·雪蹄给烦的,艾米尔本人应该不在乎,但小烦由于一直被戴尔文这么对待而感同身受,于是拉着她出来执行任务了。】

    ‘嗯……所以速度不同的两人就在我这撞上了?’

    【阿斯垂德之前忙着在那间小屋里耍帅,此刻还在向旅店老板询问关于你的事情,应该想不到会有人去打那匹鬼马的主意。】蠢系统又弹出阿斯垂德端着杯蜜酒和“森林织带”旅店的女老板交谈的画面。

    ‘那匹马被艾米尔带走也行啊,她一直少个交通工具,而且那马还自带某种空间能力。’

    对于a姐抓人的细节,我当初一直很怀疑,就算是系统设置,也得讲究点合理性才对,玩家选个兽人,身高体重全都最大,然后一身沉重的龙骨甲,a姐要怎么把他绑走?

    她来抓装睡的我时,这个谜团才解开,那匹黑乎乎的、不会死的、战五渣的影魇坐骑,竟然能喷出一大团黑雾,把我连同盔甲行李一起卷走,里面是一种类似湮灭领域的空间,只不过非常小,那匹马能够听从阿斯垂德的指挥收起或放出许多东西,但无法对其中的每个物体进行单独的取放操作。

    【提示:艾米莉亚·塞普汀成功夺取“午夜”的控制权。】

    “咴咴——”原本只是被动挨摸的黑马忽然叫了两声,然后低头在艾米尔的手心里蹭了蹭。

    “……成功了,来。”艾米尔顺手抱住马脖子,然后翻身骑上马背。

    “不谈你控制魔法生物的手段,骑术也很不错啊?以前是做什么的?”小烦三两下也爬上了马背,由于它体格健壮,坐上两个小姑娘也完全没什么问题。

    “……帝国公主,驾。”由于没有缰绳,艾米尔扯了下“午夜”的鬃毛。

    “我还是圣灵呢——好快?!”黑马骤然加速,差点把小烦甩下去。

    似乎察觉到什么的阿斯垂德匆匆走出旅店,但只看到了绝尘而去的黑马背影。

    【a姐失马,焉知非福】

    ‘不会说话就闭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