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鼠道与公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五章 鼠道与公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松嘉德睡大觉。

    ——4e,201年,末种之月,30日,2:47——

    四周是沉重粗糙的石块所构成的青黑石壁,目力所及是被光线昏暗的火把所照亮的丛生藤蔓以及灰色杂草,与永远向低洼处流动的地下暗河平行的,是不知道会通向哪里的众多甬道和年久失修的简陋铁门。

    这里是鼠道,裂谷城镇下方的下水道网络道,它的名字来源于地表居民的蔑称,其包含的意思大概是“有像老鼠一样的人在里面钻来钻去。”

    由于下水道中时时有地下暗河的活水流淌,因此除了空气感觉上有些潮湿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味,否则的话,帕拉索斯拼了命也要让公主打消参与盗贼公会的意图。

    “据说裂谷城建立之初是一座边境要塞,这些有年头的地下通路就是当时统治者的地下仓库、兵营与逃生密道,因此有不少适合居住的地方。”布林乔夫弓着腰在鼠道中潜行,同时低声向身后的帕拉索斯介绍。

    “选择居住在下水道的人很多?”虽然时值万籁俱寂的深夜,但帕拉索斯还是能隐约听到鼠道深处传来带有回声的怒骂、大笑以及不知在说什么的低声细语。

    “和其他城镇还刻意规划出平民区不同,这个下水道网络就是裂谷城自然形成的平民区,能够在城内地表居住的基本都可以算是大大小小的贵族——哈尔嘉工棚大通铺那些人例外。”这位资深盗贼继续说着:“黑荆棘家族与盗贼公会的契约中有一条‘如果未经允许对地表上的宅邸出手,守卫有权直接将罪犯击毙’。”

    “这‘未经允许’听起来相当有深意。”帕拉索斯跟着布林乔夫走过一个转角,地下河流淌的声音逐渐变小。

    “没错,黑荆棘家族会不定时地更新他们给盗贼公会的那份‘不得冒犯’名单,我们就得派人去给那些‘掉出名单的家族’找些麻烦,如果他们没能理解这种暗示,黑荆棘家族就会下达一些更具体的、能保证那些家族知道他们犯了什么错的‘委托’。”布林乔夫的声音有些无奈。

    “这似乎和我听说的盗贼公会不同?”帕拉索斯疑惑地发问。

    在赛洛迪尔首都省听说过,天际省的盗贼公会在每个城市都有贵族庇护,随便转一转就能找到商人提供销赃服务,行动时被守卫逮到时,一句“我是公会的人,能否网开一面”就可以直接离开,而每个成员更是富得流油……和现状完全不同。

    “明面上的原因是帝**团和风暴斗篷打了起来,双方都加大了对犯罪行为的追查和惩处,”布林乔夫边说边摸出根细铁丝捣鼓一扇锁住的生锈铁门:“但实际原因是——这个!”

    铮!在布林乔夫撒手后跳的同时,铁门侧面猛然探出三根锋利的长矛,如果他还在原地一定会被洞穿。

    “你去试试看,就明白了。”布林乔夫抹了把冷汗,看着缓缓缩回的长矛对帕拉索斯说道。

    帕拉索斯警惕地看着那个恶毒机关探出的孔洞,接过布林乔夫的铁丝尝试上手开锁“我的开锁手艺可不……”

    咔,细小的声音响起,铁门应声而开。

    “就是这样,”布林乔夫耸耸肩推开了铁门,对有些呆滞的帕拉索斯说道:“像我这种老手,竟然会栽在一个大部分锁头生锈,只需要一勾就能打开的门锁上,而且这种事不是偶然而是普遍存在的。”

    帕拉索斯想起艾米莉亚公主说想要前来裂谷城的情形,那可不是艾瑞库尔男爵成功开锁给白灵男爵制造麻烦之后,而是一个应该十分资深的老贼,开一扇贵族区几乎没什么防御手段的普通门失败,被守卫围起来的时刻。

    “你们,莫非惹怒了某位圣灵或者魔神?”帕拉索斯问道。

    “我们也这么猜过,但完全不会有圣灵对盗贼有好感,”布林乔夫重新在前方潜行探路:“而支持我们行动的魔神又太多,如果谁无意中惹怒了某位魔神,祂也是不会特意现身指出的,于是我们只能在每次行动前都做好失败的补救准备,以及招募些还没有受影响的新人。”

    “嗯……我觉得很多新人在听到你们惹了魔神之后大概会被直接吓跑。”新人帕里哈了一声。

    “但你没有跑,这就足够了。”布林乔夫随口就是一句拉高忠诚度的话,可惜对帕拉索斯没什么用。

    既然公主殿下想要加入盗贼公会,那他就必须跟进,另外就是她那句“神也杀给你看”,确认有魔神介入之后,帕拉索斯还得确保艾米莉亚不会当真去实施它。

    “那么,关于这次的行动?”随着布林乔夫的行动越发轻微小心,帕拉索斯判断出目标已经很接近了。

    “目标是一个住在鼠道里,叫做‘拳师’的佣兵,”布林乔夫低声说着:“他受雇去暗杀荣耀厅的‘慈祥桂罗’但对方已经被其他人提前杀死,之后他不肯退还雇佣金并准备逃离裂谷,其原本的雇主想要拿回他预付的佣金。”

    “这种寒酸的委托听起来不像是黑荆棘家族所能提出的。”帕拉索斯挑挑眉。

    “似乎是一个叫‘艾瑞提诺’的外来贵族,由于他来自风盔城,黑荆棘稍微卖个面子而已,只不过这种没有格调的委托传出去之后,他们大概就会被排除在‘不得冒犯’的名单之外了。”布林乔夫停下脚步,帕拉索斯听到前方的甬道内传来断断续续的打呼声。

    “看起来他很没有安全感。”锐眼鹰斥候队长望着前方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捕熊陷阱夹,微微一笑。

    ——2:53——

    裂谷城鼠道地底深处,有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它靠近南方山岭的侧面稍高的位置,一条湍急的暗河在那里被凌空截断,水流如同小型瀑布般涌出,而那些水在圆形空间中部的蓄水池稍稍汇聚后,很快就沿着四壁预设的狭窄水道向四面八方流淌而去。

    如果能从外部观察的话,它一定就像是一只四处漏水的水壶,而事实上,这个广场确实被占据了此处的盗贼公会起名为“破碎的大酒壶”。

    蓄水池周围,是为了防止某天暗河的水量忽然增大而刻意盖得高了不少的居住和训练区,甚至还有一家小小的酒馆。

    “休息得怎么样?对大酒壶的印象如何?我们基本都是晚上工作,可还习惯?”酒馆一角,盗贼公会的两大话事人之一的“蓝宝石”正在自言自语——至少看起来是那样。

    “……还好。”艾米尔正捧着一只甜甜圈在咬,只是微微点头。

    “我只能说,你这种视线稍稍移开就会消失的天赋,简直天生适合做我们这行。”蓝宝石说着:“虽然现在我们的状况不是太好,哈哈哈……”

    “……嗯。”女孩眨眨眼睛算作回应。

    “之前我跟你提过公会的困境,现在进行稍微详细一点的说明好了。”蓝宝石看艾米尔吃的开心,于是自己也取了个甜甜圈啃着:“盗取原属于他人财物的‘传统活动’很容易失败,但我和小烦想出的新行动却没什么影响,那就是‘拿走本不属于那人的财物’。”

    “比如说之前我们弄沉的那艘船,虽然那些‘杉木’名义上属于沙德,但他并不知道那些木头已经变成了树精,所以我们截获‘树精汁液’以及‘直立根’的行为十分顺利,如果我们想带走整条船的话,肯定已经翻了。”蓝宝石三口两口吃光了甜甜圈,露出一副“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表情。

    “同样,按黑荆棘家族的委托去做事的话,由于有他们在上面顶雷,所以我们的行动会非常顺利,但如果想节外生枝,就会直接失败,我们无法确定这种现象的成因,只能在理解它规则的情况下进行对应的活动。”蓝宝石伸手还想去拿甜甜圈,盘子却被艾米尔拉远,很明显对于不喜欢味道只是随便吃吃的蓝宝石来说,艾米尔不愿意和她分享甜点。

    “嗯……比如从特定的人身上偷取随身物品,以及向某人的柜子里放入赃物,都是委托人为了之后把东西甩在别人脸上或者向守卫报告以威胁对方的,如果我们调换物品的话,不但容易失败,还会招来委托者的报复。”蓝宝石摊摊手,转而拿起一只苹果。

    “但偷偷改动账本,以及目标不限,随便盗取什么东西这种纯粹找人麻烦的任务,则有空子可钻,毕竟委托方不可能知道账目详细,以及我们具体拿了什么,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不能直接从被害人那里受益,而必须在交付任务时,在委托人那里揩油,这个部分就是‘原本不属于他的财物’。”蓝宝石咔嚓咔嚓地啃着苹果。

    “……哦。”艾米尔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不懂地眨着眼睛。

    “举个最近的例子,”蓝宝石吃光了手上的苹果,擦手之后指向被放在一旁的防蜂护具和引火物,“我们马上要进行的这次任务需要烧掉‘金色庄园’三成的蜂箱,而没有被委托人放在眼里,那些原本应该被一起烧掉的蜂蜜和蜂王浆都是属于我们的。”

    “……明白。”艾米尔眼睛放光地点头。

    不,她只是明白了会有蜂蜜吃吧……蓝宝石捂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