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零七章 收束和屠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七章 收束和屠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给各种事情收尾。

    ——4e,200年,炉火之月,9日,14:31——

    在第四纪元200年这个时间点,我是相当的忙,因为许多人的“不幸”就发生在这一年,比如某个老太太的丈夫外出采药意外身亡,某支携带精炼虚无盐的货运小队被巨魔袭击,某座瑞驰封地的矿场被弃世者杀得鸡犬不留,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支线任务”都在等我去干涉。

    上古卷轴世界的历法十分奇怪,他们明明用类似阿啦伯数字的方式记录年份和日期,却不肯用同样的方式记录月份,取而代之的是某种该月常见活动或者景象,比如说,2月、7月和11月,以太阳的平均高度分别被称呼为日晓、日高以及日暮之月,而3月、5月和8月则是根据农事被称呼为初种、次种和末种之月,1月和12月则似乎是因为夜晚太长而被命名为晨星和星夜,4月的雨水和10月的霜降则让我怀疑制作组里面混进了同胞。

    嗯……除了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6月“年中”之外,最特殊的月份就是9月的“炉火”,在“末种”结束,“霜降”之前,大部分人都会坐在温暖的炉火旁无所事事,但这个理应无事发生的月份却成了历史上众多麻烦事件的开端日期,简单来说,就是闲的。

    炉火之月的9日,我按计划来到了天际省东北,风暴斗篷的老巢,风盔城。

    这是一座宛如要塞般的巨大城市,所有的房屋全都由坚固的石料所建,完全看不到任何木质建筑,整体上被分为王宫区,贵族区、平民区和灰区,互相之间的通路全都是曲折、易守难攻的石墙甬道,就算被人从外部攻入,敌人也得继续突破至少两座“堡垒”才能抵达乌弗瑞克·风暴斗篷所在的众王宫殿(Palace of the Kings)。

    贵族区和平民区顾名思义,是相关身份的诺德人居住的地方,而灰区则是整个天际独一无二的特产,那里住着风盔城所有的“非诺德人”,其居民包括帝国其他省份的人和各种精灵,而虎人和亚龙人则被完全禁止入城。

    老乌很明显是个诺德至上主义者,由于他的旗号是“恢复塔洛斯的荣光”,这样的行为显然令他获得了大部分诺德人的支持。

    但是,对于正前往灰区的我来说,却多多少少有些麻烦。

    “嘿!小妞,这可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两个油腔滑调的家伙在一处甬道那里拦住了去路。

    罗尔夫·石拳和安格雷诺,后者只是灰区中酒馆的酒保,一名布莱顿人,而前者则是个能和风暴斗篷大将加尔玛·石拳扯上亲戚关系的诺德人——不知道拐了多少弯之后。

    “我要找‘卡利斯托·克里姆’,让开。”我用坂本真绫的声音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

    ‘你闭嘴!不准笑!’

    【虽然那家伙的目标是‘金发的美丽少女’,但这种外貌的可不止她一个吧。】

    ‘可惜双马尾的太多,Saber又不合适。’

    “嘿,还挺凶,”罗尔夫歪着嘴:“我得告诉你,灰区里的黑暗精灵一个个全是罪犯,如果他们发现落单的有钱大小姐,会做什么可没准,所以你最好雇佣我们兄弟——”

    “你们如果不想惹上碎盾家族,最好立刻消失。”身后传来高傲的女子声音,面前的两个家伙听到之后面如土色地转身就跑。

    “弗丽嘉·碎盾,看来你也听过卡利斯托的名声?”转过身,便看到一名有着璀璨金发的高挑女子朝我伸出手。

    “让娜·达尔克,”我同她握了下手:“是的,我有一本奇怪的魔法书想要请他鉴定。”

    碎盾家族、酷海家族、石拳家族,是风盔城比较有影响力的家族,虽然由于和帝国开战,长于航海的酷海家族有些衰落,但其他两家却在战争中强势崛起,而弗丽嘉·碎盾作为其家族的长女,以美丽的容貌和强劲的手腕在风盔城中名声鹊起,甚至搬出主宅购置了独属于她自己的别墅“海里姆”——这件事同样也是悲剧的开端。

    以风盔城寸土寸金的建筑风格来说,自然不可能凭空再建一处房产,所以“海里姆”是一座原本就有主人的别墅,只不过由于意外而急于抛售而已,弗丽嘉在购入房产之后,很快便发现了那个“意外”——在隐藏的房间中布置的祭坛和被丢弃的魔法书。

    那是一种献祭活人的灵魂给强大存在并因此获得其馈赠甚至召唤真身降临的邪恶魔法,别墅的前任主人由于根本看不懂魔法书,在没有献祭的情况下意外打开了交流通道,被“那个存在”的外形惊吓到之后匆匆卖房逃离。

    弗丽嘉自然也看不懂,不过她知道风盔城中有一名能看懂它的法师,收购和鉴定各种奇怪物品的“传奇之屋”主人,卡利斯托·克里姆,于是带着书前来鉴定,或许是纯粹出于好奇,也可能是希望里面有什么能帮助她家族的魔法。

    很可惜,能和她扯上关系的,只有里面“在五个特定的日期,连续献祭五名金发少女、获得死灵法师传承”这一条献祭规则,而卡利斯托正是一名因为研究死灵法术而被冬堡开除的法师,他所能看懂那本魔法书中有限的内容中,就有这么一条。

    我当然可以直接把这个“屠夫”拍死,或者丢进湮灭领域去,但就像我很久之前说过的那样,对于即将发生的罪行,如果刻意引导其走上原本的道路,在逻辑上是不通的,有句话叫做“不教而诛谓之虐”,虽然不大准确,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而我要送给他鉴定的,是“螺湮城教本”。

    【哈哈哈哈哈哈!】

    我发现揪翅膀对这个蠢系统已经没什么效果了,考虑要不要开始拔牙。

    【贞德拿着c元帅的宝具,哈哈哈!】

    ‘快点闭嘴!’

    “所以,达尔克小姐你这本书是用来召唤邪神的?”弗丽嘉十分惊讶地问道。

    “根据现场来看,应该是波耶西亚,”我随手翻着手中的教本:“仪式主持不肯认罪,我们‘希诺学者’又没人看得懂这东西,所以派我来找他翻译作为证据。”

    由于这位碎盾大小姐对神秘学和魔法的兴趣极大,所以我“希诺学者”的身份很快获得了她的认同,当然,这并非谎言,希诺学者团那些家伙还真给我安了一个名誉学者的头衔。

    对于没有魔法资质却对魔法感兴趣的贵族小姐来说,大部分都会在嫁人后放弃这个爱好,小部分则会在像弗丽嘉这样走错路成为邪恶法师的牺牲品,只有真正找到方法学习魔法并有个好老师的极少数幸运儿,才能顺利成为魔法学徒。

    “我觉得,你这本书和我那本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即将走到卡利斯托的店铺,传奇之屋门口时,弗丽嘉停下了脚步,打开了她装在背包中的书本向我展示。

    当然相似了,毕竟都是召唤触手怪的,我看了一眼那本绿色厚厚封皮的魔法书,这是一本知识的魔神,赫麦尤斯·莫拉(Hermaeus mora)所著的【黑暗魔经】。

    一般来说,这本书会探出触手把任何翻看它的人抓进莫拉的“异典”湮灭领域,在完成一些奇怪的试炼后将获得相应的奖赏,显然原本的世界线上卡利斯托就是通过这种行为成为“屠夫”的,只不过现在如果莫拉真的敢伸出触手来,我就能揪着触手捉到祂,因此这本书现在变成了由古怪文字所著,完全无法阅读的怪书,唯一的作用就剩下了献祭。

    “为了碎盾家族的声誉考虑,最好告诉这个卡利斯托两本书都是我的,在翻译完成之后我当然会和你分享它们。”我对弗丽嘉建议道。

    “嗯……可以,”弗丽嘉思索着:“你要来我家住吗?”

    “不,如果我和你住一起的话,这次掩饰就毫无意义了,我会住在烛炉堡旅店,孤风船长的隔壁,你晚些时候可以来找我。”我摇摇头回答。

    弗丽嘉点点头,推开了“传奇之屋”魔法物品店的大门。

    ——20:41——

    烛炉堡二层正举办着一个小型宴会,参与者有弗丽嘉·碎盾、约蒂·酷海、调皮的招待苏珊娜、对马十分热衷的行商阿凡利亚以及我,虽然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但在座的全都是金色头发的美丽少女。

    “敬我们美丽的金发~”弗丽嘉举杯尝试掌握主导权。

    “敬我们漂亮的珠宝~”同为家族长女的约蒂自然不甘示弱。

    苏珊娜和阿凡利亚显然不打算参与到这种争执中,于是那两个喝高了的丫头转向我。

    “嗯……”我感受了一下不久之前去拿文本翻译时被卡利斯托从背后捅的五刀,也举起酒杯:“敬大家在此的相遇。”

    希望那个在明白一切之后仍然决定成为“屠夫”进行献祭的家伙在谢尔格拉的湮灭领域里玩的开心,至于我,在把各种支线收尾之后就用这个形象去法师学院报名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