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同调召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同调召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正忙着锁定此世之恶。

    17:30:28

    “我正跟着梅林老师和凯哥哥进行王者修行,还没出什么成果,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召唤,你呢?另一个我。”

    “我的话,刚刚征服法兰西,欧洲其他国家组成起联军准备和我决战,召唤来的不是时候,我抵抗了片刻把军令全部下达才响应召唤。”

    “那个还能抵抗的?我果然应该给梅林老师和凯哥哥留个字条。”

    由于黑saber抗拒召唤而被认为是拒绝,所以转而寻找另一个目标,结果成功召唤后原本的目标不再抗拒,所以这就是她们会同时响应召唤的原因?

    卫宫切嗣看着在隐蔽地下室刻意隔出来的客厅中正如常般聊的两个saber,如此想道。

    不,其实这完全不如常,她们俩平时虽然称不上势同水火,但也互相看不上眼,虽然经过之前“分享”食物的经历而关系有所缓和,但绝对没有达到可以闲来无事聊家常的程度。

    至于这样的原因……切嗣看着身边捂着嘴巴一副要哭出来模样的爱丽丝菲尔,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们两个的世界线不一样,伙伴,未来的发展也不大可能相同,所以我就不告诉你关于未来的事情了,那只会让你感到混乱。”

    “嗯嗯!我知道,即使是这个世界关于‘亚瑟王’的历史也完全没有参考价值,如果提前对未曾见面的人有了成见,接触中会不可避免地把他推向成见中的样子,因为那本来就是他的某种可能——这是梅林老师的。”

    “哼,某些事情不是你没有成见就会改变的,比如兰斯洛特那家伙一定会对你有非分之想。”

    “咦?——咦咦咦!?”

    少女间的对话还在继续,并不可避免地拐到了恋爱的话题上。

    sarvant作为英灵现世的躯壳,是完全由魔力组成的,因此除了灵核外没有任何致命部位,再加上她们的衣物盔甲也是魔力幻化而成,所以无论战斗再激烈,受了再重的伤,外表看起来也和正常状态下一模一样。

    即使她遭遇了近距离的核爆,在切嗣的感知里宛如风中残烛,外表上也完全看不出来。

    “比如,即使那位存在与这个世界的历史上,并非我们中任何一个的那位‘亚瑟王’,即使她出于伪装成男性的理由要娶一个王后,也一定会选和自己关系非常好,兴趣爱好非常相似,为了避免意外甚至容貌都比较像的姐妹才对,否则随便找一个以为亚瑟王是男性的爱慕者,根本等于泄密——而在这种条件下,会去拐带王后私奔的兰斯洛特,毫无疑问是从王后身上看到了‘亚瑟王’的影子。”

    “嗯……有道理,所以你和‘你的桂妮薇儿’的关系也非常好了?”

    “啊,那是一位能和我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伙伴,她领导的部族里更是有众多合格的战士,不过我并未掩饰过自己的性别,所以没有必要特意让她成为王后,只是互相分享了王座而已——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你以后遇到兰斯洛特时一定要狠狠拒绝他。”

    “哦,好。”

    如果情报没错的话,那个berserker就是兰斯洛特,卫宫切嗣听着两人的对话做出判断,看来这位saber·lily回到自己的世界后不但会拒绝他,还会揍他一顿——大概。

    而她们之间这番对话的意义切嗣也很清楚,这属于难得一见的,同一位传人物以不同侧面分别现界的英灵之间进行的【同调】,一般情况下可以用来召唤该传人物与两者皆不同的新形态,但看她们两人对亚瑟王的评论,召唤出并非lily或alter形态本体的可能几乎没有。

    【同调】一般由召唤或降灵专精的魔术师对其使魔使用,在互相敌对的圣杯战争中几乎不可能实现,因此,即使是切嗣或爱丽丝菲尔,也不知道她们这么做究竟会达成怎样的后果。

    “话的够多了,你的道路应该由自己去走而非听我指手画脚。”坐在沙发上的saber·alter向对面的saber·lily伸出手,漆黑的圣剑浮现在她的手心里,直直地漂浮着。

    而切嗣发现她的外表虽然没什么变化,但几乎处于消失的边缘,如果达成她要做的事,可能真的会立刻消失,如果在alter重伤,lily脱力的情况下保持战斗力——切嗣看了看手背上最后一枚令咒,叹着气朝自己的从者伸出右手。

    “以令咒的名义,允许saber·alter完成【同调】。”

    “以令咒的名义,saber·lily,完成【同调】。”

    “你……”切嗣惊讶地转头看自己的妻子,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浪费,不,等等,她的命令是——

    重新转回头的切嗣,看到白裙的saber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伸手去接那把断钢剑,果然,她并不太接受这种两者合一的行动,因为较弱的那方必然会消失。

    哒。

    在saber·lily接过漆黑的胜利与誓约之剑的同时,耀眼的白光笼罩了整个地下室,汹涌的魔力咆哮着四处奔腾,但最终没有突破房间外围的隐蔽结界。

    而在光芒逐渐散去之后,saber·alter却没有消失,保持着脱力的模样靠在沙发背上,而saber·lily则两手空空,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saber·alter此刻在切嗣的感知里只比普通人强上一些而已,比起英灵远远不如,然而她的嘴角却微微勾起。

    “呵呵,果然,我们这样并没有死亡就被召唤而来的servant会出现各种问题,看来还没办法那么早回去。”她用听起来很虚弱的声音着。

    是这样吗?因为没有真正死亡并成为英灵,本身只是圣杯从“亚瑟王”所有的“可能”中截取而来,所以无法使用灵体化,才被rider在固有结界中引爆的核弹炸个正着。

    “嗯……”saber·lily似乎刚刚从【同调】的眩晕中回过神来,她摸了摸自己头顶翘起的呆毛,看向切嗣和爱丽丝菲尔:“master,你们知道rider藏在哪里吗?”

    唔?用“藏”字描述?她对自己现在的实力非常自信?

    切嗣一瞬间做出了许多猜测,不过嘴上仍然很快做出回答:“他们完全没有隐蔽自己的行踪,现在的位置应该是——柳洞寺。”

    17:24:39

    “隐蔽结界?我倒是想。”

    现在韦伯和伊斯坎达尔以及露娜所处的位置,是位于冬木市旧城区西面的圆藏山山腰,名字被写进冬木市游览胜地的寺庙,柳洞寺。

    由于圣杯战争的缘故它已经封寺,并且所有的僧人都已经先一步离开,作为冬木市最大的灵脉节点,平时可以利用,但如果在魔术师之间的战争开始后还抱有侥幸心理赖着不走的话一定会被波及,这座寺庙的住持当机立断地离开可以非常机智。

    同样,由于它下面是最大的灵脉节点,大圣杯的本体也被安放在下方的“龙洞”里,经过这段时间连续的战斗,不但灵脉在不稳定的翻滚,就连大圣杯也时不时地透出气息,所以想在这里建立起遮蔽魔术探查的结界,无异于要同时压制冬木市所有灵脉以及大圣杯本身——有那个实力还参加什么圣杯战争?

    “哼,真没用。”露娜偏过头哼了一声。

    “是,是。”韦伯一边翻着白眼附和一边继续以肯尼斯老师教授的净化手段驱除她体内的盐分……一个魔术礼装掉进海里会变咸是什么奇怪的设置?

    而且她还不愿意进入寺中的房间,韦伯只好在院内找了几个石墩来进行仪式。

    “这里还算不错,是打算作为决战场所吗?”rider驾驶着神威车轮从院外驶了进来。

    虽然及时从发生核爆的固有结界里撤出,但结界本身完全毁掉了,在被王之军势所属的英灵重建之前,无论是结界还是其中的士兵都无法召唤,所以rider此时看上去毫发无伤,可战斗力已经下降了一大截。

    “你和露娜都受到了相当程度的伤害,但现在可没有时间找地方慢慢治疗,只能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加速恢复,”韦伯回答道:“无论艾因兹贝伦家和远坂时臣哪方被消灭,剩下那方蛰伏起来,对我们来都是压倒性的不利,因此我们故意在黑夜里点燃篝火以吸引他们过来,并展开一场三方参与的大混战作为最终决战。”

    “唔,听起来不错,那你让我在周围设置的那些就是陷阱了?看不出有什么用。”rider把玩着手上的一个结界石,它正是刚刚行动所剩下的。

    “这里可是冬木‘最大’的灵脉节点,”韦伯完成了对露娜施展的魔术,站起身来四处望去,目力所及,是各种结界交叠而形成的痕迹,它们完美地模拟了此地混乱的各种灵脉支流,可以被任何人毫无阻碍的利用,但利用它们施放的魔术,将完全被韦伯所控制,意即,此刻的柳洞寺,被一个巨大的“结界无效”结界所笼罩。

    “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他们有来无回。”这位时钟塔的学徒非常自信地宣布。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