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帝国和公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帝国和公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4e,201年,末种之月,17日,8:00——

    艾米尔正咬着甜甜圈走向独孤城的风暴之门。

    她有着和诺德人完全不同的紫色短发和微黑的面孔,身型娇,即使穿着最号的毛绒礼服仍然显得蓬松,翻毛领子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只不过姑娘脚下布满尘土的靴子可以证明她绝不是刚刚从哪个舞会中离开。

    独孤城(solitude),位于际省西北端的临海,坐落在一块像桥一样高跨过河流和汇入亡灵之海三角洲末端的巨岩上,它的入口由两扇大门和三座塔楼守卫着。

    “圣灵在上,您是什么时候出去的?艾丽西弗大人找了您好久。”

    城门口的守卫穿着锁甲,身上披着深棕色罩衣,手持的钢盾上则绘有象征独孤城的狼头形象,此时这名守卫如释重负的语气即使隔着全罩式头盔也能感觉到。

    “……图留斯,抢了我的甜甜圈。”艾米露出袖子里藏着的食品袋:“你要吗?”

    “不,感谢您的慷慨。”守卫的声音有些僵硬。

    可以随意送给别人,但是不允许从她的手中抢是吗?

    图留斯将军在七前外出追捕胆敢行刺际至高王(highking)的乌佛瑞克·风暴斗篷,顺手取走了艾米尔拿着的甜甜圈,“祝我好运”他当时这么。

    结果这位姑娘竟然没有理解这种出征前求祝福的举动而是直接追上去讨回?将军可是骑着马追击的,看见她之后一定大吃了一惊。

    由于她一直喜欢四处游荡,经常不回蓝宫,直到两前忙过劲的金发艾丽西弗才开始找她。

    “如果您现在进去的话,还能来得及和罗吉维尔见上一面。”他僵硬着转移话题。

    “……他怎么了?”艾米尔吃掉了口中的甜甜圈,又拿出一个新的。

    “我想,他应该会被斩首,毕竟罪名是叛国。”守卫道。

    ————

    “他们不能伤害罗吉维尔叔叔,他是无辜的!”

    刚刚走进风暴之门不远,艾米尔就被一个比她更的女孩撞进了怀里。

    “……什么?”她把最后一个甜甜圈塞给那个女孩,这是斯瓦瑞,旅店老板的女儿,由于被她时常投喂,脸型显得有些圆润。

    “艾迪斯和阿塔要杀罗吉维尔,艾米尔你快阻止他们!”斯瓦瑞抓着她的衣服不松手。

    “各就各位。”艾米尔听到独孤城守卫队长艾迪斯低沉的声音在城门侧面的刑台上响起,站在他旁边的,则是手持巨大斩首斧,身形壮实,脑袋上带着黑布头套的刽子手阿塔。

    在际省,由于物资缺乏,无法像帝国首都省那样根据罪犯的具体行为进行时段不等的关押,那样的话,对某些人来监狱就等于是供应食水的旅店。

    因此,除非特殊情况,对于犯罪者的处罚只有三种,罚款、监禁(不给饭吃)以及斩首。

    “斯瓦瑞,你最好立刻回家,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一名身着旅店侍者服装的青年走过来,把女孩从艾米尔身边拉开。

    “你可以告诉她,她的叔叔是一个人渣,他背叛了帝国。”和青年同样打扮的另一名女性轻蔑地着。

    “罗吉维尔叔叔不是人渣!”姑娘瞪她。

    对于分别在城门和旅馆工作的兄弟俩为什么会惹到旅馆的厨娘这种事,艾米尔完全理不清头绪,她只是伸出手向斯瓦瑞比了下大拇指。

    “罗吉维尔,在乌佛瑞克·风暴斗篷行刺至高王托伊格之后,是你帮助他逃出了独孤城。”艾迪斯队长正拿着一个记录板宣布罪名,他的秃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据他是最有可能接任图留斯将军职位的人,莫非想要成为将军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秃头?

    “你背叛了我们!”“你这个叛徒!”观刑的人们群情激昂。

    奇怪,明明蓝宫的人都很冷静,甚至有些开心,这些人怎么……

    艾米尔无声无息地穿过人群时,特别留意了一下叫的最大声的几位:加拉,布莱顿蔬菜商人,曾有多次因为以次充好被巡逻的罗吉维尔罚款,贝尔兰德,诺德铁匠,专职为帝国锻造兵器,但艾米尔曾听到他和学徒讲话时过十分同情风暴斗篷,还有加雷拉,这个亚龙人曾经在深夜试图接近灯塔而被罗吉维尔抓进牢里关了几。

    嗯……真有意思。

    “——你为他打开了大门,就是背叛了所有独孤城的居民,现在你被判处叛国罪,执行斩首之刑!”艾迪斯队长还在继续宣判。

    大门吗?艾米尔回想了一下独孤城的城防系统。

    三座塔楼中的第一座塔楼位于十字路口处,被称为通塔,附近路上立满了路障,战时它将作为防守的第一道防线,但它的主要作用是预警嘹望台。

    第二座塔楼和一扇点的城门,独孤城的居民称它为嚎哭之门,攻城的军队——如果有的话,会在这个狭的必经之路上遭遇严重的损失以至于不得不嚎哭出声。

    最后一扇,当然也是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风暴之门,它是一扇由乌木(ebony)制成的巨门,受到魔法的强化而坚不可摧,本身更是没有任何把手和锁,平时处于半开状态,一旦由于紧急事态完全关闭,想要通过它就只能等待城墙上控制它的守卫来打开。

    所以,罗吉维尔这个兼任了城内巡逻、清剿强盗、蓝宫护卫、灯塔守夜等一大串职务的大忙人在又一次自告奋勇给人帮忙的时候栽了跟头?

    “那不是行刺!乌弗瑞克·风暴斗篷是堂堂正正地向至高王挑战,并正面击败了他!”头发很短,面容在粗犷的诺德人中算的上英俊的罗吉维尔大声反驳,他被扒去了守卫盔甲,只穿着一身亚麻囚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是我们的传统,诺德人和际省自古以来的传统!”

    所谓诺德传统,就是一切以肌肉和实力话,看上了某个人的东西,就去向他提出决斗,期间不允许使用魔法和附魔武器,如果挑战失败,则任由对方处置。

    当然,在身份和代价不对等的情况下,被决斗方完全可以拒绝,但乌佛瑞克以风暴斗篷领导人的身份,向际省的至高王提出了涉及际主权归属的挑战。

    作为际省九大封地领主的上司,至高王这个职位一向由所有领主共同推举出来,一般约定俗成是由独孤城这个第一大城市的领主担任,但作为第二大城市风盔城的城主,乌弗瑞克举起反旗后,支持他的半数领主都不再理会至高王的命令,此时送上门来的统一机会,托伊格没办法也不愿意拒绝。

    结果就打输了。

    “吁——”嘘声四起,显然观众们不认可这个法,这个传统在大部分帝国人看来和强盗行径没什么两样,毕竟他们没有机会见到贵族间的决斗,接触更多的是那些在野外啸聚的强盗。

    在风暴斗篷和帝国的不断冲突中,由于守卫都被抽调去打仗,城镇周边的强盗越发嚣张,这也令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风暴斗篷没什么好感。

    噗通,艾迪斯队长伸出手把罗吉维尔按倒在行刑台上。

    “我会记得你的,罗吉维尔,你曾经是个好人。”他道。

    “呵……”罗吉维尔低声着:“今,我将回归松嘉德。”

    等了片刻,阿塔的斩首斧却迟迟没有落下,周围的人群开始嗡嗡嗡地嘈杂起来。

    “阿塔?”艾迪斯队长疑惑地看向刽子手。

    “队长……”阿塔以一种怪异地姿势歪歪扭扭地站着,似乎肩膀上有什么东西在压着他。

    仔细看去,光头的守卫队长才发现那里似乎有一个透明的人影,再努力仔细分辨,终于发现有一个女孩坐在刽子手的肩膀上,正单手捏着斩首斧的斧背不让它落下去。

    虽然稍微用力就能摆脱钳制,但看阿塔的样子,他明显不敢。

    “殿下,请您不要胡闹。”艾迪斯压低了声音着:“他放走了刺客,不能随便赦免的。”

    “……刺客?”艾米尔偏着脑袋:“托伊格又没有死。”

    “我的殿下——”艾迪斯简直要疯了,偏偏还不能跟着她一起对至高王直呼其名:“即使不把乌弗瑞克当做刺客,他也是叛军的首领,放走这么一个人,是毫无疑问的叛国罪没错?”

    “……风盔城不属于帝国?”艾米反问道。

    “这——”即使人人都知道风盔城领主乌佛瑞克·风暴斗篷公然反叛帝国,还控制了际省半数的领地,但艾迪斯也不敢点头应下这句话,那只是叛军,绝对没有到“他国”的地步。

    “除非有至高王的命令,他是不能被您直接赦免的。”他最后硬着头皮回答道。

    那位风暴斗篷领导人恐怕也想不到这个来自帝国的殿下会那么厉害,失传已久的龙吼竟然会被一个女孩挡下大半,至高王托伊格只是被吹飞撞在墙上需要休养一段时间而已。

    “来自至高王的命令——”一个盔甲制式和独孤城守卫完全不同,但更加致命和华丽的卫士跑过来,站在行刑台前取出一份命令大声宣布:“完全赦免罗吉维尔的罪名!”

    艾迪斯松了口气,那制服属于帝国皇帝尢瑞尔·塞普汀二世的亲卫队——锐眼鹰,传令之人是那只奉命保护殿下的队的队长,拉哲·帕拉索斯。

    “怎么又是这样——”“阿塔你的斧子都钝了——”

    普通的居民逐渐四散,而艾迪斯接过命令后苦笑着指指仍然坐在阿塔肩膀上的艾米尔,便扶起已经冻得不出话的罗吉维尔准备离开。

    “二十三次。”阿塔一边一边伸出手臂,让艾米踩着斧面跳下,虽然看她能无声无息地爬上来就知道这是多此一举。

    “下次——”拉哲冷冷地看着他们道:“如果殿下想要赦免谁,你们不要找任何借口,即使是皇帝的赦令,想要弄到也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她是帝国公主,”锐眼鹰看向正在朝罗吉维尔挥手再见的少女:“艾米莉亚·塞普汀。”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