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一百零七章 血衣英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七章 血衣英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阿赖耶,

    我要揍扁蠢系统。

    40:19:38

    对于caster主从类似“伤害转移”的能力,卫宫切嗣一直有所猜测,它应该源于林好遭遇的那次“魔术事故”,而从她一直没有治愈的瘫痪来看,“转移”的目标仍然一直在遭受着会“被瘫痪”的暗算。

    当然,她这种特质顶多转移一些普通人承受的疾病和伤害,和caster通过模拟其原理施放的同效果魔术完全没有可比性,切嗣曾向受到其效果影响的舞弥询问过这种魔术的效果,但当时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的舞弥也语焉不详,于是他一直想要亲自感受一下这个效果完全可以称得上颠覆他自身愿望的魔术,如今终于得偿所愿。

    被一把匕首捅进侧腹,普通人很快就会因为内出血和器官衰竭而死,即使是魔术师,如果不及时治愈也很难幸存,而那匕首上竟然附加了令魔术师自身无法动用魔力的毒素,它简直可以拿走切嗣“魔术师杀手”的称号。

    很显然,不清楚这匕首威力的caster并非是特意来救助自己的,她只是来抵挡saber·alter击穿rider结界时的余波并顺便治疗而已。

    在受到caster的魔术影响时,那把匕首造成的伤势并没有任何治愈或者加速恢复的迹象——从体表的伤口到体内的撕裂伤害,在瞬间完全消失,在切嗣的感知中那里就像完全没有受过伤一样,魔力的运转也没有任何凝滞。

    当时,背对自己的caster正展开一道拥有“吸收”、“转化”、“释放”效果的微型结界抵挡黑色的魔力洪流,身上那件纯白礼装背后同样的位置瞬间被染红,接着她的魔力发生缭乱,开始不受限制的外溢,她反应迅速地把自己冰封起来,但却因为受到冲击而喷出一口血。

    在如此不利条件之下,caster仍然艰难抵挡下了saber的宝具余波,她吐掉口中带血的冰凌,按着自己的腰回头看过来时,切嗣却陷入了迷惑。

    他感受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似乎在爱丽丝菲尔身上感受过,完全不同却十分亲近。

    但是在他准备进一步询问时,caster已经灵体化消失,看她转移的方向应该是艾因兹贝伦城堡,或许爱丽和saber·lliy也遇到了麻烦?

    40:18:27

    “呵呵,caster果然出现了。”

    在距离艾因兹贝伦城堡废墟较远的一处丘上,言峰绮礼正和状态异常的远坂时臣和刚刚丢了从者的雨生龙之介,以及几名assassin一起注视着废墟附近的战斗。

    虽然比那个不伦不类的礼装从者先一步到达,并发现了虚弱的白saber和艾因兹贝伦的人造人,但绮礼仍然阻止了少年时臣发出“全军出击”的指令。

    战争进行到如今这个地步,不但各方御主,就连从者的情报也差不多完全透明,caster似乎正在拉拢肯尼斯阵营以对付远坂时臣,但对他们的安危并不太关注。

    比如之前的山中洋馆之战,艾米尔在令咒强化之下使用了多重追命箭,caster如果想的话,完全可以用“那种方法”救下lancer,毕竟只是穿个洞而已,如果不是刚好命中灵核,对从者来就只是花费魔力便能恢复的问题。

    然而,她对艾因兹贝伦阵营的维护却非常上心,林好所用的两次令咒全是为了救援卫宫切嗣——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总是进行各种冒险行动。所以,如果让caster看到肯尼斯的礼装英灵正在攻击爱丽丝菲尔,不定她就会放弃和肯尼斯的结盟。

    果然不出所料,在看到caster之后,爱丽丝菲尔解除了她使用的某种护盾魔术,而那名被称为露娜的伪英灵继续攻击时则直接被caster使用漆黑的光束击飞。

    漆黑的光束?情报中并未显示出她拥有除了冰系魔术之外的其他能力,而且从那光束是自一面奇怪的冰镜投射而出可以判断,它应该是caster通过某种方式收集并释放出来的,来自“其他人”的攻势。

    不过……绮礼微微皱眉,caster那背后染红一半的礼装以及外溢的冰系魔力是怎么回事?尤其是她刚刚好像还喷了口血,但出口的瞬间就凝结成冰凌。

    “我成功刺杀了卫宫切嗣~”百貌之梅尔蒂的声音从一旁传来,绮礼微微侧目。

    “开玩笑,你没有被瞬间出现的caster踩爆脑袋?”基底之扎伊德嘲笑道。

    “扎伊德你是想打架吗?”被踩爆过脑袋的迅捷之马库尔立刻瞪过去。

    “结果如何?”怪腕之戈兹尔声音隆隆地问。

    “被转移了,caster和她的master都会的那招~”梅尔蒂指着战场:“等于是我刺伤了一个正式英灵~哈哈~”

    让艾米尔吸收掉七十二个化身不定是个错误的命令,绮礼再一次想道,虽然剩下四王的实力获得不的提升,但话唠和烦人程度也有显著提高,最近更是学会不听命令完全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行动,虽然可以用令咒让他们言听计从,但那原本就是他们身为从者的本分。

    轰——肯尼斯的礼装英灵终于没抗住黑色光之洪流的冲击,被它远远地打飞,然而那道洪流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绮礼看到举着冰盾的caster似乎朝自己的方向笑了笑。

    砰!呼唰——

    在反应过来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之前,绮礼和时臣便同时被龙之介按到在地并覆盖上一层水系护盾,接着,那道黑光洪流随着caster手上冰盾的移动,仿佛一柄漆黑的巨剑般横扫了过来,把正在聊躲闪不及的assassin四王扫成了漫金粉。

    “老师,我想我们必须撤退了。”绮礼向少年时臣着:“他们只能在明的正午十二点重新出现,而英雄王的战力无法期待。”

    “哼,我会回来的。”少年时臣看着废墟那里和caster交谈后向山道撤退的爱丽丝菲尔和白saber,握紧拳头着。

    40:11:39

    据,日本有八百万神明,走在街上随便指个什么东西可能就归某个神明管,毕竟整个岛国都不见得有八百万个物品种类,也因此,“卡密”这个称呼比起其他文明传里的“神”来档次下降了不止一点两点,很多叫卡密的家伙基本就是山精野怪之流。

    可以正式称为“神明”的条件中,拥有自己的神社并被供奉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神社如果在重大节日中可以抬出自己的神轿,那基本就可以确认祂是一位强大神明了。

    不过,这个体系和圣堂教会一样,是与魔术师体系互相隔绝的,所以即使肯尼斯炼金制造出了神轿,并降灵召唤出抬轿巫女,也无法如臂指使地命令她们。

    在抬轿的巫女们看来,这只不过是奉命把这两个异邦人送到目的地的简单行动而已,完全没有必要费力把自己的灵体形象转换到年轻时的模样——那可是高龙神才有的待遇,同样,对于骑着金色摩托追击并时不时投射奇怪武器的金发异邦人,老巫女们完全无视地继续飞奔。

    “下次你给我召唤独角兽出来——”由于载具不肯进行战术机动,肯尼斯和索拉只好自行防御,索拉十分不满地朝肯尼斯下达指令。

    “呃,好……”肯尼斯虽然想那是很难召唤的幻想种,以及需要纯洁、美丽、的少女、才能骑乘,但发现无论反驳哪一条都是在自己找死,于是干脆的闭嘴继续维持防护结界。

    “起来,这次降灵的目的地是哪里?”看着又被吉尔伽美什的宝具削下一大块的防护罩,索拉戳肯尼斯:“能提前解除吗?”

    “目的是追上露娜,但现在她已经不知冲到哪里了,而且就算能,我们也没有办法对付archer。”肯尼斯驱动魔力重新补上那块防护罩。

    此时神轿和摩托已经远离市区进入了艾因兹贝伦森林,最古之王的攻击也因为不必担心破坏民居而开始随意起来。

    嗖——碰!

    一道银白色的人影远远地抛飞过来,正好砸在老太太们面前,她们看了看面前被摔得有些变形的露娜,又互相望望,然后一起消失不见。

    “哦?从而降的垃圾?”伴随着哈雷摩托的轰鸣和最古之王的嘲讽,两支宝具投射向肯尼斯和索拉,露娜艰难地举盾挡住,形体再次开始不稳。

    archer并没有具现出他的黄金盔甲,而是随意地穿着一身摩托骑手装,但只是不太认真的投射攻击就让肯尼斯和索拉难以招架,此时更是连从者都陷入重伤状态。

    “请……帮……”倒地的持盾英灵这么着。

    “哦?看起来似乎清醒了?”在肯尼斯猜测露娜的话是什么意思时,满身是血的caster灵体化出现在他面前,不由得吓了一跳。

    “管好你的servant。”caster冲肯尼斯和索拉叮嘱了一句,转身面对英雄王。

    肯尼斯发现那不能是血,毕竟皮肤上没有红色,变红的只有原本纯白的礼装,整体看上去好像被人从后面泼上了一桶红色颜料。

    “怎么?堂堂英雄王开始欺负普通人了?”caster向吉尔伽美什道,似乎准备长篇大论。

    “嗤——caster你这是去哪装作女鬼了吗?”吉尔伽美什嗤笑了一声,驾驶摩托转身离开:“打理好自己再和本王话。”

    “嗯?”caster似乎很诧异地低头打量自己,然后变出一前一后两块冰镜,接着发出一声的惊呼原地消失。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