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逝去之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逝去之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不是黑掉的那个。

    16:37:22

    “嗯,是的,我们已经接近柳洞寺,按你的没有太过靠近。”

    “那个,接下来的战斗你可能插不上手,不如先回魔术工房躲一下?”

    “这样啊……那你心。”

    卫宫切嗣购置的越野车上,都安装有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互相通信的联络器,爱丽丝菲尔正有些生疏地操作它和久宇舞弥联系,她原本打算劝舞弥离开这个战场,但被坚决地拒绝了。

    在魔术师之间的战争中,贸然使用魔术手段联络很有可能双方一起被发现,而利用无线电技术的科技产物则不会,在这场重要的战斗中,如果有她可以随时为切嗣提供的关键情报,一定会获得很大优势。

    “嗯,切嗣的话,正在休息,”爱丽丝菲尔通过后视镜看了看正微微垂头似乎在闭目养神的切嗣:“他要为接下来的决战养精蓄锐。”

    “saber?状态很好。”爱丽丝菲尔冲着话筒笑笑:“她不会刻意反对切嗣的安排,放心。”

    “虽然躲起来伺机偷袭不符合骑士准则,不过只要能够把所有敌人都消灭就没有问题。”副驾驶席的saber·lily点头:“这叫做‘成王败寇’,林好姐的。”

    “……嗯。”爱丽丝菲尔面色有些复杂地又看了眼后座上憩的切嗣,这次不仅仅是决战,还有找到林好并安全带回来的任务,在失去saber·alter这个重要战力的情况下,真的能做到吗?

    ??:??:??

    在不被世界干涉的固有结界中让时间的流动加速或停滞,就是卫宫家的魔术。

    虽然其影响范围仅在固有结界之内,但也和传中的第五法同属【时间干涉】,将它发扬光大的卫宫家第四代家主,卫宫矩贤,因此遭到了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双方的同时追捕。

    如果在抑制力几乎为零的极结界中让时间的流动无限加速,那么这个的宇宙在抵达终结后会发生什么?虽然结界破灭或施放结界者死亡的几率不,但同时却有极大的可能会打开通向根源的大门。

    但是,由于无法切实做到“无限加速”,要让那个世界抵达终结仍然需要时间,如果将其量化的话,大约需要——三百八十四年,这还是保持加速完全没有吃饭睡觉等额外花费的情况下。

    在被“寿命”这个意料之外的门槛绊住之后,卫宫矩贤只得把研究目标转向长生甚至永生,而刨除掉会让“加速”过程中断、无法使用魔术、不能继承记忆等有不利限制的长生手段后,他最终选择了“死徒化”这个方式,在甩掉追兵之后与南太平洋的艾明美戈岛上展开研究。

    ……显然,研究失败了。

    卫宫切嗣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双目赤红,衣衫染血,正在鸡棚里大肆吃鸡的狂暴少女和她面前那个一脸无措的少年。

    “杀……杀了我!”为了阻止自己朝“凯利”攻击,俨然化身野兽的少女疯狂撕咬自己不受控制朝“凯利”伸出的手臂。

    “不,不,一定有办法的……”少年摇着头,退后几步,然后转身就跑。

    啊,没错,就是这样,放着感染源不管,跑去通知圣堂教会下属机构,结果同时引来了教会和魔术师协会,然后把一座宁静的岛变成了人间炼狱。

    卫宫切嗣皱着眉走过去试图捡起掉在沙滩上的匕首,如同之前无数次那样,如幻影般一穿而过。

    他并不会因为梦到这些而影响心境,但如果做这种过于真实的梦相当于没有休息,对之后的决战将造成毁灭性影响,切嗣沉吟了一下,决定尝试唤醒自己。

    “哎呀,这不是切嗣的初恋"qing ren"吗?”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切嗣的动作。

    那是……林好?虽然容貌和语调都很相似,还穿着爱丽丝菲尔特意为林好选的白底金边丝绸连衣裙,但因为她竟然没有坐轮椅而不大确定。

    另外,那不是初恋"qing ren"。

    “嗷!嗷!”更惊悚的是,“林好”竟然并非像自己一样是个幻影,在卫宫切嗣惊讶的目光中,死徒化的夏蕾猛扑了过去,狠狠地咬住了林好的脖子。

    砰!砰!切嗣下意识地拔枪射击,但子弹同样如幻影般穿了过去。

    “唔呃……还好直接咬上来了,你要是准备先拿爪子抓一通毁容我可不答应……”“林好”完全没有在意被夏蕾咬,而且还闭上眼反手抱住了她:“乖,慢点。”

    在切嗣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夏蕾从狂暴的死徒逐渐变回了人类,如果没有白裙上星星点点血迹的话和平时一模一样,就连自残时扭曲的关节和伤口都已经恢复原状。

    “咦?我不是……”夏蕾松开口,惊讶地后退两步,带着惊讶和歉意看着面前的“林好”。

    “唬……吼……”“林好”发出一阵之前夏蕾死徒化时的低吼后张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冒着诡异红光的竖瞳。

    完全死徒化了……这就是她愿望中的“背负”方法?她是某个世界线上成功获取圣杯的林好吗?切嗣停止了唤醒自己的打算,准备继续看下去。

    “你看起来真美味——”“林好”呲着牙道,结果把夏蕾吓得连退数步。

    “——开玩笑的。”她伸手似乎想挠头,但被手上扭曲的关节和尖利的指甲弄得无语了片刻:“嗯,你赶紧离开这个岛,随便去哪,卫宫切嗣,也就是凯利,那个笨蛋马上就要把追杀他们父子的家伙给引来了——别想着去和他道别,如果他看到你,你就会瞬间变回刚才的样子。”

    “那……你呢?”夏蕾迟疑着问道。

    “我的话……还得去救他妈妈,这个外形到挺适合,看来暂时不用消除。”“林好”偏偏头,忽然倒退着弹跳数步消失在丛林中。

    “……”夏蕾只迟疑了一瞬间,便转身朝另外的方向跑了。

    等等!从“林好”的话语中听出了什么的切嗣试图追过去,但梦境这种东西是不会跟人讲道理的。

    ??:??:??

    大西洋上空,从巴黎飞往纽约的空客a300客机上,正上演着一出现场版的《生化危机》或者《行尸走肉》。

    一名魔术师,欧特·波尔扎克,研究出了控制杀人蜂将被袭击者死徒化的本领,这种死徒化并不是卫宫矩贤研究的那种除了延长寿命外没有其他副作用的转化,而是一种纯粹的武器。

    他将人类转化为最低级的死徒——食尸鬼,并借此控制它们,结果这个疯狂的魔术师不但同时遭到了圣堂教会和魔术协会的追杀,连传中的死徒真祖都被惊动,派出手下的高阶死徒追杀他。

    比起卫宫矩贤那种完全没什么用的愚蠢研究,波尔扎克这样胡乱制造血族低级仆从并控制它们战斗的行为对血族来简直是一种侮辱。

    最终,波尔扎克在欧洲走投无路,竭尽全力登上了一架前往美国的飞机,但仍然有至少三名追击者跟了上去,而娜塔莉亚·卡耐斯基就是其中一员。

    她不属于任何组织,但会接取那些组织发布的悬赏通告,当初也正是她救下了差点被魔术师协会抓到的卫宫切嗣,并在这些年抚养并训练他。

    “……我切嗣,为了下次见面时候不至于太尴尬,我们还是不谈这个话题了。”娜塔莉亚刚刚结束了和青年时代切嗣的通话,脸上还有些微红,毕竟她从养大的孩子忽然改口叫了母亲,还有些不习惯。

    她当时是这个表情吗?切嗣站在飞机驾驶舱一角,带着莫名的情绪看着这个自己相处了多年亦师亦友的女性长辈。

    为什么会忽然改口,是因为接下来过去的自己就要用地对空导弹把她连同整架飞机上所有的食尸鬼一起消灭……

    刺啦——噗嗤——轰——

    “啊啦,这次的任务还算轻松嘛。”飞机驾驶室的大门先是被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然后被人直接踹开,接着双目赤红的“林好”走了进来。

    和岛上相比,她的外观已经完全不同,不但周身包裹着仿佛盔甲一般的甲质壳,手上长者尖利的爪子,连头发都已经转化为如同美杜莎一样的无数蛇状触手——看起来就像是个高阶死徒。

    “冷静点。”随手拨打开娜塔莉亚射来的子弹,“林好”扫视了一下空荡荡的机舱,丢给她一只降落伞包:“跳下去,我准备摧毁这架飞机。”

    “你是谁?”娜塔莉亚没有去接那个伞包,仍然冲“林好”举着枪。

    “死徒真祖no.3,‘刀锋女王’。”“林好”煞有介事地着:“如果你不打算离开,我不介意连你一起炸成烟花。”

    谎,切嗣想着,第三位的死徒真祖位置是永远空缺的,它在等待那位“type-moon”苏醒,然而这么看来就算冒充也没什么关系。

    “……好。”透过这位“刀锋女王”背后的驾驶室大门,娜塔莉亚看到整个机舱千疮百孔,所有的食尸鬼和杀人蜂都已经支离破碎,又看了看这位女王手上锋利的指甲,她最终决定听从她的建议。

    “哼,切嗣这家伙真是麻烦,他把整个世界的不幸都承包了吗?”在娜塔莉亚跳伞离开后,“刀锋女王”坐在机长的位置上,各种奇怪的外设逐渐消失,最终变回了林好原本的模样。

    “不过娜塔莉亚也不是傻瓜,看见rpg还会不知道是切嗣干的?所以这样操作既背负了不幸也没有改变历史,简直完美~”少女一边自夸一边研究飞机的仪表盘。

    然后连同飞机一起在下一瞬间炸成漫的烟花。

    16:35:21

    “呵呵……”越野车后座上的卫宫切嗣低低地笑了起来。

    “嗯?切嗣梦到什么好事了吗?”驾驶席的爱丽丝菲尔和saber一起回头。

    “不,”切嗣把目光投向柳洞寺:“只是感觉自己竟然被看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