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贵族和女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一章 贵族和女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29日,17:00——

    布林乔夫正在为这次的任务发愁。

    他接到黑荆棘家族的指示,得想方设法把一名黑暗精灵,游商布兰德-谢投入监狱,但两天之后其必须被无罪释放……这是在开玩笑吗?即使是当街斗殴,在拒付罚金的情况下也会被关上三天。

    很显然,这不会是玛雯·黑荆棘那位深不可测的家主布置下来的任务,多半是她那个不学无术的小儿子,西比·黑荆棘的主意,他最近似乎在追求一名美貌的黑暗精灵吟游诗人,而布兰德-谢作为游商见识广博,可能多跟她聊了两句?不,肯定就是这样。

    布林乔夫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兜售货物的布兰德-谢,那家伙的容貌,怎么说呢?如果不是肤色问题,就算说他是一名高精灵贵族都有人相信。

    那么,所谓“投入监狱”也就不是必要条件,西比多半只是想让他从眼前消失一段时间而已,两天之后他要么得手,要么失去对那个吟游诗人的热情——这么说来,他还挺有自知之明?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如果真的去进行许久没做已经生疏不少的栽赃,那么布兰德-谢别说两天,根据赃物的价值,他有可能在裂谷城监狱里呆上好几个月,而且自己也会被蓝宝石和小烦一起痛骂……唔,这个似乎还可以接受?

    正犹豫间,布林乔夫看到了一名闲逛到这处河畔集市,身穿乌木甲的冒险者,根据常年守在裂谷城门口的摩尔提供的情报,这是一名想在裂谷找活干以赚些旅费,和裂谷城完全没有关系的过路客,简直没有比他更合适的执行者了。

    “嘿,小伙子,我看你的钱包有些瘪,想不想让它重新鼓起来?”布林乔夫凑过去,带着点微笑小声对他说道。

    “想让我掩护你偷东西?”对方看起来十分上道,也小声地回答。

    “哦,当然不,”对方虽然比较上道,但他的情报看起来不怎么灵通,布林乔夫摇头:“我们已经很久不进行那种‘传统’的活动了。”

    自从二十多年前公会三巨头莫名失踪之后,盗贼公会的各种“传统”行动就总是奇怪地失败,直到开始执行最近加入的蓝宝石和小烦提出的新型行动之后才有所好转。

    “哦?那具体要做什么?”乌木甲冒险者问道。

    “我会尝试吸引集市上所有人的注意力,而你要行动迅速地从那个半龙人珠宝商的柜台上拿走一个随便什么东西,然后放在那个卖杂货的黑暗精灵的口袋里,放心,你虽然是个不怎么受待见的帝国人,但总要比黑暗精灵好些,守卫不会怀疑你的。”布林乔夫快速解释了一下行动步骤。

    玛德希那家伙会摆在柜台上的都不是什么好货,价格也不高,就算布兰德-谢被栽赃,也不会很严重,如果这个冒险者刚好拿的是个假货,那么布兰德-谢就会因为“骗守卫出警”的罪名被关进去两天,十分完美。

    “你似乎想要给那黑暗精灵找点麻烦,但为什么这么轻微?”这名冒险者思维十分敏捷,立刻做出回应。

    “很简单,因为有人想要他这两天做不成生意,但我们不是战友团那些蛮子,抡胳膊上去揍人不符合我们的风格。”布林乔夫回答:“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马上就可以开始。”

    “不急,”冒险者眯起眼睛:“如果说,我让他永远做不成生意,你的委托算不算完成?”

    “莫非你是兄弟会的?”布林乔夫暗暗吃惊:“当然不算,我们的任何行动如果闹出人命就相当于失败,一个塞普汀都拿不到。”

    “呵,我明白了。”冒险者呵呵一笑,转身向布兰德-谢走去,布林乔夫感到一阵牙疼,一边怀疑自己是否判断错误一边跟了上去。

    “你打算买砍人的东西,还是保护自己的东西?”布兰德-谢向走到他面前的冒险者展示柜台上的武器和装备:“这些东西是我从风盔城进的,虽然不一定能比得上雪漫灰鬃大师的作品,但总比乡村铁匠打造的东西强些。”

    “你叫什么名字?黑暗精灵。”身穿乌木甲的冒险者问出了一个令他和布林乔夫都疑惑不已的问题。

    “布兰德-谢,先生。”黑暗精灵看起来虽然有些疑惑,但那也不是什么不能回答的问题。

    “就一个黑暗精灵来说,这名字还挺奇特,”冒险者顿了顿:“你的亚龙人养母还健在吗?”

    “不,她已经——你到底买不买东西?!”布兰德-谢有些恼怒地打算逐客。

    “别急着生气,我的话还没说完,”冒险者不为所动:“她虽然是你的养母,但是不是对你谦恭地根本不像母亲对孩子的态度?而且,她虽然年事已高,但却是因为急病去世,是不是临终还有什么话想对你说但没能出口?”

    咣!布兰德-谢震惊之下撞翻了自己的柜台,直接冲到冒险者面前,但因为乌木甲十分光滑而没法揪住领子质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喂!那边的,怎么回事?”在集市周围巡逻的卫兵见状赶了过来。

    唔……这也是个办法,布林乔夫想着,对于布兰德-谢的家庭情况,他自然十分清楚,但却想不到在这种地方也能做文章,只要瞎编一些谎话,把他骗去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

    “不,没什么,遇到一位故人,他有些激动,劳烦了。”那位冒险者十分娴熟地塞给守卫几枚金币,对方掂量了掂量,丢下一句“记得收拾”便转身离开。

    “这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你最好把你的摊子收拾一下,然后跟我去酒馆坐坐。”乌木甲冒险者并没有如布林乔夫所愿结束任务,似乎打算继续延伸下去,他只好继续跟着,反正布兰德-谢也不会继续做生意了,任务应该算是完成了吧。

    ——17:30——

    “首先,我相信你已经有觉悟了,虽然不知道你的养母跟你说了什么,但像你这样容貌出色的黑暗精灵,绝对不是什么农场主、渔夫或者别的什么的孩子。”布林乔夫和布兰德-谢一起在蜂蜜与诗人酒馆二层的包间中坐下后,自称帕里的冒险者开口说道。

    “嗯……请继续。”虽然对于布林乔夫也在这里有些疑惑,但黑暗精灵没有那个闲心理会他。

    “然后,你的亚龙人养母也并非什么酒馆帮工,她是一名贵族——”帕里顿了顿,在门外传来倒地声之后才说道:“——的家庭女仆。”

    “抱歉,我不是有意偷听的,嘶~”因为没法继续偷听,酒馆老板娘,亚龙人基尔瓦走了进来,由于脸上全是鳞片,布林乔夫无法判断她是否脸红了,“我只是想知道那个老姐妹的过去,嘶~”

    “接下来,是你会来到这里的原因,”帕里对老板娘点点头,继续说道:“由于晨风省的火山爆发,大部分的黑暗精灵逃离黑光之城前往塔玛瑞尔大陆的其他省份,而你的家族船队由于误入了帝国和梭莫的海战区域,被波及后匆匆逃离时偏离了航道,最终在天际省海岸线搁浅。”

    “我的父母……”布兰德-谢有些颤抖地问道。

    “那种事情自然由帝国方面处理了,我们这些冒险者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据说没有什么太大的伤亡。”帕里摇摇头,继续讲述:“之所以会认出你,是因为我接受委托去搜索一艘船的残骸时发现的日记和其中的儿童素描——当然我没有带着它,只能说,和你非常像。”

    “是的……我记得,有个温柔的女性喜欢为我画像,我一直以为……”布兰德-谢喃喃自语。

    “目前为止,我仍然没有太有力的证据证明我所说的话,不过——”帕里转向基尔瓦:“你知道布兰德养母的名字吗?”

    “不,她不肯说,不过布兰德应该知道?嘶~”基尔瓦摇头。

    “这就是我唯一的证据了,”帕里对布兰德-谢说道:“如果她没有隐瞒你的话,你养母的名字应该是‘希德瑞拉-欧’。”

    “咯嗯!”布兰德-谢的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但布林乔夫看来他大约是认可了帕里所说的所有内容。

    “你所乘的船在风盔城附近搁浅,但由于那里歧视黑暗精灵,而大部分的诺德城镇不欢迎亚龙人,你的女仆养母辗转多次才来到了裂谷城将你安顿下来,或许她原本打算在你长大后通过官方渠道和帝国联系,但之后,风暴斗篷和帝国就闹起了矛盾,如果她在裂谷城表达想要接触帝国的意思,你懂的。”帕里摊摊手。

    “我现在可以自己去。”布兰德-谢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嗯,最后就是你父母的身份和你的真名了,”帕里略微思考了一下,“布兰迪尔·泰尔沃斯,这就是你的名字,看来你的养母依稀听过全名,但不大清楚,只好用自己听到的发音给你命名了。”

    “布兰迪尔·泰尔沃斯……”布兰德-谢低声念着自己的新名字。

    “你父亲叫做林姆德莱恩·泰尔沃斯,母亲则叫做琳珠·泰尔沃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仍然活着,似乎在赛洛迪尔帝国首都定居,具体哪里我就不清楚了。”帕里摇摇头。

    咣当——包间的们再次被撞开,一名黑暗精灵踉跄了几步差点倒地,布林乔夫瞥了一眼,似乎是被西比追求的那位吟游诗人斯维迪。

    “唔,”基尔瓦走过去把门关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略显娇小的黑暗精灵:“泰尔沃斯先生,如果你想要保密的话,我可以帮忙,嘶~”

    “不~少爷~请不要杀掉您可爱的女仆——”吟游诗人斯维迪飞快地跑到仍在对自己的身份转化不大适应的布兰德——不,布兰迪尔·泰尔沃斯身后躲了起来。

    “少爷?”他有些疑惑地问道。

    “哦,对了,补充说明一下,晨风没有类似天际省的领主以及至高王什么的,对帝国皇帝负责的,是由六名议员组成,统领整个省份事物的贵族议会,而泰尔沃斯家族,则是其中比较古老的一支,虽然有谣传说他们会误入帝国和晨风的战场是其他议员的阴谋,但这件事显然是无法证明的。”帕里摊摊手。

    “所以他们偷偷派出一些嫡系来寻找失踪的少爷,比如这个吟游诗人。”布林乔夫觉得这次的任务简直一团乱,女仆来寻找少爷却导致少爷倒霉并因此得知身份什么的。

    “你和她好好聊聊吧,关于报酬的事可以等你考虑清楚了再说。”帕里点点头,拉着布林乔夫和基尔瓦走出房间。

    “多谢你们,以后来我这里住宿全都免费,嘶~”基尔瓦似乎很开心,但由于脸上都是鳞片,还是看不出来。

    “基本上,你的这次任务算是完成了,”帕里和布林乔夫走出旅店之后,才对他说道:“只不过,如果之后有追捕斯维迪的委托的话,你最好还是想办法推掉。”

    “呵呵,那当然。”布林乔夫干笑两声,已经决定交完这次任务就藏进鼠道,无论如何也不出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