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木屋和仓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二章 木屋和仓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话说夜母可以辞职吗?

    ——4e,201年,炉火之月,3日,8:19——

    依琳塔娜湖湖畔,“猎人休息处”小屋。

    之所以是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亚瑟那位老猎人养父刻了块牌子挂在木屋正门外的墙上,这很容易让脑袋不怎么灵光的人看到之后感到迷惑:这究竟是一个猎人的休息处,还是一间名为“猎人休息处”的木屋?

    “呃……嗯……咦?”显然艾拉就陷入了这种疑惑。

    “别想了,我从未见过陌生的猎人来这里留宿,他们更愿意去稍远些的佛克瑞斯休息,所以它只是房屋名,和‘格林茉莉女巫别墅’一样。”亚瑟敲了敲门口的牌子,推开木屋大门。

    说到那些鹰身女巫的住所,他不得不承认就算变换了形态,她们仍然会追求生活的舒适,那些“鸟巢”虽然是由树枝搭成,但墙壁和天花板都能够很好地抵御夜晚的寒气,地面铺着的柔软干草也和地毯没什么两样,再加上她们还拿来了和普通人交易时弄到的毯子,晚间留宿时几乎和旅店没什么区别。

    “容易造成疑惑和误解,或许可以改名叫‘望湖庄园’。”莱迪雅看着周围的环境说道。

    “还真是个有贵族范儿的名字。”艾拉横了她一眼。

    “男爵大人如今也是贵族。”莱迪雅平静回复。

    之所以会来这里,一方面是因为之前分开的同伴们想要看看亚瑟过去住的地方,另一方面是亚瑟自己也怀有某种侥幸心理——既然狩猎之神被时间之龙的部下消灭或者替代了,连带之前获得的所有关于海尔辛的情报都有所微调,那么自己那位因为海尔辛而死的养父会不会突然地冒出来?

    和不久前离开时几乎没什么区别的屋内陈设证明是他想多了。

    “汪汪!”“嗷嗷!”

    屋外,因为来过一次而对木屋没有兴趣的巴巴斯正在对里亚的狼魂吠叫,而那头小狼也不甘示弱地回吼。

    没错,这个不到一臂长,可以轻松被小女孩抱在怀里的半透明蓝色狼崽就是她被那堆燃烧的羽毛所吸引出来的狼魂,如今就像普通的宠物一样紧跟着里亚,不过原因不明地看巴巴斯不顺眼。

    羽毛烧尽,这头狼崽从里亚身上浮现时,就连离得较远的艾拉身上也出现了蓝光被拉扯的现象,而辛丁身上更是有丝丝蓝色烟雾被抽走——他如今已经无法变身狼人了,正喜滋滋地计划着接下来的人生,因此自然没有跟来。

    而提供那堆羽毛的鹰身女巫所要求的,仅仅是清除佛克瑞斯东南方一处名为“海玛之羞”的山洞中盘踞的强盗,由于基本顺路,亚瑟一行人不但要来看木屋,还打算带里亚,或者说拉维西亚回佛克瑞斯看看她的父母。

    “嗷嗷!”

    “汪汪!”

    “【嘎哦——】”

    “……”

    “苏菲?”亚瑟打开窗户向外看去,她似乎也对屋子没什么兴趣,但也不能去参与两条狗狗(?)吵架吧。

    不出所料地,巴巴斯还没什么,那条幽灵狼被苏菲冒出了一瞬的龙威吓得趴伏在地上。

    “巴巴斯你不要欺负‘哈提’!”里亚走过去抱起小狼,义正言辞地教训土狗。

    这条小狼被女孩起名为“哈提”,虽然它看起来对这个音似打喷嚏的名字十分不满,但抗议无效,不管怎么说,驱除里亚狼人血脉的任务已经完成,和女巫们也搭上了线,如果有其他人需要清理血脉可以到时候再来,至少艾拉对此完全没有兴趣。

    “汪?”看里亚转身走开,巴巴斯朝亚瑟这边摊开两只前爪,就算没有说话,其意义仍然被亚瑟瞬间理解:“怪我咯?”

    总之,还是早点离开吧,亚瑟仰头看了看天空,那道龙威把周围的野生动物都吓跑,中午吃不到烤肉只能下湖捉鱼还算小事,万一引来头巨龙,自己不得不现场表演屠龙和吸龙魂的话,说不定又会吓到小孩子。

    ——11:57——

    佛克瑞斯城城郊,尸光农场。

    由于之前曾数次来过佛克瑞斯,对于这座墓地之城的奇葩起名风格已经有所适应,亚瑟并没有太过意外,至于其他同伴,不是自小在这里长大就是见多识广、阅历惊人,甚至还有个魔神的圣者,更是不可能大惊小怪。

    “阿凯在上,里亚?是你吗?”农场主马西斯看着门外的女孩惊呼起来。

    尸光农场的马西斯和因达拉夫妇,亚瑟在以前贩卖猎物时也曾经见过,夫妻之间看起来不怎么和睦,时常拌嘴,但似乎有某种双方都珍视的存在维持着关系,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这名以前并未在佛克瑞斯遇到过的女孩拉维西亚了。

    “是我啊,爸爸,”里亚回答:“是这些英雄救了我。”

    “这……这……”农场主语无伦次,不知所措。

    这也是之前商量好的应对,至于真正救她的神秘法师,以及奇怪地出现在一年前这些事,在没有确切情报前还是不要跟这对以为自己的女儿已死的夫妻说的好,想必他们在惊喜之余也没空去分辨里亚是不是长高了一截。

    “我们是‘圆桌骑士’的阿尔托利亚和……加拉哈德,”亚瑟对马西斯说道,虽然曾经见过,但并没有多做交谈,想必对方也不会把一名重甲战士和曾经的猎户联系起来,而且他和莱迪雅的卖相也足够令人信任:“她们是崔斯特和莫德雷德。”

    “汪?”如果狗能做出人类表情的话,巴巴斯一定一脸的一言难尽。

    “莫德雷德?”苏菲歪歪脑袋:“不得了。”

    毕竟战友团的名号现在不大适合打出来,如果那些银手盯上这对夫妻可是个麻烦事,就算他们有所怀疑,这对普通的夫妻也没有那个人脉了解到雪漫城发生的事情。

    “我们致力于消灭狼人、吸血鬼和湮灭魔人,”看到农场主仍然在震惊中,亚瑟干脆直接把改编自警戒者的设定说了出来:“我们已经盯了那头狼人很久,因此能在他出手时救下你的女儿,但她仍然受了很重的伤,因此我们来不及通知你们而直接将她带走救治,这次来首先是交还女儿,其次则是对此表示歉意。”

    “不,没什么,我是说……”马西斯忽然退后两步,朝农舍另一侧疑似仓库的小屋大声喊道:“因达拉!我们的女儿回来了!”

    “你这家伙终于疯了?就不能让人独自安静一会……吗?”一名形容枯槁,声音嘶哑的妇人推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刚一抬眼就愣在那里。

    “嗯?”虽然只有一瞬间,但亚瑟可以确定这名妇人刚推开门时,眼中带着凶狠的杀意,她自己在仓库里的话,难道是对老鼠和蟑螂的杀意?

    “拉维西亚!我的宝贝!”因达拉飞快地冲过来,一把将里亚抱在怀里,然后放声大哭,此时再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什么完全不可能了。

    “妈妈,里亚没事。”女孩不知所措地安慰她,哈提也被吓得直接跳开。

    “西帝斯保佑……西帝斯保佑……”因达拉完全不肯放开,而且在不停地喃喃自语。

    这是……莫非?亚瑟示意莱迪雅向他们夫妻解释,然后自己朝那座小仓库走去。

    ——12:07——

    这是一座普通的农庄仓库,除了成袋的种子、干菜、干肉之外,还有损坏的农器和家具,或许是收成不好的缘故,本来并不大的仓库也只堆了一半,而那另一半较空旷的地面上,绘制着一个由干涸鲜血组成的怪异魔法阵,从阵旁边的几只死鸡来看,基本可以确定里亚母亲眼中的杀意来源和具体在做什么了。

    她在尝试召唤黑暗兄弟会。

    对于这个暗杀组织,亚瑟以前就有所耳闻,直到加入战友团后才从确切的档案中有所了解,他们的前身是曾经遍布整个塔玛瑞尔大陆的“莫拉格帮”,由于“夜母”及五大信条的出现而从中脱离,经过数百年追杀与反杀,莫拉格帮几乎在塔玛瑞尔大陆上绝迹,而天际省更是黑暗兄弟会一家独大。

    召唤他们的黑暗仪式本身并没有什么效力,重要的是将“她在举行黑暗仪式”这件事传播出去,“一名失去女儿的母亲举行黑暗仪式想要杀死凶手”这样的传闻本身就具有一定的传播力度,现在无法确定的是他们有没有派人来接触过,是否已经接受委托。

    “闭合吧闭合吧闭合吧……”亚瑟下意识地开口,但无法继续念下去,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除了“闭合吧”这句话之外的任何咒语,而且,仪式本身并不重要,一群暗杀者要怎么和农妇胡乱绘制的魔法阵产生联系?

    “请您带里亚走吧。”亚瑟刚刚走出仓库,迎面就遇到了神色轻松不少,但眼中仍然带着杀意的因达拉,虽然那边莱迪雅正在讲述“圆桌骑士”追踪狼人以及治疗里亚的“细节”,但这位母亲却完全不感兴趣。

    “你的意思是……”亚瑟有所猜测,但还不能确定。

    “或许你们刚来还不清楚,但我召唤黑暗兄弟会去杀那头狼人这件事,已经传得整个佛克瑞斯都知道了,”因达拉语气坚定地说着:“就算我女儿平安无事,那头野兽也必须死,为了防止他侥幸逃脱之后回来报复,请你们把里亚带走。”

    但是辛丁现在是个完全的凡人,正在鹰身女巫的监督之下,如果那些刺客按照寻找普通野生狼人的手段,是不可能找到他的。

    “这样好吗?毕竟你们之前以为她死了,刚刚见面就要说再见的话……而且我们也不能保证不会陷入危险。”亚瑟答道。

    “事实上,你们也想留下她吧?”因达拉似乎想做出微笑,但最终只是扯了扯嘴角:“她抱着的那头奇怪的小狼,应该就是她被狼人攻击,以及你们愿意收留她的原因,那一定是种很稀有的天赋,对战斗非常有帮助。”

    “呃……”亚瑟语塞,虽然想要留下里亚没错,但原因可不是那个,相比之下“给苏菲找个玩伴”都比她说的那点重要。

    “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偶尔带她来看看我们就行。”因达拉的声音低沉下去,亚瑟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好默默点头。

    “别担心,她父亲就交给我。”得到亚瑟的肯定回复,这位母亲似乎瞬间恢复了精神,挽了挽袖子就朝马西斯走去。

    虽然有些奇怪的误会,但至少此行的目的顺利达成了,亚瑟耸耸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