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桂罗与魔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五章 桂罗与魔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觉得这不算掉马。

    ——4e,201年,炉火之月,1日,22:07——

    “十分抱歉!桂罗女士!扎格这就回去睡觉!”

    “嗯。”

    深夜,一名虎人法师学徒偷偷摸摸地溜出学徒宿舍不远,迎面就撞上了提灯夜巡的桂罗,匆忙道歉后转身跑了回去。

    由于冬堡法师学院的学徒、导师、暂住者逐渐增多,生活习惯各不相同,为了不产生混乱,首席法师规定所有人在晚十点之后必须回到自己的宿舍,但显然那些精力旺盛的法师学徒们不会把这个规定当回事。

    而夜巡的工作就由冠冕守护者拉琳娜女士、图书馆馆长舒布,以及新来的桂罗女士担任,他们虽然实力参差不齐,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容貌看起来足够凶。

    不过,这些法师已经迟钝到这种地步了吗?桂罗看着扎格的背影想道,他们全都没发现这里正被一位圣灵庇护着?

    那道把自己拉到法师学院的“裂缝”,据说是一个名叫泽拉佩什的学徒从阿塔尤姆教团那里学到的传送法术,并借由玛格努斯之眼的力量才能施展出来。

    呵,就算她这番话是真的,那么传送过程中一闪而过的松嘉德景象是怎么回事?普通法师施展传送法术时可以借道舒尔的领域吗?

    而且,根据这两天对纳非、瑞达,以及一些其他人的询问,结合自己的经历,桂罗可以判断出,这些人全都是在“必死”的情况下被救回法师学院的。

    而能够做到这些事,立场又偏向法师学院的存在只有一位。

    法师的庇护者,智慧与逻辑之神,圣灵尤里安诺斯(Julianos)。

    ——22:26——

    “晚上好,桂罗女士。”“晚上好,拉琳娜女士。”

    将提灯交给曾经的冬堡王冠守护者拉琳娜女士之后,桂罗在老兽人舒布的奥术厅图书馆中稍作休息。

    虽说是夜巡,也会在午夜时分截止,如果有谁在宿舍发呆了两个小时之后仍想夜游,那就只能随他去了。

    或许在安静的气氛中容易回想往事,桂罗随意翻着堆放在桌面上的书籍,思绪飘向了风盔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荣耀厅孤儿院院长桂罗会被判定为死亡,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反应。

    桂罗·孤风,是她的全名,孤风家族曾经是风盔城最大的家族,但家族的大部分精英们在与梭莫的大战中战死之后,就以流星陨落般的速度衰败了下去,如今更是只剩一个在酷海家族控制的夹缝里挣扎求存的“孤风船长”,以及一个就连艾瑞提诺这样的小家族的要求都无法拒绝的“慈祥桂罗”。

    桂罗对艾瑞提诺家族和黑荆棘家族达成了什么协议不感兴趣,编造一个孤儿的意外死亡报告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无非为他们侵吞其家族财产提供一个借口而已,但没想到那些家伙连这种小事也要灭口,果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目光短浅的小家族。

    圣灵会选择在她被刺杀时进行庇护的原因,桂罗大概也能猜到一二,多半是因为自己所掌握的魔法。

    在多年前,孤风家族还没那么窘迫的时候,桂罗曾乘坐家族来往于天际和晨风的商船参观沿途风貌,虽然晨风省由于火山爆发没什么景致可言,但她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被一个住在巨大蘑菇屋里的古怪法师收为学徒。

    虽然掌握着各种常规法术,但这位法师更热衷于对法术进行改良和创新,由于居住的小岛整个被火山灰覆盖,比起传统的火焰、闪电和冰霜,他自创了一套类似的“灰烬”魔法,比如召唤由岩石构成的“灰烬守卫”,击中后可能使人动弹不得的“灰烬之箭”,甚至还有一种邪恶的,把活人或尸体转变为“灰烬魔怪”的法术,不过这个法术很快被他自己毁掉了所有相关信息以保证不会被其他人利用。

    这位法师对灰烬法术十分狂热,以至于完全不打算使用普通魔法,转而开始制造能储存各种魔法并根据需要释放的定制法杖,全程参与制作过程的桂罗不得不承认这位导师是个天才。

    不过,就像所有天才一样,这位导师最终也踏上了禁忌之路,他成功地使用灰烬魔法制造了一座通向魔神领域的“反召唤之门”,在交代后事般安排好法师塔的事物之后,义无反顾地在学徒们担忧的目光中踏入大门,并再也没有回来。

    在法师进入大门之后,从预留的通信手段传来的各种话语和推测可以看出他至少经过了六个魔神的领域,虽然有些湮灭领域十分危险,但他仍然能够成功逃脱。

    在完全静默之前,法师似乎抵达了一个到处是书籍的湮灭领域,其最后传来的呢喃话语是“这么多的知识……我必须去交换……”,很显然,在这个明明可以随时脱身的湮灭中,他用光了自己的一切来换取未知的知识,以至于现在桂罗完全想不起他的名字。

    之后自然是俗套的学徒们反目成仇,手段齐出地争夺老师遗产,对那些东西完全不感兴趣的桂罗乘坐商船回到了天际省,而紧接着,就是帝国和梭莫之间的大战,以及孤风家族的衰落。

    这位圣灵大概对贵族之间的争权夺利完全不感兴趣,但却十分在意魔法的传承,不出意外的话,那些抢夺老师遗产的蠢货们没有一个继承了他对魔法的研究,所以这个世界上还掌握“灰烬魔法”的人,只有她一个。

    不过,根据老师的严谨作风,一个结论必须有众多证据支撑才行,如果想证明这位圣灵确实想要维护魔法的传承,就得去询问那些在同样情况下被救下来的其他人,可自己刚刚来到法师学院不到两天,虽然协助负责夜巡,但离被大部分人信任还远,如果想要不着痕迹地获取情报恐怕很难,除非——

    嗡……细微的蜂鸣声在耳边响起,桂罗腾地站起身,引来了在图书馆柜台后面兽人管理员乌拉格-舒布的瞪视,但她完全没有在意。

    毫无疑问,这是“裂缝”关闭的声音,那位圣灵化身又带人来了,如果说资历比自己老的人不好询问,那么对状况同样一头雾水的新人一定会没有警惕地开口。

    桂罗拿起一盏新的提灯,保持着平静的脸色推开图书馆通向天台的大门,稳步走了上去,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圣灵尤里安诺斯的化身,那名自称泽拉佩什的诺德少女,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桂罗可以确定她看到了泽拉脸上那种如同圣女一般的神情。

    不过,既然圣灵不愿意暴露身份,那么她也不介意陪她演下去。

    “你又救人回来了?这次是几个?”桂罗提着灯朝正在消失的裂缝走近,那里果然有个一脸茫然似乎在怀疑她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的年轻女性,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的商人。

    这也难怪,自己也是这样,当时拳师刚刚消失,她正准备去窗口观察,却从背后感受到了急速接近的锋利和冰冷,下个瞬间就出现在了法师学院的广场上。

    稍微聊过的瑞达和纳非姐弟,来这里的方式似乎不大一样,但同样也陷入了必死的境地,所以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泽拉会事先现身交谈,以一种合理的方式行动,而如果事态紧急,就会直接把人传送走。

    “只有一个,我明明只是传送去马卡斯城的首饰铺准备捡漏,谁知道韦林怎么就动手了。”泽拉看起来一脸不快。

    连凶手的名字都知道了还说自己路过?她那套“根据魔法物品传送”的说法也就骗骗学艺不精的学徒们了,至少托夫迪尔每次听到这个借口都是一脸的慈祥。

    “你去休息吧,这个姑娘我来安置。”桂罗走近两人,稍稍举高油灯让那个新人看到自己的脸,结果也不出所料,明明是能吓哭小孩子的凶恶老太太脸,那名十分不安的女性看到之后竟然奇怪地放心了下来。

    “哦,那就拜托了,我这就去‘睡觉’。”泽拉摆摆手,对她自己施放一个缓落法术,然后直接从奥术厅图书馆的顶层跳下去。

    那名被救的女性看上去吓了一跳,不过看到泽拉缓缓落下的身影后神色似乎更加安心,这多多少少也验证了桂罗的猜测。

    “你会出现在这里,毫无疑问是因为你即将死亡,并且拥有某种魔法能力,”桂罗转过身,对她招招手示意跟上:“说说看,你有怎样的能力?以及为什么有人要杀你?”

    “我叫玛格丽特,要杀我的人,韦林,是我的一个矿工朋友,”自称玛格丽特的女性语气十分低落,但对桂罗的问话完全没有怀疑:“原因的话……很可能是我把他挖出来的铁矿转化为银矿,然后又转化为金矿的缘故……”

    “呵,愚蠢的弃誓者。”桂罗冷笑。

    玛格丽特默默点头。

    根据消失在湮灭中的导师的说法,“点铁成金”这个法术极其罕见,不但能够掌握的人十分稀少,即使偶尔出现,也会被愚昧的普通人当做其拥有某种魔法炼金物品而进行谋杀抢夺,毕竟这个效果太过接近谁都能使用的炼金术。

    果不其然,桂罗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自己所掌握的“灰烬魔法”如果算是“土系魔法”,那么“点铁成金”就可以算是“金系魔法”,看来那位智慧与逻辑之神打算填补只有“冰、火、电”的魔法系统,而自己则是这个重大事件的参与者……只是想一想,竟然就有些久违的激动。

    桂罗看了看学院广场上正伸着懒腰走向学徒宿舍的泽拉,推开了奥术厅的大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