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林好黑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一章 林好黑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丢了个马甲。

    17:00:00

    我正在根源的庭院里对显示着各地情况的光屏进行控制。

    为了阻止久宇舞弥和远坂时臣一换一的不亏行动,我不得不提前关闭固有结界并把里面的“玩家”间隔很远地丢出来。

    时臣还好,毕竟有些知识能带出来,而正忙着刷各个据点“安全度”和“舒适度”的金闪闪大概要气疯。

    谁能猜到吉尔伽美什还有“策略游戏狂热者”这样的属性?周边有威胁就去清除,居民生活有困难就进行建设,无论治下的聚居点有什么诉求,都会第一时间赶去——我严重怀疑他在和系统设置较劲,打算看它们能刷出多少种状况。

    如果有“穿越者论坛”这种东西的话,我一定会去发帖,建议目标是fate的穿越者随身带上高配电脑,里面别的不需要,就装个文明系列,再想办法进献给闪闪,等他能克制自己不去点“再来……一回合!”的时候,圣杯战争也结束了。

    而在我确认久宇舞弥不会冲动地在现实里去找远坂时臣麻烦之后,提示姐姐忽然冒了出来。

    【提示:“pax-201”感染了世界上最后一个健康的人类。】

    我看着这条莫名其妙的提示陷入了沉思。

    起来,由于法力浮龙只能感染拥有魔力的存在,任何症状对于魔术师来都没什么意义,它只被用来定位感染者以便蠢系统监控,偶尔才会配合着根源之力和伊莉雅马甲的魔术来搞些事情——但忽然把整个世(dong)界(mu)感染了是什么情况?

    【呃,阿赖耶,你还记得固有结界的原理么?】蠢系统期期艾艾地打着转飘了过来。

    “心象侵蚀现实?”

    我记得是这么回事,那些强大的魔术师将自己的心象风暴映照进现实以获取时地利,但往往无法持久,是因为有抑止力在阻止他们……啊咧?

    【把未来或过去的场景投影作为固有结界是可以啦,但如果陷入固有结界中的人对其进行改变时,维持那些‘改变’的魔力则需要结界本身支付,其持续时间会因此缩短,但……】

    “但我的结界因为不受抑止力影响本身就没有‘持续时间’这个东西,‘无穷’不管减少多少也还是无穷,但一直被‘侵蚀’的现实就倒霉了?”

    【不能倒霉,现在整个冬木的居民都拥有魔术资质,日后大概会引起魔术协会的极大关注,不过——】

    红色立方体飘回到地球仪旁边,投影出一个巨大的红色箭头指向地球表面的那个,呃,“龙人”。

    阿里曼,此世之恶,之前就是这家伙跑来忽悠“要背负它”的林好马甲,结果被根源之力反击了个灰头土脸。

    如果不是因为它并未真正降临,只能暂时跟踪锁定它试图干涉的位置的话,圣杯战争已经提前结束了。

    冬木所有居民都拥有魔力资质,就意味着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御主,如果有那么一两个符合此世之恶的审美,让他跑去把人弄黑化的话,我吹出去的“一个御主都不会死”这个牛皮不就破了吗?

    “我大概是头一个系统管不住反而自己乱加任务限制的——宿主或者别的什么称呼。”

    我一边自嘲,一边解除了根源之力对林好马甲的保护。

    【非要的话,我们之间应该算是游戏和玩家的关系,】蠢系统上上下下地悬浮着,【玩家通过完成游戏设计的一张张地图上的任务来加强自己,并在足够强大后打败游戏设计的最终boss。】

    “虽然你一直在什么‘游戏设计’,但根本没有哪个是你设计的,”我随手拍开蠢系统:“这些频临末日的世界都是——嗯?”

    一股寒意袭来,十分轻微,大概相当于秋风刮起的日子在室外忽然被人摘掉了帽子,但能在【根源】令【阿赖耶】都被影响到的话,就无论如何不能无视。

    找了片刻之后,我就发现,自己被盗号了——没有穿上,单纯用于应对此世之恶“无尽痛苦”攻击的林好马甲自行露出了一个我妻由乃双手捧脸的那种诡异笑容。

    再次一阵恶寒。

    不过还好,当初被【零号病人的亲友】打电话告知自己的游戏人物在线上刷广告时,全身恶寒的程度比现在可严重多了。

    这严格来不算是盗号,如果一定要重新“登录”的话完全没有问题,毕竟根源权限最高,但如果因此把以为自己成功了的此世之恶吓跑的话,就麻烦了。

    【唔……这个‘阿里曼’和你很像呢,阿赖耶。】红色立方体围着地球仪打转,时不时还模仿ufo投射下几道光线。

    “哪里像?”我举起拳头走过去,准备在它出“外形”的时候果断揍。

    【存在方式啦,它也处于‘世界的外部’,想要通过那些黑泥现世必须通过圣杯被召唤时露出的‘孔’,而平时只能制造一些倾向于把它解封的各种意外和巧合,】蠢系统给那个龙人形态的邪神打上高光:【现在,你这个马甲某种意义上来就是林好本人,只不过黑化了,想要成为此世之恶而已。】

    哦,了解,就像黑太太那样的存在,所以脑内辩论的时候它才会照搬形象。

    “所以祂还拥有赋予造物意识的能力?”我瞬间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原版应该可以,毕竟是神,但这个化身……只能是巧合,他的强制黑化和你的觉醒自我意识的综合作用。】蠢系统一边自转一边着。

    “所以,如果我收集到‘此世之恶’,就可以获得赋予自己造物意识的能力,这样一来,以后如果要切换马甲的时候就不用担心另一个马甲会直接昏倒的情况了。”我看着林好,她自刚才露出一瞬间的诡异表情后又昏迷了过去。

    【自英灵要变圣杯之后,御主也要变黑泥了,你这是全军覆没的节奏啊。】蠢系统在身后吐槽。

    ————

    既然他们要进行混战型的大决战,我必须进行战力评估,并提前安排好各种保障措施,以防谁家的master因为幸运太低而挂掉,尤其是还有个此世之恶在虎视眈眈的情况下。

    首先是艾因兹贝伦家,以切嗣的本领应该不会轻易被人坑,但太太就没准了,如果让她看到“林好”现在的样子,那是一定会出事的,嗯,还有久宇舞弥,跑去钢之大地转了一圈,不但捡到个跟宠,连念也初步觉醒,如果她不去针对其他master,应该也没有问题。

    黑saber已经处于消失的边缘,这次不会出战,而白saber也仅有一剑之力,看来只能潜伏等待收割,为了防止意外,我还是得披着伊莉雅的马甲亲自上阵才行。

    虽然刚刚被我丢出来,但远坂阵营已经做出了攻击柳洞寺的决定,相比少年时臣和吉尔伽美什一副玩游戏被打断十分愤怒的孩子气表现,言峰绮礼则完全一副要把见到的人都杀光的表现,即使通过共感assassin知道了龙之介的指挥,也只是唔了声表示认可。

    英灵方面的话,金闪闪不必,论外处理,assassin四王能够对master进行偷袭,稍微注意一下就没有问题,但是麻烦在于艾米尔和“林好”,虽然艾米尔没什么攻击力,但绮礼会不会再丢出一堆令咒来也是个问题,而且还有这个“林好”,由于我刷了太多的好感度,各阵营几乎都不会主动向她动手,但被她偷袭的话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而占据了地利的韦伯和大帝……这是准备玩地雷战吗?借用这里的灵脉布置下如此多的魔术陷阱,不过由于御主只有他一个,反而相对灵活不会轻易被逮到,至于肯主任和索拉,还在幽灵洋馆享受二人世界的样子。

    大帝【王之军势】的固有结界由于受到核爆影响而彻底废掉,目前来只是个厉害一点的战车兵,而露娜……不得不如果谁会第一个挂掉,她最可能。为了替便宜老爹报仇而突击saber·lily,结果把她“那一剑”引出来的话,绝无幸理。

    最后是无法归类的“此世之恶”,虽然没有实体,但会让战况向“让它出现”的可能发展,意即某些原本不致命的攻击经过巧合改变弹道,最终造成致命一击,互相之间原本可以解开的误会变得更重,甚至因为意外打破某些表面上的和平。

    另外由于战场正处于大圣杯的上方,它很可能会找机会洒点黑泥出来助兴,要知道,原著中黑泥出现的时间点可是还有三个英灵存在的,这种无视设定放飞自我的行为,果然不愧是“此世之恶”。

    至于龙之介……必须让他远离这个战场,以此世之恶的节操,借口caster不能兼任圣杯之器直接把c元帅弄出来也没有北邮可能,虽然龙之介应该不会再和他有艺术上的共鸣,但他和c元帅有着稀薄的血缘关系这点是不会变的。

    又看了一眼光屏上参战人员赶往柳洞寺的先后顺序以及预定到达的时间,我套上伊莉雅的马甲在往寺外的密林中现形。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