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祭司与龙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五章 祭司与龙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监控内战。

    ——4e,195年,日暮之月,7日,12:39——

    在风盔城领主,老风暴斗篷去世之后,乌弗瑞克·风暴斗篷经过对手中掌握势力的统合,终于正式发动了叛乱,当然,用的借口是反对《白金协议》和先祖神州,并要求恢复塔洛斯第九圣灵的地位。

    梭莫精灵对此鞭长莫及,他们在夏暮岛的军队如果想要抵达天际省必须穿过赛洛迪尔,帝国的首都省,那样就等于直接再次挑起战争,最终他们只是屯兵在边境,措辞严厉地要求塞普汀帝国尽快处理这场叛乱,并保护好身处天际省的梭莫成员。

    对于这场叛乱,帝国高层也始料未及,要知道第九圣灵“塔洛斯”在封神之前的名字是“泰伯·塞普汀”,同样也是塞普汀帝国的创立者,只是区区在纸面上同意不把这位开国皇帝当做圣灵崇拜而已,对圣灵本身完全没什么影响,那么风暴斗篷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激烈?

    因为他们早就不满于帝国人对天际省的统治,在帝国和梭莫的大战中看到了帝国的虚弱,打算借此机会分列出去——帝国议会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并决定立即出兵平叛。

    这一系列行为造成的结果就是,原本由于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而节节败退的帝国军团,在确定这是一场叛乱之后立刻毫不手软地反击,将只是各领主私兵组成的风暴斗篷给打了回去,在图留斯将军有心算无心之下,直接把战线推到了风盔城附近,只差一点就能捉获乌弗瑞克·风暴斗篷,结束叛乱。

    而我正在一边注视着战场一边把那些英勇战死的士兵丢去松嘉德,无论他是哪边的,于是英灵殿里出现了刚刚还打生打死同归于尽的对手,下个瞬间就互相嘲讽开始拼酒的滑稽景象。

    【你准备帮老乌么?】蠢系统在身边拍着翅膀。

    “谁也不帮。”我看着乌弗瑞克在那里布置城防、调集部队,准备应对攻城,“如果能提前结束内战,也能少几个要救的人,内战支线对于奥杜因是否出现没什么影响,就算崩掉也无所谓。”

    【真是冷酷的神】小黑龙飞来飞去:【那你盯着这里做什么?】

    “我觉得肯定会有魔神插手这场战斗,虽然我对于风暴斗篷失败不怎么在意,但有些家伙可能不愿意看到那个情况。”我仔细瞧着帝国军团的各种布置。

    对于基本是混乱邪恶的魔神而言,统一的天际省对他们肯定没什么好处,如果不趁机给帝国军团下绊子才奇怪。

    目前来看,最有可能出手的是莫拉格·巴尔{molag Bal},祂是纠纷与争斗的魔神,可以影响陷入这些行动中的人类,并主导那些纷争的走向,如果长时间不发生大规模战争,他甚至会主动去挑起。

    “虽然野心的魔神梅鲁涅斯·大衮更有可能,但那家伙已经战败近二百年了。”我把战斗中使用战锤的士兵全都高亮显示,毕竟巴尔的魔神器是一柄锤子,它没有固定的形体,可以在任何一把锤子上具现出自己,获得它的凡人将获得极其强大的力量,但会沉迷于杀戮和战斗,一旦它出现,这场攻城战就不用打了。

    不过,只要魔神器出现,就代表巴尔在附近,然后我一爪子就能拍死祂——

    【提示:莉莉丝·雪蹄即将死亡。】

    “开什么玩笑!她明明在风盔城的兵营里照顾伤兵吧?就算有间谍潜入,也不会打一个战场医师的主意才对。”我立刻把屏幕画面切了过去。

    【不是战争引起的哟,这是一场谋杀。】蠢系统悬停在画面旁边。

    “还没到吗?你有没有做紧急护理啊,这么长时间伤口会恶化的。”

    “呃,快了快了,不用担心,队长他撑得住。”

    追踪画面上显出了一男一女两名人类,女性看上去大约二十三四左右,身穿类似神庙祭司的淡黄罩帽长袍,背着一只箱子,金发刚刚过耳,只能称得上清秀的脸上有着焦急之色,而男性大约三十多岁,穿着歪歪扭扭的风暴斗篷铠甲,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不用蠢系统解说,我也能看出来是什么情况,那个傻姑娘让人给骗了。

    莉莉丝·雪蹄,是世代居住在裂谷城的贵族、雪蹄家族的幺女,比起喜爱战斗的父兄们,她更乐于使用恢复系魔法为受伤的人驱除病痛,虽然治疗能力出色,但本身几乎没有任何的战斗能力,用游戏术语来说,就是恢复魔法练到了五六十级,但其他技能一点都没升。

    雪蹄家族在这次天际省的内战中坚定地支持乌弗瑞克,她这次来到风盔城是作为类似随军祭司的身份,无论最终是哪方获胜,救死扶伤的医者都不会受到威胁——原本是这样,但现在被人骗出去就没准了。

    【想到了之前的自己?】小黑龙飞到我面前挥了挥翅膀,【表情很不错嘛。】

    “呵呵,这就叫歪打正着,巴尔没来,来的是波耶西亚{Boethiah},”我捏住小黑龙顺手丢出去:“而且计划也很不错。”

    阴谋之王,谎言大君,影之女皇,毁灭之神,有着各种称号的波耶西亚常用的外形是半人半蛇的形象,祂布置的阴谋会以一种诡异的连锁反应不断扩大,等它被发现时,往往意味着已经无法违逆。

    比如现在,一名想要脱离风暴斗篷向帝国军团投降的斥候士兵被其队长发现,准备捉拿他时被反击重伤,这位队长以他残余的生命诅咒逃兵,而波耶西亚现身接受,逃兵惶恐不已,承诺带来更好的祭品,然后便以队长受伤无法移动为名去把最容易上当的莉莉丝骗了出来。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接下来逃兵会杀掉他的队长和莉莉丝并逃走,但一直在前线的他根本想不到莉莉丝在风盔城中有多受欢迎,收到死讯后成为哀兵的风盔城守军将直接把围城的帝国军团击溃,并最终捉到了这个叛变的斥候处死。

    而在这个血流成河的过程中,波耶西亚除了接收自愿投向祂的斥候队长之外什么也没做,而一般来说也没道理去指责一位魔神接收主动投奔的灵魂。

    “但我可不‘一般’啊,”我盯着屏幕上来到波耶西亚祭坛的两人:“而且也不讲道理。”

    “就,就是这里,”叛变斥候指着被捆在祭坛的柱子上已经昏迷过去的的队长:“这里好像进行了什么邪恶的仪式,我不敢移动他。”

    “还好,还有救,”莉莉丝不顾队长满身的鲜血进行了检查:“来帮——咦?”

    下个瞬间,队长已经倒地,而她则被捆在了祭坛上。

    “所以说,波耶西亚还真谨慎,这种程度的替换手段仍然是祭坛本身在运作,不过接来下……哼哼。”我做好准备随时出手掀飞他。

    【可怕。】

    “你也看到了,祭司,队长被魔神诅咒了,不献祭其他人就无法解除,”叛变斥候拔起长剑:“他救过我很多次,我不能看着他去死,请原谅我——”

    这一副语无伦次的模样……明明要害人还装成迫不得已的模样,厉害厉害。

    “我原谅你。”“不原谅也是……哎?”

    “他是斥候队长吧,一定非常重要,而像我这样的医师城里还有很多,他的伤势很重,但还有救,……之后,请尽快把他送到城里去。”莉莉丝说着。

    “我,这个……”叛变斥候手上的剑开始颤抖。

    “请快一点,”莉莉丝闭上眼,眉毛皱起:“那个……我怕疼。”

    【哇塞,这真不是你的小号?】小黑龙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着。

    “我,我会把队长带回去的!”似乎决定不再叛变的斥候一剑挥下。

    “噗嗤——”鲜血飞溅,但动手的斥候反而惊恐不已。

    “啧!闪一边去!”我挣脱那根柱子的束缚,一脚把那个风暴斗篷斥候踹开,然后开始给自己治疗。

    “你是谁?”莫名出现在五六米之外的莉莉丝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然后把目光转向我:“你救了我吗?大姐姐?”

    【是不是穿错马甲了?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带泽拉佩什去么?】

    ‘当然没错,因为我准备施放一个她无法使用的魔法,上次她那么干的时候沉睡了五十年。’我一边回答着蠢系统一边治愈了刚刚被砍出的伤口。

    “还不能说完全把你救了,既然那个蠢货打上了你的主意,如果不彻底解决祂,下次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我对莉莉丝笑了下,仰头看向波耶西亚的雕像:“既然你出现在这里,就别走了,看看我们谁技高一筹吧——‘波耶西亚的阴谋失败’!”

    “【Joor Zah Frul】!”

    “龙破”,伤害时间之龙阿卡托什,破坏时间的连续性,这一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将无法考证,未参与其中者将只能看到结果。

    而我,在达成预设的目标前是不会停下的。

    ————

    【提示:波耶西亚战败。】

    【提示:获得末日元素:黑暗仪式,黑暗仪式获得强化。】

    【提示:获得神职:欺诈、诡计、谋杀、刺杀、叛变。】

    下个瞬间,高耸的波耶西亚雕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斥候营地,莉莉丝正在给大批受了伤的斥候们进行治疗。

    更远的地方,帝国军团正在缓缓撤兵。

    【重复了五百多次,你都不嫌烦?】

    “魔神这东西确实挺烦的,以后不到迫不得已不能这么跟祂们硬刚。”

    我坐在松嘉德小院里,看着翅膀上多出一道伤口的巨龙化身回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