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零四章 大君和小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四章 大君和小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28日,15:00——

    崔瓦正贴着山壁在阴影中飞奔。

    虽然他知道自己叫“崔瓦”,但不太确定是哪个“崔瓦”,但至少不是那个化为灰烬的蠢货。

    在多年前强占了斯塔莱奥的庄园之后,崔瓦盗贼团就把那里当做了老巢,在老崔瓦死掉之后,他的儿子们以及各种同样姓崔瓦的亲戚因为分赃不均或者其他什么理由闹出了不小的矛盾,个个都想置其他人于死地,于是,两年前在银手带着“那种力量”前来提出合作时,几乎获得了一致同意。

    “成为吸血鬼”这件事很简单,而且除了“被发现就会被守卫追杀”“嗜血”这种对于强盗来说根本不痛不痒的坏处之外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但更进一步则十分困难。

    “吸血鬼大君血脉”,这是那些银手对“那种力量”的称呼,如果能够从普通吸血鬼转化成这种血脉,就不必挥舞着随时可能伤到自己的银制武器战斗了,不过整个盗贼团成功者寥寥,他们全都被直接请到银手总部以进行什么大计划,剩下的只有两天前战友团突袭时死掉的那个蠢货,以及在战斗中血脉莫名进化的自己。

    成为吸血鬼,以及进化为“大君”,都会损失一部分记忆,这是银手那帮家伙事先说过的,但崔瓦对想不起自己究竟是谁这件事仍然十分恼火,他准备趁那些战友团的狼崽子搜索庄园寻找情报时反过来突袭他们位于雪漫的总部并杀光那些战友团预备役,但到时候他要说什么?

    ——记住,是崔瓦大人杀了你们。

    ——哪个崔瓦?

    这种对话只是假想一番就令他脚下不稳,没有判断好落脚点直接暴露在阳光下,随之出现的灼伤以及痛感令崔瓦停下了脚步。

    那些该死的银手显然有所保留,他们从未说过大君形态会如此惧怕阳光,只是被照射了一瞬间,那片翅膀便已经如同被火烧到一般开始发黑,如果毫无遮挡地被阳光照射,恐怕所有的吸血鬼能力都会被用来不停地修复伤势,届时他的实力恐怕连普通人都不如。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才没有在哨塔逃出来之后直奔雪漫,先是躲进一处风暴斗篷关押异教徒的监狱中,猎食以恢复体力并顺便转化他们,这些人被放出去之后显然会在周围大闹,并吸引住那些多管闲事的战友团的注意。

    昨晚他趁夜赶往雪漫,在黎明之前抵达了另一个强盗盘踞的塔楼,并再次故技重施,这次的强盗据点占有一部分地利,只要设置些路障就足以挡住那些狼人很长时间。

    崔瓦原本打算在这里等到夜晚再出发,但那座监狱里放出来的眷属以很快的速度一个个消失,显然已经遭遇了战友团,如果此时不走,只会被赶回雪漫的他们堵在这个什么塔楼里面,因此,他在下达了布置路障不允许任何人通过的命令后,强行在白天赶往雪漫。

    银手的消息非常灵通,所以他没必要去找他们报告哨塔被摧毁的消息,崔瓦思考着计划:现在要从雪漫城外围开始,把那些没有多少实力的农夫和雇工都变成‘血奴’,然后让他们去攻击雪漫城,继而恢复原形并趁乱混进去,在平原区转化更多城内的居民,甚至是战友团的新人,当事态无法控制,战友团的那些家伙们不得不暴露自己狼人身份后,再趁机直接突袭领主。

    是的,领主“伟岸者”巴尔古夫,银手那些家伙不知在想什么,似乎只打算对战友团动手,但他们难道不清楚潜入雪漫攻击月瓦斯卡同样会引起领主震怒吗?

    对于崔瓦盗贼团来说,当初把他们打得七零八落并赶出雪漫的巴尔古夫才是首要的敌人,虽然现在或许只剩寥寥几人,而且他也忘掉了自己的名字,但没忘记对巴尔古夫的仇恨就好。

    “呵……塔楼的低级血族也全灭了吗?但没有关系,即使你们现在开始全力奔跑,也是来不及的。”崔瓦躲在一块巨石后躲避阳光,用散发着暗黄光芒的眼睛注视着近在咫尺的几座农场和南方建在高耸山崖上的雪漫城。

    ————

    “我会帮你修理马车的,小丑先生,现在,能不能请你离开我家?”万图斯忍着怒气对面前的人说道。

    万图斯·罗瑞由斯,罗瑞由斯农场的农场主,由于他的农场种植的是一些喜寒喜干的作物,所以没有去和南边白河两岸的那些农场混在一起,约了几个种了同样作物的农场主一起定居在雪漫以北,接近雪山山脚的地方。

    虽然这个位置仍然在白望塔楼的监控范围之内,但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塔楼的哨兵也是赶之不及的,最终守卫队长专程为了这几座农场给守卫安排了一条巡逻路线。

    几小时之前,一架货运马车的轮子在农场附近断裂,驾车的就是面前这个把自己打扮成小丑,自称西塞罗「cicero」的家伙,他来到农场拿出几十枚金币要求帮忙修车,这对于此时没农活要做的万图斯来说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但问题在于,这家伙似乎不大正常。

    红色头发古怪地向上竖起,脸色好像糊了一层面粉般惨白,细长的眼睛下方画着水滴和星星的图案,舌头还时不时伸出来舔一下嘴唇。

    “那可不行~「方块」”西塞罗用一种古怪的语调说着:“母亲让西塞罗在马车修好之前一直跟着你~「黑桃」”

    见鬼了!万图斯差点把手上正在收拾的修车工具朝他扔过去,什么样的怪物才会在说话的时候令听话者的脑袋里蹦出图案来。

    至于那什么“母亲”,据他说就在那辆马车上的巨大木箱中,怎么想也不会是这个小丑真正的母亲,多半是什么奇怪宗教的图腾吧。

    “嗯,西塞罗先生,你把你母亲的棺材那样放在外面不要紧吗?不如我们先去看着?”科芙·罗瑞由斯,万图斯的妻子,语气温柔地问道。

    “呵呵~多谢你的关心~「红桃」只不过那具棺材很结实~不需要特别看护~「梅花」”西塞罗朝她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这就是西塞罗令万图斯厌恶的第二个地方,即使画着古怪的小丑妆,穿着可笑的小丑服,也仍然无法遮掩的俊美容貌。

    “哼!准备好了,我们这就去修你的马车!”万图斯提起工具箱,大步朝门外走去,他得尽快把这个小丑打发走,不然一家之主的地位就要动摇了。

    “【桀——!】”刚刚走出屋外,万图斯就看到一头长着丑陋翅膀,全身绿色,而且还在冒着黑烟的人形怪物张着满是尖牙的大嘴朝他迎面扑来。

    “见鬼。”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万图斯脱口而出。

    “那可不行哟~「方块」”“咔嚓!”

    怪物有力的咬合将万图斯手中提着的工具箱完全粉碎,而他本人却在背后某种莫名力量的牵引下飞回了屋内。

    “虽然让西塞罗救人感觉很奇怪~「红桃」但毕竟是母亲的要求嘛~「红桃」”西塞罗把惊魂未定的万图斯丢给科芙,朝外面走去:“似乎是个不错的猎物~「黑桃」”

    “【唬——】”绿色的怪物躲回了他之前藏身的大树下,用散发着暗黄光芒的眼睛盯着西塞罗:“【咯咯——】”

    “嗯~不会说话么~「方块」”西塞罗双手张开,指缝中各夹着一张四四方方、没有任何图案,外表还散发着淡淡紫光的卡片,继而手臂一挥,它们便呼啸着朝那绿色怪物飞去。

    “【吼!】”绿色怪物挥爪击落了那些卡片,它们在落地的瞬间便消失不见,正当它准备向西塞罗挑衅时,却发现对方已经冲到了面前,指间正夹着同样的一张卡片划向它的咽喉。

    嚓——卡片在绿色怪物脖颈上留下了一道血口,但同时它也飞上了半空,双爪各握着一团魔法能量蓄势待发。

    “【你的生命能量会成为我的养料!】”绿色怪物开口说道,同时将手中的红色魔法团丢了下来。

    “哎呀~这不是会说话么~「方块」”西塞罗偏头看了看正在屋里战战兢兢观战的万图斯夫妻,直接一抬手远远地关上了他们的屋门。

    轰——吱吱吱——红色魔法球落地后瞬间爆炸,其作用范围内的农作物瞬间枯萎,化作一股暗红色的能量汇入绿色怪物的躯体,它脖子上的伤口瞬间复原。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没效率~「黑桃」”西塞罗在爆炸前脱离了影响范围,此刻正对着空中的怪物品头论足。

    “【你是个意外~】”怪物说道,“【但除非你会飞,不然休想阻止我对雪漫的复仇!】”

    “西塞罗对你的‘复仇’不感兴趣~「梅花」只想——”西塞罗话音未落,身影已经以一种对方完全无法做出反应的速度来到了空中绿色怪物的面前:“杀死你而已~「方块」”

    嗤——!

    万图斯战战兢兢地推开门时,只看到空中一具即将燃烧殆尽的黑色残骸,以及施施然落在他面前,毫发无伤的小丑西塞罗。

    “你最好再找些工具来~「红桃」”西塞罗说着:“西塞罗和母亲正急着上路哟~「黑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