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决战开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决战开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今大概是掉马日。

    14:50:33

    一群信徒正在祈祷,半数信徒十分健康,希望自己能保持健康,另一半的人则感染了疾病而十分痛苦,他们希望将疾病转移到那些健康的信徒身上,你要进行何种行动?

    “将疾病转移到健康信徒身上,然后治愈。”

    一座城市的居民因为阴谋而全部感染了会变成死徒的瘟疫,虽然你提前发现了这点,但因为感染范围太大而来不及全部治愈,你要如何行动?

    “通告全城,让他们自行隔离,待其爆发后带队消灭游荡在外的死徒并治愈将自己锁在家中的死徒。”

    一个国家……

    言峰绮礼周围的景象随着那个声音的讲述而不停地变换,他每次都在“它”提出问题后迅速给出解决方法,经过那些景象自行演化后总是能成功解决预设事件。

    这东西……绮礼在事件的间隙皱眉,它似乎在竭力想要他承认自己对于破坏和毁灭的渴望?

    但他明明没有否认这点,只是由于亲自制造的痛苦和不幸毫无意义,才放任它们出现并在事后予以治疗和救赎。

    还是它想要否认自己治愈和拯救的行动?

    真是可笑,那种负面的东西布满整个世界,毫无希望和未来可言的情形就是它想要看到的?

    就算它希望看到各种毁灭和破败,但如果没有拯救和治愈来驱除不幸和疾病,同样也不会有新的破灭和绝望,很明显,那东西自己的逻辑已经出了问题。

    确认对自己话的只是一个连它本身都搞不清想要什么的蠢物后,言峰绮礼用翅膀包裹住自己,不再回答它的任何假设。

    14:50:32

    嗤啦——

    完全漆黑的世界中,忽然裂开了一道充斥着光明的缝隙,即使用翅膀包裹着自己,绮礼仍然感到阵阵刺眼。

    “有人吗?”caster的声音响起,语气轻松地仿佛误入了邻居家的花园,但这里可是黑泥,或者圣杯的内部。

    嗤啦,嗤啦,那道缝隙变得越发宽大,似乎caster正在对它进行扩张。

    如果所料不差,这个自称冬之圣女的姑娘是在那座漆黑圣杯的底座上开了个口子?真是胆大妄为。

    “不行,太黑了,看不到绮礼和时臣,”caster继续自言自语:“必须尽快把他们挖出来,不然再过一会就永远出不来了。”

    绮礼尝试着动了动,但发现自己似乎正被什么东西所掩埋,刚才幻境中可以自由行动自然也是种幻想。

    那种一刻不停的精神攻击,即使以他钢铁般的意志也有些吃不消,也不知道同时被卷进来的时臣老师如何了。

    嗤啦,嗤啦——caster的行动声音不像是挖掘固体或引流液体,更像是在撕扯布料。

    “找到啦!”她惊喜地喊着,然而在下一瞬间变得惊恐:“啊!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

    她在干什么……刚刚被“挖出来”的绮礼展开翅膀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便看到caster正被无数幽灵围在中间,似乎十分害怕地抱头蹲着。

    那些幽灵是——爱丽丝菲尔?不,不对,如果想的没错,她们应该是艾因兹贝伦家历年以来制造的圣杯之器,的失败品。

    虽然有一些身形完整的幽灵存在,但更多的幽灵都面目不清甚至缺失了大部分躯体,有些幽灵只有一只手臂或手掌,有些甚至只是一件纱衣,但她们都试图去碰一下caster。

    如果绮礼对于亡者的感知没有错的话,她们的情绪是——喜悦和与有荣焉?

    “【不要太激动,把孩子都吓坏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悦耳声音响起,幽灵们如摩西分开红海一般向两侧退去,显露出了一位充满了优雅和知性感的女士——虽然她们的容貌一模一样。

    与caster同款的之礼服,穿在她身上无比的适合,对caster来有些太大和可笑的金冠,戴在她的头顶反而散发出高贵的气息,厚实的毛绒披肩和如烟霞般轻柔的纱衣,衬托得这位女士越发缥缈出尘。

    “【伊莉雅,你做的很好】。”这位会让所有看到她的人不由自主冒出“圣女”这个念头的女士开口道。

    “十分抱歉!冬之圣女大人——”caster仍然抱着脑袋:“我不该冒用您的名字——”

    原来如此,caster虽然自称冬之圣女,但言行完全不搭调,有些时候凛和樱都比她有气质,竟然是冒充的,琦礼想着,不过,伊莉雅?是她的真名吗?

    “【呵呵,不用道歉哟,】”正牌冬之圣女走过去摸了摸caster的脑袋,顺便把她的王冠扶正:“【母亲看到女儿偷用自己的化妆品的话,一般不会生气只会欣慰哟。】”

    这位冬之圣女轻描淡写地出了很尖锐的话,绮礼看见caster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那个,我要把言峰绮礼和远坂时臣带走,您知道他们在哪里吗?”caster重新打起精神,向冬之圣女问道。

    “【你自己的愿望是让这次战争中没有任何魔术师死亡时,我们还以为你做不到,】”冬之圣女甩了下袖子,言峰绮礼面前的障壁随之变薄了不少:“【现在看来,做的还不错。】”

    是这样吗?那她一直以来的奇怪行径都可以解释得通了,让所有英灵互相消耗但不分出胜负,最终在决战时一口气决出胜负使圣杯降临,琦礼看着朝这边走过来准备把他挖出去的caster想道。

    “【我们要离开了,毕竟你准备摧毁大圣杯并终结圣杯战争】”随着冬之圣女的话语,那些幽灵正依依不舍地从那个巨大的缝隙穿出:“【你和爱丽丝菲尔的事情,自己想办法解决。】”

    “啊啊啊!一定会被骂的!”caster手撕障壁的行动又快了几分。

    摧毁大圣杯?终结圣杯战争?绮礼开始飞快地思考要怎么做到这种事。

    哗啦——微不可察的锁链声响起,刚刚救出自己忙于挖掘时臣老师的caster完全没有发现,只有一直注视着那群艾因兹贝伦家人造人幽灵的绮礼看到,冬之圣女手上多出了一条锁链,正拴着一个全身漆黑,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奇怪英灵。

    嘘——

    看着冬之圣女朝他竖起一根手指,琦礼点了点头。

    14:45:18

    韦伯带着伊斯坎达尔找到卫宫切嗣一行的时候,双方还有些剑拔弩张地保持距离,但在caster一手言峰绮礼一手远坂时臣地把两个大冰块带来之后,气氛变得更加诡异,随时打起来的可能反而消失了。

    喜欢挑事,互相之间有矛盾的英灵全都战败,剩下完全没了坐骑的rider、时不时变成圣杯的caster和心智如普通幼童的assassin。

    “伊莉雅,别胡乱逞强,把灵魂还给妈妈。”爱丽丝菲尔把caster抱在怀里不撒手,看起来似乎生怕有谁趁她再次变成圣杯时跑过来许愿。

    嗯……这下谁都知道她自称的冬之圣女是吹牛,韦伯暗自腹诽,当时看她气场全开还差点信了。

    “不行,妈妈你大概吸收4个灵魂就要现原形了,哪像我吸收了六个还能变回来。”caster正忙于在她身上的六颗红宝石中任意哪颗发光的时候把它压制回去,不然就会嘭地一声变成杯子。

    “什么叫现原形!”爱丽丝菲尔抬手敲她的脑袋。

    “六个灵魂……”韦伯看了看在场的三个英灵。

    “可是打通根源要七个。”少年时臣唯恐下不乱似的。

    “喂,丫头,你不是答应帮我做现世的身体吗?那我可以丢掉这个灵基的。”伊斯坎达尔道。

    “不行,你可是个大男人。”爱丽丝菲尔嫌弃地打量着rider强壮的身躯。

    “嗯……女版征服王……”轮椅上的林好也插嘴。

    “呃,那还是算了。”rider抖了抖。

    “我——”“你们——”圣杯战争各方齐聚后一直互相离得最远的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同时开口,互相看了一眼之后,绮礼稍微让步示意他先。

    虽然之前打生打死,但那是在圣杯没有出问题的情况下,如今这个黑漆漆还会误导别人黑化的东西,怎么想也没有为之争斗的价值。

    “你们在讨论愿望或者别的什么的时候,有考虑过怎么对付那个黑圣杯吗?”卫宫切嗣点燃一根烟,朝柳洞寺方向示意。

    那东西已经不再是漆黑而看不出材质的圣杯了,在韦伯眼中,它本身由无数的黑色残骸构成,除了那些即使被固定为圣杯外壁上也在挥舞手臂残骸外,还有众多可以自由行动的残骸在从下往上爬,时不时还会有残骸从杯口喷出来。

    “在我眼中,它由各种形态的火焰构成,大部分都来自我个人的经历,想必各位都是一样,”切嗣着:“如果现在就向我女儿许愿,只可能得出最坏的结果,所以,不如解决掉它之后再讨论愿望的事情,否则的话,她可不会随便实现别人的愿望。”

    十分厚脸皮地把caster称为自己的女儿了,明明半时前还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快把灵魂交出来,不然切嗣要把你送人了。”爱丽丝菲尔在那边拆台。

    “我了——”“嘭!”caster一个分心直接变成了杯子。

    “是要凭借在战斗中出力多少来获得许愿资格?”言峰绮礼冷冷地接话:“那东西可不是好对付的,如果在战斗中失手把其他人杀掉呢?”

    重新开启的圣杯战争?在保证破坏圣杯的前提下成为存活到最后的人?

    “嗯,那就花费他的愿望名额去复活被杀的人好了。”黄金的圣杯晃了晃,重新变回了caster。

    “能使他人复活?”“愿望名额?”言峰绮礼和卫宫切嗣再次异口同声。

    “‘之杯’实现的是第三法‘灵魂的物质化’,听到这个魔法的话,第一反应不就是使人复活吗?”caster偏偏头,眼中带着莫名的光芒:“至于愿望名额——因为成为圣杯的不是普通的圣杯之器,而是英灵,所以之杯出现后所有存活的参战者都有许愿的资格。”

    原来如此……大部分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爱丽丝菲尔忽然用力地抱住了她。

    “伊莉雅!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对不对?!你早就知道如果只有一个愿望,切嗣绝对不会放过其他御主的对不对!?”虽然韦伯看不到她的脸,但只从声音就能听出她的惊怒。

    “呃……那个……”caster,不,伊莉雅似乎对母亲忽然的爆发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不会放过其他御主……韦伯看了看四周,果然在某个很适合隐蔽和偷袭的位置发现了卫宫切嗣的助手久宇舞弥,能和他互相配合形成火力——如果忽然谈崩了的话,并且不出意外的,言峰绮礼在这个火力范围之外。

    “六个灵魂已经足够许愿了,”爱丽丝菲尔忽然快速道:“我向圣杯许愿:由我来代替伊莉雅成为圣杯之器!”

    “等等?!”伊莉雅瞪大了眼睛:“我虽然能拒绝其他人普通的许愿,但是妈妈你以同为圣杯之器的身份许这个愿的话——”

    【【如你所愿】】

    某个只是听到声音就令人感到战栗与恐惧,仿佛来自世界之外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大圣杯开始如火山一般向空喷发出了黑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