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泽拉和黑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二章 泽拉和黑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29日,20:00——

    冬堡,法师学院。

    经过数天的学习,再加上接触过玛格努斯之眼,第一批入学的扎格、布莱丽娜和昂蒙德魔法水平大进,已经勉强可以摆脱学徒的身份,被称呼为魔法师了,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甚至可以在某些自己擅长的系别为其他学徒上课。

    只不过由于学生太少导师太多,纳非瑞达姐弟,海尔吉和她的妈妈拉伊莱特,这些新晋学徒是轮不到他们去教导的,不如说,算上新来的这些学徒,才刚刚和导师的数量持平。

    至于曾经的冠冕守护者拉琳娜女士,已经远远超过了适合学习魔法的年纪,由于烹饪和打扫都有魔法协助完成,她闲来无事之下每天在学院中巡视,时不时纠正某些学徒甚至导师的不良生活习惯,就像个副院长一样,而首席法师兼学院院长的萨沃斯·阿冉对此乐见其成。

    又一次被指责偏爱面包夹奶酪不吃蔬菜的托夫迪尔在晚餐后躲进了不进行授课时几乎不会有人来的元素之殿。

    “啊,我觉得快可以改口叫拉琳娜女士为母亲了,您说对不对,‘父亲’?”泽拉·佩什推门进来,开口就是调笑。

    “是‘养父’,”托夫迪尔习惯性纠正,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养女:“你怎么还维持着这个外形?安卡诺已经不在了。”

    “说的好像他死掉了一样,”泽拉揪了揪她用幻象变化出的金色发丝:“您知道的,梭莫派的特使可不止他一个,精灵的寿命又特别长,万一哪天被认出来怎么办?”

    虽然那么说着,但泽拉还是噗地一声撤去了幻象,露出她原本的黑发黑眼尖耳朵的精灵少女形象。

    是啊,精灵的寿命特别长……托夫迪尔略有些出神,那个一脸焦急地用软濡可爱的声音问大塌陷是不是发生了,有没有人受伤的小女孩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才刚刚长成少女的模样,而自己已经是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了,也不知道还能照顾她多久——或许她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照顾?

    “听说你从赛伊克教团那里学到了某种传送法术?带着学徒们到处深入遗迹,还邀请了一位古老的吸血鬼入驻萨塔尔?”托夫迪尔抛开无关的思绪,开始询问让她私下会面时准备好的问题。

    遗迹什么的无所谓,相信她的实力能很好的处理,但吸血鬼贵族就很麻烦,据说还是一个参与过围攻警戒者之厅并幸存下来的古老存在,而最危险的则是那个传送法术,如果一不留神误入某个魔神的湮灭领域,再想出来可就难了。

    “嗯……您知道帝**团和风暴斗篷之间的战斗吗?”泽拉开口,说的却是似乎毫不相干的事情。

    “数千年来一直存在的权力争斗而已,没什么特别。”托夫迪尔回答:“泰伯·塞普汀既然已经升格为圣灵塔洛斯,那么当然不会因为凡人不再崇拜或者没有神像与祭坛就跌下神坛,就像时间龙神阿卡托什,虽然由于没有具体神职而崇拜的人不多,但仍然是理所当然的至高神。”

    “阿嚏!”泽拉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回答:“您说的没错,但我要表达的不是这件事——虽然诺德人普遍不喜欢魔法也不愿意学,但他们无法否认魔法的威力和影响,为了防止在最终决战时我们忽然偏向某一方,他们一定会进行各种明里暗里的干涉,而我之前做的那些事都是为了应对它们哟。”

    “唔……”托夫迪尔沉吟。

    由于大塌陷的影响,法师学院已经成了一座悬空孤岛,无论哪方想要影响法师学院都只能放弃武力干涉这条路,如果是通过残存的冬堡进行物资限制,通过那个传送法术就可以解决,如果是利诱学院成员,无论是什么也比不过泽拉带给他们的实力提升,最后,如果孤注一掷派遣少数强者突袭,那么那位古老的吸血鬼就是令他们不敢妄动的砝码。

    不知不觉间,那个总是喜欢胡闹的小姑娘已经成长到这种算无遗策的地步了吗?或许自己真的老了。

    “那么,接下来你的计划是?”托夫迪尔再次开口,语气已经从质询变成了讨论。

    “或许还会到处乱跑吧,再找些对帝国和风暴斗篷都没有偏向,而且有资质的人回来当学徒。”精灵少女眨着眼睛。

    “嗯,是扩充实力,令任何一方在打我们的主意前都得多考虑一番……”托夫迪尔点着头,忽然看到泽拉的尖耳朵猛地一抖,脸色也有些变了:“怎么?”

    “不,没什么……出了点小状况……”泽拉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外形也飞快地由黑发黑眼变成了金发碧眼,身上更是幻化出了一套款式古怪但显得英姿飒爽的漆黑裙甲——那似乎是乌木材质?

    “强制传送?”托夫迪尔作为魔法大师,几乎立刻分辨出自己养女身上发生了什么,紧皱眉头出手试图反制,但输出的所有魔力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你在哪里留下过召唤介质?!”

    “放心,不是很远,”精灵少女似乎明白了什么,语气变得轻松:“我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就回来,在那之前您可要好好照顾拉琳娜女士。”

    “不用你提醒。”托夫迪尔话未说完,泽拉·佩什就消失在他面前。

    ————

    “【闭合吧闭合吧闭合吧——】”风盔城临近灰区的位置,一座有些荒芜的大宅中,一个小男孩正对着某个奇怪的圆形图案喃喃自语。

    阿文图斯·艾瑞提诺今年九岁,是风盔城艾瑞提诺家族的幼子。

    他的父亲作为一名风暴斗篷指挥官,在多年前与帝**团的冲突中战死,母亲悲痛不已,勉强坚持着将他养大,最终在去年油尽灯枯陷于濒死的境地。

    所幸她受到了一个新出现的组织“披肩金发”(Gold Fall)的帮助而获得了良好的救治,这个组织的成员全都是有着美丽金发的姐姐和姐(a)姐(yi),阿文图斯无比庆幸自己的母亲也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

    据说乌弗瑞克领主对这个成员来自不同阶层的女子组织有些微词而打算取缔,但由于金发碧眼是诺德人的普遍特征而最终作罢

    虽然她们出于同情或别的什么而为阿文图斯的母亲提供的了治疗和休养的场所,但对如何安置阿文图斯十分犯难,毕竟她们各自都有家庭,有些还是未婚的少女,无法照顾一个半大的男孩,最终决定把他交给艾瑞提诺家族的旁支抚养。

    不过,阿文图斯并非一个什么都不懂,遇事只知道哭的小鬼,他在母亲艰难拉扯他长大的时候已经看清了那些所谓旁支亲戚的嘴脸,他们巴不得母亲早死,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占有这一支艾瑞提诺的财产了,在母亲获救之前,以为阿文图斯听不懂甚至在他面前讨论过要如何分割家中所拥有的财产。

    于是,在金发姐姐们找他商量时,出人意料地提出要前往裂谷城的孤儿院暂住,直到母亲恢复健康之后再回来,毕竟母亲想要完全治愈,没有一两年是做不到的,自己也不能遇事就去麻烦这个单纯的互助组织,听说裂谷城被一个名为“黑荆棘”的家族所把持,那座孤儿院更是他们为了获取好名声所建,那么就算那些艾瑞提诺的旁支想做些什么也伸不进手去。

    她们的话事人,弗丽嘉·碎盾在思考后最终同意了这个计划,虽然约蒂·酷海有些不同意见但最终没有反对,至于其他姐姐,在保证会好好照顾他的母亲并让他常来信之后就开始给他塞各种儿童玩具和图书。

    “【吾乃毁灭一切善行之人,吾乃成就一切恶行之人——】”

    而这本奇怪的书就夹杂在那些儿童读物里,阿文图斯稍稍停下,瞥了一眼被放在魔法阵旁边的书本,这个魔法阵、以及他口中古怪的咒语,都是根据上面所记载,“召唤黑暗兄弟会”的必要步骤。

    他原本不打算采取这种手段,实在是那些所谓的亲戚太过分了,在黑荆棘家族的眼皮底下都能塞进一个叫做桂罗的凶残老太太,把原本的负责人米切尔阿姨挤去做副手。

    如果只是打算苛待他也就罢了,阿文图斯自然有办法回敬,但不料桂罗竟然以孤儿院的名义给母亲去信,说自己意外身亡了,母亲的病原本好了一大半,惊怒悲痛之下完全前功尽弃,当一名披肩金发的姐姐赶来了解情况时,阿文图斯才知道这件事,匆匆赶回风盔城让母亲安心后,心中的杀意已经完全无法平息。

    虽然桂罗只是个小角色,但她的死一定会让那些暗中算计他们母子的家伙露出马脚,之后再顺藤摸瓜招出罪魁祸首,黑暗兄弟会的刺客一定会让他们明白他阿文图斯·艾瑞提诺可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

    唯一的问题是,据说黑暗兄弟会的收费很高,阿文图斯不太确定自己所掌握的财产能指使他们几次,而且究竟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和自己接触呢?他一边想着一边念出最后的咒语,

    “【——天平的守护者!】”

    血色的飓风骤然刮起,阿文图斯不由得向后坐倒在地。

    风声止息之后,小男孩目瞪口呆地看着魔法阵中心出现了一位身穿华丽黑色盔甲,脸上带着拱门般的黑色额饰,金发淡到发白的大姐姐,正用一种嫌弃的目光俯视着自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