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各方战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各方战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saber那边打完了……

    21:24:15

    “它”正在注视着两个许愿者。

    一般来,愿望由两部分组成,“所求之物”与“所付代价”。

    大部分情况下,只有两者等价,愿望才可能被实现。

    而几乎没有代价便实现愿望的情况里,十次有九次都是被“它”刻意歪曲实现的,许愿者事后会支付更大的代价。

    而圣杯战争便是魔术师们以“等价交换”为准则创造的许愿仪式——以六名从者的灵魂和积蓄六十年的魔力为代价,实现获胜者及其英灵的两个愿望。

    “它”对这种毫无花巧,也无法找出漏洞的严谨许愿仪式毫无兴趣,在大部分情况下,那些渺的愿望都无法消耗掉全部魔力,因此也没有歪曲的空余。

    然而卫宫切嗣的愿望是“世界和平”,要实现它,圣杯战争所准备的代价完全不够,即使他额外支付了“背负世间所有的恶”为代价,双方之间仍然远远不平等,正常情况下这个“世界和平”会被缩时间或范围来实现,但在“它”看来要实现其实很简单。

    由卫宫切嗣来杀掉所有人类,人类之间自然不会再有争斗和流血,同时他也因为毁灭人类而背负了世间所有的恶,非常符合等价交换原则。

    至于另外一个许愿者,“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

    “恶”,必然会导致痛苦和不幸,而遭受痛苦和不幸时,成因则会被判定为“恶”。

    “背负世间所有的痛苦和不幸,无论过去、现在、未来。”看似和卫宫切嗣“背负世间所有的恶”很像,但完全相反,因为它并非“代价”,而是“愿望”。

    并且相对于可以钻空子的【世间“此时”所有的恶】,刻意加了限定词的这个完全无法故意歪曲理解。

    或许林好以为,她实现这个愿望后就会死,所以不在乎具体背负多少,然而“它”十分清楚,让人不停地承受痛苦却完全不会死去的方法有许多,而这些方法一定会随着这个愿望的实现在她身上出现。

    虽然作为准备恶意实现这场圣杯战争中所有愿望的“它”来,有人许下这种愿望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然而,代价是什么?如果要符合等价交换的原则,遭受这种程度的痛苦和不幸的话,应该获得怎样的好处?莫非要把“它”掌管“此世之恶”的神职交出?

    似乎也不是不行,普通人类贸然接受神职时精神只会被同化掉,即使是远远不如本体的化身的神职也不行,届时“它”就可以从容将神职收回。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还是找机会哄骗她接收某些“代价”,并主动放弃其他好处试试看。

    21:20:49

    【王之军势】的固有结界内,saber·alter和rider的战斗已经持续了近半时,滚滚黄沙遮蔽日,原本平整的沙漠更是被斩出无数深深的沟壑。

    并非约束着自己的力量以免对周围普通人居所造成破坏的那种畏首畏尾的战斗,而是大军之间的对决。

    马其顿士兵们仗着可以在结界内无数次复活,前赴后继地冲向被团团包围黑甲saber——然后被黑色的旋风再次吹飞。

    堂堂ex级的对军宝具竟然对独自一人的saber·alter无效,这只能明——

    “她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韦伯站在神威车轮的驾驶席上,带着不甘的表情看向战场。

    他所能想到的战术已经全部用过,rider更是亲自参与了其中两场战斗,现在随着双方英灵魔力的持续消耗,士兵们的重生时间越来越长,saber激活黑风的频率也开始下降。

    在自己成功阻止了saber展开圆桌评议之后,她就再没有使用宝具的意思,单凭高超的武技应付着王之军势的攻击,而魔力消耗的程度竟然和rider差不多。

    普通的敌人用神威车轮足够碾碎,强大或众多的敌人可以用王之军势对付,一直是这么打算的韦伯此时却发现伊斯坎达尔这两项宝具互相冲突——如果使用王之军势围攻数量稀少的敌人,神威车轮便会被士兵们阻挡。

    如果不是不能让saber·alter和白色的那个一起使用宝具组合技,把她丢在现世用神威车轮追击并具现王之军势的士兵进行偷袭才是此时最好的策略。

    “准备再使用一次神威车轮,rider。”韦伯数着saber的攻击频率:“再有三剑她就会使用那个黑风——”

    嚓、嚓、嚓——saber·alter挥剑击退身边最近的三名士兵,并转身朝密集的士兵群举起血纹黑剑,剑身上随即泛起黑色的光芒。

    在持久战中,保持攻击频率和节奏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乱打一气只会令体力快速消耗,按之前的观察,此时saber应该会借机打飞附近的士兵并休息数秒,这也意味着那时她将处于无法出招和闪躲的硬直中。

    【遥远的揉躏制霸!】

    已经明白韦伯计划的rider毫不犹豫地驱动牛车冲了过去。

    然而,saber并没有刮出黑风,她举着剑多转出半圈,剑锋的目标正好对准带着蓝紫闪电,疾驰而来的神威车轮,而那些泛起的黑光也并非卑王铁锤,而是她解放宝具的征兆。

    圆桌评议并非使用宝具的必要条件,韦伯也很清楚这点,但却被saber·alter一直以来的战斗方式迷惑了,以为她打算和因为张开固有结界,所以消耗一定比她大的rider比拼持久力。

    如果她挥出这记宝具攻击,毫无疑问将无法继续和王之军势对抗,所以只需躲开这次……韦伯张口之前,看到了伊斯坎达尔的神色,那是一种看到了好对手并渴望征服的狂热。

    “在她用出宝具之前冲过去!”韦伯最终这么道,既然对方不是凭借策略可以击败的强敌,那么采用征服王惯用的手段也不是不行。

    “哈哈哈!没问题!”伊斯坎达尔举起他手中的短剑,驱驰牛车带着滚滚雷霆向那道冲而起的黑色光芒突击。

    【誓约与胜利之剑!】

    “呛!”saber·alter的宝具攻击高高地冲向空。

    虽然她的剑更快一筹,但rider的目标原本也不是她,神威车轮险之又险地擦着还未扩散的洪流从saber身边疾驰而过,rider顺手挥出的短剑还顺手敲在断钢剑的剑柄上成功改变其轨迹。

    “糟……”韦伯回头看了一眼誓约与胜利之剑飞出的方位,连催促rider趁机攻击saber的意图都没有。

    那个位置上,正停泊着一艘完全由宝石构成的巨船,正是从远坂时臣手中夺取的那艘,虽然没有驾驶室,但它整体仍然是魔术造物所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控制,之前为了防止被战斗波及而将它停在空中,但现在看来……

    轰隆!漆黑的洪流正面击中了宝石飞舟,但它看起来除了表面开始泛红之外没什么变化。

    “立刻离开这里!”韦伯神色大变,立刻抓住伊斯坎达尔的披风叫道:“最好连士兵也一起!”

    “唔,发生了什么?”rider随口问着,同时挥手让那些马其顿士兵化为灵体消失。

    “你抢过来之后我检查的时候是怎么的?”韦伯惊恐地看着那艘飞船越来越红。

    “‘它被改造成了核弹’?可你没解释核弹又是什么。”随着视野中最后一名士兵灵体化,rider也开始脱离固有结界。

    “就是那个——”宝石飞船在通体变得鲜红之后又忽然变白,随即一朵橘黄色的蘑菇云在空中出现,大量的风压和白光在下一秒席卷了rider和韦伯之前的位置。

    21:18:36

    saber·lily把露娜引到了海边后,终于扳回了些许劣势。

    即使这位水银姑娘能够变化成他人的外形来增加自己的战斗力,但绝不可能连固有技能和自身特质也模仿。

    拥有湖之仙女祝福的阿尔托莉雅,可以自由地在水面行走如履平地,而露娜即使模仿得再像,还融合了英灵成为拟从者,本体也是属于重金属的水银,此时正站在海底对停在水面上的saber·lily进行水银弹投掷攻击。

    “lily真聪明,这样不会游泳的露娜就无法使用她那种奇怪的武术了。”在远处悬崖上观战的爱丽丝菲尔用与有荣焉的语气夸奖她。

    确实是奇怪的武术,卫宫切嗣对于c国的“功夫”有过一些研究,虽然有些魔术师家族会把它作为后辈的训练课程,有些拳法或技法的威力还不,但对于擅使枪械以及拥有【固有时制御】,可以完克它们的切嗣来,只是无关紧要的情报。

    但是,露娜使用的“武术”更像是某种融合了武技的特殊魔术,许多普通武术根本做不到的动作也可以很自然地出现,比如——

    远处的露娜再次踩着水腾空而起,在空中进行了几次奇怪的机动,最后与踩在水面上的saber·lily对拼了数招之后才重新如秤砣般沉入海底。

    “让lily回来,alter受到重创,我们需要暂时撤退。”

    切嗣点上一根烟,看着露娜直直掉进之前挖好的海底深洞后对爱丽丝菲尔道。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