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五十章 溪木与龙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章 溪木与龙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17日,12:00——

    溪木镇(riverwood),地如其名,坐落在白河一条支流的河边,周边更是有大量的树木环绕,同时由于身处两座山脉之间的山谷,气候较为温和,非常适宜农作物生长。

    最初这里只有为了给雪漫提供粮食而建立的磨坊,再后来为了建设农夫的住所而出现了锯木厂,又为了提供锯木厂的工具而建造了铁匠铺,随着居民和房屋的增多,必须修建保护他们的围墙,这就又有了采石场,然后由于成为了安全的据点,附近的猎人们会把猎物拿到这里贩卖并临时居住,猎场和旅店应运而生。

    在它不知不觉成为雪漫重要的物资出产地后,领主派来了正规士兵保护这里的安全,这样一来,商队和旅行商人也开始考虑把这里作为一个落脚点,最后,吟游诗人的入驻代表这里成为了老牌农业镇洛里斯泰德齐名的地方。

    然而,这座自然形成的大镇并没有通常意义上的镇长,雪漫的领主处于某些考虑也没有安排手下来担任这个职位,如果溪木有什么大事,都由它各个产业的拥有者协商来决定,实在无法达成共识,才会派信使前往雪漫询问领主的意思。

    然而,仍然有些事情却无法去询问领主,比如,应该偏向帝国和风暴斗篷哪一边。

    此时,由于哈达瓦和拉罗夫的归来,以及他们带来的消息,这些实际的掌权者正在镇上的旅店中商讨对策。

    “没什么好的,”蓝色长裙的歌尔朵看着坐在火塘周围的其他人:“必须让外出工作的所有人都撤回来,并加派人手巡逻,注意盯着空——那可是一条龙。”

    她是个典型的诺德人,有着金色卷发的碧蓝的眼睛,但体型要比其他女性娇一些,第一次看到她的人很难猜到她是锯木厂和磨坊的老板,同时,她也是拉罗夫的姐姐。

    “嗯,没错。”胡德附和着,他原本是锯木厂的工人,由于工作出色以及憨厚老实被歌尔朵看上,自然凡事都向着妻子。

    “不不不,歌尔朵,你把事情想简单了,这不是伐木那么直接的事,”还没有卸下打铁专用服装的阿尔沃摇着头:“你有没有想过,那头龙为什么要袭击海尔根?”

    阿尔沃是溪木铁匠铺的拥有者,手艺还不错,在满足了锯木厂的需求之余还能给其他人打造农具和武器,同时也是哈达瓦的叔叔。

    “而且哈达瓦过,那头龙越过寒落山峰消失了,没必要那么紧张。”阿尔沃的妻子西格里在旁边帮腔,她其实和歌尔朵没什么矛盾,只不过同为漂亮女人,见她出头总想唱唱反调。

    “你能保证它不会回来吗?”歌尔朵把目光投过来:“别忘了,你家铁匠铺冒出的黑烟可是相当醒目,那头龙要烧的话可是头一个目标。”

    “不,等等,歌尔朵,我不是在那个。”阿尔沃打断两位女性的剑拔弩张,她们如果吵起来一定会发展到互相攻击对方的产业。

    “那头龙袭击海尔根的原因,是那里的人太多了。”他道:“犯人、马车、士兵,以及围观的居民,聚集起的人太多引起了那头龙的注意,就像朵西看到蚂蚁窝总会去浇水一样。”

    “呵,我家佛罗格纳也一样,总是带着斯丹普到处惹事。”歌尔朵也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如果不出意外,那个捣蛋鬼会在长大后迎娶阿尔沃家的丫头,到时候自己和阿尔沃平辈,而拉罗夫会比哈达瓦大上一辈,一定会很有趣,这么想着,她也不再刻意针对西格里了:“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我的看法是,一切如常,但让大家都避免进行没有必要的户外活动,”阿尔沃道:“同时派出信使去向雪漫的领主大人求援,毕竟他的宫殿叫做龙霄宫。”

    “嗯,确实,独眼奥拉夫杀龙的故事我们都听过,那头龙的头骨还挂在宫殿的墙上,如果谁有办法对付龙,那一定是领主大人——但谁去送信?”歌尔朵。

    “不如让法恩达尔去,精灵腿长,跑得快。”在一旁的吟游诗人斯万回答。

    “猎场离不开人,我看斯万就可以,”背着一张精灵风格长弓的高精灵法恩达尔回敬:“吟游诗人跑得更快。”

    “我看你们一起去比较好。”溪木镇商栈的老板路坎·瓦勒瑞斯没好气地道:“要是谁被龙叼走,就不会把溪木搞得乌烟瘴气了。”

    溪木镇人人都知道,猎场的蹩脚猎人法恩达尔和旅馆唱歌走调的吟游诗人斯万都看上了帝国人路坎的妹妹,和诺德人完全不同,棕发棕眼的凯米拉·瓦勒瑞斯。

    他们一开始还比着对凯米拉献殷勤,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互相攻击抹黑,对正主反而不怎么搭理了。

    “看来你们已经达成共识,”旅店的厨师奥格那开始在各位参会者的桌上摆放面包、阿尔托酒、奶酪和烤鱼:“准备仓促,招待不周。”

    ————

    “我们配合押送?”溪木镇通往雪漫的路口,哈瓦达和拉罗夫正和两名雪漫守卫交谈,旁边则是被捆住双手的强盗们。

    不同于帝**团深棕与风暴斗篷深蓝,雪漫守卫的制服颜色是明亮的黄色,这两名守卫的面貌看上去十分相似。

    “我们兄弟俩不是来换岗的,”较为高大,自称托尔的守卫着:“这次来溪木是为了修筑雪漫城外的西部哨塔,商量木料和石材的购买事宜,原本还需要雇佣一些劳力,不过你们带来的这些强盗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听到这番话,强盗们有些骚动,但被雪漫守卫瞪过去时就平息了下来。

    “如果他们在雪漫挂了号,就不可能逃走了,”瘦些,叫做洛基的守卫冲着强盗们撇嘴:“所以他们肯定会在路上尝试逃走,看守只有我们两个的话,无法保证这两能看好他们。”

    “这……”哈达瓦犹豫起来。

    “还惦记亚瑟呢?”拉罗夫嘲笑道:“别想了,他看起来是个有主意的人,怎么会跑去受帝**团的约束?”

    “但同样没有接受你去风盔城的提议,”哈达瓦看了看他:“他不是想要调查一下那头龙最后消失的地方?”

    “你们想分别回独孤城与风盔城的话,可以去雪漫雇马车,顺路。”托尔道,由于领主对于双方的战斗持中立态度,这种态度也影响到了这两名守卫,他们对穿着敌对势力制服的两人并没有什么好奇之色。

    “而且,你们刚刚提到了龙,”洛基指了指上:“想必你们也有向领主汇报的任务在身。”

    确实如此,哈达瓦和拉罗夫互相看了看,但不是雪漫领主。

    那头龙出现得没有任何征兆,消失得也同样无声无息,虽然斯万的老妈它消失在寒落山峰的方向,但并不能指望一个老太太有什么锐利的眼神。

    雪漫领主自有溪木派出信使告知,他们两个的任务是分别前往独孤城和风盔城以告知两位领导人海尔根之后的情况——毕竟他们撤退得很快。

    “那好,”哈达瓦做出决定,“这段时间我们就是旅伴了。”

    “呵呵。”拉罗夫看着瞬间泄气的强盗们冷笑两声,原来他们真的打算趁机逃走。

    ————

    “哼,这两个家伙最近越来越没品了。”

    溪木镇通向寒落山峰的桥头,凯米拉·瓦勒瑞斯正瞪着手中的两张信纸,仿佛要用目光烧穿它们。

    这两张信纸上分别写着“凯米拉,我希望你为我洗衣服做饭照顾老妈以及未来的孩子,斯万。”以及“凯米拉,我认为我们的身份相差太大,以后还是不见面为好,法恩达尔。”

    然而问题在于这两张信是法恩达尔自称斯万,斯万自称法恩达尔,分别要求亚瑟转交的。

    “因为溪木都知道他们的伎俩,所以去蒙骗外地人了?”凯米拉把信纸揉成一团,目光转到亚瑟脸上:“不过你果然长着一张令人愿意相信的脸呢。”

    “感谢你的称赞,”亚瑟笑了笑:“现在可以告诉我关于那座山峰以及黄金龙爪的情报了吗?”

    在到达溪木镇之后,哈达瓦的叔叔送了他一套基本合身的铁甲,而拉罗夫的姐姐则赠与了他一柄钢制双手剑,很明显那两位同伴告知了他们自己的喜好。

    既然他们如此热情,亚瑟当然要帮忙解决那头龙的问题,正好从某个孩子那里听路坎的商店前几遭了贼,丢失了一个“黄金龙爪”,而那贼的逃跑方向正是那头龙消失的寒落山峰,令他不得不怀疑它们之间的联系。

    “寒落山峰得名于它上面的寒落神庙,”凯米拉道:“诺德人的神庙都有一些奇怪的机关,用龙爪开的就是其中一种,似乎路坎弄来的那只爪子就是用来开启那间神庙机关的,但由于神庙和路上的废弃哨塔被强盗占据,他一直没敢去。”

    “明白了,我会把它找回来的。”亚瑟看向被冰雪覆盖的山峰,点了点头。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