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战和宝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战和宝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卡托什,

    我在看帝国和精灵大战。

    ——4e,171年,寒霜之月,30日,12:47——

    塞普汀帝国新任皇帝登基仅三年后,夏暮岛的精灵组织“先祖神州”正式向他们宣战。

    “先祖神州”在精灵语中被称为“梭莫”,只从字面意义上就能看出他们打算一雪当初被泰伯·塞普汀从塔玛瑞尔大陆赶出去只能屈居于夏暮岛的耻辱。

    虽然我硬要阻止这场大战的话也不是办不到,毕竟作为时间龙神,既是帝国崇拜的【阿卡托什】,也是精灵崇拜的【阿里-埃】,一道神谕下去双方就别想继续打下去,但这种简单粗暴的操作会使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完全脱离认知。

    这和什么“维护剧情”“世界意志的修正”等烂俗东西不是一码事,无关紧要的剧情可以随便破坏,作为世界意志我完全不会有意见,但是如果让原本打算收集的“末日元素”因此消失就不行了。

    比方说,如果我想要拯救那些在圣杯战争中死掉的御主和平民,完全可以先一步想办法毁掉圣杯,他们打不起来自然就没有任何牺牲,但同样的原因,“此世之恶”这个末日元素也就没有了,因此,我必须等到圣杯战争正式开始,无论怎么折腾,“此世之恶”都必然会出现的情况下,才能去做想做的事。

    当爆政充斥四面八方

    当黄铜塔移步时间重塑

    当三大赐福失效红塔颤栗

    当龙裔失势而白塔倒塌

    当雪塔碎裂,无人为王血流成河

    当世界吞噬者醒来,时间之轮转向最后的龙裔

    这几句箴言,是奈恩世界中流传的预言,也是对上古卷轴一到五代的剧情总结,虽然我非常怀疑如果他们要出六代的话准备怎么往下编。

    帝国和精灵的大战,以及接下来天际省军团和风暴斗篷之间的战斗,全都属于“血流成河”的范畴,如果我强行阻止的话,下一句中的“世界吞噬者醒来”不发生要怎么办?【奥杜因之息】让那个蠢系统来喷么?

    至于龙裔什么的,我亲手捏出来的几个角色应该都算是,虽然“Dragonborn”的字面意义是龙的后裔,但事实上只是获得血脉赐福的人类及其后代而已,比如塞普汀帝国的开国皇帝,泰伯·塞普汀,他的后代遗传了他的血脉也可以称为龙裔,却并非是真正受到过赐福。

    这种血脉赐福可以让拥有它的人斩杀巨龙后吸收它们的龙魂来增强自己,并能够更加自如地使用“龙吼”这种力量,甚至能通过牺牲自己召唤阿卡托什的化身降临。

    而马丁·塞普汀则是召唤出阿卡托什后没有死去的唯一一人,也正是他的存在导致了梭莫迟迟不敢动手,直到他驾崩三年之后,精灵们经过多方打探,确定新任皇帝尤塞尔·塞普汀二世并没有获得阿卡托什赐福之后才敢宣战。

    然后,就尴尬了,双方都向我祈祷让他们获得胜利,但我却没办法刻意偏向某一方,只能尽力为双方创造出平等的作战条件,具体胜负得靠他们自己发挥。

    【你不够强。】蠢系统竟然吐槽我,【整个“世界”仅有一个省份大小,如果能掌控国家、星球或者星系级的末日世界,让一场无关紧要的战斗不去发生根本就不必犹豫。】

    “是啊,没错,如果现在天际省某个城市里谁打算举办‘圣杯战争’,我毫不犹豫地就会阻止他们。”我边看着双方战况边回答它。

    ————

    虽然无法阻止战争,但去阻止因为战争而产生的痛苦和不幸则没有什么问题,正好自我封印五十年的精灵圣女已经解封,穿上这件马甲配合着从大衮那里抢来的【湮灭之门】,效果堪比根源传送。

    【湮灭之门】的作用是打开通向某个魔神“湮灭领域”的通道,大衮当初正是在赛洛迪尔四处开门制造了游戏四代的“湮灭危机”,因此它属于一种“末日元素”,同样能够打开通向我的领域“松嘉德”的通道,这就为“泽拉·佩什”四处救火提供了很不错的帮助。

    塞普汀帝国和先祖神州的战争,受影响的自然不只是战区和那里的居民,由于双方都把国力投入到彼此之间的战斗中,各大城镇和乡村的守备力量因此变得越发薄弱,某些胆大包天、穷凶极恶的强盗团伙甚至开始对某些防卫力量不强的居住地进行突袭,而我,或者说泽拉佩什目前所在的这个村落就是其中一处。

    ‘简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着那数十名全副武装满脸凶厉的强盗趁夜摸向宁静村庄的情景,感到十分苦恼。

    马丁·塞普汀在位期间,大力发展各地的经济,同时严厉打击小偷和强盗等行为,数十年间,任何人只要愿意做工就可愿意保证衣食无忧,在野外更是盗匪绝迹,只可能遇到猛兽或者各类怪物以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不死生物或者魔人。

    结果呢,帝国刚刚和先祖神州开战,各地的守卫力量薄弱了没多久,大批强盗就像雨后春笋,不,就像潮湿地面上的霉菌般大批出现,如果把这种情况给英灵殿的马丁看,不知道他会不会摔了酒杯冲下来。

    ‘这批人貌似不久前还在这个村庄做工吧?附近只是来了个逃亡的强盗而已,他们就纷纷跑去入伙,然后转头就打算抢劫这里?我没从那家伙身上看到什么王霸之气啊。’

    【我们之前制定的‘可杀名单’是没错的,他们即使被强迫工作,名字也仍然是‘强盗’而非‘工人’,只有少数人会在这个过程中融入村庄并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这些‘强盗’一旦有其他正牌强盗出现,立刻就会转移阵营。】

    ‘不用那么游戏化的说法,就是这些人属于好吃懒做,如果有一夜暴富的机会,哪怕是犯罪也愿意尝试的类型?’

    【你准备尝试‘拯救’一下他们吗?】

    ‘唔,总之先拯救这个村子吧,看他们的所作所为再做决定。’

    我取出从谢尔格拉那里弄来的法杖,它的作用是“不确定”的,以游戏内的状况来看,它大概能发出火球,闪电链、即死,变鸡、粉碎、隐身以及化身魔人和凭空消失等效果,但这种“不确定”到了我,也就是时间龙神阿卡托什手上,则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Fek Ro ssa】!”我对着法杖的杖头发出一句龙吼。

    这句龙吼的意义是“制造幻象”,它通过疯神法杖的改变和增幅,将整座村庄所有居民临时传送到松嘉德,并以一模一样的幻象代替他们,虽然强盗突袭会夺走他们的财产,至少性命能够保住,至于那些幻象受到的伤害……嗯,没错,还是我来承担。

    【希望你的圣母行径能感化那些强盗喽~】

    ‘吵死了,闭嘴,我不是圣母是玛丽苏!’

    【竟然没有二次反驳啊。】

    倒不是不想反驳,而是——嗤啦!一道从肩到腰的血痕瞬间染红了法师袍。

    ‘我简直服了,刻意让所有幻象都陷入沉睡状态,他们还下死手,这么一斧子下去也就兽人还能苟延残喘一会吧。’

    【嗯……如果没有动手杀人的你就拯救他?】

    嗤啦——噗嗤——咔嚓——

    ‘……这帮家伙疯了。’虽然在不停地治愈自己,但时不时传来的割裂、穿刺、劈砍等伤势很明显证明了那些强盗在村庄里干什么,虽然对痛苦的承受能力很强,也不会真的因此而死,但不代表我不会因此而愤怒。

    啪,有谁抱住了我的腰,擦擦额头上的血迹低头看去,才发现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头发泛黄,一身旧睡衣,正瞪着大大的蓝眼睛盯着我。

    ‘喂,这丫头什么情况,怎么没在松嘉德睡觉?’

    【嗯……她醒了。】

    ‘你在逗我,普通人能抵抗时间之龙的魔法?’

    【不是普通人哦,她叫萨菲尔{sapphire}。】

    ‘好吧,蓝宝石……既然她在这里,那批强盗确实该死。’

    在201年游戏正式开始之后,许多事情由于已经发生或者只在交谈中存在,主角即使拥有无双武力也对此无可奈何。

    比如说开场逃跑被射死的洛克尔,佛克瑞斯某个被狼人撕碎的小女孩,以及龙裔赶去西部哨塔屠龙时已经被那头龙吞掉的托尔和洛基。

    这些小事故虽然没法和大塌陷相比,一个不留神还会忽略掉,但既然现在是一切开始之前,那就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变和拯救他们,作为时间之龙,我可以直接说出那句话“时间,总是站在我这边。”

    至于这个叫蓝宝石的小女孩,原本应该在全村被强盗屠杀后被强盗带走,直到忍辱负重十几年后才亲手把他们一个个割喉杀死。

    “姐姐,你是不是很疼?”女孩冲我眨着大眼睛。

    “一点都不疼。”我解散了所有的幻象,听着村庄里忽然响起的惊呼,把手按在她的头上。

    【虽然上次是阿里曼的幻象,但这次要玩真的了啊。】蠢系统不再插科打诨。

    ‘啊,虽然不得不拯救那些强盗让我很不爽,回头找人把他们砍了算了。’

    嗤嗤嗤嗤嗤嗤嗤啦——

    嗯……十七刀,精准有力,可见这个小丫头刀子玩的不错,我一手捂着喉咙,一手向几乎要被吓哭的小蓝宝石递出一把匕首:“保护好,自己。”

    【喂,这么随便把‘大衮的剃刀’交给一个女孩?你确定吗?】

    ‘少废话,再有打她主意的人直接去死。’

    我回到松嘉德治疗好自己的喉咙,顺便把那些接到村庄遇袭正在赶来的守卫部队瞬移到村庄入口,这是很早之前就决定的,对类似这种人为的痛苦和不幸的处理方法——提前承受这些强盗十多年后的割喉,他们这些年就只能在监牢中渡过而无法做出任何恶事。

    貌似大塌陷要开始了,我得回去装作刚刚苏醒才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