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收集末日 > 第七十八章 无悔湖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八章 无悔湖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叫伊莉雅,

    我在保护韦伯改造结界。

    70:48:19

    rider驾驶着b2轰炸机在吉尔伽美什面前玩了个眼镜蛇机动加卡夫拉翻滚,结果这位最古之王立刻火冒三丈地开着辉舟就追了上去。只留下雨生龙之介和berserker去对付黑色铠甲的saber——哦,还有被刚刚丢下来的言峰绮礼师弟。

    但就算加上几个assassin四王也不够黑saber打的,龙之介看了看因为没了空中压力而把berserker压着打的黑saber,找绮礼师弟准备商量撤退事宜。

    “师弟,老师喊你回家……”“请让berserker协助我击退saber,龙之介。”

    “嗯?”龙之介愣了下:“可以是可以,但我没有令咒不能控制berserker的行动——”

    然后他就被绮礼卷起袖子露出的大片令咒吓了一跳。

    “完整的令咒转移比较麻烦,相当于移植魔术回路,但这些残次品和碎片则没有问题,伸手。”“哦……”

    龙之介依言对绮礼展示自己只剩淡淡痕迹的手背,依稀可以看出是三道纠缠在一起的闪电。

    “【……】”绮礼念起虽然有声音,但完全无法归类成语言、拟声词甚至音标的咒文,而在这诡异的声音中,手臂上许多细碎的红色碎片如灰烬般飘下。

    它们在龙之介手背上汇聚成一道闪电图案的同时,绮礼手臂上那些混成一团的令咒们开始因为边角料的消失而隐约显露出原本的形状——虽然还是很抽象。

    “好了,命令他使用最强的宝具。”绮礼收回手道。

    “最强?是变身成他人的能力?”龙之介摸了摸令咒,偏头去看越发处于下风的berserker:“让他变成吉尔伽美什的话等下我们就死定了?”

    虽然最古之王在上和伊斯坎达尔空战打得开心,万一看了一眼这边发现了“自己”,那时他恐怕不惜放弃和rider的战斗也会丢下来几千把宝具,并伴随着充满杀意的斥责——“杂种!竟敢窃取本王的形象!?”

    龙之介被自己的想象吓得一抖。

    “……你就这么下令,我研究过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历史。”显然绮礼师弟也想到了,脸色有点不好。

    “好,”龙之介按着那道闪电:“以令咒之名,berserker,使用你最强的宝具!”

    ————

    “嗷嗷嗷!!”

    黑色的狂战士忽然完全不做防御,仿佛要以伤换伤般将手中两根圆木砸向saber,而因为master不在身边无法获得治疗的saber只好回剑招架,并顺势在berserker手臂上切了一道伤口。

    “啊——撒——”berserker丢出两根圆木后借势远远后退,将手按在空无一物的腰间。

    saber·alter即使没听到龙之介的命令,也能感受到对手身上澎湃的魔力,于是打算抢先攻击阻止他使用宝具。

    !!

    然而某种仿佛面对敌般的预感让她稍稍停下了脚步,作为有着红龙心脏的亚瑟王,她经历过无数残酷和危险的战斗,都不曾感受过这样仿佛遇到敌般的战栗感。

    即使她立刻把这种情绪抛开,动作仍然慢了一线。

    轰地一声,berserker周身的那层黑雾向外炸开,露出了原本的姿态——那是无比精致和美丽,在朝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纯白重型铠甲,缠绕其上的冰蓝与金黄条纹将它装点的更加华贵。

    头盔消失不见,一头齐肩长发微微卷曲,而从中显露出的是一张英俊但透着忧郁的脸庞,他正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注视着saber。

    “唔,虽然有所预料,但连表情都一模一样还真是有趣,兰斯洛特卿。”黑甲的saber将剑拄在身前,远远地看着露出本来面目的berserker。

    “你不是亚瑟王——”berserker,或者圆桌骑士兰斯洛特恶狠狠地盯着saber,声音还带着因长期嘶吼而产生的沙哑:“或者,你不配被称为亚瑟王!”

    “且不我‘曾是’你心中的那个亚瑟王,”saber嗤笑一声:“明明背叛了还要维护她的形象?莫非你以为这就算赎罪?”

    “你这个伪王——”

    “如果让我家的兰斯洛特卿看到你,大概会毫不犹豫地斩杀掉,”虽然仍然从兰斯洛特身上感受到敌的气息,但阿尔托莉雅仍然毫不犹豫地道:“他虽然因为无条件反对我的任何政令、在我准备迎娶桂妮薇儿时主动求婚、故意斩杀我准备释放的敌方将领等等行为而被称为反叛的骑士——但他从、未、叛、国。”

    “我也没有——”“法兰西是敌国。”

    “哇啊啊啊啊——!”原本已经消失的黑色头盔重新出现在berserker的脑袋上,他重新开始大声嘶吼。

    “嗤,不过就装疯?”saber轻蔑地着,但双手却紧握住了剑柄,因为berserker身上的敌感已经强烈到无法忽视了。

    铮鎯——只带着头盔的berserker双手从腰间凭空拔起了一柄通体黑色,正中有着不详血痕的手半剑、遥遥指向saber。

    “呵,【无悔的湖光】?”敌感的来源确定,saber反而放松了下来:“原来你家不列颠的龙还没有被杀光啊。”

    在saber·alter的记忆里,不列颠以及周边所有的龙全都被莫德雷德杀光了,连大一点的蜥蜴都没有放过,那孩子似乎想弄出一把具有“屠龙”属性的武器来挑战具有赤龙之心的阿尔托莉雅,只不过计划完全失败,最后那把剑好像被她命名为“对吾父王华丽的叛逆”?

    “【到达止境,突破极限,彼方的王啊,请看着这道光——】”兰斯洛特手中的长剑开始散发出汹涌的蓝色光芒。

    “呵呵,就让我彻底打碎你赎罪的幻想,你破坏圆桌、斩杀同袍、罪无可恕。”saber·alter后撤半步,低垂的黑色断钢剑开始吸收周围的光芒。

    “【缚锁全断?过重湖光(aroundightoverload)】!”

    “【誓约与胜利之剑(excalibur)】!”

    漆黑与湖蓝两道光芒全都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对方直射而去。

    70:44:16

    上有一金一黑两架飞行器在互相追逐,后山巨大的爆鸣持续不断,即使是洋馆内部也接连传出爆炸和刀剑相击声。

    韦伯觉得自己在这里老老实实检查洋馆周围的结界,并且严格按照其连锁进行环状深入的改造行为简直不能更傻。

    不过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原本笼罩了整座山的高浓度魔力已经被缩减到了洋馆周围,即使它现在就爆发,以肯尼斯老师和索拉师母的本领也可以抵御,至于自己——她应该会保护自己的。

    韦伯别过脸瞧了瞧飘在身后不远处,似乎心不在焉的caster。

    比起“不解析盟友的结界”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韦伯更愿意相信这位“冬之圣女”是嫌麻烦才不协助自己改造结界的——看她连走路都嫌麻烦而用魔术飘着就知道了。

    “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caster飘到韦伯前面,一边倒退前进一边盯着他。

    “我在想马上就是外部最后的结界,”韦伯面不改色道:“改造之后产生的魔力扰动,会让洋馆内部的所有人发现,肯尼斯老师还好,如果有assassin冲出来攻击就麻烦了。”

    “那个的话,不用担心。”caster在手心召唤出一只圆圆的透明水球,它流动着并逐渐结冰,最后变成了一颗蓝水晶般的透明冰球。

    似乎察觉到了caster的分心,一道漆黑的影子忽然从洋馆后花园中冲出,一红一蓝两把匕首恶狠狠地朝韦伯后背捅去。

    “啪。”caster手中的冰球后发先至地击中了那名assassin的手臂,他以被击中的地方为中心,飞快地变成了一座冰雕,并在下一刻由于自身的惯性而摔倒在地,碎了。

    韦伯继续朝最后的结界走去,连头也不回,这十几分钟的相处中,每次caster开始莫名地玩冰玩水,都是有assassin要冲出来并被解决的前兆,刚刚的倒霉鬼是第九个。

    “起来这圣杯战争召唤servnt当打手还不错,至少不会留下尸体,”韦伯听到caster在后面着:“降灵或者召唤物也行。”

    你自己也是servant,这么真的好吗?

    “还有其他种类?”没忍住好奇,韦伯开口问道。

    “魅惑动物啦,召唤异界生物啦,甚至还有找来雇佣兵的,”caster摇头:“一打起来就血流成河——还好这届御主都不错。”

    “至于后果嘛,比如你们这个洋馆,万一有什么动物意外闯进去,然后死在很难发现的角落里……噫~”caster的语气带着明显的嫌弃,“还是我的处理方法好,不过最近地方快不够了,要不要拿出来开个展览馆呢?”

    怎么处理以及储存在哪里……不,算了,韦伯觉得如果继续问下去会有理智丧失的风险,果断闭嘴。

    而就在这时,后山那不断爆破的声音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奇怪的呼啸声,听起来像是一列火车正在迎面开来?

    还没等他分辨出那是什么,就看到caster猛地拦下自己并在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布置了不下三层的环形冰墙。

    以之前caster只用拳头大的水球就能解决assassin的经验来看,这次即将到来的应该是某种强大的——

    轰!!黑与蓝交织的魔力洪流狠狠撞上了冰墙。

    ——宝具直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