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海尔根与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六章 海尔根与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17日,9:00——

    亚瑟……龙族之王?

    哈达瓦手上的笔顿住,看着面前的金发青年,一时不知该不该记录下去。

    在佛克瑞斯领,这位名叫亚瑟的猎人还是有名气的,毕竟他能狩猎到一些普通猎人根本不敢去尝试的凶猛野兽,比如雪熊和雪虎,如果当初他贩卖猎物的时候报出全名,大概知名度会更高。

    但现在这个场合报出如此夸张的名字,很难想象那些为了抓住风暴斗篷几几夜没有合眼的帝国士兵会有空余的幽默感。

    “噗……哈哈哈——”“那是什么啊?”“塔洛斯在上。”

    果然,发笑的都是风暴斗篷士兵,这只会让那个脾气不好的女队长把这个名字当做故意挑衅——哪怕是真名也不行。

    “怎么办,队长,他不在我们掌握的名单上。”哈达瓦转头去问刚刚走回来的女队长。

    作为图留斯将军的护卫和书记员,哈达瓦很清楚,这次能抓住风暴斗篷的首领,是因为他们的队伍里面有一个内鬼。

    否则的话,谁也想不到他们会放着北方最快的路线不走,选择绕道南方的群山返回势力范围。

    “别管了,风暴斗篷的人又不会在脑门上刻字,一样处置。”这位似乎有红卫人的血统的女队长自出发以来就一直没有休息过,据她是瑞姬总督力排众议提拔上来的,凡事都力求做到滴水不漏,或者,冷酷无情。

    “十分抱歉,我会把你送回——”哈达瓦到一半,却发现亚瑟直直地盯着他身边的女队长,目光里没有刚刚被宣判的仇视,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是……怜悯?

    “你在看什么!”女队长被看得暴怒,或许她见多了仇恨的目光,但被这种如同看将死之人的目光注视,仍然令她暴跳如雷:“准备行刑!第一个就是你!‘龙王’!”

    “砰!”

    哈达瓦看到亚瑟猛然前冲,将女队长撞开后自己也迅速翻滚离开了原本的位置,他下意识地拔起剑,却在下个瞬间看到一股从而降的炽烈火线扫过,将女队长刚才站的地面烧成一片焦土,同时,有恐怖的嘶吼在头顶响起。

    “【yoltoorshul——】”

    一头巨大、漆黑、狰狞、恐怖,体型甚至超过了哨塔的有着鳞片和巨大双翼的怪兽趴伏在哨塔顶端,口中还燃烧着残余的火焰,正用它血红的眼睛瞪着下方燃烧起来的房屋和,混乱的人群。

    那是——龙!

    上古传中,巨龙翱翔于际,四处破坏,而诺德人的祖先历经千辛万苦,付出众多牺牲,终于将它们全部灭杀,各地的巨型“龙墓”便是它们的埋骨之所。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只在壁画和图书插画上见过它们,要想击败这种巨型怪兽——至少凭借手中脆弱的短剑和那些软弱的长弓是绝不可能的。

    “杀了那头怪兽!”女队长第一个做出反应,拔剑出鞘大声呼喊,但这同时也暴露了她其实根本不认识这种曾经的空霸主。

    嘣,嘣,嘣,数只箭矢飞向那头黑龙,毫无悬念地被它坚硬的鳞片挡下,除了吸引到巨龙的注视之外什么作用也没有。

    “蠢货!”哈达瓦听到亚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挥动手臂在自己握着的长剑上割断了绳子,然后顺手抢走了自己的长剑和盾牌,动作如同一个老练猎人那样准确和有效。

    “【yol——】”巨龙朝那些胆敢向它射箭的帝国士兵喷出了火焰吐息,弓箭手四散奔逃,有两个倒霉鬼没能逃开,其中一个被亚瑟撞开,而另一个则被他举起盾牌完全地保护了起来。

    “快走!”亚瑟喊着:“离开镇子!或者就近找地窖!不要吸引那头龙的注意!”

    他丢下了被龙炎烤得通红,甚至开始融化的铁盾,举剑对准同样注视着他的巨大黑龙。

    “【toorshul!】”巨龙再次喷出汹涌的火焰龙息,亚瑟翻滚着躲开,更多的房屋燃烧了起来。

    哈达瓦注意到,图留斯将军已经和那名梭莫大使带着部分帝国士兵离开,而女队长正带着其他士兵疏散居民,至于风暴斗篷,全都趁乱和乌佛瑞克一起逃走了……

    “拉罗夫?你怎么还在这里?”哈达瓦皱着眉看向背着把长弓悄悄摸过来的“同乡”,虽然因为不必砍他的脑袋而稍稍松了口气,但对于他加入风暴斗篷的行径仍然不能释怀。

    “开玩笑,那可是传中的龙,”拉罗夫取下长弓,张弓搭箭瞄准哨塔上的黑色巨龙:“如果不给它一点教训,毁掉一个镇子不过瘾,飞去溪木镇的话……”

    “拉罗夫,你——”

    “烧了你家的铁匠铺无所谓,如果把我家的锯木厂烧掉就麻烦了。”

    “——你果然是个混蛋。”

    嘣!拉罗夫的箭矢准确命中了——巨龙扒在哨塔上的爪子,黑龙转过脑袋似乎打算对他们来一次吐息,但它脚下原本便因为不断吐息而脆弱不堪的哨塔瞬间崩塌,完全没有料到这点,正在因为自己的体重而倾斜倒下的龙徒劳地张了张翅膀,摔进一片瓦砾中。

    “干的漂亮。”亚瑟跑过来,把有些发烫的铁剑还给哈达瓦:“不过这只能争取一点点时间,还是快点逃走,我刚刚发现那边有一个地窖。”

    “【昂——】”哨塔废墟猛地炸开,原本便没有被埋太深的黑龙腾空飞起,喷出炽热的火海朝三人追来,但他们及时地躲进了一座完全由石头建造的建筑,它落地后大力拍击摧毁了建筑入口,却因为体型的缘故无法进入,最终恼羞成怒般开始摧毁空无一人的海尔根剩下的建筑物。

    ————

    拉罗夫决定尝试招揽亚瑟。

    这位猎人的身手矫健,临危不惧,机智过人又和帝国结下了些仇怨,如果能拉进自己的阵营就最好不过了。

    比如现在,这个地窖看起来是海尔根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的监狱,在他和哈达瓦都以为是死路的时候,亚瑟只用一把短剑在墙壁四周敲了一会,就动手在墙壁上砸开一个大洞,露出后面的地下通路。

    那是一条浅浅的地下暗河,在然形成的溶洞中流淌而过,而地窖的墙壁正好开在河边。

    “有时候狩猎会不可避免地进入诺德遗迹,对于通路的分布有些心得”他这么解释道:“这里应该是某种逃脱用的暗门,但开关已经坏掉,只能砸开。”

    到底狩猎什么东西才会进入诺德遗迹啊……

    诺德人作为际乃至塔玛瑞尔最早的居民,留下了众多的远古遗迹,不少保存完好的遗迹被当做普通房屋在使用,但有更多的遗迹被野生动物和强盗当做了栖身之所。

    “那么,根据你的经验,这里应该能不能通到地表?”沿着地下溶洞倾斜朝上行走时,拉罗夫问道。

    “应该能,但这里的‘主人’似乎不打算让我们轻易离开。”亚瑟皱眉,上前两步举起了剑。

    “是寒霜蜘蛛——”在之前的地窖中更换了一面盾牌的哈达瓦同样顶上。

    失去了表现机会的拉罗夫只好重新抄起长弓,瞄准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