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二百零一章 血族与太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一章 血族与太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帮斯丹达尔救人。

    ——4e,199年,日暮之月,11日,23:41——

    dLc,是downloadablecontent的缩写,字面意义是“可下载内容”,但一般被翻译为“资料片”,而上古卷轴5则一共有三个资料片。

    除去发生在天际省之外,我鞭长莫及的《龙裔》,以及只是造房子领养小孩的《炉火》,真正能干涉的内容只有《黎明守卫》,关于黎明守卫和吸血鬼冲突的故事。

    【所以你干涉的做法就是……直接毁掉这个资料片?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蠢系统在耳边唠叨着。

    “我有什么办法?警戒者之厅被吸血鬼袭击事件是整个资料片的开端,但我又不能放任他们不管。”我站在山顶,看向下方有着数十间房屋,几乎形成小村落的警戒者总部。

    由于这里会发生一起大规模战斗,泽拉佩什的实力大概帮不上忙,所以今天我穿的是伊瑟拉……我是说“诺兹多姆”的马甲,声线一如既往的沙哑妩媚——其实习惯了的话还不错。

    斯丹达尔「stendarr」是正义、怜悯和仁慈之神,痛恨吸血鬼、狼人、女巫、以及魔族等一切侵扰凡人的不洁生物,而“警戒者”则成立于200年前的湮灭危机之后,致力于消灭任何入侵奈恩世界的魔族。

    不过,除了跟魔族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之外,其他种类的不洁生物如果没有攻击凡人,他们基本上会视而不见,这样的宗旨造成了一种非常奇葩的现象——强盗和犯罪者会害怕守卫,但却不怕警戒者,因为他们也是“被保护的凡人”。

    “我曾经思考过,这些警戒者明明算是斯丹达尔的资深信徒,为什么那位圣灵会对他们被袭击视而不见,至少提前打个招呼让他们跑路也好啊——现在我知道了,非不为也,是不能也。”我把视线从警戒者大厅所在的小峡谷向外移去,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眼中冒着暗黄钝光的诡异身影。

    警戒者们非常有自知之明,很清楚自己的行事会引起那些不洁生物的报复,因此总部设在人迹罕至的雪山山谷中,这样即使有魔族出现,战斗的余波也不至于伤害到凡人,但他们显然没考虑过被敌人以压倒性的数量优势包围会怎么样。

    “——我们是塔玛瑞尔的警戒者,我们遵从太阳的意志,执行光明的制裁,我们伸张正义,不怜悯任何邪恶,我们将生命与荣耀献给警戒者,今日如此,日日皆然。”显然那些警戒者也发现了不对,已经聚集起来在他们首领“守护者”卡西提女士的带领下念诵誓言,准备殊死一搏。

    在警戒者看来,他们阻止不洁生物侵扰凡人是为了执行斯丹达尔的意志,但显然那些不洁生物不这么想,喜欢躲起来研究魔法的女巫以及平时几乎和常人没两样的狼人还好,对于吸血鬼来说,只是进食而且没有伤害或转化凡人就要被攻击,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

    不过,由于双方高层对于大范围开战的顾虑,双方还勉强保持着一种脆弱的平衡。

    然而,帝国军团与风暴斗篷之间的战斗造成了大规模的战乱,吸血鬼的数量由于各种原因开始激增,其中很大一部分都不懂得隐藏身份,更是对伤害凡人没有什么顾虑,警戒者的活动也因此逐渐频繁,手段越发简单粗暴,再加上某个预言的出现,终于打破了这个脆弱的平衡。

    那个预言的大意是“如果熄灭了太阳,将迎来吸血鬼的永恒长夜。”

    虽然这个预言是某个古老的吸血鬼为了自己的目的所编造,而且太阳,也就是玛格努斯只是个空洞,只能补上却无法熄灭,但却意外契合如今的情况——如果把总是说要给人带来“光明制裁”,自誉为太阳的警戒者完全消灭,至少在天际省的范围内,吸血鬼将再无天敌。

    “嗷嗷嗷——”没有人指挥,但那些包围了警戒者大厅的吸血鬼如同听到了命令般开始加速涌向山谷,在谷口严阵以待的守卫们立刻架起十字弓朝它们射击,然而由于数量的关系效果甚微,一排十字弓能打死打伤数十名吸血鬼,但后继者何止上千?

    谷口守卫在射光了箭矢之后立刻后退,同时点燃了预设的燃烧陷阱,狭窄的通道和大火令吸血鬼大军无法立刻前进,守卫们顺利撤退到了第二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上。

    “唔……我就说,吸血鬼明明非常厌恶火焰,警戒者之厅的废墟却是一副被烧毁的模样,看来他们在所有房子中都设置了引火物,打算如果最终失败就和吸血鬼同归于尽——可这样也烧不死多少的。”我看着下面的战况思考破局之策。

    虽然可以统统救走,但安置在哪里是个大问题,而且他们的行事作风确实如同太阳一般明显,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很快引起吸血鬼们的注意。

    【彻底消灭吸血鬼怎么样?】蠢系统出主意。

    “你这蠢——咦,好像还不错?”我正准备给它记上一笔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自从帝国和风暴斗篷开战以来,天际省的范围内众多意外死亡事件中有相当一部分与吸血鬼有关,毕竟被转化就相当于死亡,但这是人家自愿的我也毫无办法。

    为了消灭警戒者,这里已经聚集了那些高级血族能组织起来的所有吸血鬼,如果把它们一网打尽的话,剩下的都是些掀不起风浪的小角色,而那些自誉为贵族的高等血族也不会去主动发展后裔,只要监控特定几个目标就可以了,比如雪精灵主教维尔朔、高阶法师希比利·斯丹特、吸血鬼大君哈孔、大小姐瑟拉娜——哦,这个没必要。

    然后,警戒者就可以专心去各种偏僻的地方对付跨界的魔族了,毕竟吸血鬼对他们来说只是副业,结果因此遭遇灭团怎么想也是种黑色幽默。

    “法师们!准备好‘阳炎’和‘群体净化’!托兰,带上盾卫去前方布置盾墙!伊斯里恩,让你的兄弟们拿起战锤!”山谷中,卡西提女士正在大声指挥布防,年近四十的她是一名资深恢复系法师,从治疗生物的法术中研究出了伤害不死生物的效果,左手打怪右手救人两不耽误。

    看样子应该不会被一波冲破防线,我看了看游刃有余的警戒者们,在背后变化出一对龙翼,朝吸血鬼大军的指挥部飞去。

    就像之前那次,瘟疫魔神魄伊特现界穿过的通道,我的龙形化身只能伸进一条尾巴一样,如今这个长翅膀带角,贴身皮甲外加身披透明纱衣的大姐姐形象已经是世界能够承受的力量极限,除非我打算再制造一个太阳「窟窿」,不然一击之后必须马上撤回松嘉德。

    【大部分魔神之间的争斗就是这样的,通过化身进行较量,输了的认怂,赢了的也没什么好处,因为好处都给那些承受神降的圣徒了,真正想要一决胜负,必须前往对方的湮灭领域将其击败并夺取神国——大衮那样没事就真身降临的属于稀有品种。】

    “你是谁!”

    虽然看上去是指挥部,但一个个高等血族互相都离得很远,明显不信任彼此,我从天而降之后也只有最近的几人起身做攻击状,其他人则原地不动地观察。

    希比利·斯丹特,莫瓦斯·皮里恩,赫斯特拉,哈孔,维尔朔,赫恩……唔,超过一半的吸血鬼不认识,果然是我支线走得少了吧。

    “我是谁?你们该问的是,我打算做什么。”我收起翅膀,保持着高冷范儿。

    “你……不,您想做什么?”在其他吸血鬼都警惕着不接话的时候,穿着纯白精灵甲,皮肤同样雪白,有着一副精灵尖耳朵的维尔朔主动问道。

    这家伙怎么一副热切的模样……

    “你们聚集起的这批吸血鬼必须被消灭,而你们则必须保证消失在所有凡人的视野中,”我扫视过一个个不怎么熟悉的名字:“否则,你们就不必保证了。”

    “我竟然不知道斯丹达尔还有女性形象。”穿着兜帽长袍的希比利·斯丹特轻笑起来:“而且外貌非常的——”

    “你是想辞去独孤城宫廷法师的职务吗?”我转头盯她。

    “即使是圣灵插手,此刻在这里的也只是个化身而已,你以为自己能战胜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外表看上去是个诺德女性的赫斯特拉举起了手斧。

    【现在是不是该刷条弹幕“活着不好吗?”】

    ‘你现在该闭嘴。’

    “你可以试试。”我一边吐槽蠢系统一边抬起手。

    “谨遵您的吩咐——”在那个傻大胆做出反应之前,维尔朔先一步躬身行礼,“我们会立刻撤离,那些低级眷属您可以随意处置。”

    ‘那家伙是不是认出我了?’

    【大概吧,毕竟是阿里-埃教团的第一任大主教,你再怎么掩饰也是阿卡托什没错。】

    ‘真麻烦,记得提醒我有机会去解除一下他的吸血鬼身份。’

    在有人开头之后,或许出于对一位“圣灵化身”的忌惮,以及不乐意成为冲突时的炮灰,这批吸血鬼的指挥者们纷纷离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取消那些下级吸血鬼的攻击命令。

    ‘这种规模的吸血鬼大军,没了吸血鬼指挥者进行斩首行动,即使能赢,警戒者们也是惨胜。’我转身看向火势蔓延开的警戒者山谷。

    【还有几个高等血族在附近监视你,似乎打算看你要怎么做。】

    ‘让他们看吧,不过既然被当做为斯丹达尔,那就换一个解决的方式好了。’

    “【Kaandremov】!”我朝山谷方向大吼了一声。

    午夜时分,警戒者山谷上方陡然照下了耀眼的阳光,不但吸血鬼们因为阳光的照射而慌乱不已,原本十分疲惫的警戒者们也完全恢复了伤势和体力。

    “为了斯丹达尔!为了警戒者!”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现吸血鬼已经没有了后续援军,士气大振的警戒者们立刻展开了反击。

    ‘我猜斯丹达尔一定高兴坏了。’我瞥了一眼那几个留下监视的吸血鬼所在的位置,转身消失在原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