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四十章 实现之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章 实现之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现在是愿望实现时间。

    7:00:00

    雨生龙之介感觉自己正在向空急速上升。

    此时的时间已经接近午夜,大地上的灯光越来越远,而头顶的月亮则越来越近,完全没有感到加速度或者空气阻力的龙之介在新奇之余也开始猜测,caster的本体莫非在月亮上?

    噗。

    轻微地穿透什么的声音证明了他猜测错误。

    已经可以看出弧度和轮廓的地球瞬间笼上了一层冰蓝,而另一个方向上,原本应该一片漆黑的宇宙却瞬间绽放出无尽的光芒。

    那是密密麻麻的,和自己刚刚脱出的“地球”一模一样的无数个地球,上面同样有无数个冬木、无数场第四次圣杯战争,以及无数个雨生龙之介。

    这些“地球”之间虽然有距离,但又没有距离地互相重叠,在龙之介“看向”其中一个世界时,便能够瞬间知晓那个世界中“自己”的所作所为,比如最近的这个,“自己”召唤出的是个长得像金鱼的caster,他则召唤出了一头大章鱼,之后这个“自己”被卫宫切嗣一枪爆头。

    这个世界附近的其他世界,几乎全都是以它为范本但各自的实际情况有所不同,随着距离的增加,其中的不同之处也逐渐增多,“自己”的死法也开始花样翻新和提前,其中以一个世界误抓了凛然后被她借用召唤阵召唤出一个黑皮肤的archer时最为精彩。

    在到达某个临界点之后,“龙之介”的“死亡”戛然而止,龙之介看到的第一个“自己”没有死亡的世界中,“自己”是个金发的大姐姐,召唤出了似乎因为认错人而无比忠诚的某个saber,虽然最终没有获胜,但也没有死亡。

    而后,那些“世界”随着距离拉远开始变得乱七八糟,性转、穿越、重生、轮回等等元素不一而足,有时候甚至根本没有“自己”出现,世界数量也因此开始急剧膨胀,即使此时的龙之介没有躯体,也感到了阵阵头痛,不由得尝试将注意力从所有“第四次圣杯战争”的世界中脱离。

    而后,龙之介发现自己仍然身处刚刚离开的“世界”蓝色外壳的表层,那些让自己近乎目眩的无尽“第四次圣杯战争”世界仅仅只是漫星辰的其中一颗而已。

    他带着好奇看向其他的“星辰”,忽然眼前一黑。

    “啊,我还没来得及找,他的意识就消失了”

    “什么叫观测诸万界后因储存空间不足自动终止运行?你想他也是段程序吗?”

    “系统创造的世界里当然全是程序……这话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当然有特殊啦,就算时臣那个根源爱好者也没想到这一层。”

    “让他慢慢重启好了,到了新世界我会想办法找到他的。”

    在意识消散之前,龙之介听见伊莉雅似乎在和谁对话——不过这声音为什么有点像林好?

    6:00:00

    远坂时臣终于走到了螺旋阶梯的最上层,虽然此时应该是午夜,但空仍然是和之前没什么分别的蓝白云。

    和根源没什么道理好讲,时臣思索着,刚才似乎看到自己的那个弟子以极快的速度朝上飞去,大概是许了什么不靠谱的愿望,比如“站在世界巅峰”之类的。

    环视一圈周围的巨大冰蓝色圆环,又看看面前那扇普通的黑色双开铁门,远坂时臣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按响门铃。

    叮咚——

    “欢迎,远坂时臣先生,我等你很久了,请进。”某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大门随之打开,露出它后面漂亮的花园。

    “您好,阿赖耶识——女士。”看见身体健康,穿着粉色和服,手提薙刀的林好,时臣并没有太过惊讶,从容地躬身行礼。

    阿赖耶识作为地球上所有人类意识的集合体,并没有性别之分,不过以目前地球上男性更多的情况来,祂应该更偏向男性,但既然以女性外表出现,那就只能顺她的意思了。

    虽然形象借用了caster的御主,但为了他的来访而特意换上和服和薙刀,足以证明自己受到的重视,预想的一些条件不定也可以轻易达成。

    “请坐。”把远坂时臣让进花园后,她随手一指,花园正中的喷泉旁就出现了一组配套的石桌和石凳。

    根源是这个样子?不,大约是阿赖耶自行装潢的,她虽然是所有人意识的集合体,但由于每个人的审美观不同,造成了她也不会有特定的喜好。

    时臣优雅地坐下,开始打量着不远处的二层楼,花园的喷泉,院门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片荒芜的黄土地,以及漫的繁星。

    “我其实一直想问,”阿赖耶脸上带着好奇之色:“你们这些魔术师拼了命也要抵达根源是为了什么?”

    “抵达‘世界之外’,是为了更好地照拂‘世界之内’,”远坂时臣没有去问那些抵达根源的前辈如何,而是认真地道:“这里是一切之‘因’,而我们作为‘果’的存在自然会想要寻根究底,有位登山家过,‘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就在那里’,而作为探究一切神秘的魔法师,想要探究自己的‘起源’也是理所应当的行为,而且这一行为也并非没有收获,在接触到可以随意影响现世的根源后,变得全知全能的自己自然可以为所欲为。”

    时臣得兴起,下意识地去伸手取红酒,在意识到这里不是远坂宅,面前之“人”也不是绮礼和龙之介时,一杯上品红酒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

    “嗯,这是你家酒窖里那个,你总是拿出来看但舍不得喝的牌子。”阿赖耶偏偏头:“尝尝看根源造物和普通东西有什么区别?”

    “没有任何区别。”远坂时臣口抿着红酒。

    “根源虽然是一切的‘因’,并可以随意影响现世,但仅仅是‘可以’而已,”阿赖耶话间,空中出现了时臣酒窖中的景象:“如果我把这杯酒放进你的酒窖,那里瞬间就会变成一个火山口。”

    “能够猜到。”时臣点头,从哪些蛛丝马迹上推断,阿赖耶协助caster的程度仅限于一些因果律方面的东西,完全没有什么实物。

    “所以,如果你坚持留下来,能干涉现实的程度也十分有限,最终会和你那些前辈一样,在进行超出掌控的行为时把自己的心智完全消弭,成为根源的一部分,”阿赖耶着:“包括但不限于‘把世界重启’‘改变既定规则’‘完全消灭某个种族’等虽然‘可以’,但‘不行’的事项。”

    “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以及该怎么做,抵达根源作为远坂家的夙愿,对于抵达后所有的可能也是有过系统的猜测和计划的。”远坂时臣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么,祝你在根源玩得开心,最后送你一条忠告——”阿赖耶的身影和周围的房屋开始淡化消失:“绝对不要注视星星。”

    话音落下,花园、洋房和外面的荒地都消失不见,只留下四面八方漫的星辰。

    5:00:00

    “唔——”

    因为某个梦境而不满的少女,裹着羽绒被张开了双眼。

    ——怎么了,伊莉雅斯菲尔?

    里姿莱希·羽斯缇萨·冯·爱因兹贝伦,冬之圣女,艾因兹贝伦家所有人造人的原型体,原本和妈妈在一起,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带着其他的阿姨一起来德国找到了她,如果不是她们保证妈妈和切嗣完全没事,她大概已经被吓哭了。

    “我做了个梦,梦见伊莉雅和妈妈散步时不心掉进了一条黑黑的河里。”少女蹙着眉。

    在冬之圣女温和的注视下,她继续着。

    “一个杯子把伊莉雅捞了起来,但是里面有两个伊莉雅,”少女看上去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杯子,你想要大的伊莉雅,还是的的伊莉雅,结果妈妈要大的,她一定嫌的不听话——”

    ——噗……呵呵呵……

    冬之圣女发出低低的笑声,舒展手臂搂住的少女,替她抹掉睫毛上的几乎要掉下来的泪珠,

    ——爱丽丝菲尔没有不要伊莉雅哦,只不过伊莉雅可能要多一个姐姐了呢……

    “就算再多也是妹妹才对,伊莉雅可是知道的——”

    在温暖壁炉光芒的映照下,一蓬逐渐汇聚的金光打断了少女的梦呓,冬之圣女也低笑着消失不见。

    “你是大伊莉雅——”少女紧紧抱着羽绒被:“我不会把妈妈和切嗣分给你的——”

    “……什么?”同样银发红瞳,但身形要高出一些,穿着纯白之礼服的少女随着金光汇聚成型而出现,正忙不迭地扶正头上的金冠,闻言低头看了看:“嗯,确实比你大哟。”

    虽然完全没听懂,但伊莉雅还是毫不犹豫地朝她丢出了冰锥。

    “哎呀……原来我时候脾气这么爆吗?都快忘掉了。”大一些的“伊莉雅”随手召唤出一面冰墙抵挡住攻击,然后猛地扑过去把一些的伊莉雅连同羽绒被一起抱进怀里。

    “你好呀~我是克洛伊·冯·艾因兹贝伦,以后就是你姐姐啦,请多关照哟~”

    “我才不要——放开我啦!”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