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零八章 胜负未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八章 胜负未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林好,

    黑saber和大帝未分胜负。

    40:07:23

    saber·alter,是亚瑟王如果采用武力和强权统治不列颠的一种“假设”,这样的假设,会自行在所有对亚瑟王的传有所了解的人们心中发酵,并最终具现出来。

    历经十二场大战,武力征服全境,抵御蛮族入侵,远征法兰西和罗马,亚瑟王和圆桌骑士团成就了赫赫威名,在某个像是圣杯的玩意冒出来试图让骑士们去寻找它时,更是被亚瑟王一剑劈成两半。

    然而在她所统治的卡美洛中,阿尔托莉雅却不能按自己的喜好随意下达命令,任何影响较大的政令和军令,都必须召开“圆桌评议”进行审核,在参会的十三名圆桌骑士中,需要至少有七名骑士支持,以及获得梅林的首肯,该命令才能执行下去。

    这个事实,在她以saber·alter的身份被召唤后,作为宝具的一项附带条件被具现化,若不进行圆桌评议,宝具威力将维持在有七名骑士支持的程度,如果她要使用宝具做出攻击御主、伤害普通人,进行偷袭等不符合骑士道基本价值观的行为,杀伤力会随着不再支持她的骑士数量而骤降。

    但是,如果有机会使用出相当耗时的圆桌评议,并且支持她的骑士达到十名、十三名的时候,不但宝具威力会有相当提升,她本人的各项属性也会因此全面增长。

    其结果就是,在发出一记足够打穿固有结界的【誓约与胜利之剑】后,saber·alter仍然能和伊斯坎达尔的英灵大军打得有来有回。

    【卑王铁锤】!

    黑风在阿尔托莉雅挥剑时刮起,数名位于其攻击路径上的马其顿长矛兵瞬间被汹涌的魔力吹飞,还在空中时便化为滚滚黄沙解体消失,继而在战团外围重新出现。

    王之军势的英灵如果在结界外战死,会回到这里并一段时间内无法再次外出,但如果在结界内作战,除了能自选位置复活外甚至可以将自己进行短距离传送——不过这种对军效果对已经被团团围住的saber来毫无意义。

    单人对抗数万大军,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如果能做到以一敌十便足够,毕竟即使被团团围住,能同时攻击到被围困者的也只有十几人,只需根据围攻者攻击到达的先后顺序,进行最低限度的格挡和招架,再借力令他们的攻击互相干扰,并适当反击令某些攻击者开始防御,就足够了。

    凭借由于圆桌评议认可数量较多而提升了等级的身体素质,以及【直感】这一固有技能在混战中卓越的发挥,在被马其顿大军包围的这段时间,阿尔托莉雅不但没有战败的迹象,反而越战越勇,倒霉的英灵士兵随着她时不时使用的宝具特技而飞起一大片。

    “够了——”一直站在牛车上并未参战的rider看了看被打飞到自己车旁,龇牙咧嘴想要爬起来的几个长矛兵,忽然高高举起手中短剑大声喝道:“全体都有!后撤!”

    无职阶的英灵们立刻收矛后退,整齐划一到好像完全没有参与战斗只是在进行训练一样,而收势不及的saber继续丢出一记卑王铁锤打翻其中一人后,才停下掌中之剑。

    踏,踏,踏,伊斯坎达尔催动神威车轮踏入战场中央,与saber遥遥相对。

    “怎么,要进行大将之间的战斗?”黑甲女骑士警惕地朝他举起长剑。

    “我仍然不认同你的王道,并且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你,”伊斯坎达尔朝saber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和你进行一场堂堂正正的对决,而不像现在这样有琐事干扰。”

    琐事?在saber·alter表达疑惑之前,无尽的沙漠和英灵大军如窗户上水汽被擦掉一般消失不见,四围的环境也变回了双方发生冲突的山道。

    “根据我这个鬼master的检测魔术,他的老师似乎出了些问题,作为阵营领袖,我得去处理一下。”伊斯坎达尔调转牛车,不顾韦伯的抗议提着他的领子放到驾驶席上,然后驱使着之公牛腾空而起。

    saber·alter用巨龙般的金色竖瞳盯了片刻征服王离开的方向,才转向卫宫切嗣和他的夫人。

    40:02:19

    在遭到肯尼斯阵营的英灵攻击的时候,saber·lily正因为击杀berserker而全力驱动宝具的脱力感还没有消失,而完全不是露娜的对手,甚至石中剑都有数次差点被击飞,最终爱丽丝菲尔取出了阿瓦隆,激活绝对防御后才堪堪挡住攻势。

    然而阿瓦隆毕竟是“那位”亚瑟王的宝具,无论lily未来有多大成为“她”的可能,现在都还不是“她”,所以,勉强动用这件圣遗物的结果,是体力和魔力的进一步消耗,期待在完全防御期间恢复些力气的计划也成为了泡影,只能等待在防御维持时间之内获得救援。

    所以,看到伊莉雅这个来自未来,一直很可靠的女儿出现后,爱丽丝菲尔放下心的同时也解除了绝对防御。

    然而,这里却明显不是她的首场战斗,在伊莉雅转过身对付那个银色英灵时,爱丽丝菲尔只感觉到心口一凉——大片刺目的红色正从之衣后腰的位置向整个礼装扩散,俨然一副受了重伤的模样,但她本人却毫无所觉。

    之衣,是艾因兹贝伦家上千年炼金术的结晶,近似于外挂的魔术回路,可以给穿戴者提供巨额的魔力增幅——爱丽丝菲尔对它的认知只有这么多,毕竟这次战争族长并没有把这件礼装交给自己,而从伊莉雅遇到稍微正式的场合就换上之衣这样的行为来看,它应该已经成为了自己女儿的某种可以长时间解放的宝具。

    这种无限接近第三法的礼装是无法被常规攻击打破的,除非她遭遇了类似切嗣“起源弹”那样来自根源的攻击。

    并且,作为仪式礼装,之衣是有着自我清洁功能的,如果穿戴者受伤的血液没有被清理反而开始普通地扩散的话,只能明一件事——它的权限不够。

    伊莉雅自开战以来从未受伤,结果这一事实直到现在才被发现,爱丽丝菲尔有些难过地回想着当时伊莉雅异常的魔力溢出,显然,她会假冒冬之圣女不是没有理由的——在最终成为英灵的未来中,她出于某种原因就像当初的冬之圣女那样把自己献祭给了根源。

    “切嗣,caster刚刚发生了什么?”终于和丈夫汇合后,担心不已的爱丽丝菲尔直接向他发问,毕竟从她行进的方向来看,明显是从切嗣这里过去的。

    “黑saber和rider在固有结界里战斗,她的宝具威力太大而穿透了固有结界,而caster出现并把它吸收了。”

    不,不是吸收,caster将它通过传送门转移到另一处战场并击败了那个意外出现的礼装英灵,爱丽丝菲尔想着。

    “另外,assassin装作林好的模样刺了我一刀,上面有干扰魔力运行的毒素,”切嗣似乎对自己失手感到有些不快,语气僵硬:“不但被caster转移了。”

    “这样吗……”爱丽丝菲尔声音低了下去。

    这样一来,伊莉雅为什么会外溢魔力,并时不时把自己冰冻起来的原因也获得了答案——魔力运行被干扰了。

    这同样解开了一个一直以来的疑惑——以伊莉雅的本领,可以轻松治愈冬木综合医院周围的病人,但为什么要把那些疾病转移到林好的身上?

    因为她们的“转移”并不会预先进行伤害减免。

    切嗣中了一刀,对于人类来或许是轻伤,然而如果要对英灵造成同样的伤害,那么只可能是超过其防护能力的宝具攻击。

    至于那些普通人的疾病,想要对英灵造成相似的影响,其至少要使用相当于数十节吟唱的大魔术,而以caster职阶的对魔力来,其威力会更加可怖。

    “河边的据点暂时无法使用,”切嗣丢掉嘴上的烟头,看着爱丽丝菲尔道:“我们去城堡别馆的附属‘海之家’应对接下来的决战。”

    对于切嗣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爱丽丝菲尔还是很清楚的,他绝不会只准备一个据点,在接受圣杯战争的委托后,仅仅是侦查用的临时据点在冬木室内就有十多处,即使上次艾因兹贝伦遭遇突袭,自己去海之家躲避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这正好证明了切嗣布置的隐蔽。

    “嗯……好。”爱丽丝菲尔点头,即使对女儿的情报猜测得再准确,也只是伊莉雅本人早就了解的事情,现在己方需要做的,就是不再给她添更多的麻烦。

    而另一边,虽然互相不对付,见面就互相嘲讽,但saber·alter看到脱力严重的saber·lily时,只是挑了下眉,便走过去扶着她坐进了越野车。

    起来,lily现在除了从自己身上或许魔力外,还需要补充额外的魔力,但以目前的条件来是无法做出她喜欢的和食正餐的,海之家那边的条件也……嗯?

    “不,我才不要吃你那些垃圾食品……”

    越野车后座传出了saber·lily的声音。

    “……唔!唔唔唔!”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