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互相试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互相试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我在暗中观察。

    16:17:11

    “哈,这种玩具那家伙到底有几艘?”

    午后时分,由黄金和祖母绿构成的巨大辉舟飞临柳洞寺上空,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出璀璨的光芒,这一幕如果被那些从各地赶来寻找“神秘事件”的游客看到的话,一定会欣喜若狂——前提是他们能穿过被布置在柳洞寺周边的大范围“驱除闲人”结界。

    这些结界并非全部由参战者自行布置,很多时候往往是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负责善后的魔术师们负责,虽然言峰璃正在徇私舞弊,但灵器盘原本的作用就是监控从者的位置,如果判断他们可能要打起来,就联络最近的魔术师前去设置结界,不过有时候也会来不及,届时只能出动更多的人抹去那些目击者的记忆,但是偶尔也有“近地极光”那样完全处理不了的,只能联系国家机器来处理。

    “我啊,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你为什么还可以悠哉悠哉地喝酒?”韦伯尝试摇晃正抓着一瓶酒朝嘴里灌的rider,但在体格完全劣势的情况下毫无效果:“而且在别人的庙宇里随便喝酒是不行的!”

    “就算你那么,但这些酒是我在这座寺庙里找到的,你确定日本的僧侣禁酒吗?”伊斯坎达尔喝光手上的酒,把瓷瓶丢到墙角,那个角落里已经堆起了不少酒瓶。

    “呃,这好像因宗派不同有所区别?我记得好像有的允许娶妻有的允许吃肉……”韦伯一时陷入被讲师提问的状态中:“嗯,对了,允许喝酒的宗派与允许娶妻和允许吃肉的宗派们都是互相敌对的,见面一定会吵起来。”

    虽然听起来完全不对,但无论是伊斯坎达尔还是露娜都没有那个知识储备去反驳他,两位英灵的目光都集中在空中的黄金飞舟上。

    “我子,你的结界能够应付从空中而来的攻击吗?”rider抹抹嘴,脸上完全没有醉意地望着黄金飞舟上空逐渐铺开的金色涟漪。

    “完全不行,我还没有达到肯尼斯老师那种水平,只能借由脚下灵脉的魔力构筑防护结界,或许对地面的防护力不错,但几乎无法应对空中威胁。”韦伯尝试调动魔力构筑防御空中打击的结界,但它还没成型就完全破碎了。

    有些时候,家族传承还是很有用的,至少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有现成的结界模型而不用自己现场构筑,韦伯有些丧气地想着。

    “唔,好,我就这去会会那个英雄王,”rider站起身朝空旷位置走了两步之后,抬脚踏上了忽然出现的神威车轮,“地面进攻的防御就交给你了。”

    “什么地面……”韦伯疑惑地看着rider直冲云霄,话没完,便感知到有谁正在暴力破解自己设置在柳洞寺周围的结界。

    双管齐下?我是被瞧了吗?韦伯原地坐下,双手按着地面开始通过灵脉和入侵者进行魔术层次的较量。

    16:12:33

    在吉尔伽美什询问少年时臣要不要乘坐辉舟直接抵达大本营进行决战时,远坂时臣坚决地表示了拒绝,并要求把他放下去对付柳洞寺周围的结界陷阱。

    在少年时臣看来,“未来的自己”做出的战争计划根本是一堆垃圾,先是花费重金去寻找世界上第一条蛇的蛇皮,再拉拢有资格参与的其他御主,然后打算躺赢?

    即使偶尔出手也是为了向最古之王表示他乐于身先士卒以期盼其出手帮忙……这样的气量,实在是太渺了!

    正确的做法是,全力扩大战果,让那个英灵为了避免被自己追上而主动出击,两者比较的话,上一种做法会让英雄王产生一种交易两清的感觉,之后的出手几率会越发的低。

    而照着自己的办法,为了战功不被自己比下去,他独立破解掉柳洞寺的魔术防御,那么最古之王自然会去消灭一两个英灵,而如果他单独消灭掉一位御主令其出局,恐怕英雄王就不得不全力保证自己获得胜利了。

    那句c国成语怎么来着?对,功高震主,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臣子功绩够高,王也不得不去干活。

    而且,在之前的固有结界中,自己的【宝石之力】也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不但炼金和附魔等魔术手段获得了强化,使用宝石时它们也仿佛有了灵魂,因此,这区区借助地下灵脉设置的简陋防御结界,对他来完全不在话下。

    “哼哼!宝石骑士,出击!”少年时臣投出一颗宝石,面前的结界之壁立刻消失,感知范围内的一大片防御结界也完全失效,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迈步朝柳洞寺深入。

    16:10:22

    “这招很不错!但我的宝石更强!”

    “同样的招数对宝石骑士是没有用的!”

    看着缩了的时臣老师丢出一颗颗【禁魔结界】宝石然后沿着它们的影响范围一路深入,同样被吉尔伽美什丢下来的言峰绮礼完全不打算做出评论。

    敌人是吸取灵脉魔力的防御结界,如果采取针锋相对的结界魔术进行对抗,还要额外分出精力抵御其借助灵脉对己方魔术施加的影响。

    然而时臣老师这种做法根本无视了魔术层面的对抗,在那些宝石蕴含的魔力消耗完毕之前,结界是没有空余去应对他的,只要时臣老师能够抵达柳洞寺或者破坏结界中枢,整个防御系统将不攻自破。

    但是,绮礼皱眉,被这种暴力手段破解后,原本因为吸取冬木最强灵脉节点魔力而更加强大的防护结界,在修复自己时变得越发狂暴,这令他以前对付肯尼斯洋馆时采用的那种潜入手段完全失效,所以暂时无法对孤军深入的时臣老师进行支援。

    那么,绮礼看向周围的树林,微微眯起眼睛,现在的话只能对周边进行侦查,很可能会遇到艾因兹贝伦的参战者。

    16:08:17

    “怎么?你引以为傲的那些手下在哪里?”吉尔伽美什端坐在辉舟的宝石王座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饶有兴致地看着伊斯坎达尔驾驶着神威车轮拦截飞射而下的宝具雨。

    “啊,之前和黑的那个saber打了一场,她引爆了我藏在里面的宝石飞船,现在整个宝具都没法使用,真是令人火大。”就像对方不是敌人一样,rider毫不犹豫地对自己的情况做出了明,如果韦伯在的话,一定会崩溃地用无力的拳头锤打他。

    对这种层次的战斗来,如果想要掩饰【王之军势】暂时不能使用的事实,必然会花费更多的心力,而这种消耗对于并不拥有【直感】,只能凭借【军略】带来的快速反应抵挡宝具雨的rider来是重大的破绽。

    “是吗?那你对她有什么看法?”吉尔伽美什语气轻松地着,似乎这里并非堵上性命全力以赴的战场,而是一场下午茶时间里悠闲的聊。

    “一位合格而且优秀的王,”rider一边继续抵挡那些飞射而来的宝具一边用同样轻松的语气回答:“只不过因为存在一个‘历史上’‘正确’的‘自己’就认定所作所为偏离了王道,而把自己弄成那副黑漆漆的样子,我正准备找机会打醒她。”

    “哦?然后?”最古之王的冰冷的声音和紧绷语调都透出了严酷的杀意。

    “当然是把她收入麾下!”征服王哈哈一笑:“与其让她没事就黑自己,还不如让她接触更大的世界,并明白那点墨迹远远不能被称为‘黑’才行。”

    “很好,本王过,觊觎本王宝物的贼人都要被讨伐,现在你也是其中一份子了。”英雄王忽然加大了宝具雨的密度,让rider一时有些手忙脚乱。

    “哈!你在开玩笑?你那个宝库可装不了人,”伊斯坎达尔继续自曝:“而本王的王之军势,只要是被本王击败并心悦诚服追随本王的,都可以进去并带走。”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本王的宝库中拥有世间所有的宝物,当然包括能够解除英灵契约的东西,只是因为不知道名字无法找出来而已,”吉尔伽美什微微仰头俯视rider:“比起你获得区区一个servant,本王可是从英灵座拐走一个英灵。”

    “哈!好像你自己不是servant一样,就算能带回去也不属于你。”rider直接反击了回去:“而我是要获得实体留在现世的,跟你可不一样。”

    “本王的存在,不是你能理解的。”

    “吹牛的话我也会。”

    “……我觉得他们俩的对话如果被艾因兹贝伦阵营的人听到,本来就支离破碎的盟约大概会被完全破弃。”韦伯控制着魔力围追堵截闯进结界的“空洞”,对身旁的露娜道。

    “叮!当!”

    露娜正举着银色刀盾在周围警戒,打飞了一个又一个没有被rider拦截住,正直直朝韦伯这边降落的宝具。

    “【很明显已经听到了。】”她稍微停顿了下,回答道。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