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九十章 苏菲和食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章 苏菲和食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25日,19:00——

    经过一整天的忙碌,雪漫城外巡逻的守卫开始入城和值夜班的守卫换岗,而城内有房产的农场主以及磨坊主们留下工人守夜后也开始进城,至于那些贵族以及在城内工作的人们,则早已开始吃晚餐了。

    而月瓦斯卡的蜜酒大厅中,除了在执行长途委托暂时未归的战友团成员之外,大部分都在聚在圆形火塘周围畅饮交谈。

    “那个‘制皮匠’只是个小头目,知道的东西不算多。”威尔卡斯端着一杯蜂蜜酒,对亚瑟说着。

    “唔。”亚瑟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然后继续对付面前的三牙海象肉排。

    三牙海象是一种在天际省海岸边活动的大型海兽,它们因自己作为武器的三只巨大门牙而得名,再加上光滑紧致无处着力的厚皮,原本几乎没有天敌,但由于本身肉质鲜美,凭空多出了一种名为渔夫的可怕天敌。

    昨晚,不,今天凌晨亚瑟回到月瓦斯卡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克拉科·白鬃汇报之后,就困倦不已地倒下沉睡,直到不久前才苏醒,然后更是感到一股“想要吞下猛犸”般的饥饿。

    不,我没有吞过猛犸!亚瑟悲愤地想着,但是在吃光海象肉之后手上不停地又把刀叉伸向大块煎鹿肉。

    “‘变化’之后的胃口会很大,”威尔卡斯笑了一下:“放心,你绝对不是第一个这么能吃的。”

    不,狼人和龙绝对是不一样的,和龙。

    “那个‘制皮匠’究竟知道些什么?”亚瑟强行岔开话题。

    “他那个据点没有参与武器制造和人员训练,只是在捕捉野生的……野兽之后,将皮货送到特定地点转卖,”威尔卡斯的眼中冒出阵阵凶光:“那个地方位于极远的西北方,叫做‘菲尔海默城堡’,除此之外,他还知道一个名为‘崔瓦哨塔’的地方,但究竟是做什么的仍然不清楚。”

    “唔,说明他确实只是一个‘制皮匠’而已,”亚瑟谈话间消灭掉了鹿肉,转而拽过来一盘炭烤大马哈鱼:“那么我们之后去突袭那里?”

    亚瑟没有问制皮匠的下场,虽然克拉科承诺了不杀他,但恐怕之后是不可能有机会能重见天日了。

    “那只是个转运仓库,如果大张旗鼓的突袭会令银手放弃它,我们得等思科月回来再制定一个隐秘的占领计划,在其他据点发现不对之前能捉到几支送货队算几支。”威尔卡斯喝光了手中的蜜酒,冲亚瑟举举杯,然后转身离开。

    所以自己在他喝一杯酒的功夫吃掉了三大份肉食?亚瑟看着面前只剩鱼骨头的烤鱼,又感受了一下只缓解了一点点的饥饿,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向一整盘的烧土豆,根据经验这东西似乎很顶饿,不过不知道对龙的胃口来说是否适用。

    “胃口不错嘛,亚瑟·潘德拉贡。”随着充满野性和高傲的女性声音,艾拉在亚瑟身旁坐下,手臂压在他的肩膀上,随手拿了他盘中的一只土豆:“但是只一晚就累成这样,你还有待锻炼啊。”

    “明显是你的原因吧?”亚瑟瞪她,显然艾拉的狼人形态对她来说没什么太大的消耗,不但没有昏睡或者胃口大开,白天甚至跑出去完成了几个委托,说不定随时保持那种形态都可以。

    “呵,我没有那么重吧,明显是你太逞强。”艾拉啃一口土豆,呸了两声:“现在吃什么嘴里都是你的味道,准备怎么赔我?”

    “难道不是你非要那么做的吗……呃?”亚瑟吃光了所有的土豆,后知后觉地发现在月瓦斯卡用餐的战友团成员看自己的眼光有些不对,明明只是在隐晦地谈论自己被艾拉咬一口变成龙之后,背着她强行和刀锋战士作战的事情,但似乎不知被理解成了什么。

    “他们俩……”“不会吧?”“说不定呢……”其他用餐的人窃窃私语。

    “你是故意的?”亚瑟皱眉看着艾拉,经过之前的战斗之后,他已经很清楚这个女猎手内里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种高冷和严肃,现在明显正在搞怪。

    “我决定了,以后如果有什么路途比较远的委托,一定会找你一起去。”艾拉放开亚瑟,转身去取面包。

    “今天城内有什么传言吗?”亚瑟转眼看到了一盆炖牛肉,于是伸手拉了过来。

    “传言的话,听说洛里斯泰德那边遭到了龙的袭击,然后那条龙被一位‘屠龙勇士’给杀掉了,”艾拉指了指西南方:“不过那条龙没有像你杀的那头一样燃烧起来只剩骨架,村长老洛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或许下次任务你可以顺路去把龙魂吸走——那东西不会自己消失吧?”

    “不会消失,如果那条四处找龙墓的黑龙赶去的话,它大概还能复活过来,”亚瑟摇头:“能彻底杀死巨龙的,只有龙裔,不过我不大清楚不是我杀掉的巨龙能不能吸取龙魂。”

    “反正试试也没损失,另外就是,有人说看到了一大一小两条巨龙在雪漫附近出现,很可能要袭击城镇,但没有人相信就是了。”艾拉一边说着一边微微勾起嘴角。

    是啊,那两条龙已经进来了……等等?

    “索菲拉——不,苏菲呢?”亚瑟对自己只顾着吃,把新收养的“女儿”给忘掉而深感惭愧,连忙问道。

    “在你呼呼大睡的时候,提尔玛阿姨已经把她安排好了,”艾拉指指月瓦斯卡居住区的方向:“和里亚住在一起。”

    “合适吗,里亚她是个普通女孩吧?”亚瑟来到战友团的时间还不太长,对这个战友团中唯一的小孩子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感觉她懂事、有礼貌,但更多就没有了,几乎也不曾交谈,猜测应该是某个牺牲的战友团成员留下的女儿。

    “嗯,我这么说吧,”艾拉稍稍靠近亚瑟,压低了声音:“克拉科说过不必在她面前掩饰自己是狼人的事,能理解吗?”

    “她牺牲的父亲是一位圆环成员?”亚瑟猜测着,端来一盆蔬菜汤。

    “我们也是这么猜测的,但近年来的圆环成员都是有记录的,克拉科也不肯说,就只能暂时这么想了——哦,看来她们相处的不错。”艾拉指指居住区的方向。

    “如果想吃东西的话就来这里,圆桌上随时都有吃的。”两个小姑娘手牵手地走了过来,棕色短发的里亚穿着常见的棕色儿童布裙,而粉银色长发的苏菲仍然穿着那身风格有些奇特的粉白相间裙装,但让亚瑟松了口气的是,她脑袋上的角和身后的尾巴已经消失不见。

    “都可以吃吗?爸爸告诉我不能乱吃东西,会被打。”苏菲软软地说道,亚瑟注意到她的目光不止在看桌上的食物,还扫过了桌椅、摆设、以及那些正在用餐,和冲着两个可爱小姑娘微笑的战友团成员。

    “你这么说了?”艾拉斜视了一眼亚瑟,神色不善:“怪不得她一天都不肯吃东西。”

    “龙语说的,”亚瑟低声回答,“不然呢?让她随便吃的话月瓦斯卡都不够一顿的。”

    “唔,好吧。”艾拉想了想月瓦斯卡长屋被当做面包一口口吃掉的情景,耸耸肩。

    “哼,别听你爸爸的,这大厅里的东西都可以随便吃~”里亚豪迈地一挥小手。

    “不得了。”苏菲张了张嘴。

    “苏菲!过来!”亚瑟见势不妙连忙喊道,这会只能希望龙族家庭中长辈有些权威了。

    “爸爸。”苏菲看了看旁边朝亚瑟比划着全都的里亚,还是老实地朝亚瑟和艾拉走了过来。

    “听着,苏菲,你只能吃爸爸我、艾拉阿姨,还有克拉科爷爷给你的东西,知道吗?”亚瑟有些头疼地摸摸苏菲的脑袋:“绝对不准自己乱吃东西,不然会被打的。”

    “唔。”苏菲似乎想到了什么,双手抱头,眼含泪光。

    一定是那些刀锋战士,捕杀撒洛克尼尔的时候波及到她了,亚瑟皱眉想着,但是他们捕杀作乱的巨龙,似乎没有什么理由阻止啊。

    “欺负小孩子……”“不给吃饱饭……”“真可怜……”闹哄哄的蜜酒大厅里再次出现了几道鄙视的目光。

    “好了,这些给你吃。”亚瑟把苏菲拉到身前,和艾拉一起稍稍遮挡了一下其他战友团成员的目光,然后开始拿桌上的东西给她。

    面包、奶酪、羊腿、沙拉、果盘,不出他所料,全都是一口一个——连带盘子一起,如果刚才真的听了里亚的,现在大厅里就没几个人能坐着了,那个小丫头现在还在大厅另一边气呼呼地瞪着自己呢。

    吱——两人正投喂得开心,没料到身后的长屋侧门忽然打开,思科月走了进来,正好面对苏菲:“哟,你们——”

    啊呜!苏菲显出龙头一口把他吞到了嘴里。

    糟了,苏菲不认识他!

    “思科月!你要去哪里?”亚瑟急中生智大喊了一声,然后抱起苏菲就冲了出去:“快吐出来!那不是狼不能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