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最后一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最后一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这里有个消化不良的此世之恶。

    15:18:44

    “固有结界·只允许火元素通过的火焰之地!”

    “别担心,绮礼,不是火焰的东西无法……啊!”

    言峰绮礼逐渐恢复了意识,耳边似乎仍然回响着远坂时臣自信满满的话语和之后的错愕惊呼。

    当那如同泥石流一般的黑色物体从而降把柳洞寺淹没时,少年时臣和绮礼没有被直接命中,但已经到达院墙位置的他们也来不及逃离,于是精通宝石魔术的远坂家家主丢出数枚红宝石制造出了一个勉强能抵挡住它的暗红色结界。

    然而就在宝石骑士得意洋洋地出结界性质后,那些原本像是黑泥的东西瞬间转化为黑色的火焰,直接涌来将整个结界吞没。

    ————

    作为埋葬机关第八秘迹会的代行者,言峰绮礼的敌人不止是魔术师、异教徒、各种恶魔和死徒,有时甚至可能是其它曾经同为同僚的代行者。

    此时,他面对一名被死徒化的女性,这是只有一个出口的石室,只要自己出手,她凭借刚刚死徒化的拙劣能力是无法逃走的。

    “你是……爱着我的……”她发出声音。

    用即将死徒化的,扭曲的身姿和嗓音,这么着。

    绮礼不由得叹息。

    “打算放过她?”林好推着自己的轮椅出现在石室门口:“你确定这句话是她本人在吗?”

    “不要多嘴,幻象”绮礼既没有出手的打算,也没有让路的意图,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面前正从人类变成半人半鸟畸形形态的女子。

    虽然埋葬机关内部也有死徒加入,但那都是足够强大,不会被本能影响自身意志的强大存在,而面前这个初生的使徒,很明显只是盗取了她临死前最后的执念而在进行欺骗而已。

    “死徒化也只是一种疾病而已哟,”林好还在背后继续着:“你把我幻想出来,不就是因为心中考虑过这种可能吗?”

    噌!铮!代行者轻而易举地制服了面前第十六死徒的眷族,它无法做出任何攻击动作。

    “转移她身上的死徒化。”绮礼道。

    “呵呵,这样就对了嘛。”林好驱动轮椅走进石室,伸手去接触身形扭曲的死徒,下个瞬间,两者的形态完全互换。

    “唔呃……”轮椅上的少女发出一阵低吟,然后抬起“手臂”看了看上面的爪子和羽毛:“接下来,就是尝试对死徒化治疗,或者在‘我’死掉之前转移更多的痛苦和不幸,看你的喽。”

    “幻象就少两句。”绮礼注视着已经恢复原状的妻子,语气冷冰冰地向身后的林好道。

    ————

    圣堂教会的敌人,除了魔术师协会的执行者外,都十分乐意将代行者们通过各种方法转换阵营,让代行者们互相残杀对他们或它们来都是十分不错的娱乐。

    在幻境中,时间毫无意义,言峰绮礼带着“林好”将他记忆中的所有任务全都重新执行了一遍,期间她共计转移死徒化三十七次,狼人化十二次,洗脑九次,以及各种毒和瘟疫的攻击不计其数,她每次都一副“要死了要死了”的模样,但最终也没有死去过一次,让绮礼时不时用奇怪的目光看她。

    此时幻象中的情景已经到了远坂时臣请求言峰绮礼在圣杯战争中协助的一幕,比起当初言峰璃正一口答应后没有异议,此时他还得询问妻子和女儿的意见。

    “绮礼,你到底有什么愿望,一定要参与那场圣杯战争吗?”容貌如生前最后一刻的妻子牵着完全看不清面容的女儿向他问道。

    “哈,别看我,这是你的回忆,”房间一角,谁也看不见的林好正在无聊地打磨自己从手背弹出的金属狼爪:“你出发前往冬木的话,这个幻境就结束了哟。”

    “那黑泥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绮礼直视着林好,“它不可能刻意让我重新经历一遍只为了实验你的转移能力,而你也不是什么幻象,至少,真正的林好绝对没办法转移这么多致命的伤势后还活着。”

    周围的幻象逐渐退去,一片漆黑的世界中只剩下绮礼和轮椅上的“林好”。

    “当然是为了让你发现自己的愿望喽。”“林好”指指绮礼的手背,那里并非满手臂,而只有他最初获得的三枚令咒:“将痛苦和不幸转移到自己随时可以看到的地方,而且不予治愈,你的兴趣,或者愿望,究竟是什么,告诉我。”

    “我希望能感知到世间所有的痛苦与不幸——”

    绮礼背后猛然展开一对巨大的纯白之翼,轮椅上“林好”身上的各种转移造成的后果瞬间消失。

    “并治愈它们。”

    “你——”“林好”瞪大了眼睛。

    “我是使。”言峰绮礼道。

    15:16:22

    大圣杯中的“黑泥”卷起了漩涡,

    “它”既不黑,也并非泥,那只是被“世间所有的恶”侵染的魔力为了能够令人“看到”而表现出的形态。

    那些黑色之中,蕴含的是人类所有的贬义以及负面描述,只是听到就会让人感到不快的词语。

    ——杀杀杀杀杀死死死死死杀杀杀杀杀杀杀罪孽罪孽罪孽罪孽罪孽恨恨恨恨恨恨恨痛苦痛苦痛苦痛苦痛苦不幸不幸不幸不幸不幸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毁灭毁灭毁灭毁灭毁灭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杀害杀害杀害杀害杀害嫉妒嫉妒嫉妒嫉妒嫉妒嫉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背叛背叛背叛背叛背叛

    任何人如果被卷入这种漩涡,只可能在无尽的绝望中陷入崩溃,并转化为其中的一部分。

    虽然“它”降临的条件还没有满足,但既然被转移到了地表,“它”并不介意在正餐前先来一些甜点——比如这些竟敢在它正上方战斗的渺存在。

    毫无阻碍地将他们吞没之后,此世之恶继续开始转动。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死亡死亡死亡死亡喂金闪闪你知道这是哪吗死亡死亡死亡谁知道这么无趣的东西本王不感兴趣毁灭毁灭毁灭毁灭虽然没什么影响但很吵啊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死亡死亡死亡杀杀杀你不是征服王吗征服它啊不幸不幸不幸不幸不幸

    ——死亡死亡死亡不是不想啊但有人比我手快死亡死亡死亡不准抢本王的份如果本王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就宰了你死亡死亡死亡哦这东西还能重塑肉身我也弄点死亡死亡死亡真可笑你现在能使用宝具吗死亡死亡死亡你以为本王做不到死亡死亡

    怨恨和诅咒的漩涡中有着格格不入的“什么”,他们完全无法被负面情绪同化,甚至还能互相对话,这对于“世间所有的恶”这个整体概念而言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死亡死亡没什么不可能的死亡死亡呵呵死亡死亡话你能把这些杂音弄掉吗死亡死亡敢指使本王你是想死吗死亡死亡不行就承认让你看看【征服王】的实力死亡死亡

    征服王是什么?

    某种东西阻碍了“它”的转动,“它”诧异地发问。

    ——死亡死亡【我来,我见,我征服,这就是征服王!】死亡死亡

    ——死亡【呵,你竟然抄袭三百年后某个红胖子的言论。】死亡

    ——死【哈?本王的年代比较久,只要我先,抄袭的就是他。】亡

    你又是谁?

    疑问提出,“它”就发现自己错了,作为“世间所有的恶”的集合,“它”可以对自己体内的“什么”提出问题,但不能把那个“什么”视为可以交流的对象,第二人称被使用的同时,就代表“他们”不再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歹【上地下,有资格称王的英雄只有本王一人,其他人都是些不三不四的杂种而已。】匕

    噗!噗!

    大圣杯顶端,有着大量黑泥旋转,仿佛一个湖那么宽阔的“杯口”忽然沸腾,将两道身影向上喷了出去。

    那是身穿盔甲背披大氅,赤发红须,豹头环眼的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和不知为何没有穿任何衣物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你还真敢吸收它的魔力重塑身体?”伊斯坎达尔看了看水位莫名下降了一大截的“湖面”,又看向吉尔伽美什:“不觉得脏?”

    “呵呵,征服王,你竟然在嫉妒,真是难看。”吉尔伽美什朝他摇晃着手指:“莫非是因为本王比你先实现了‘获得身体’的愿望?”

    “哈,有人答应替我重塑现实的身体,效果肯定比这个好,对caster?”rider挥手朝吉尔伽美什身后示意。

    “哼,想蒙骗本王然后偷袭?虽然现在是不够敏锐的实体,但对于其他从者的气息可是——”

    “有伤风化!”

    砰!噗通!

    一身黑色之礼服的caster悄无声息地飘然而至,抬脚把没穿衣服的吉尔伽美什踹了下去。

    “喂?”伊斯坎达尔一时不知该什么。

    “等我把这家伙打回英灵座再谈你身体的事,”caster朝rider摆摆手:“servant状态打不过他,但实体状态就完全没问题了。”

    黑衣少女一边着,一边跟着跳了下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