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此世之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四章 此世之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这玩意总算上线了。

    21:46:53

    黄沙漫。

    原本宁静的沙漠上有无数龙卷风正在肆虐,它们卷起的沙砾甚至完全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芒。

    按理来,作为固有结界的一部分,自然环境也是可以被拥有者控制的,但这个结界的拥有者却并非伊斯坎达尔,而是支撑起结界的整个“王之军势”。

    就算他们想要平息这种灾害性气,首先也得脱离战斗状态才行,而单枪匹马在大军中杀进杀出的黑甲女骑士让他们根本没有这个余裕。

    “怎么?rider?你的霸王之道就是让你口中的‘朋友’不停地送死吗?”saber·alter暂时无法接近被王之军势团团围住的伊斯坎达尔和韦伯,一边在外围冲杀一边向他们发出质问。

    “送死?”伊斯坎达尔指向沙漠的另一个方向,那里正有一支军队在集结,看起来似乎正是这段时间内被saber所击杀的马其顿勇士。

    “在固有结界的魔力消耗完毕之前,我的勇士们都可以进行无限次的支援,”rider的目光投向saber那把漆黑的血纹长剑:“而你,绝对没有时间展开那个磨磨蹭蹭的‘圆桌评议’。”

    “哦?是吗?”saber继续攻击周围的马其顿英灵士兵,抽空瞄了一眼和rider一起立在神威车轮上的瘦弱青年。

    毫无疑问,就是这位master改变了rider的作风,由下命令“全军突击”后就完全不管的粗犷战法变成了保持阵型稳步前进压制过来的精细打法。

    并且,由于具备在被击败后可以在结界内任意地点出现的特性,被自己击杀的士兵可以重新集结并以援军的身份突入战场,甚至某些特殊兵种,如弓弩手和工程兵也可以随意部署在恰当的位置。

    如果面对的不是独身一人的自己而是人数众多的其他军队,还可以把对方丢进相对不利的环境中,他们在这种程度的压力之下,恐怕早就战败溃退了。

    可惜的是,为了防备【誓约与胜利之剑】,rider选择的战场仍然是完全没有遮蔽的平原和沙漠,只要自己有动用宝具的打算,那些士兵就会立刻分散并躲避开挥剑的轨迹,正因如此,之前数次都没有下定决心使用它。

    而且,saber以敏锐的直觉感知到,在自己故意露出破绽时,rider有数次驾驶神威车轮冲过来的打算,但都被那个master的捶打、扯披风、抓手臂等行动所阻止,他甚至举着右手冲rider威胁要使用令咒。

    但仅仅是这种程度的阻拦便能令征服王放弃他的攻击行动?若非他们主从的关系特别好,便是rider在思考之后认可了他的意见。

    目前为止,这位御主的打算也很明显,他要以整个王之军势的魔力,也就是这个固有结界来消耗自己的战斗力,即使把战斗时间拖长,也要确保rider在几乎无损的情况下结束战斗以应对其他敌人。

    不过很可惜,她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拖垮的,而且,韦伯竟然认为维持这个固有结界不会消耗rider的魔力?

    多半是rider为了逞强又夸下什么海口了,那就让她看看,这次持久战究竟是谁能撑到最后,saber·lily反手一撩,卑王铁锤将两名从背后合击偷袭的士兵击飞,再次掀起一阵龙卷风。

    21:40:17

    “持久战”,这是saber·alter陷入固有结界后,通过魔术回路的联系向卫宫切嗣发出的唯一一次联络。

    “真是个不妙的消息。”感受着体内魔力缓慢的抽取速度,切嗣带着爱丽丝菲尔穿梭在艾因兹贝伦森林的巨木之间以躲避露娜和saber·lily之间激烈战斗所产生的余波。

    自从宝具攻击被露娜的宝具给反弹回来之后,身穿白色裙甲的saber·lily便不敢再使用投射型攻击,一副生怕对方使用弱化版反弹的模样。

    那个反弹宝具明显不是能连续使用的,而且露娜本人也明显更擅长刀盾配合的近身战,尤其是她的本体只是水银,而没有什么致命部位,再加上石中剑本身就偏向仪式或法术,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和她进行近战对决?

    虽然想要提醒,但那个持盾英灵投掷而出的分裂盾正在战场周围毫无规律地弹射,切嗣和爱丽丝菲尔合力才挡下一只非常走运地弹向他们的飞盾,既无法冒险再次靠近,妻子又没有什么能和saber直接对话的手段,切嗣一时之间有点焦头烂额。

    “切嗣,我已经到达冬木旧城区,没有发现远坂时臣的踪迹,但冬木市民会馆附近的灵脉节点干涸了。”久宇舞弥的声音伴随着越野车的引擎声从切嗣耳边的对讲机中传出。

    由于战局太过混乱,切嗣无法同时照顾两个人,于是只好让舞弥驾车回冬木以监视远坂阵营的动向,毕竟那边的御主和从者可没有固有结界可以躲藏——要的话,韦伯这次跟着rider进入固有结界可以算神来之笔,切嗣关于御主的偷袭计划完全派不上用场。

    然而远坂阵营都不太关注对于自身的防护,上次被狙击的远坂时臣就是明证,站在黄金飞舟那种毫无防护的表面,简直是职业狙击手最爱的目标。

    “caster在那里设置了魔术阵地?”切嗣通过对讲机向舞弥询问,然后注意到爱丽丝菲尔也凑了过来侧耳倾听。

    “那附近的魔力十分缭乱,许多使魔已经失控,不过从残留的画面上可以判断是caster展开了固有结界。”舞弥的声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我……尝试……近……探……”

    滋滋——

    一阵噪音过后,对讲机变得一片寂静。

    这完全不正常,即使是对讲机损毁,这边也会收到无意义的噪音才对。

    “舞弥她?”爱丽丝菲尔听着寂静无声的对讲机,露出担心的表情。

    “大概被固有结界卷进去了,不必担心。”切嗣尝试调整耳机,但毫无作用:“毕竟是caster的固有结界而非敌人的。”

    “唔,嗯。”爱丽丝菲尔点着头:“毕竟是……caster。”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自己的妻子总是对真名是冬之圣女的caster另眼相看,不知莫名信任就是进行奇怪的担心。

    卫宫切嗣心中开始有某种隐隐约约但根本不确定是什么的猜测。

    轰隆——砰——咔嚓——

    巨大的轰鸣从远处的林间中传来,但听声音战场似乎正在迅速地远离此处,切嗣和妻子对视一眼,立刻转身朝那个方向追赶。

    21:35:34

    无尽的黑暗中,有“东西”被吵醒了。

    “它”十分愤怒。

    第一次苏醒时,为了嘉奖那些发现“它”的人类,“它”按照惯例对他们可以实现他们任何一个愿望。

    结果那些实现了这个奇迹的人竟然并非一心,互相争斗那个“愿望”时意外令“它”重新沉睡了下去。

    当时“它”只感到好笑,不过既然“它”已经醒来,那么再等上一段时间也无妨,毕竟时间对“它”来毫无意义。

    短短六十年后,“它”重新苏醒,那些曾毫无章法地互相残杀的人类竟然就如何争夺许愿资格达成了协议,甚至还请了裁判。

    于是“它”饶有兴趣地观察这些人类互相之间的竞争,作为没什么战斗力的劣化魔法师,他们选择了召唤同样劣化的英灵互相争斗,似乎谁能把自己的英灵留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然而这场战斗没有任何的胜利者,“它”无趣地吸收掉所有参战英灵的灵魂,因为再次失败的仪式而重新沉睡。

    第三次被吵醒时,“它”已经非常不满,对于存在了成千上万年的“它”来,实现某个人类的愿望并继续沉睡这种事并不罕见,但被同一批人类为了夺取许愿资格的互相争斗反复吵醒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尤其是,这些愚蠢的人类已经完全忘记了“它”的身份,只把“它”当做什么莫名其妙的许愿机而互相争夺。

    最关键的是,那个最初献祭自己召唤出“它”后,一直安抚“它”的纯白灵魂,在这次仍然没有结果的争斗中被某个奇怪的英灵染黑,“它”的怒气已经完全压抑不住了。

    下一次,“它”在重新沉睡前恶狠狠地做出决定,无论那些人类争夺所谓“圣杯”的战争是成功还是失败,“它”一定要让他们吃到苦头,干预圣杯的选择权也好,强行给与愿望邪恶者令咒也罢,就算有人能最终获得圣杯并许愿,“它”也会以最恶意的方式实现他的愿望。

    而现在,第四次被吵醒的“它”,正满怀愤怒地听取这次圣杯战争中的愿望。

    不出“它”所料,全是些毫无意义的渺愿望。

    即使背负世间所有的恶也没有关系,我希望能断绝一切战乱和流血,实现永恒的世界和平。

    嗯……这次的许愿者似乎还不错。“它”不甚清醒地想着,就他——

    我希望能背负这个世界所有的痛苦和不幸,无论是过去、现在、和未来。

    ……

    咦?

    此世之恶,苏醒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