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零六章 故事和刺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六章 故事和刺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28日,21:00——

    “克拉科爷爷!讲故事!”“故事——”

    月瓦斯卡居住区,克拉科·白鬃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本以应对两个小女孩的飞扑。

    自从两天前战友团的主力人员全都外出执行任务后,“野鹰”提尔玛就一直对他没什么好脸色,毕竟自己曾答应她至少要在雪漫留守两名圆环成员以备不时之需,所以她把里亚和苏菲丢过来让自己照顾,也没什么怨言好讲。

    问题在于,他已经几十年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历了,里亚平时跟着艾拉,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结果遇到一个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就直接变了性格,至少缠着他要求讲故事这种事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故事啊,那就继续讲雪漫城的历史吧。”克拉科伸手去取身旁书架上的那排雪漫编年史,虽然提尔玛曾丢给他不少童话故事书,但他就算照着念也会不由自主地质疑那些故事的不合理之处:为什么不管什么阴谋总是大衮做的?玛拉这么随便现身,只为了送给普通少女一身漂亮衣服?海尔辛竟然会穿得像个老婆婆一样?这个故事是那些乌鸦鬼婆写的吧。

    “唔,好吧,”里亚看着克拉科翻动编年史,在旁边说道:“但是我们不要听奥拉夫的故事!”

    “嗯嗯!”苏菲连连点头。

    作为一名阅历丰富的老人,克拉科自然有办法将枯燥的历史故事讲得生动有趣,但问题就在于实在是太过生动了,上次讲了独眼奥拉夫怎么通过龙霄宫困龙台上的各种机关把怒米奈克斯捉到的经过,里亚还听得津津有味,结果苏菲直接被吓哭,克拉科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其实是一条幼龙来着。

    “好,不讲。”老人继续翻书。

    如果是雪漫建立的初期,自然绕不开独眼奥拉夫和他手下五百英豪和巨龙作战的事迹,近代的话,老朋友巴尔古夫是怎么在天际省确立自己地位的权谋故事想必小姑娘也不愿意听,那么,就只有讲讲战友团本身对抗精灵的历史了,至少她们两个没有谁的耳朵是尖的。

    “你们见过艾拉的耳朵和尾巴,对吗。”克拉科这么问道。

    “嗯嗯!艾拉姐姐是狼人,其他叔叔也是!这件事不能跟别人讲!”里亚回答,还竖起指头做了个嘘的动作。

    “亚瑟爸爸不是狼人!”苏菲反驳。

    “嗯,没错。”虽然称呼上有些问题,但克拉科自然不会和小女孩较真:“我今天要讲的是,战友团第一个狼人,‘提非格’的故事。”

    为了防止女孩们问出其他奇怪的问题,老人摸出一颗透明的淡蓝圆珠托在手心,瞬间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

    “这是战友团曾经拥有的传奇武器,战斧‘巫斯拉德’上镶嵌的宝珠,”随着克拉科的话语,它开始向外散发出阵阵蓝光,在空中形成了一把双刃巨斧的虚像。

    “而他,就是当时的战友团先驱‘提非格’。”虚像再次改变,双手巨斧被一名身材高大,褐发蓝眼的诺德男性握在手中,虽然气势很足,但破烂的钢盔钢甲透出一股外强中干之感。

    这段景象,是巫斯拉德最后的记忆,虽然没有声音,但其中的对话在多次观看、分析口型以及对历史资料的推演中已经尽数还原,不过当然不能把原话讲给小女孩听,因为那些乌鸦鬼婆的用词实在是太不雅了。

    “‘提非格,你终于决定了吗?接受我们的力量?’女巫向提非格发问,”提非格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手臂是翅膀,双腿是鹰爪的女性幻象,克拉科尝试着把口型对上,虽然女孩们已经被这种形式的故事吸引了注意不到。

    “‘我还有最后一搏的力量,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你们这些女巫身上’”

    “‘呵呵呵——但你还是来了,这证明你对那力量没什么信心不是吗?’”

    “‘如果我能解决自己的问题,绝不会使用你们的力量,巫婆。’”

    寥寥两句话,克拉科就不得不自行调整五六个词语,再次怀疑说不定海尔辛是因为她们祈祷时的用词问题才下的诅咒。

    不过,这种放着图像,自己只需配音的讲故事方法还算轻松,至少自己不必去描述环境、人物衣着和动作结果了,而且听故事的女孩们还很开心。

    最终,提非格从乌鸦鬼婆那里获取了一瓶“狼血”,并回到月瓦斯卡以应对精灵的攻击,其时没有雪漫领主这一说,龙霄宫虽然已经建立,但只是起一个独眼奥拉夫和其手下英豪们对其捕获巨龙的纪念作用,保护初具规模的雪漫城的则是月瓦斯卡的战友团成员。

    虽然那些精灵只想对战友团复仇,但如果被他们攻破雪漫,肯定不会放过城中的其他依附战友团的平民,明白这一点的战友团成员坚持将敌人抵挡在城墙之外,即使伤亡惨重也从未后退一步。

    由于幻象是巫斯拉德的记忆,只投射了手持着它的提非格所参加的战斗,但即使是这样也能看出战斗的惨烈,原本还讨论着幻象中的雪漫和如今有什么不同的小女孩也逐渐沉默不语。

    “‘斯格拉默!请原谅我!’提非格说出了他作为人的最后一句话。”

    在雪漫残破的城墙上,提非格面对汹涌而来的大批精灵战士,掏出那瓶血液一饮而尽,而在这个瞬间,原本清晰的画面瞬间变得模糊,只能看到他变成了一头及其巨大的狼人,并看似随意地最后一次向精灵大军挥动了巫斯拉德。

    一道通天彻地的光芒横扫而出,幻象随之消失,最后残留在空中的,是传奇战斧化为碎片四散而去的模糊画面。

    这个画面里有一个对外宣传时故意歪曲了的细节,即巫斯拉德是因为提非格变成了狼人才破碎的,并非破碎之后才去寻求的狼人力量,他因为不信任巫斯拉德的力量选择接受狼人血脉,而斯格拉默则通过事实告诉他他究竟放弃了怎样的力量,这件事被之后的每一代先驱口口相传并深深埋在心底。

    正因为如此,克拉科在看到亚瑟挥出的那道剑光之后才坚决地要把他收进战友团,如果战友团想要恢复过去的荣光,希望只可能在他的身上。

    至于两个小姑娘能不能看出这点——

    “呜呜呜呜……”“不要哭,那是假的。”

    这场景根本是之前讲龙霄宫捉龙故事时的情景重现,只不过哭的和安慰的调换了一下而已,他果然无法理解小女孩的思想,克拉科叹了口气准备把宝珠收起来。

    “老头~你没有必要把它收起来。”“否则我们还得把它从你的尸体上找出来。”

    大意了,克拉科反手把两个女孩揽到身后,看着悄无声息站在面前的两个“人”,他们散发的暗黄光芒的眼睛已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银手的高阶吸血鬼。

    现在没有时间去取武器了,克拉科握着手中的宝珠快速思索着,之前已经获得了银手在收集巫斯拉德碎片的消息,虽然不知道它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面前的两个家伙毫无疑问是冲这颗宝珠来的。

    不直接动手的原因,很可能是他们没有把握一击必杀,同时也没有信心在惊动其他战友团成员以及雪漫守卫之后还能逃出去,故意现身并进行威胁的理由,只可能是他们准备以两个女孩作为威胁让自己把宝珠主动交出去。

    想到此处,克拉科反而有些放松了,这两个刺客或许对里亚有所了解,但完全不可能知道苏菲有怎样的力量,他偏头看了看向身后的女孩。

    “呜呜呜……”“快别哭了啊。”里亚还在哭,苏菲则在安慰,在那两个刺客看来多半是吓哭的,于是越发得意。

    “嘿!,老东西,就算你会变成狼,也没办法瞬间制服我们,但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把匕首搭在那两个小丫头的脖子上,你最好考虑清楚。”“老老实实把宝珠丢过来,没有人会受伤。”

    哈,克拉科暗中嗤笑,这是担心我拼死一搏留下他们中的谁么?明明是不死生物,却异常怕死。虽然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变身过,但战斗的技巧是不会被遗忘的,既然里亚有苏菲保护不可能有危险,那么便直接出手吧。

    “老东西你找死——”克拉科身上的气势一变,感知敏锐的刺客自然就明白了他的选择,于是咒骂着分别冲向克拉科和两个女孩。

    “【呜嗷——!】”克拉科瞬间变身成一头全身雪白的巨大霜狼挡在他们的突袭路径上,但却没拦住任何人:“【嗷……?】”

    “呜呜呜……”里亚还在哭,只不过头顶冒出一对耳朵,布裙下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举在身前的双手上更是探出了六支锋利的爪子,她身前……嗯,是整个人四分五裂,脸上还凝固着惊讶表情的一名刺客。

    另一个呢?巨大霜狼转过头。

    “说了不要哭了,那是假的——嗝儿!”完全没有变化的苏菲对里亚说着。

    克拉科陷入了呆滞,脑门上却挨了一扫帚。

    “你这死老头!又把屋子弄得这么乱!”野鹰提尔玛敲了克拉科一下之后,挥舞着扫帚把刺客的碎块扫进手上提着的大口袋里:“收拾好了赶紧上去,亚瑟他们回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