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魔神与土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四章 魔神与土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果然智力型的魔神都不好抓。

    ——4,201年,炉火之月,3日,19:40——

    走在佛克瑞斯通向东方的山路上,亚瑟无视巴巴斯和哈提的斗嘴,不停思考接下来的行动计划,好消息是,鹰身女巫给予的任务地点正是巴巴斯要去交还斧子的地方,可以顺路完成,但坏消息是,一群吸血鬼盘踞在魔神祭坛周围,谁知道它们有没有交易出什么奇怪的能力。

    而且,在那之前还得处理一个必然会遇到的委托。

    中午的时候,亚瑟显然低估了“拉维西亚没死”这件事对佛克瑞斯城的影响力,要知道,死亡与葬礼之神阿凯的神殿就在这里,祂的主祭司鲁尼尔更是在“狼人杀人事件”后亲自为小女孩举行了葬礼,虽然由于没有找到尸体而只是衣冠冢,但也代表阿凯默认了这场葬礼的合理性,结果一群冒险者竟然把那个被圣灵确认死亡的女孩给带了回来,不止阿凯的祭司,就连领主都被惊动了。

    其导致的后果是,原本打算在尸光农场蹭一顿午饭就离开的“圆桌骑士”们,不得不在“死人之酒”参加一场领主举办的宴席嗯,听起来没什么区别。

    佛克瑞斯由于其特殊性,没有任何势力会在这里动手,如果不小心惹怒了阿凯,死后说不定会被祂丢去什么奇怪魔神的湮灭领域,佛克瑞斯数百年来为了让实质上占据这座城市的势力安心,进行了各种不同的应对,说现在面对帝**团和风暴斗篷的拉锯战,采取的办法就是——更换领主。

    宴请亚瑟一行人的领主名叫西德盖尔,倾向于帝**团,由于这里还算是帝**团的控制区,所以仍然是他在管理城市,但如果哪天风暴斗篷卷土重来,代替他登上领主之位的就是同情风暴斗篷的丹格尔——西德盖尔的亲叔叔。

    综上所述,这位领主宴请“圆桌骑士”们自然不会是为了招揽,也没有那个必要,他只是想要委托这批冒险者去消灭一群在佛克瑞斯东方山道上拦路抢劫的强盗而已,并且事先就全款交付了500金币的报酬。

    “停步!陌生人!你们前方是‘松木哨塔’,必须每人一百金币缴纳过路费才能通过!”一个声音居高临下喊话,打断了亚瑟的回忆。

    “唔,这就是领主拜托我们拆掉的强盗哨卡吗?”亚瑟依言停步,开始观察前方的情形。

    前方山路的两旁分别有一座高耸的木质哨塔,其顶端有天桥相连,天桥两侧有宽阔的木板以及铁皮保护,导致完全看不到喊话者以及具体有多少人埋伏,通向哨塔顶端的简易楼梯很长,而且位于塔楼内部,简单来说,如果不会飞,就别想轻松突破这座关卡。

    “那条天桥下方有落石陷阱。”艾拉低声提醒。

    “我可以挡住落石和弓箭,让您冲进哨塔,男爵。”莱迪雅也说道。

    “不,等等那座‘海玛之羞’洞窟离这里还有多远?”亚瑟回头去问和苏菲以及里亚在一起的巴巴斯。

    “不远了,通过哨塔之后是个岔路,左转是海尔根,右转就是那座洞窟。”巴巴斯摇着尾巴说道。

    “唔”亚瑟结合自己对这附近的印象开始思考,左转海尔根自然没错,但右转可不是什么洞窟,那条全程积雪的山在绕过霍斯加高峰山脚之后将抵达伊瓦斯泰德。

    虽然不清楚海玛是谁,以及这人为什么会因为一座洞窟羞愧,但基本可以判断出那座洞窟应该就在通过哨塔后很近的地方。

    那么问题来了,这座哨塔距离佛克瑞斯足有小半天的路程,呆在这里的强盗究竟是怎么免于被那些吸血鬼同化的?或者说,他们根本早已被同化了?

    “五个人,一条狗,我们要加收50枚金币——”由于天色比较暗,喊话的强盗听到巴巴斯的汪汪叫之后才发现了它——显然它的语言想要让谁听懂是可以选择的。

    “西德盖尔让我们来传话——”亚瑟确认强盗看不清自己具体动作后,直接使用了“召唤弓”魔法,同时尝试套话让对方露出头来:“你们为什么背叛他?”

    “哈!背叛?”喊话强盗的声音颇为不屑,但也如亚瑟所愿地探出了头:“那个愚蠢的领主!说好了我们把收到的过路费分成给他,而他为我们提供补给,几周前竟然改口,让我们自己去购买补给,只需要把钱从他的分成中扣掉就行,呸!那家伙想坐等收钱?我们要是有途径自己购买补给还需要他干什么!”

    虽然宴会时就看出那个领主是傻瓜,现在更是验证了这点,亚瑟拉弓瞄准咒骂起来的强盗,他确信自己瞄准的是一击必杀的头部,但那名强盗身上却没有任何“死亡气息”出现。

    “滚回去告诉西德盖尔那个蠢货!他别想再从我们这里拿到一个子儿!如果想强攻的话就尽管试试看!”强盗还在咒骂。

    “果然已经是吸血鬼了吗”亚瑟摇摇头,放箭的同时大声吼出吐目:“y!”

    噗!“呜嗷——”轰轰轰!

    召唤箭矢正中强盗面部,但传来的声音如中败革,那名吸血鬼还愣了愣,紧接着就被箭矢上附带的龙炎点燃,惨叫着开始四下狂奔,将那些落石陷阱触发了将近一半。

    “什么?”“敌袭!”“西德盖尔派人来了!”两座哨塔开始变得嘈杂,从移动的火把和人影可以初步判断出,整座哨塔至少有二十人驻守。

    “跟我上!巴巴斯和苏菲保护里亚。”亚瑟抄起双手剑冲向已经烧起来了的哨塔,艾拉和莱迪雅立刻紧紧跟上。

    “爸爸真是的,我也想玩。”虽然苏菲在抱怨,但仍然很听话地抱住了里亚。

    “啊哈哈是‘保护[fn]’,不是‘抱住[nf]’啦。”离开佛克瑞斯后就一直有些没精神的里亚笑起来。

    “嗷嗷!”“汪汪!”哈提和巴巴斯例行鸡同鸭讲地吵了起来。

    ——20:18——

    “就是这里!汪!”巴巴斯冲着山壁上一座透出隐约蓝光的洞穴吠叫。

    清理松木哨塔没有花去太多时间,在知道对方是吸血鬼的情况下,有时仅让它们用手持的火把把自己点燃就能结束战斗,但即使是这样也让亚瑟的“双手剑”和“弓箭”星座各自多点亮了一颗星。

    唯一没有被转化的事强盗们的厨子,他被伙伴全都是吸血鬼的事实完全吓呆,没等亚瑟发问就把它们和“住在一座洞窟里的魔法师”交易的细节抖了个干净,被放走之后一边念叨着“我说他们最近怎么喜欢血食”一边朝佛克瑞斯走了。

    “我怎么觉得这些吸血鬼是你那个主人弄出来的?”亚瑟随意地说了一句,也没等回答就当先踏入了洞窟。

    “没错,汪!”巴巴斯甩着尾巴跟了进去:“‘想要获得海尔辛的赐福,但不想成为狼人’这种涉及魔神,而且相对具体的要求几乎没有什么操作空间,顶多让她们变成不同种类的兽化人,但太恶心的主人自己也无法接受。”

    海玛之羞洞窟与入口小,内部宽大的普通洞窟不大一样,内部一条狭窄的通道,而且由内向外流淌出一条小溪,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洞窟根本是被溪流冲出来的。

    “所以——这些家伙的愿望是十分宽泛而且容易做手脚的喽?”亚瑟猛然挥剑,斩杀了一名从角落里扑出来的吸血鬼,但奇怪的是,它明明穿着法师长袍,却似乎打算用牙齿和爪子发动攻击。

    “太弱了,说好的法师呢?”艾拉带着苏菲和里亚也走了进来。

    “巴尔古夫大人说过,不要相信魔鬼口中的任何话语,也不要接受它们给予的任何东西,”莱迪雅由于盾牌有点碍事,换了几个角度后也跟了进来:“魔神自然也是。”

    “那帮蠢货的原话是‘想要永生不死,并愿意为此付出自身所有的财富’,听起来很有思想吧?永生之后想把钱挣回来还不容易?结果被主人直接全变成了吸血鬼,再也别想去凡人世界挣钱了。”巴巴斯汪了一声,似乎在笑。

    “唔这么说如果要提要求的时候也得注意别被祂坑了?”亚瑟拐过一个弯后通道稍稍变宽,他再次抬手斩杀了一名突袭而来的吸血鬼法师。

    “不对吧,说好的永生不死呢?”艾拉指了指倒地的尸体。

    “或许是最近几天才达成的新交易,我这段时间没在,”巴巴斯回答:“不过多半和之前哨塔那些家伙有关。”

    “他们打算用那些眷属的灵魂交换自己恢复正常,”某个亚瑟曾经在已经不存在的事件中听过的声音响起:“你帮我收集到了那些灵魂,作为感谢,让这些傻瓜‘恢复正常’的任务也交给你了。”

    伴随着魔神的话语,前方涌来了十多名身穿各种法师袍的吸血鬼,但无一例外都只会用尖牙和利爪来发动攻击,完全不是亚瑟和艾拉的一合之敌。

    “汪!不愧是主人!真是阴险!”巴巴斯叫道。

    “哼,想必现在已经是他们转化为吸血鬼不知多少年之后了,‘恢复正常’就代表着死亡,不是吗?”亚瑟手上不停地将只有野兽本能的吸血鬼全部砍倒。

    “和我交易的人,如果只提出要求,代价将由我来决定,而自行提出要求和代价的话,我只能进行微调,显然他们对我有一定的研究,但只是自作聪明而已。”魔神的声音继续响起:“来到我面前吧,希望你足够聪明。”

    曲折的溪流尽头,是一个位于洞窟中的小型地下暗湖,周围都是那些吸血鬼法师生活过的痕迹,而湖边的祭坛上,矗立着一座右手牵狗,左手提鹰的男子雕塑,正是契约的魔神卡拉维库斯维尔。

    “听我的,汪!”巴巴斯冲那雕像吠叫:“只需要提出自己的要求,而不必说出代价,这样的话代价不可接受还可以拒绝,但如果自行提出代价,就代表着契约成立,主人会怎么达成要求就没准了。”

    虽然那么说,但鹰身人的委托已经完成,接下来也只是交还斧子而已,至于向魔神许愿什么的,自己又没疯,亚瑟看着雕像,一时竟然想不到要问什么。

    “啊,看来你带回了我的斧子,想必你已经发现,这把斧子能够很好地消除魔神的影响,事实上,它能对湮灭居民一击必杀,”魔神顿了顿:“如果你把斧子和那条讨厌的狗全都还给我,我会为你提供一个尽量公平的契约,但如果你想留下那把斧子,就用它砍巴巴斯,让它去其他随便哪个魔神的湮灭领域呆上几百年,当然,这样一来我是不会给你奖励的。”

    “汪!坏心眼的主人!”巴巴斯叫起来。

    “你这条把主人的底细全都泄露出去的蠢狗!”只有声音的魔神听起来似乎很生气。

    “爸爸,不要杀小狗狗——”苏菲忽然像里亚抱哈提一样抱住了巴巴斯。

    “维尔大人,”亚瑟从巴巴斯背上解下悔恨之斧,上前两步将它放在雕像面前:“我希望能用这把斧子换巴巴斯暂时的所有权。”

    “什么——”魔神似乎因为震惊而失声。

    “汪汪汪!”巴巴斯意义不明地吠叫,但听起来像是在大笑。

    “这我是完全的获利方?”维尔的声音满是不可思议:“不但拿回了力量还能暂时摆脱那条蠢狗?”

    “是这样没错,我不像你祈求任何东西,你自然也无法给我挖坑。”亚瑟一边说一遍朝同伴们得意地眨眨眼,莱迪雅没什么表示,而艾拉则朝他竖起大拇指。

    “不,这不行,我不能这么做,唔这样好了,我就直接赠送一条你们想要知道的消息好了,对,没错,这样就好。”魔神的声音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

    “听好了,”摆在祭坛前的斧子化为阵阵蓝光,朝魔神的雕像汇聚,最终在它的腰部形成了一个如同本来就存在一样的斧头雕刻:“银手领导人的名字是——‘赫斯特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