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石兵八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七章 石兵八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舞弥乱入打断言切对决,大帝双败。

    15:40:51

    在所有人都被两位王者空中的战斗所吸引时,柳洞寺外围这场动静明显得多的战斗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言峰绮礼原本已经胜券在握,他只要把卫宫切嗣可以充作掩体的树木全部击毁,在完全没有遮挡物的情况下他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尤其是他甚至没发现自己刻意把战场限制在一定范围内的用意。

    然而这个谋划却被一支偏离轨迹的黄金宝具给破坏了。

    在掩体树木已经寥寥无几的情况下,那支外形如巨斧般的宝具先一步摧毁了范围内的所有岩石和树林,除非绮礼打算冒着被宝具着陆的余波伤到的危险去攻击切嗣,否则只能看着他离开自己预定的战场。

    不过,正如绮礼猜测的那样,那种加速能力无法随意使用,其代价恐怕是他自身肌肉和内脏的严重受损,只看切嗣脚步踉跄地躲进树林的身影,就知道他此时大概已经使不出来了,现在只是在朝掩体够多的地方逃走。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绮礼一边追踪一边随手具现化出黑键对其进行远程攻击。

    ————

    那支宝具一定是言峰绮礼和吉尔伽美什商量好的。

    卫宫切嗣打落几支黑键,一边为自己施展治疗魔术一边继续深入树林。

    虽然对八极拳并不熟悉,但经过这段时间和言峰绮礼的交手也已经理解了七八成,这是一门需要“借力”的武技,通过“跺脚”这个动作,可以演化出数十上百种攻击套路,然而也只有一击之力,如果需要第二次爆发则必须再次跺脚,而这之间空隙足够切嗣使用高倍加速进行致命一击。

    但问题在于,那对漆黑的翅膀可以让他自如地在林间借力发力,“空隙”变得极且无法利用,而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就是为了诱使他把周围所有的树木破坏掉,如果只能从地面发力,这种拳法的威力对切嗣来就下降了一大半,那个空隙也将变得可以利用。

    然而这个谋划却被一支偏离轨迹的黄金宝具破坏了。

    在战斗范围内最后一批树木倒下,切嗣启动了固有时制御准备攻击时,从而降的斧型宝具落在双方正中,造成的冲击波使双方都无法互相靠近,切嗣的偷袭计划完全失败,不得不逃进周围的树林中。

    ————

    圣堂教会的代行者一般使用只需携带握把的黑键作为武器,如果实力强大甚至完全不需要携带握把就能直接将整把黑键具现出来。

    同时,它们还有更高级的使用方法,例如被强化了速度的“迅捷”绿之黑键,更易于控制和破魔的“技巧”青之黑键,以及擅长破甲的“力量”赤之黑键。

    在茂密的林间,无法完全发挥枪械威力的卫宫切嗣正在艰难地抵御控制着着十多只各色黑键的言峰绮礼,他们的黑色大衣和神父法衣各自有不同程度的损毁,但却没什么明显的伤势。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全都以凡人之身发挥出了相当于英灵级的破坏力,任何攻击命中的瞬间就是战斗结束分出生死的时候。

    而如果没有外力干预的话,所谓生死,多半会以两败俱伤无人生还为结局。

    叭——

    低沉而分不清来路的枪声响起,正在扑向切嗣的绮礼立刻终止动作并收拢起翅膀将自己完全遮挡。

    噗,子弹命中翅膀后再次悄无声息地消弭不见,而判断出枪手位置的绮礼随即反手投掷出一把绿之黑键。

    “唔!”躲在一棵大树树杈上的久宇舞弥立刻翻身跳下。

    虽然接到指示按兵不动收集柳洞寺周边的情报,但吉尔伽美什弄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他不再如暴雨般投掷宝具之后,这边仍然在发出爆裂声的战场就变得非常引人注目了。

    而在他们双方边战斗边转移阵地的情况下,已经接近了舞弥收集情报的位置,再加上切嗣处于明显的劣势,她最终决定扣下扳机——显然毫无成果。

    虽然是二打一,但切嗣已经十分疲惫,而舞弥可以算是普通人,也不拥有“起源弹”这种可以决定胜负的武器,如果言峰绮礼对这个情报有所了解的话……

    下个瞬间,言峰绮礼便丢下切嗣,以巨大黑翼保护着自己的后背向久宇舞弥的方向冲了过去——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仅仅从狙击镜中看到的战斗情况并不能让舞弥足以了解此时的言峰绮礼有多么可怕,在其反应力提升到能够适应切嗣固有时制御速度的情况下,舞弥的战术翻滚乃至快速转移的速度对他来都十分缓慢。

    在久宇舞弥为了躲避一次俯冲拳击而进行再次战术翻滚后,发现言峰绮礼的皮鞋已经带着死亡的气息出现在自己的脸前,这一下如果挨实——

    轰!

    下个瞬间,言峰绮礼被巨大的烦冲力掀飞了回去,努力拍打双翅在空中恢复平衡后,才带着意外的表情看向笼罩住久宇舞弥的“东西”。

    那是一个因为他之前的攻击,表面仍然泛着波动的银白色巨大结界。

    caster在附近?绮礼犹豫了一瞬间,立刻转身就走。

    15:33:27

    “啊啦啦啦——”rider骑在布西发拉斯背上,挥舞着短剑在辉舟甲板上大肆冲杀。

    只带领少数士兵,甚至完全不带任何人朝敌方主帅突击的经历,伊斯坎达尔在与希腊和埃及作战,兵力不够充足时有过数次体验,然而在大军足够横扫欧亚之后几乎就不再有这样的机会。

    此时伊斯坎达尔面对的敌人,是突兀地,不知从何处发动攻击的各种宝具,而他的目的,则是将那些宝具朝地面击落,试图用吉尔伽美什自己的宝具来破坏辉舟。

    看辉舟表面那些无数的坑洞的裂痕,以及它本身异常微弱的魔力,rider判断出,接下来只需两到三支宝具,就可以——

    呼唰!

    原本密密麻麻遮蔽了辉舟上方的金色涟漪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牢牢绑缚住rider的银色“之锁”。

    “你以为本王会让你得偿所愿?”身着金光璀璨盔甲的吉尔伽美什从王座上站起身,一边朝rider走来一边从王之宝库中取出了一柄黑红相间的圆柱形“剑”。

    “本王对这场王者末路的表演已经厌倦,”最古之王着:“那么,本王就大发慈悲,让你如同最终没有找到无尽之海那样,在这场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退场。”

    “嘿嘿,”完全不能动的伊斯坎达尔面对迫近的的吉尔伽美什和他手上魔力波动越发澎湃的ea,反而发出了谋划成功的笑声:“不出……所料,你果然会在我即将成功摧毁辉舟时出手阻止,而且多半会针对我的特性使用‘之锁’。”

    “哦,所以?”吉尔伽美什眯起血红的眸子,四下扫视了一番。

    “我虽然拥有神性,”伊斯坎达尔忽然用力一挣:“但我的老伙计没有!”

    这瞬间,布西发拉斯从之锁中挣脱了出来,并用它的蹄子狠狠踢中了rider松手丢下的短剑。

    这柄短剑并没有飞向吉尔伽美什,而是径直没入了黄金飞舟的甲板。

    轰轰轰——

    黄金飞舟整个船体布满了裂痕,并在下个瞬间又一次炸成漫的金色光点。

    “哈哈哈!无尽之海真壮观!”伊斯坎达尔大笑着坠落下去。

    “呵。”吉尔伽美什原本带着如同在玩一场游戏般轻松的表情终于改变,化为了一股如同沸腾岩浆般的巨大愤怒。

    而承受这股愤怒的,是被之锁再次锁住的巨大黑马,吉尔伽美什甚至没有投射宝具,这匹身为英灵的骏马就在巨大的灵压之下化为一蓬金粉。

    “让本王看看,在失去了所有坐骑和武器,正在无助地摔落尘埃的你,还能做些什么!”最古之王将ea的“剑刃”朝下,整个人急速下落,朝身在空中无处借力的rider刺去。

    “啊,那些东西不在了确实很麻烦,”伊斯坎达尔无法飞行,也不能在空中改变轨迹,然而在面对急速冲杀过来的吉尔伽美什,他反而露出一个豪迈的笑容:“但是我有朋友!”

    “哈,那种——”吉尔伽美什正打算出口嘲讽,却被周围魔力的巨大变化吸引了注意力。

    原本布满了柳洞寺周围的防御结界同时消失,不,并非消失,它们通过灵脉吸收的魔力完全汇聚到了正下方的柳洞寺庭院中,并且,有某种消耗巨大的魔术正在凭借这些魔力而成型。

    砰!伊斯坎达尔摔落在地,但晃了晃脑袋便爬了起来:“话,鬼,这就是你模仿caster那个‘八门金锁’制作出来的大魔术吗?”

    “既然如此,本王就破坏掉你这个最后的希望好了。”吉尔伽美什没有收起ea,就那么漂浮在柳洞寺上空十多米的高度俯视着正在将双手都按在地面上的韦伯和严阵以待的露娜。

    “这就是——虽然还没有起名——,想破就试试看啊!”韦伯猛然站起,双手高高举起。

    八根由魔力构成,足有数十米高的巨大柱子在周围拔地而起,笼罩的范围包含了整个柳洞寺,离地只有十米左右的吉尔伽美什自然也包括在内。

    察觉不对的最古之王试图离开其影响范围,但在那之前间,所有柱子的顶端出现了大量魔力线条互相连接,并勾勒出了一个巨大的“屋顶”,或者“盖子”,而后直接实体化,将整个柳洞寺罩在其中。

    嗡——!

    庞大的魔力从庭院中一扫而过,吉尔伽美什掏出的ea直接消失在手中,身上的黄金铠甲被换成了便服,连他背后刚刚展开的金色涟漪也逐一关闭。

    “……那是什么?”吉尔伽美什从最后消失的金色涟漪出取出一把单手剑和一柄单手斧,警惕地看着周围,这个能够将宝具强行驱逐的大型魔术虽然已经摇摇欲坠,但仍然艰难地维持着:“固有结界?”

    “原本想是做成直接驱散敌方英灵的反召唤魔术,但你似乎不受影响……”跌坐在地的韦伯虽然有气无力,但语气中充满自信:“不过没有了宝具,不能打开宝库之门,你本人真的能打赢rider和露娜吗?”

    伊斯坎达尔和银白色的英灵对视一眼,缓缓朝失去了盔甲,身穿便服,手上拿着两把普通宝具的吉尔伽美什走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