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山谷与信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三章 山谷与信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接到黑手信了~

    ——4e,201年,炉火之月,1日,12:11——

    ‘所以说,现在的盗贼公会变成了那些贵族之间狗咬狗的工具?’

    【差不多吧,裂谷城附近发生的盗窃行为没有任何一桩和他们有关系,基本都是身份和你踹进河里那两个家伙类似的小贼所为。】

    ‘唔,说起来那两个小贼现在怎么样了?我记得叫……黑海鼠?’我看了看脚上莫名显得十分锋利的重甲高跟鞋,暂且为他们默哀三秒。

    【是‘德拉夫’和‘海农·黑雪鼠’,他们正在湖边一个相熟的渔场工作,完全不敢进行任何犯罪活动。】一个新的光屏窗口弹出,显示着两个渔民的形象。

    ‘看来不用管他们了,继续观察艾米尔这次的行动吧。’

    我正坐在旅店客房的椅子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蠢系统聊天,一边观看投射在空中的现场直播。

    虽然我完全没有插手这两人和盗贼公会接触的过程,但他们仍然通过不同的渠道成功加入并顺利会师,此时更是以“大师”带“新人”的组合去执行任务。

    几个分屏从不同的视角显示着,艾米尔正带着她的跟班接近一个隐藏在裂谷城附近山谷里的的斯库玛制造窝点,而那个窝点里的斯库玛贩子们正在所谓‘竞技场’周围谈笑取乐,完全没有对周边进行警戒的意思。

    这个被称为“裂盔山谷”的地方就是之前那批伪装成杉木的树精要运抵的最终目的地,他们会提取那些树精的汁液,和从虎人那里买来的月亮糖混合加工,最终制造出名为斯库玛的炼金药剂。

    虽然它能够治疗伤口,恢复体力,但同时也有严重的致幻和成瘾性,与其说是药剂不如说是毒,品,在任何一个领地都被严格禁止贩卖,即使是在裂谷城一手遮天的黑荆棘家族也不敢染指分毫,其现任家主玛雯·黑荆棘在得知这件事之后,立刻向盗贼公会下达委托去捣毁这个窝点。

    在我看来,那个厉害的老太太应该早就知道有这么回事,只不过一直在暗暗收集证据,就等着一个契机去把他们连根拔起——比如这件事意外暴露的现在,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事件一爆发就直接向盗贼公会指出那个山谷的位置,然后毫不犹豫地转头去对付那个背后的家族?

    至于山谷中的斯库玛贩子,我只能说他们的心是真大,前脚还为了掩盖真相雇佣黑暗兄弟会对经手这件事的雇佣兵灭口,后脚就为了让他们平时的娱乐更刺激而去捕捉虎人武僧,明明背后支持他们的贵族都没有这么嚣张的资本。

    ‘盗贼公会日常的自由工作如果都是这种任务的话,他们就可以改名‘侠盗公会’了。’

    【那是因为有个盗贼大师挥舞着不知哪来的大衮剃刀禁止他们对普通居民下手,而不在乎声誉的墨瑟·弗雷也被某个圣灵给神隐了。】

    ‘可以啊,都会指鹿为马了。’

    【难道不是指桑骂槐?】

    ‘唔……’

    FZ世界时蠢系统还有点萌的,结果只收集了一个末日元素就进入了叛逆期,要是等它把这世界十六个末日元素全收集之后,会不会一摸胡子冲我吼“成何体统”?那可不行。

    趁蠢系统还在等我回话,我直接回了趟松嘉德抓住小黑龙揉了一顿。

    【呜呜呜……】

    嗯,顺眼多了。

    “……帕里,你正面突击。”此时那主仆俩已经接近了山谷入口,艾米尔对她的跟班这么说了一句,身影就从光屏上完全消失。

    从我这些光屏的视角来看,虽然这个小型山谷外面的警戒很松散,但内部还是有着众多守卫,不过他们的目的不是警戒外来入侵者,而是要防止被迫互相厮杀斗殴的“斗士”忽然反咬一口,而这位小公主直觉惊人地冲关押着那些“斗士”的地方潜行而去。

    “她对我真有信心,但我又不是塔西留斯那个善于以寡敌众的野蛮人。”帕拉索斯嘀咕着,从背后摘下乌木弓,张弓搭箭瞄准谷口的一个陷阱触发机关射击。

    砰!轰!一个悬挂着的燃烧油壶被射断系绳,坠落之后将地面的大片油渍完全点燃,产生的烈火和浓烟瞬间吸引了山谷深处斯库玛贩子和守卫的注意。

    ‘这办法其实挺不错的,不但替艾米尔吸引了注意,而且有大火遮挡,对方也看不到谷口具体来了多少人。’

    【可是这任务既然委托给盗贼公会,不就是希望他们悄悄地解决才对?】

    ‘所以说你蠢,玛雯老太太希望事情在她的控制之下悄无声息的解决,蓝宝石和小烦肯定看出来了,但仍然派出这个“新人冒险者”来执行,就证明她们想把事情闹大。’

    【唔……打算摆脱黑荆棘家族的控制?】蠢系统难得精明了一次。

    ‘毕竟是历史遗留问题,或许一时很难摆脱,但如果一直对她言听计从,是完全不可能摆脱的。’

    【‘历史遗留问题’是谁造成的啊?】

    ‘我哪知道~’

    虽然游戏里墨瑟·弗雷挺讨厌,还不停的搞事,但现在没有他参与,盗贼公会竟然差点被吞并,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把蓝宝石强化了,哈哈哈。

    “小子,你迷路的真不是时候。”“我们会杀掉你,然后拿走你的钱。”“你死定了。”

    毕竟只是一层火油,燃烧时间很短,十几个身穿铁甲头顶牛角盔的壮汉已经朝山谷入口的帕拉索斯围了过去,只不过看上去出于对他身上装备的忌惮而没有直接动手。

    比起用容易获得的铜、铁所铸造的大路货甲胄,那些来自矮人遗迹的金刚砂矮人装备,兽人武器匠精心打造的青铜兽人装备,以及只有有限几个矿场才出产材料,能锻造它们的大师更稀少的乌木装备,仅视觉上就能让人感觉十分不好惹。

    ‘如果他穿一身魔族或龙骨装备,对方会不会直接吓跑?’

    【不会跑,因为根本不认识。】

    ‘……有道理。’

    “我在裂谷城的旅店里听说,这里盘踞着一伙强盗,看来是真的,”屏幕上,帕拉索斯开始了他的表演:“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哈,原来是一个‘英雄’,”一名比其他守卫要高上一头的诺德大汉排众而出,身上泛着青色的兽人重甲,以及手中的兽人重锤异常显眼:“但裂谷可不是逞英雄的地方,这身乌木甲,我就收下了。”

    唔?是打算单挑吗?

    “一起上!都给我用钝器,把那小子砸死在里面,谁也不准用利器砍坏‘我的’盔甲!”大汉一挥重锤,带着一众强盗冲了过去。

    “见鬼!”帕拉索斯转身就跑,山谷中一开始还留意着这边的斯库玛贩子们纷纷大笑起来。

    ‘好吧,至少他吸引注意力的作用是达成了。’判断这位跟班先生不可能被抓到之后,我干脆关了他的镜头,转而去找潜行中艾米尔,在切换了几次显示模式之后,她淡红色的身影出现在“斗士”被关押的场所附近。

    这是一座山谷后部的地底深坑,正上方覆盖着一层铁网,底部周围墙壁上的一圈勉强能挡雨的耳洞就是“斗士”们的住所,除了有着多重门锁的唯一通道之外,不可能有任何逃走的手段。

    而这些“斗士”,基本由虎人、亚龙人、黑暗精灵等不被待见的种族组成,偶尔有一两个看上去是人类的家伙,仅从眼中野性光芒也能看出他们其实是狼人。

    ‘只能说,这些因为发了大财的斯库玛贩子还没胆大到去捉普通人进行角斗的地步,毕竟那样的话谁也保不住他们了。’

    【就算是现在这种程度,他们也已经完了。】

    屏幕上,艾米尔手法娴熟地一道道打开了牢笼的大门,然后照一名看上去不太莽撞的虎人脑袋上敲了一记,他恼怒地抬头时正好看到直通地面的道路已经敞开。

    “呋……”虎人四下望了望,但没有看到任何人,于是对着空气说道:“无论你是谁,这个恩情我撒-瑞德记下了,如果以后需要我做什么的话,鄙人在所不辞。”

    ‘谁来告诉过这个盗贼公会任务线的关键nPc怎么会在这里?’

    【你乱来之下难道还有哪个任务线没崩?】

    ‘吵死了,闭嘴,主线就没崩。’

    “你好~我这里有一封给让娜·达尔克女士的信~”我正在看一群斗士冲破牢笼对付那些斯库玛贩子的大戏,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她就住在那间屋里,你去敲门吧。”旅店老板威尔海姆回答。

    ‘真是的,黑暗兄弟会办事的效率也太低了,亏我为了让他们找到,特意在伊瓦斯泰德这里租房住下,还时不时出去晃一圈。’我边吐槽边调整了下坐姿以淑女一点,毕竟比起天际省把人严严实实包起来的重甲风格,黑贞的盔甲还是有些……露。

    “你好——”“门没锁,进来。”

    “那个……有位看起来很凶的黑袍男人让我给您送一封信,他没有留下名字,但给了我很多钱……那个……再见……”信使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眼神闪躲着一副十分想看又不敢看我的模样,期期艾艾走过来把信放在桌上的几步路把什么都交代了,然后转身就跑。

    【噗……哈哈哈……】

    见鬼,满破的露肩造型冲击力有那么大?我还特意遮了遮腿,这信使该不会是个潜在的黑贞粉吧。

    至于那封信,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内容,一个黑色的手印,外加“we Know”两个单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